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北京将重新流行骑自行车?

夏侬•巴弗顿在接受奥利维亚•博伊德的采访时表示,自行车是一种非常有吸引力的消遣方式。自行车在中国新一代骑车人眼中不仅很酷,而且还能带他们去他们想去的地方。

Article image

澳大利亚自行车爱好者夏侬·巴弗顿不仅是北京自行车运动民间组织“比车牛”的创始人,还是北京自行车周活动的发起人之一。该活动将于3月15日至18日举办开幕活动。

奥利维亚•博伊德(以下简称博):您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北京自行车周?

夏侬·巴弗顿(以下简称巴):北京自行车周是一场为期一周的自行车文化盛会,并且同时还将在豪华商业中心举办高端自行车和特型自行车的展示活动。

首先,我们目前所做的就是在新的人群中推广自行车运动以及自行车休闲这个理念,尤其是要把自行车打造成一个能够让中产阶级感兴趣的东西,一件新颖的高科技产品。我们希望能够让中国的消费者对现代自行车产生兴趣。

其次,北京有着非常浓厚的自行车氛围。城市周边围绕着群山。一直以来以来,北京人都会骑车到附近的山里去享受那里的郊野风光。北京的自行车爱好者组织也很活跃。我们也希望能够对这些组织给予支持。

博:这么说,这一活动的出发点是休闲文化,并非出于对环境的关注?

巴:对。主要关注的还是自行车本身,而且我们也越来越多地关注自行车休闲运动。然而,人们似乎也把它与环保联系了起来。

政府在推广自行车运动方面也切实地下了一番功夫。从今年开始,北京将在东城区开展自行车租赁服务。此外,去年政府还开展了公共交通运动。期间,政府赞助了一些自行车赛事。但是,我还是要说,这些赛事更多的还是一种休闲运动。在中国推广自行车出行的难度还是很高的。难道你要跑出去跟人说:这样吧,你已经开了几年车了,现在还是别开了,重新开始骑自行车吧。

博:为什么不行?

巴:自行车作为中国过去的一种出行工具在人们心中的印象根深蒂固。虽然有很多人认为骑车出行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真正能够做到不顾面子骑车出行的人还是非常少的。(中国民间非政府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总干事李波曾对我说,他认识的一个人,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曾经决定开始骑车上下班。可是,之后却有人打电话给他,问他是不是生意出了什么问题,他需不需要借钱。所以说,人们对于自行车还是有些偏见的。

博:那么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巴:我和我的 “比车牛” 组织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到各种团体中进行宣讲,大学啊什么的。我的讲演的内容就是围绕着可持续城市的发展,自行车是如何解决我们所面临的一些交通问题,还有为什么自行车出行不仅非常酷,同时也乐趣无穷等等。人们给我的回馈是: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过去一直骑车,对自行车的了解或许远胜于你。但是,我们不想回过头去重新开始骑车。现在,中国人普遍的想法是,我们不准备接受骑车出行的理念。

所以,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迷茫之后,我想,或许自行车休闲运动是保存自行车文化的一种方式,能够让人们对它不抛弃、不忘记,并且让它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虽然一些人会带着自行车驱车到周边的山区享受骑行之乐。然而,让他们开始骑车上班却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至少,人们的生活中依然有自行车的一席之地。

骑车还能够让这些人回想起童年的生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与朋友尽欢。这就使自行车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发生了变化。它不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而是一个能够丰富你的生活,为生活增色的东西。慢慢地,人们对自行车的看法就会有所改变,变得不再那么负面。这样一来,自行车文化又会复兴 。

博:休闲自行车运动的发展速度如何?

巴:非常快。如果春夏两季的周末你有机会去北京西山看看的话,你就会发现那里吸引着数百位自行车爱好者。大多数不到30岁。有成群结队的朋友,也有成双成对的情侣。他们在那里呆上一天就是为了享受户外活动。

人们对定速自行车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定速车就是一种固定齿轮自行车,不能向后蹬。过去五到十年,它在西方有了很大的增长。纽约和伦敦的所有潮人都骑上了定速自行车。要我说,世界其它地区的自行车革命有定速自行车的功劳。骑车突然成了一件很酷、很性感、很时髦的事情。

这一文化现象也影响了中国。如果你今天经过一家商店,就会发现,商店里满是买定速自行车的年轻人。

博:与世界其它地区相比,北京自行车运动的整体发展速度怎样?

巴:总体而言,中国的情况还不错。北京的骑车出行率在19%左右,而美国大多数城市的骑行率还不到1%。但是,问题是,那些骑车人之所以选择骑车是因为他们没办法,一旦有机会,他们就会选择不同的交通方式出行。

更令人担忧的是,从A地骑车到B地已经完全不再是人们的选择。这座城市曾经是世界上最令人惊叹的自行车城市之一。如果你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生活在这里的人聊天,他们就会告诉你一些关于自行车高速路的事情,还有就是,骑车的时候左拐弯很难,因为从你身边骑车经过的人太多了。我妻子就是北京人。她说,小的时候,他们非常自由,满世界转悠。她还和朋友骑着自行车在紫禁城里玩。

很多西方城市已经开始探讨步行街和可持续交通运输体系的问题。北京过去就具备这两项,都有。可是,它们却慢慢地都消失了。而且似乎也没有人关心。我感到非常悲哀。西方国家正朝着北京的过去看齐,设置行人专用区和自行车专用道。然而,北京却努力向美国五十年代的城市靠拢,处处是汽车和高速路。

博:政府还可以,或者说,还应该做些什么?

