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真正的“气候门”

又一批英国气候学者的电子邮箱被黑,又一批私人通信被公之于众,这明显是要破坏即将举行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但斯蒂芬·莱万多夫斯基认为,这种没完没了地攻击科学的做法才是真正的丑闻。

Article image

一辆救护车在你的车后停下。你知道那是一辆救护车是因为你能从后视镜中看到“救护车”几个字。但你直接看那辆车的时候也可以毫无障碍地读出那几个字;这是因为人的视觉系统能快速地分辨出字母顺序完全反转或者左右颠倒的词语。事实上,读出完全反转的单词比部分乱序的单词更容易。

的确,人一眼就能拆穿彻头彻尾的谎言,却未必能轻易看破半真半假的歪曲。遗憾的是,那些冷酷无情的蛊惑家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企图建立一个上下不分、左右不辨、黑白颠倒的荒唐世界。

这一点在他们对气候科学家的阴险攻击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还记得“气候门”吗?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召开前夕,多名气候科学家的电子邮箱遭黑客非法入侵,私人邮件被公之于众。某些评论家将此事称为对全球变暖论的“最后一击”,不过这样的论断此前已经出现过不下百次了。还记得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2007年报告中的“错误”吗?还记得“亚马逊门”、“喜马拉雅门”以及其他种种事件吗?

你想知道“气候门”结果如何?告诉你,“气候门”是这样解决的:

首先,对于当时处在风口浪尖的菲尔·琼斯博士,英国议会科学技术委员会经过调查发现他“毫无过错”,免除了对他的指控,他的名誉也“完好无损”。之后,以奥克斯伯格勋爵(此前曾任壳牌石油英国分公司的董事长)为首的委员会同样免除了对涉案研究人员的指控。他们认为,这些研究人员的工作“实事求是,而那些声称他们故意曲解的指控”“毫无道理”。

另一项由慕尔·罗素爵士领衔的调查发现,这几位科学家“严谨诚实”无可置疑。由其所在大学所进行的两项调查也证明了迈克尔·曼恩教授的清白,而他所开创的“曲棍球杆曲线”如今也已被广泛使用。最终,英国的(保守派)政府得出结论:“非法公布的邮件中所包含的信息并没有提供任何足以推翻人为气候变化的证据”。

到目前为止,获得无罪宣判的人不止一个两个,而是已经达到了九个。哪怕你对私下聊天与公开行动之间的巨大差别只是略有了解,这样的结果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你还想知道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门”的结果?告诉你吧,事情的结局是这样的:

首先,《星期日泰晤士报》公开道歉并收回了关于“亚马逊门”的报道。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亚马逊门”,有的只是实实在在受到气候变化威胁的亚马逊雨林。随后,荷兰政府承认其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有误。荷兰政府本来宣称其领土的55%都已位于海平面以下,但实际上荷兰只有26%的土地位于海平面下有被海水淹没的危险,而另外的29%则有可能被河水淹没。

在“气候门”事件爆发约一年后,曾对这场子虚乌有的“气候门”丑闻作出误导性报道的英国广播公司终于向东安格利亚大学正式道歉

也就是说,“××门事件”发展到最后只剩面红耳赤的道歉,而唯一犯错的也只有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它预测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川将于2035年消失,然而正确的日期则应为2350年前后。有趣的是,戳破这个错误的正是一位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撰写人。

是不是说我们便可以就此忘掉所有与“气候”有关的“门”了呢?

绝对不是。

因为还有太多真正的气候门事件没有解决,我们决不能就这样放过它们。

首先,竞争企业协会最近又公开了一批私人邮件。虽然这家所谓的“智库”即便按照美国人的标准来判断都算是臭名昭著,但这批邮件——没错,又是通过黑客入侵获得的——诚实地揭露了真正的气候门。引述其中一位科学家的话说:“那些否认生物物理学事实的人绝不会承认……地心引力的存在”,而“这并非是一场君子之辩,我们是和一群残忍的敌人肉搏。(美国参议员詹姆斯·M·)英霍夫威胁要起诉……我们的同事。”

那才是真正的二号气候门:英霍夫参议员携麦卡锡主义的“神威”,企图给气候科学家定罪,仅仅是因为35年前他们曾经预测地球的温度将在上个世纪末上升0.1度。

这绝非孤立的事件:无聊至极的弗吉尼亚州大法官肯·居西奈利已经多次对弗吉尼亚大学发起诉讼——虽然出师不利,却愈挫愈勇。《华盛顿邮报》称之为“捍卫学术探究自由之战”,而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的评论更让人想起尼莫拉牧师对纳粹统治下人性腐蚀的控诉:“起初,他们追杀气候科学家……

乔治·W·布什的爪牙在美国航空航天局大肆进行内部审查。航空航天局总监后来表示,这些审查“削弱、排挤或错误地描述了气候科学”。这才是真正的气候门。

小布什手下的白宫工作人员曾用一份粗制滥造的文件调包了国家科学院的评估报告。这份“山寨报告”由美国石油学会资助,由两个毫无气候学专业知识的人撰写,漏洞百出,在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之后立即招致该期刊三位编辑辞职抗议,期刊的出版商也前所未有地承认处理失当。这才是真正的气候门。

这些并非仅仅是陈年旧事,因为个别媒体机构至今仍在扮演帮凶的角色。

加拿大《全国邮报》不断地刊发诽谤性的文章,终于被维多利亚大学的安德鲁·韦弗教授告上法庭。澳大利亚全国性的日报也卷入其中:它对科学事实的误读荒唐的离谱,并且至今仍未停止。这些真正的气候门不过只是冰山一角。它们的背后腐败的反科学利益集团以及他们的支持者才是元凶首恶。

几个小时前,就在德班气候变化会议即将召开的时候,又一起科学家私人信件被窃案件浮出水面。先是哥本哈根,现在轮到了德班。当科学事实铁证如山不容动摇之时,仍有人企图垂死挣扎,用窃取私人通信这种人所不齿的方式毁谤那些希望救地球于危难之中的人们。

约瑟夫·威尔士曾一句话问倒了乔·麦卡锡,一时传为佳话:“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么?”

今年发生了太多气候史上从未有过的事件东部非洲的干旱德克萨斯州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干旱,以及美国南部创纪录的暴风和洪水。事实上,气候学家在几十年前便已经预见到了这些灾害的发生,而这更应该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那些迫害和骚扰科研人员,或者故意歪曲误读科学家的行为和研究成果的家伙都是些寡廉鲜耻的小人。

这才是真正的气候门。

斯蒂芬·莱万多夫斯基是西澳大学认知科学实验室的教授级研究员。

本文采用了CC协议,最初发表于《
对话》(The Conversation)。

图片来源:744219gx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