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灾降天堂

2010年,一场巨大的山体滑坡摧毁了罕萨谷地。诺林·海德尔认为,灾难发生后两年,该地区的人们依然处境艰难,对未来灾害的预防工作做得也还不够。

Article image

几乎就是在两年前的本周,2010年的钟声刚刚敲响,巴基斯坦北部的喀喇昆仑山脉,发生了大规模滑坡,地处偏壤的罕萨谷地地貌随之发生改变。滑坡发生后,阿塔巴德地区的罕萨河段形成了一个约1,200米长, 350米宽, 125米深的堰塞湖坝,连接巴基斯坦和中国的主要干道喀喇昆仑公路的部分路段被毁,19人丧生。

在之后的五个月里,罕萨河被完全阻断,形成了一个被称为“戈加尔湖”的大型湖泊。上涨的湖水淹没了数十个村庄,并毁坏了喀喇昆仑公路22公里的路段,25,000人无家可归。两年之后,这些村子依然与外界相隔绝。

灾难发生两周后,巴基斯坦国家工程服务 (NESPAK)咨询公司展开了溃坝调研,并向国家灾害管理局(NDMA)上交了研究报告。该公司建议,挖掘一个深24米,宽45米的泄洪道,将湖水排干。但是巴基斯坦边疆工程兵(FWO)真正挖掘的地道只有15米深。因此,2010年5月泄洪时,排出的水量不足以让湖体积明显缩小。尽管仍存在湖水溢出引起洪灾的微小可能,大坝和湖泊现在已经成了该地区永久地貌的一部分。

印度板块和亚欧板块的碰撞一直对亚洲地貌影响巨大,两大板块间的运动形成了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山、喀喇昆仑山、帕米尔高原及兴都库什山脉,并在这些山脉的山麓丘陵地区形成了大的断裂带和深缝隙。从地理学的角度来说,这一地区拥有世界上最为复杂的地貌,存在着多样的岩石类型和结构。

地理学家们称,冲蚀、风化、地质活动、地形陡峭、融雪、降雨、农业灌溉,以及随着冰川融化流入河流的沉积物导致阿塔巴德周围的坡体十分不稳定。2002年克什米尔阿斯德力谷地 发生6.3级地震,导致周围的群山的背阴坡出现裂缝,相信这些裂缝是山体滑坡的主因之一。

另一个主要的地理变化是在2004年被观测到的:已有的裂缝延伸到了阿塔巴德的农田和人口密集区,坡体变得不稳定,容易滑坡。2005年,克什米尔发生了7.6级地震,这进一步加速了坡体的倾斜,裂缝损毁了几间房屋。

2009年8月,巴基斯坦工程中心机构巴基斯坦地质勘测中心(GSP)对该地区进行了危险性分析,中心报告警告说:“在受影响地区,有一道跨河南北走向的断层。一次与裂缝有关、横贯河流的大型滑坡已经形成。该地区的地壳活动导致基岩严重断裂。”

专家警告说,很多地区的坡体已经变得不稳定,极易发生岩滑,这使得裂缝加大,滑坡几率增加。蓄积的雨水、融雪和灌溉导致裂缝产生,加速侵蚀,使摇摇欲坠的坡体变得更加脆弱。这些研究的前提是认为,阿塔巴德是灾害高发区。巴基斯坦地质勘测中心(GSP)建议当地政府疏散居住在危险地区的百姓,在冬季和雪融时节进行灾害监测。

正如研究报告所预计的,2010年1月4日,阿塔巴德发生了巨型滑坡,村庄被毁,罕萨河被阻塞,河流上游的21个村庄25,000人受到影响。道路被切断,时至今日,这些地区仍与外界相隔绝。

吉尔吉特和罕萨谷地景色优美,令到访者都难以忘怀。那里兰花娇艳,香气扑鼻,色彩绚丽;树木果实累累,结满了苹果、桃子和杏;玉米成熟时,漫山遍野一片黄灿灿。树叶摇曳,从浅绿到深红,百种绿,千种红,竞相显现。但,罕萨21座村庄的景色在滑坡发生后就不那么赏心悦目了。

艾纳巴德、适实卡特、古尔米特、古尔克音这四个村庄在阿塔巴德灾难中被完全淹没。上百年的苹果园、佛教遗址、清真寺、寺庙以及梁柱雕刻精美的木屋,全部被浸于湖底。

部队疏散了当地百姓,将他们暂时安置在吉扎尔山谷,但该山谷也是滑坡高危地区。家园被毁,一去不返,曾经赖以生存的河流变成了凶猛之湖,上涨的湖水吞噬了一切,百姓伤心欲绝。

滑坡造成最大的危害,是堵塞了中巴两国的贸易要道——喀喇昆仑公路,这切断了居住在罕萨谷地上部的25,000 人与外界的联系。泥石流还摧毁了该公路一段将近3公里的延长线,20公里的道路,包括一座长250米的战略性桥梁被湖水淹没。

