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核电是最安全清洁的能源

核电建设或许存在着困难与挑战,但核电比火电更安全清洁,它将是中国未来能源使用的核心, 核工业著名专家米森为发展核能源辩护。

Article image

编者按:发表此文章之前,中外对话发表了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对中国核能发展“大跃进”的批评。在同一研讨会上,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办公厅副主任米森,发表不同观点,认为核电是最安全清洁的能源,应当是中国和人类能源工业的必然选择。
------

中国应该成为经济大国和发达国家。为了这一天,我们需要实现很多目标,但离不开成为制造业大国。制造业大国、经济大国、发达国家的必要条件是能源(狭义指电能)生产大国。

2010年美国发电量为41000亿千瓦时,中国为41413亿千瓦时,首次超过美国,但电效能和收入电价比与美国仍有差距。如果我们要达到美国GDP的规模,我们的发电量还要乘以2.5。这个2.5对所有在电力行业工作的员工来说,都是巨大的压力。

今年1-4月,中国大陆工业用电比去年同期增长12%,为10900亿度。我认为能源应该分两种,一种是稳定能源,即可以保证工业用电的能源,电压稳定,发电量稳定。水电生产增量因枯水比去年同期平均量减少了20%,不算稳定能源。风电,生物发电,也都不能算稳定的能源。稳定的能源严格讲就是火电加核电,因为这是人类可以控制的电压、电量。

要把经济搞上去,就要保证有效能源的充足供应。我们可以对有效能源中的煤电、气电、油电、核电,这四种电力做比较。

首先是温室气体。由于CO2 对温室气体的贡献最大,所以主要比较二氧化碳。根据联合国环境署2000年发表的数据,核电总CO2排放当量为39 g/kWh。核电站对温室气体的负面影响最小,煤电居首。

从环保的角度讲,一座100万千瓦核电厂,一年只需20—30吨核燃料,大型卡车运输也很方便。而同样功率的煤电厂,一年要烧掉200万—300万吨煤,每天需要约100节火车皮运输,一座100万千瓦的煤电厂每年除排出20多万吨炉渣,还往大气中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氧化碳和颗粒物,造成全球暖化和酸雨。炉渣和烟气中还含有约400吨重金属(如铅、砷、镉、汞等),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如铀、钍、镭等)。这些放射性物质所产生的辐照剂量虽然仍然在本底范围内。但比正常运行的核电厂所产生的辐照剂量高。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在一份有关中国安全生产形势的报告中指出,中国百万吨煤死亡人数是3人,美国是0.03人,波兰和南非是0.3人。在2000-2005年的六年间,煤矿矿难死亡人数始终徘徊在5700至6900人之间。但人类不可能停止使用煤作为能源。我们应该做的是不断完善安全技术和保障措施,尽量减少和杜绝安全事故的发生,使化石燃料有效的为人类服务。

世界上大的核电事故有三次,三里岛、切尔诺贝利、福岛。虽然伤亡人数远比煤矿少,但教训和损失亦不可低估。尽管如此,人类没有也不可能停止对核电技术的发展和提高。中央在关于制定“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把我国核电发展的方针明确为:“要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高效发展核电”。

从经济上也做一个比较,核电的建设成本确实比较高,绝对不是最便宜的途径,但是运营成本很低,只有煤电的三分之一。一般来讲核电站建成十年之后就可以收回成本。加之寿期较煤电长,因此成本更低。比如,大亚湾核电站一期的设计是40年,十年收回成本,后30年创造的全是利润。现在中国新建核电站回收期都是60年,所以经济上有优势。

世界经济合作组织2010年对核电成本做出预测,结果表明核电的发电成本,在同样贴现率的情况下,比煤电,比气电联合循环,比风电,都低。

我做了一张表统计12个国家的核电和煤电成本,平均下来核电每度电的成本是5.13(美分/千瓦时),煤电是7.75,每发一度电,核电比煤电少支出2.6。40年寿命的核电机组总共将少支出77,9348万美元, 60年寿命的少支出1,169,022万美元。因此核电站的优势非常大,甚至原来的投资都化为零,还有巨额的利润。

第二,我从本行业谈谈,建安成本(房屋建筑成本和房屋设施设备安装成本)对核电成本及核电发展的影响。建安成本是工厂的最后一道工序,这道工序是最后一道硬件,这个硬件特别的重要。加上核电的安全质量,环保等等要求,都高于一般的建筑安装工程。所以1995年核工业总公司就颁布了《核工业建筑安装工程费用定额》。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看,2000-2005年期间我国物价上涨指数基本维持平坦,2005年后开始爬坡。我们现在在建的28座反应堆都是2005年后在建的,因此现在建设成本提高也是正常。

