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克什米尔被遗弃的冰川

亚瑟•帕维兹认为,对监测喜马拉雅冰川这一重要项目的搁置,将让了解冰川变化的难度加大,应对措施也相应变得难以制定。

Article image

实地监测喜马拉雅山西麓融化冰川的项目寥寥无几, 就在科学家们称现在比以往更需要深入了解冰川变化,这对下游上百万居民依靠的水资源系统将产生巨大影响之时,对项目之一的资金支持最近又终止了。喜马拉雅冰川是亚洲主要河流的发源地,也是世界上消融最快的冰川。各个冰川情况不同,融化速度无人知晓。现在所知的是,喜马拉雅西麓冰川的融化将导致一些河流水量减少,而在这些河流流经的区域,水资源一直是争夺的焦点。

据总部设在新德里的能源与资源研究所(TERI)的可靠消息来源证实,由于资金中断,该机构已经被迫停止对喜马拉雅西坡克什米尔地区喀拉霍伊冰河的监测。2010年,专家就2030年喜马拉雅冰川是否会消失争论不休,这一被称作“冰川门”事件导致美国的基金会停止了对监测项目的援助。但能源与资源研究所尚未公开宣布该项目已经停止。

在喜马拉雅冰川没有精确的基准数据的情况下,该研究所从2008年起开始对该地区冰川进行监测。由于像恒河源头根戈德里(Gangotri)冰川这样的大型冰川体积过于庞大,无法作为基准,相对较小的冰川成为了监测对象,印度北部的查谟-喀什米尔邦的和印度东北部的锡金邦分别设立了对喀拉霍伊冰河和东瑞松冰川的“冰川监测观察站”。

能源与资源研究所的专家表示,直到不久之前,科学家们仍定期使用先进的科学设备,对两座冰川包括能量、质量和水文平衡等在内的各项数据进行监测。

起初,该研究所前研究员赛义德·伊克巴尔·哈斯南负责监测冰川,收集基准数据。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2007气候变化报告》出炉后,他陷入了是否夸大预测喜马拉雅冰川融化程度的争论之中,随后离开印度前往美国,将工作交给了研究所另一位科学家施莱沙·塔雅。来自研究所以外的消息称,塔雅派当地导游阿什拉夫·噶捏拍摄冰川照片,通过传送来的照片远程监测。

研究所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称,虽然冰川学家和气候专家们根据已收集到的可靠数据一致认为,至少在未来的二十年里需要监测喜马拉雅冰川,但冰川数据收集工作已经中止。

科学家们认为,应该同时长期监测该地区所有冰川,以分析影响喜马拉雅冰川融化类型的气候变化参数。据称,此类合作将帮助政策制定者制定更有效的方案和缓解措施,发展该地区的观测系统。

喀拉霍伊冰河是克什米尔的长期水源之一,同时养育了杰赫勒姆河的重要支流里德河杰赫勒姆河不仅仅滋养着克什米尔的稻田,也为巴基斯坦人口最稠密、农业发达的旁遮普邦提供灌溉水源。

最近几年,印巴两国在水资源分配方面的争端愈演愈烈。两国都是能源需求大国,都希望在印度河流域建立水电设施,这一问题在两国签署的水资源分配协议下得到监管。而杰赫勒姆河及其支流都是印度河流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政治评论家和国防分析家们一直宣称,恐怕南亚的下一场战争将是水资源的战争。“水,最为重要的资源,成为了决定亚洲未来走向合作还是分裂的关键议题。”布拉马·切拉尼教授在他十月份出版的新书《水资源:亚洲的新战场》中写道,“全球年人均用水量为6,380立方米,而亚洲年人均用水量不及全球的一半。世界上最干旱的大洲原来不是非洲,而是亚洲。”

这样一来,类似喀拉霍伊冰河这样,为印巴共用河流输送水源的河流显得更为珍贵。很多科学家警告,喀拉霍伊冰河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融,很可能在几年之内完全消失;气温升高,降雪量减少以及人类活动都对冰河造成了极大的摧毁。

塔斯瓦尔 坎特和其他两位来自克什米尔大学研究冰川变化动态的同事说,1992年,该地区的冰川为11.22平方公里,而2005年为10.69平方公里,13年里,冰川面积减少了0.53平方公里(年均减少0.04平方公里)。

这些科学家承认:“该地区的气象数据也印证了这一变化。”据计算,年平均最高气温从1992年的16.2摄氏度升到了2005年的16.3摄氏度;而该地区年平均最低气温从3.69摄氏度升到了4.24摄氏度。坎特和他的同事说,降水量则从1992年的1,371毫米降到了1,300毫米。

研究者们意识到,急需审视人类的各项活动对加速冰川融化的影响。他们指出,喀拉霍伊冰河附近的旅游城市帕哈根(Pahalgam) 的人口总数迅速增长,从1961年的69,299人飙升到了2001年的177,361人。而人口密度也从1961年的每平方公里60人增长到了2001年的每平方公里153人。一位研究者表示:“1975年,前往帕哈根参观旅游的人数只有63,312人,而到了2005年,旅游者人数飞速增长到442,330人。同时,朝圣者的数量也大幅度增加。” 帕哈根市是印度教圣山阿玛纳特朝圣之旅的出发地。

喀拉霍伊冰河位于里德山谷的顶部,帕哈根市在山谷中部。研究者们称, 里德山谷的平均最高气温飞速上升,导致积雪融化速度加快,而增高的平均最低气温导致冰川无法冻结到必需的程度,最终将影响冰川的寿命。

现在,遥远的喜马拉雅冰川缺少科学观测数据,而冰川的变化有可能危及亚洲上百万人民的水安全,像目前被中止的喀拉霍伊冰河项目这样的实地监测能够对变化进行长期监测,对冰川研究十分关键。对该研究的保障基金应该位于政策制定者预算案的首位。

亚瑟•帕维兹,驻克什米尔的环境记者

翻译:索瑞娅

主页图片来源:BlackZero_007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能源与资源研究所(TERI)冰川研究项目

不幸地,作者文中的资料犯下了明显错误。 TERI冰川研究项目的确面临挫折,但并没有放弃监测喀拉霍伊冰河及东瑞松冰川。 TERI意识到项目对于国家,甚至整个世界的重要性。TERI将不顾一切继续监测冰川的情况。因为他们一旦放弃,上百万人和其后代将永远不知道冰雪圈资源后的真相。

TERI Glacier Research Program

Unfortunately for the Author his reliable source turns out to be blatantly wrong. TERI Glacier Research Program did face a set back but never gave up monitoring Kolahoi and East Rathong glaciers. TERI recognised the importance of the program for the nation and the world as a whole. Against all odds TERI continue to monitor these glaciers because if they gave up then millions of people and the generations that follow will never know the truth about their own Cryosphere resour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