巴:政府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来保护骑车人的权益。目前的交通状况不利于人们骑车出行。基础设施还在,这点不错。自行车道建设虽然仍然是国家规划的一部分,但是维护工作却做得不够到位。自行车道成了停车场、出租车道、人行道,可是骑车人的权利却得不到尊重。

我们和自然之友组织合作完成了一篇题为《宜居北京骑步走》的报告,列举了一系列我们认为政府能做,并且能够改变目前这种局面的事情。其中一项就是建设一些贯穿城市的自行车主干道,并且对这些区域加以保护。让居民知道这些是自行车道,不是停车场。另外,还要派警察对自行车道内的行人提出警示。将新的骑车人吸引到这些专用道上。让他们感到在这些道路上骑车非常安全。而其他人则看到骑车速度不仅更快,而且安全也有保障。这才是一个让群众重新选择骑车的方法。

我认为,北京旧有的自行车文化中蕴含着很多非常吸引人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够适应未来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博:哪些东西?

巴:其中一个很不错的形式就是三轮车流动商贩。与那种在五个不同的地方开五家食品店的做法相比,这种走街串巷的流动零售理念更加具有可持续性。老北京时代,小贩们骑着自行车或三轮车摇着铃在胡同里穿梭。一听到铃声,人们就知道卖花的或者磨刀的来了。你所需要的只是一辆自行车或三轮车而已,然后你就可以为一些居民提供服务或手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可持续性的理念。

博:你是怎么对推动北京的自行车运动产生如此大的兴趣呢?

巴:我刚到北京时做的是一些大型的城市设计项目。我觉得,整个过程让我有些失望。我们所做的设计,卖点是可持续性。但是,我觉得,我们设计中所蕴含的理念在建设的时候会被东改一点、西改一点,到最后彻底失去了它们的意义。

我对中国城市未来的发展方向非常关注。所以,决定转向更基础的层面。我和我妻子都认为应该做一些跟自行车有关的事情。自行车是城市的一部分,并且有可能对城市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我和北京是一见钟情,因为,我就是骑着自行车来的。


奥利维亚•博伊德,中外对话助理编辑

此文由能源基金会与中外对话合作的“绿色发展”项目资助 。

翻译:东峻

主页图片作者: 夏侬·巴弗顿 (右一)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cgn

健康的生活方式的转变有益于人类和地球

夏侬推行骑车出行。这种的生活方式的转变应该普及到整个世界——并且让人高兴的是,骑车出行能使生活变得更有乐趣、更健康。

在美国,我曾经住在洛基山脉附近,山地自行车也因此成为我的休闲娱乐。渐渐地,我意识到骑自行车比起驾驶汽车来得有意思多了!许多商界和政界人物,也包括其他一些人都开始骑自行车出行。很多有甚至将骑自行车比作新兴的类似高尔夫的运动项目。

如今我到哪儿都骑自行车。我也已经承诺,我永远不会购买轿车。

北京拥有汽车出行所需的一切基础建设。我真心希望它能继续成为世界上最适宜骑车出行的城市之一!而这种氛围能使北京这座城市成为真正先进的、现代的、21世纪的都市。

Healthy lifestyle transformation - for people and the planet

Commuter cycling that Shannon promotes is exactly the kind of lifestyle transformation that needs to be happening all over the world - and the exciting thing is that it does offer opportunities to lead much happier, healthier lives!

I also began as a recreational mountain biker in the US when I was living by the rockies and then realized that cycling is just so much more fun than driving a car! Many corporate leaders, politicians and others are starting to cycle as well. Some even say that cycling is the new golf.

Now I cycle everywhere and have committed to never, ever purchase a car.

Beijing has all the infrastructure available, I so hope it continues to be one of the best cities for cycling in the world! This is what will ensure the city becomes a truly progressive, modern city designed for the 21st century.

Default thumb avatar
jesu

定速自行车?

Fixed-gear bicycle 自行车应该是固定齿轮的,没有刹车,在中国被称为“死飞”或“固齿”,香港地区也有称为称“梗牙“。

Terminology for fixed-gear bicycle?

The chinese term for fixed-gear bicycle should be 固定齿轮 (fixed gear wheel). In China, bikes without brakes can be called 死飞 (flying death) or 固齿 (lit. fixed tooth). In Hong Kong, they can also be called 梗牙(lit. tooth blocker).

Default thumb avatar
petergoforth

骑行在北京

我曾骑着自行车纵横美国纽约明尼阿波里斯市(有两次是在冬天)和奥斯汀。到目前为止,我发现在北京骑车比在美国任何城市都有超现实的感觉,但是还是非常容易的。我喜欢骑着花了60美元从超市买的单速的日常用自行车,在街道上和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跑车擦肩而过的感觉。真的,一旦你明白了北京的交通是遵循物理法则而不是其他,你马上就会有在家的感觉,轻松自在。我一直不希望在北京,骑自行车成为任何一种声明或宣扬;我宁愿它一直是一种基本的交通方式,保持其优雅和简易的风格。当然,我一直期待着能够骑车去到山中,开始我在大山中的第一次骑行。

Biking in Beijing

I have ridden in New York, Minneapolis (including 2 winters) and Austin, and I have so far found riding in Beijing to be at once undoubtedly more surreal than these U.S. cities, but still remarkably easy. I love passing Ferraris and Lamborghinis on my $60.00 (US) supermarket-brought single-speed commuter bike. Really, once you understand that Beijing traffic follows the laws of physics, and not much else, one can feel right at home. I would hope that cycling in Beijing never becomes a statement of any sort, but rather remains a source of basic transport. Elegant simplicity. I do, however, look forward to my first ride out to the mount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