建安成本的统计范围较难界定。根据有限经验,建安成本约占建造总成本的30%。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资深讲师杰弗瑞· 罗斯威尔的研究认为, 美国核电造价从3318美元到5000美元以上/千瓦时 ,并且继续上升,按此趋势,核电建安价格上升不可避免,也会助推建造成本增加。

我认为在中国,建安的价格是2500美元比较合适。建安价格的上升,肯定会提高核电的成本,但是在中国不会太多。现在中国核电站建设100%是自己的施工队伍,随着工艺、技术、管理的提高,这就给核电建造的成本降低提供了条件。

中国目前建成或在建的百万级核电机组,设计均非自由知识产权,相当比率的设备和材料来自国外,其价格我们无法优化。中国核电真正自主化的部分是施工,中国核工业施工队伍近30年不间断建设核电积累和拓展的核电施工管理经验,培育锻炼的宝贵施工技术力量是中国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有力保证。

中国的人工成本比世界上所有其他能提供核电设计和主设备、主材的国家的人工成本都低,中国核工业施工队伍的奉献优化了中国的核电建造成本,对中国核电的发展起着积极的作用。如秦山三期核电站,因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所属企业,在总结既有核电站施工经验的基础上,从管理创新和技术创新入手,并创造性的采用了一系列先进的施工方法和施工工艺,取得了整个核电站建造期比合同计划提前3个月的优异成绩。为业主创造了约11.7亿元人民币的产值增加额。

我国目前正在研发有自有知识产权的核电站设计,大约5年以后可以完成。我国对四大核电制造集团投入很大。如果我们的主设备、大型的设备都能实现国产化,中国的核电建造成本,比我预测的2500美元/千瓦时应该会再降低100美元,到2400美元/千瓦时。

今年3月11日,超预计自然灾害引发了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之后世界各国均对本国的核设施进行了全面检查,中国国务院4月16日发布了《国四条》体现了核大国的高度责任感。德国和瑞士也宣布将于20年内关闭本国的核电站。

我们需要能源,需要安全清洁的能源,如果能够在高度重视三里岛、切尔诺贝利这样的教训的前提下,不断提高核电的设计、制造、建安水平,重视安全,建成安全的核电站,那可以说,作为稳定能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核电是中国和人类能源工业的必然选择。

米森, 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办公厅副主任兼上海办事处主任,1997年以来长期在核工业领域工作。

本文整理自米森6月23日在“核电面对气候变化:解决方案和挑战”媒体研讨会上的发言。 

主页图片来自frankartculinary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markgoldes

超级太阳风暴能引发灾难

地球正面临核噩梦的风险!

如果你浏览Aesop Institute(伊索研究所)的网站,就会了解其中的原因以及我们将怎样被影响。

超级太阳风暴可在全球范围内导致主要电网长期崩溃

高压变压器失灵的高风险将使得中国的电力能源变得非常脆弱。

而一个月没有电力能源供给的核电厂将面临崩溃。

A SOLAR SUPERSTORM CAN CAUSE A CATACLYSM

The planet is at great risk of a nuclear nightmare!

See the Aesop Institute website to understand why and how.

Solar Superstorms can cause collapse of critical power grids lasting for years worldwide.

China is very vulnerable as high voltage transformers are likely to fail.

Nuclear plants without grid power for a month are candidates foe a meltdown.

Default thumb avatar
oliver.zhang

同意

同意以上观点.数据翔实可信,但似乎缺乏一些行之有效的实施手段.

I agree

I agree with this perspective. The data set out are credible, but it seems that an effective means of implementation is lacking.

Default thumb avatar
meleze

需要多少水

中国的水资源不丰富,而核电站需要用大量的水

how much water?

China isn't wealthy in water which will use in abundance for the nuclear plant.

Default thumb avatar
w.mcdowall

那么核废料和废弃核电站呢?

令人惊奇的是这篇文章竟然没有提到有关核废料和废弃核电站的代价和风险。尽管核能已经投入使用了近几十年了,但是没有哪个国家解决了如何永久安全地处理放射性废料的问题。忽略这个问题就等于回避一系列关于核能发展的主要环境及经济风险。

一般情况下,这些代价(具体来讲潜在的债务保险成本)最后都由纳税人或者电力用户买单,而不是核能产业。这是对核能产业的巨大补贴。这样大数额的纳税人的钱用在再生性能源上会更好。

What about waste and decommissioning?

It is amazing that this article makes no mention at all of the costs and risks associated with waste and decommissioning of nuclear power stations. Despite decades of nuclear power use, no country has yet solved the problem of how to permanently and securely deal with radioactive waste. To ignore this issue is to sidestep a major set of environmental and economic risks associated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nuclear power.

Typically, the costs (particularly the implied liability insurance costs) end up being borne by the tax payer or electricity consumer, not by the nuclear power industry. This represents a massive subsidy to nuclear power. Public money of this scale would be better spent on renewab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