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阻止生态灭绝的商业计划

企业往往是自然环境的破坏者,但一名英国律师希望改变这一局面,让资本家为环境而战。朱丽叶·乔伊特报道。

Article image

生活在19世纪的威廉·威尔伯福斯以结束了英帝国大部分地区的蓄奴制而著称。但实际上,废奴主义者之所以能成功,不仅因为他们使用了超前的斗争手段,还因为在距今两个世纪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认识到,必须获得一个重量级商业巨头的支持。那个人便是东印度公司主席查尔斯·格兰特,他控制着当时世界半数以上的贸易。

英国律师波莉·希金斯致力于阻止生态灭绝,结束人类对自然世界的破坏,并且常常将自己的计划比作是今天的废奴运动。这样的对比虽不新鲜,却很有道理。无论是污染水源、砍伐热带森林或者气候变化带来的浩劫,其背后都有强大的商业利益驱动;他们对自己造成的破坏视而不见,坚信一些人可以对别人的环境为所欲为而不用承担后果。

面对环境问题,希金斯给出的解决方案也一如废奴运动那样简单直接:她提出要将破坏环境列入国际刑事法庭(ICC)的第五项反和平罪,使之成为非法行为。

这个主意听起来可能难以置信,但也可以说它比现行的气候变化应对方案更简便易行。与其耗时费力地召集联合国的194个成员国就调整经济结构和减少消费的目标达成一致,并且指望着他们会信守承诺,还不如采纳希金斯的方案,要求世界各国领导人修改1998年的《罗马规约》(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正是在这份条约中诞生的),只要获得三分之二签约国的同意便可成为法律。有趣的是,各国政府为了防止大规模化学战的爆发禁止了战争中的生态灭绝,却对和平时期的生态灭绝不闻不问。

要实现她的目标,希金斯还需要借鉴英国废奴运动的另外一个细节:她必须在当代的商业精英中找到一个像查尔斯·格兰特那样的人物,能率先垂范,支持禁止生态灭绝的运动。谁能当此大任?

当今商业世界的巨头中其实有不少合适的人选,比如福布斯财富榜上排名第二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这对以乐善好施著称的夫妇自1994年来已经在慈善事业上投入了超过260亿美元。他们建立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虽然主要致力于促进推动发展和提高医疗卫生条件,但其事业的成功直接有赖于土壤贫瘠和水污染等环境问题的解决。正如其网站所宣称的:“气候变化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大事。”

福布斯富豪榜
上紧随盖茨之后的传奇投资家沃伦·巴菲特也承诺要将其个人财富的99%用于公益事业。巴菲特在经济和社会变化中向来占据先机,在公众的压力下果断地宣布反对新建火电站便是明智之举。但同等重要的是,他希望用清洁的方案解决政治上的难题;巴菲特近日接受美国商业新闻频道CNBC时表示:“我可以在五分钟之内解决财政赤字问题。只要通过立法规定,政府赤字一旦超过GDP的3%,全部现任议员便自动失去再选资格,美国的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与前面两位相比,雀巢集团的总裁包必达的入选似乎令人稍感意外。多年来,包必达一直高调倡议提高水价。他承认,虽然这会给他的饮食巨头带来额外的成本,但如果公司的经营活动让普通人无水可用,雀巢在道义上和经济上都会遭受更大的损失。

曾在雀巢供职的保罗·波尔曼现在是联合利华的首席执行官。他最出名的壮举就是停止发布季度财务报告,以抗议短期投资的风气。他近日告诉《卫报》记者,很多公司的蓬勃发展都是以牺牲社会和自然为代价换来的。他说:“我们要成功不必损害他人的利益。”

还有理查德·布兰森。他支持公益事业由来已久,虽然他所推崇的事业(比如应对气候变化)与他实际的商业利益(比如经营维珍航空)有时可能存在不小的差距和冲突。无论哪个商业人物追随着查尔斯·格兰特的脚步,改变了当今世界资本主义运行的轨迹,他都必将名垂青史,获得比福布斯富豪榜上榜者更加重要的位置。

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
版权所有©卫报新闻与媒体有限公司 2012 

翻译:李杨

图片作者:Jörg Müller/ 绿色和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