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用火拯救森林

中国的护林者千方百计避免林火发生,而实际上,林火在某种程度上却能保证山林健康茂盛。张可佳报道。

Article image

中国是拥有森林资源最多的国家之一,但相当多的森林并不健康。其中粗壮挺拔、直径一米以上的大树在减少,中幼龄林比重大,树种单一,密闭度低,碳汇水平相对低下。这与长久以来对森林火的严格控制有直接关系。 

中国规划在2050年前把森林保护面积从目前接近国土面积的20%扩大到25%。“这将是林地面积的极限。” 国家林业局森林保护专家陈建伟说。中国有14亿人口,必须保留足够的耕地和其他基本土地需求。在这种国情下,拥有健康的高质量森林更加重要。 

在林业主管部门看来,林业发展与森林火是一对矛盾。在中国所有林区,一旦发现森林着火必须立即扑灭。由于防范严之又严,许多林区和原始森林甚至数十年没有发生一场大火。而在美国,运用林火维护森林健康已相当普遍。 

两年前,我曾经工作过的美国NGO -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的森林火专家曾应邀考察北京松山自然保护区的健康问题。考察中,美国专家惊讶这个受到国家重点保护的森林,最古老 的油松树径也不过五六十厘米,林地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建议在松山利用人工 控制的林火改善糟糕的森林生态状况。但在与有关部门官员探讨森林火管理的时候,官员们表示理解专家建议,但对在中国实行林火管理非常为难,因为“动用林火就涉及触犯法律的问题。”

有林业部门官员和专家都曾表示可以考虑在条件适宜、管理水平较高的林区作小规模林火管理试验。然而一场火灾有可能是林业官员仕途的终结,因此至今各地依然对森林火“严防死守”。 

在美国俄勒冈州的阿什兰,这座小城被满山遍野茂盛的森林环绕,这片森林是美国林火管理的典范。阿什兰市政府与TNC 密切合作40年,科学运用林火保留下目前北美这片古老且健康的原始森林。 

该市市长林业顾问Scott Conroy博士是俄勒冈州80万公顷国有林的“监护人”。这片赛斯科山针叶林里生长着500多株世界上活着的最大植物--红杉。这些高30多米,有的甚至50多米的“巨人”已有数百岁或上千岁高龄,历经无数场森林大火不仅幸存,而且愈加茁壮,有的树干下部历经多场林火已被烧得焦黑,但树冠仍然郁郁葱葱直指蓝天。有一棵红杉大王根部的树洞竟然能通过一辆轿车。Conroy博士说,这些“巨人”能够高寿至今,不光要感谢人类斧下留情,更得益于林火的眷顾。 

红杉树皮分泌一种液体-鞣酸,是它历经大火屡烧不死的阻燃防护服。千百年来雷电一直是森林大火的主因。正是林火为红杉清除了枯枝烂叶和与之争占地盘的异类树种,天空开阔阳光充足了,红杉在森林中称王称霸。这种巨树的每个松果约有200粒种子,但种子虽多却不会落地生根。只有等大火烧裂开它坚实的果壳,种子才能破土发芽。Scott Conroy说,很多针叶树的种子也需要林火的眷顾。“森林火是重要的生态因子,对森林植被系统的构成,对林中鸟类和各类动物的影响非常大。” 

Scott Conroy指着塞科斯山海拔2500米的一片红杉林地说,这里属于克莱蒙山系,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大陆气候、北太平洋气候等几个生态区系的交汇区,靠近海岸带且没受到第4纪冰川影响,植被种类丰富,在一片200公顷的林地里就有17种针叶树,是针叶树的王国。在健康的生态群落中,各类树种、众多低矮植物和动物们占据着各自的位置,享受着它们的生命与生活。Scott Conroy说:“林火是成就这一切的要素。雪山、冰川、瀑布、悬崖峭壁等景观和各种野生动物共同构成了整个健康森林生态系统,而大火给予它们生命的动力。” 

美国人对林火的认识和运用也走过弯路。150年前,欧洲殖民者来到这里,被傲然高耸的红杉和生机勃勃的森林所震撼。那时的政府就已立法对这一区域严格保护,而且还特别强调了要防御火灾,和我们现在的认识一样将火视为森林最主要的威胁。 

然而100多年过去,人们惊讶地发现,努力避免了森林大火,森林反倒越来越不健康:红杉的子孙越来越少,粗壮大树越来越少,森林成了小树、灌木丛、杂草和病虫害的天下。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科学家Kerry Metlen博士托着一块红杉断面,那是在1810年特大森林火灾中逝去的一棵树的遗迹。断面的年轮和火烧痕迹清晰可见,“这棵树生于1388年,在经历了18场林火后被烧死了。” Kerry Metlan解释。他与同事仔细调查森林中的每棵树,分析了许多样本,研究这片森林的过火史,哪一年发生过多大规模的林火,多少物种受到怎样的影响?烧死了哪些树,长出了什么树。大量数据得出的结论是,大约12年要有一次森林火灾发生。林火的自然调节使森林保持生态恢复的能力。“遗憾的是,由于人类的错误干预,从1860年之后再也没有发生林火。”他说。 

红杉幼苗周围的各种树遮挡了阳光,而没有足够的阳光,红杉就长不大。结论是浓密树阴环境是红杉的灾难。于是从上世纪70年代起,当地开始运用林火实现森林康复的尝试。 

当时TNC买下两座原属于私人的林地,把需用林火优先保护的森林连成一片,与林务局选出10个点共2000公顷森林实施人工林火管理。首先清除大树下的枯枝落叶和小树,用直升飞机把间伐的树运走,布置控火带放火烧林。从那时起隔几年就烧一次。 

火灾为野生动物提供阳光、草地、野花野果和大树,让森林丰富多彩。评定森林是否健康的标准不是“树很多”。有些树需要足够的地盘才能长大,而只有幼树的森林很难抵御灾难性火灾。因此在美国许多森林中可见到树干标有蓝色记号,它们是被专家挑中需要砍伐的。 

俄勒冈的森林经营之道对许多中国人来说似乎是一个谜。中国正在进行林权制度改革,除少数划入国家森林保护区的林地之外,大面积的林地已在农户手里。在中国森林复杂的管理体系中,何时能够开始林火的运用?我们不得而知。或许中国的林业管理体制和法律需要再度更新? 

张可佳,前北京记者。

本文图片作者:Proper dav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meleze

用火可能会有反效果

你写到“俄勒冈的森林经营之道对许多中国人来说似乎是一个谜。”但你没有问过,对于经历过火灾的热带雨林居住者来说,这种以火相救的方法也同样奇怪呢。

the use of the fire may have contradictory effects

You wrote "Oregon’s forest-management techniques may seem strange to many Chinese" but you fail to ask how strange it could be too for the people of the rainforest destroyed for years by the 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