居住在罕萨谷地上部的人们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但仍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滑坡淹没了大量良田,毁坏了喀喇昆仑公路的很多路段,吓退了旅游人潮,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简而言之,这场灾难使该地区的经济活动陷入停滞。

据联邦交通部部长称,喀喇昆仑公路的中断已经使中巴贸易蒙受了数百万美元的损失。两国贸易总额为42.6亿美元,而其中大部分都是经由这条道路创造的。但贸易额从2010年起已经下降了90%。中国专家给出了一份该地区详尽的调查报告,并向巴基斯坦政府提供了两份可行性计划,重修被淹没的公路,一份计划的花费在6亿美元(38亿人民币),另一份则为2.7亿美元(17亿人民币)。但是资金的缺乏使项目迟迟无法推进。

花费相对较少的计划是用六年时间修建一条长6公里的隧道、6个高架桥和70个小型桥。显然,这对巴基斯坦这样经济孱弱、缺乏经验的国家来说不可企及。2011年6月,联邦政府拨出了170万美元(1.08亿人民币)将喀喇昆仑公路和堰塞湖重新连接起来。但施工速度极为缓慢,至今为止只完成了10%。

与此同时,据巴基斯坦当地报纸《帕米尔时报》报道,最近,罕萨河之上纳加尔谷地的米查尔村周围的坡体非常活跃,对当地380户居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当地百姓担心,大规模的岩崩也会在这一地区的罕萨河段形成堰塞坝。1908年和1937年左右,在米查尔村附近叫做的“哈库查尔”的地方,发生过大型岩崩,阻塞了罕萨河。

最近,由巴基斯坦关注人道主义援助组织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该地区仍受大型滑坡的威胁。因此亟待对米查尔、哈库查尔和该地区其它地质活跃的地点开展深入的科学调查,从而通过评估眼前的局势,采取预防措施。


诺林
·海德尔,驻巴基斯坦记者

翻译:索瑞娅

本文图片来源:Pamir Time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mountainkid

一些修正

1.早在巴基斯塔地质勘探中心的人从睡梦中惊醒之前,一个叫做"聚焦人道援助''的NGO就已经在当地管理部门的协助下疏散了阿塔巴德地区的群众。“聚焦人道援助”早已做出了预测,所发表的研究报告在网上也能公开查到。巴基斯坦地质勘探中心的人来的较迟,大约在2010年8月的时候才来,那时村里的绝大多数居民已经撤离了。

2.没有一座"寺庙“被湖水浸没。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百分之百的人是穆斯林,那个地区没有寺庙。

3.湖有22千米长,始于阿提提,一直延伸到胡塞尼,经过所有五个村庄。

我觉得作者应该做更多的研究以确定准确性。

Some corrections please

1. An NGO called Focus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had evacuated Atta Abaad with the help of local administration long before the Geological Survey of Pakistan woke up from its deep slumber. FOCUS has made the predictions and the studies are available on line in the public domain. GSP came at a later stage, around August 2010, when the village had, by and large, been evacuated.

2. Not a single "temple" drowned in the lake. Do you know why? Because hundred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comprises of Muslims and there is no temple in the region

3. The lake is 22 kilomtetre long, starting from Altit and extended up to Hussaini (covering the entire lenght of five villages).

I think the writer should have carried out a bit more research, to ensure accuracy.

Default thumb avatar
beth.walker

回复:“一些修正”

您的评论对我们很有帮助,也谢谢你对NGO组织所起的作用的肯定。您提及的几个问题,首先,文章中提到的是巴基斯坦地质勘测中心(GSP)在2009年8月就对该地区进行了危险性分析(相关链接 http://www.scribd.com/doc/60307835/Report-of-Geological-Survey-of-Pakistan-in-Pre-Disaster-Period-of-Hunza-Attabad-Landslide);第二,虽然现在大多数当地人是穆斯林,但在该地区确实有佛教寺庙的遗址;第三,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4个村庄被淹没,您可点击阅读此链接(http://tribune.com.pk/story/98849/attabad-landslide-lake-one-year-on-the-threat-is-still-looming/)。如果此消息不准确,欢迎您提供信息源,经查实我们将进行必要的更正。

Response to "some corrections please"

Thank for your helpful comments and pointing the crucial role of NGOs. In response to your other points: First, GSP did carry out a risk assessment in August 2009 (the report is available here - http://www.scribd.com/doc/60307835/Report-of-Geological-Survey-of-Pakistan-in-Pre-Disaster-Period-of-Hunza-Attabad-Landslide) ; second, there are remains of Buddhist temples in the area, even if the population are now Muslim; and third, local Media reports say four villages were submerged (http://tribune.com.pk/story/98849/attabad-landslide-lake-one-year-on-the-threat-is-still-looming/) . If this is incorrect could you please provide a source and we will make the necessary corr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