文章 Articles

马来西亚如何欺骗中国大坝承建企业

为了吸引中国投资,马来西亚政府隐瞒了修建大坝的环境与经济成本。然而,中国投资方对此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并且应该直面其责任缺失所带来的后果。柯克•赫伯森撰文。

Article image

中国国有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总是以为东道国政府会替他们解决后顾之忧,处理好腐败、环境风险之类的麻烦。所以,一旦这些问题出现,他们往往被搞得措手不及。 然而,近期,在经历了密松大坝停工等一系列事件之后,中国企业承认,他们之前的做法或许有不妥的地方。

砂捞越
州位于马来西亚婆罗洲岛,林业资源丰富。为了推动当地工业的快速发展,三家中国国有企业来到这里,帮助他们进行水坝网络的建设。该网络由51个水坝组成,不仅数量多,争议也大。(2020年之前确定建成的水坝数量有12座。计划到2037年,水坝数量还将进一步增加。)对于这些项目的环境风险评估,中国三峡集团公司、中国水利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等三家企业则几乎全部交给砂捞越州政府处理。而针对其生意伙伴贪污腐败的大量指责,这三家企业也没有做出回应。对于中国投资企业而言,当地群众的反对就是一枚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一场公关灾难也山雨欲来。

粗看上去,砂捞越提出的是一种“双赢发展”战略,而这正中中国政府的下怀。砂捞越政府希望第一批12座大坝能在2020年之前建成,达到700万千瓦的发电能力。他们宣称,大坝的修建将吸引工业落户砂捞越,推动当地经济的快速发展。

过去的30年里,首席部长泰益马末一直担任砂捞越政府的领导人。同时,他也是该州大坝项目最主要的支持者,并一直竭力促成中国企业在砂捞越的投资。例如,2007年中国-东盟论坛期间,砂捞越国有电力公司的一名代表就曾表示,中国有可能参与大坝的建设。2009年6月,马来西亚总理访华期间曾与胡锦涛主席就大坝一事进行过商讨。2010年4月,泰益率砂捞越代表团访问中国。期间,代表团一行参观了三峡大坝,并与水电开发企业进行了会晤。

泰益的努力没有白费。2008年,砂捞越电力公司与中国三峡集团公司签订了94.4万千瓦姆伦水坝建设协议,项目金额达10亿美元。之后不久,该项目便开工进行建设。2010年,马来西亚政府和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签署了一项110亿美元的协议,共同开展大坝及相关项目的开发。2011年,在中国水利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帮助下, 240万千瓦的巴贡水坝在经历了五十多载的争议之后终于投入了使用。

可是,泰益并没有将大坝的成本收益情况完整地交给中国政府。实际上,这些计划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环境成本。当地民众对这些项目非常不满,而不断高涨的愤怒有可能会导致项目的大规模停工。成千上万的当地居民被迫迁居。巴贡水坝和姆伦水坝使很多人失去了祖上留下的土地和猎场。他们虽然找到了其它生计,但是却依然要求得到更多的补偿。由于泰益政府并未公开环境影响评价结果。因此,这些大坝所带来的真正影响目前还未可知。政府承诺说,这些项目的环境影响非常小。然而,政府在民间的信任度很低,他们的承诺无人相信。

马来西亚的环境立法虽然看似严格,但是,在砂捞越,腐败却使其大打折扣。正如马来西亚媒体广泛报道的那样,很多签约参与大坝建设的当地企业都在泰益及其家族的掌控之下。可是,同时,泰益却兼任着大坝环境影响审查委员会的主席职务。很明显,这之间的利益相互勾结。一直以来,当地团体都试图通过法律渠道保护自己的传统土地所有权。据马来西亚婆罗洲资讯机构的负责人马克•布蒋介绍,目前有327起正在审理的案件是有关当地居民传统土地所有权纠纷的。布蒋解释说“法庭已经根据当地居民的传统习惯逐渐考虑接受传统土地所有权这一概念。”

腐败使砂捞越的潜在投资方也受到了影响。矿业巨头力拓集团曾计划斥资20亿美元在当地兴建铝厂,该项目还将成为巴贡大坝的电力用户。然而,三月,就在马来西亚政府对该项目展开反腐调查后不久,力拓方面便宣布放弃了该计划

除此之外,泰益政府还向中国投资方隐瞒了这些项目存在的经济风险。砂捞越目前的电力需求仅为97.2万千瓦。而巴贡大坝240万千瓦的生产能力远远超过了这一水平。并且,州政府目前仍然没有为这些多余电力找到合适的买家。而向马拉西亚大陆的计划也因为成本太高和技术不成熟等原因而被放弃。因此,生产的绝大部分电力不得不在砂捞越或婆罗洲岛其它地区内部消化。

尽管当前的电力需求无法立即赶上产出,泰益政府却还在继续寻求中方的投资,打算建设更多的水坝。

中国政府对其国有企业海外投资环境影响的管理方式一直都在不断完善之中,并且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砂捞越大坝仍然给中国政府上了很重要的一课。那就是,在防止环境危害、防范腐败方面,仅仅依靠东道国政府是不够的,跨国企业也有责任。企业应该尽到自己应尽的环境责任,直接与当地团体进行交流。项目在没有切实完成环境影响评价之前,切勿开工。这已经是很多世界知名跨国企业的通行做法,希望中国投资方也能尽快采纳。

如果计划在同一地区修建多座大坝,最好的做法就是针对这些大坝的累积影响进行战略环境影响评价。此类研究的缺失使人们无法掌握充分的信息,因此就无法对项目的风险展开讨论,从而使当地社群和企业的利益都受到损害。

鉴于项目的风险性,中国政府和参与企业更应该向其在泰益政府中的合作伙伴发出质询。询问他们是否对项目的潜在环境影响进行过研究,研究报告在哪里?泰益政府是如何权衡这些计划的利弊的?除此之外,还有没有更加可行的方案?

如果中国能够将目光放长远,不要只盯着大型水电项目,而是将砂捞越看成一个能够推广其清洁能源技术的新兴市场的话,中国的投资或许会获得更加丰厚的回报。

柯克·赫伯森,国际河流组织湄公河活动专员

翻译:东峻

本文图片来自:International River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