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核电审批即将开闸:中国核电春再来

福岛核事故让中国的核电发展遭遇急刹车,风雨一年后,中国的核电引擎将重新发动。冯洁报道。

Article image

刚刚过去的两会上,核电项目审批重启的信号被互相印证、不断放大。先是“安全高效发展核电”被明确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随后一批“重量级”人士密集发表挺核言论。中国核电因福岛核电事故而失去的春天,正在回来。

一年前,福岛核事故发生六天后,中国政府立即启动“国四条”——叫停所有新建核电项目的审批、检查核设施安全性、启动核安全规划编制并调整核电中长期规划来回应灾难。

但在2011年年底,敏锐的核电制造商和核电业主,就已嗅到了核电回暖的气息。

2011年12月底,国内三大核电设备制造商之一的哈电与中核建、江苏核电签署田湾核电站3、4号机组常规岛T&G包(汽轮发电机组设备包)主设备供货合同。这是福岛核事故后,国内签订的首个T&G包主设备合同。2012年3月,哈电再获山东海阳核电3号、4号机组的同类合同。

上述机组现在已被允许厂址准备、但仍未获核准开工。这样的机组现有16台。

目前,对新建项目审批年内解禁的乐观预期,已成核电工业界共识。利好消息刺激下,3月的核电股一片飘红,江苏神通、东方锆业、自仪股份及东方电气、上海电气等,均应声上扬。

国核公司董事长王炳华曾明确表示,依其判断,中国政府会在2012年或2012年更早些时候恢复核电站项目审批。李永江也认为,上半年就能批的可能性很大。

核电安检

形同禁令的“国四条”,其关键词其实是“核安全”,其中,核安全大检查最引人瞩目。

最近,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透露,检查共发现了14个需整改的方面,“有的已经解决,有的正在解决,还有的已列入三年改造计划中,全部关闭掉。”

为提高我国核电机组安全性和极端灾害抵抗能力,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国家能源局还组织中核、中广核和清华大学,启动了针对13个具体问题的安全技术研发计划。

而被视作审批“通行证”的核安全规划,已于2011年年底在环保部层面通过。

李永江透露,2012年2月时,国务院已为规划的补充完善召开过一次专门会议,具体内容经国务院审议通过后才能发布实施。

据了解,即将出台的核安全规划要求提高核设施和技术利用安全水平,明显降低辐射环境安全风险,保障核安全、环境安全和公众健康。

除此之外,核电中长期规划的调整也为核电业内所关注。5年前的核电中长期规划提出,到2020年,核电运行装机容量争取达到4000万千瓦。

尽管规划调整方案未出,2012年3月14日,中电联在发布的《电力工业“十二五”规划滚动研究报告》指出,2020年规划核电装机规模达到8000万千瓦。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核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宁认为:“2020年的核电装机目标在7000万千瓦到9000万千瓦之间的可能性很大。”

二代改三代”或将来临

尽管作为核电开禁前提的核安全规划尚未最终获批,但其对新建核电厂要坚决采用“最先进的技术、最严格的安全标准”的要求,已经引发了新建核电站技术“二代改三代”的趋势。

据李宁介绍,老牌的核电企业中核、中广核均在过去一年中,着手“二代改三代”。即中核将二代加技术改造成三代核电技术ACP,中广核也将CPR1000改成ACPR1000。

基于庞大的在建机组规模,三大动力公司(东汽、上气和哈电)一边消化既有订单,一边提升设备质量和技术安全水准。

在核电看似遇冷的2011年里,岭澳核电站二期2号机组、秦山二期扩建4号机组相继投运。现在,中国仍以26台机组成为全球在建核电机组规模最大的国家。

而三代核电技术的建设始终未受影响。中核集团三门核电公司党群工作部主任钟英强表示,三门1号机组的建设一直在进行,因此不存在恢复建设一说。2012年,三门电站计划由土建向系统调试转变。

事实上,使用AP1000技术的4台机组,都没受“国四条”的影响。

一位不愿具名的核电业内人士透露,新核电站项目重新开始审批后,三代核电技术路线的偏好更明显,“甚至存在着重新恢复审批后,除了高温气冷堆示范电站和田湾二期工程外,只上三代核电AP1000(的可能性)”。

核电站安全目标有两个指标,一是反应堆堆芯熔化率(堆熔概率),二是大规模释放放射性物质的概率(释放概率)。

AP1000三代技术的支持者除了经常列举上述两个指标的优越性外,事故发生后72小时内不需人工干预的安全系统也常被提及。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机组留给人处置的时间只有30分钟。

目前,中国已经运行的15台机组,全是“二代加”(第二代改进型核电站)。核准并已开工建设的26台机组中,只有6台是“三代”,剩下全是“二代加”。

上述人士透露,国家已经核准项目中,可能涉及“二代改三代”的共有14台机组,占所有已核准项目的逾67%。

不过,在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看来,不同代的核电技术之间并不存在彻底的革命性。在建核电机组,可以采用加固、升级技术,“强调核电技术代的概念,难免有商业推动的色彩”。

事实上,逐渐成为中国未来核电技术主流的AP1000,其安全性能、非能动安全系统的可靠性等曾受到包括美国核监管委员会在内的广泛质疑。中广核集团原安全总监濮继龙此前就质疑,安全是一个综合体系,单说谁比谁高多少倍是不科学的。

依照调整前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国核电站的选址主要集中在沿海省份。但福岛核事故前,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河南、重庆、四川、甘肃、吉林等多个内陆省份均提出了核电计划。

“两会”接近尾声时,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表示,内陆核电站的设计标准和沿海核电站的设计标准完全是一致的,其排放会有更加严格的要求。

但这样的说法,并未指明内陆核电站如何更安全以及如何解决冷却水问题。

李永江建议,“经济落后地区、干旱缺水地区的核电站建设还是应该放缓。”

一般来说,一个核电机组的建设周期约为60个月,如果以2020年8000万千瓦的装机目标计,业内的期望是平均每年建成约8座100万千瓦/台的机组,但基于相关规划的进展和开禁第一年的谨慎考虑,刘巍表示2012年内大规模放行电站的可能性较小,“可能会先放个5-6台”。

“比较大的核电建设高潮,应该在2015年到2020年之间。”刘巍预计。

冯洁,《南方周末》记者。本文原载于《南方周末》。

本文由伯尔基金会核能与发展项目支持。

本文图为连云港核电站/ 作者:Craig Hanso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