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喜马拉雅小村庄面临冰川灭顶之灾

一个遥远的尼泊尔小村庄正竭力从冰川湖洪水灾害中拯救当地独特的佛教文化。纳宾•辛格•卡德加从尼泊尔发来报道。

Article image

尼泊尔西部的胡姆拉地区有一个哈尔吉村,这里的村民信奉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村子中心一座建于11世纪的寺院——仁钦林寺,是尼泊尔最古老的寺院之一,在藏区极受崇敬。村民们十分担心这座寺院会被高山上俯瞰村庄的冰川湖洪水与泥流而损毁,甚至被淹没。

在过去的五年中,几乎每个夏天,哈尔吉村都要遭受冰川湖洪水的袭击。最近的一次发生在约两个月前,两所房屋被摧毁,四匹马被卷走,庄稼地有些被一洗而空,有些至今还埋在沙土里,这些田地今后许多年都会是不毛之地。有人担心,冰川湖洪灾将毁坏整个社区。

村民们说,这座历史悠久的寺院只比被洪水侵蚀着的河岸高出15米。他们十分担心下一次达措湖再爆发像今年这样的洪水,这处千年圣地将难逃厄运。

“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啊。”哈尔吉村的村长科居·欧江·塔曼叹道,“这是我们宗教文化的根脉,假如我们失去这座寺院,真叫人难以想象。”当地社区对寺院非常崇敬,他们相信正是他们的寺院保护他们免遭洪水与泥流的伤害。

塔曼先生说:“由于寺院的庇佑,村庄所遭受的洪灾都发生在白天,人们可以及时避难,因此没有人员伤亡。假如灾难发生在我们正熟睡着的夜里,那该有多少人早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奥斯陆大学的阿斯特丽德·赫伍登一直在哈尔吉村做博士论文调研,她亲证了这座寺院在社区100多户居民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她说:“发大水的那天晚上(六月),当河水水位开始下降到正常水平时,寺院的僧人们在寺院里进行了一场庄严的宗教仪式,为村庄的安全祈福。自从村民们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来,他们就在邀请外地德高望重的喇嘛来举行祈福仪式来保佑村庄。”

除了祈福活动,村民们还采取了一切他们能想到的行动来保护寺院,保护家园。尽管他们几乎都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他们曾奔赴首都加德满都敲开了总理办公室的门,还找当地官员与国家规划委员会反映情况。他们的努力换来了部分的资金支持,用这些钱,村民们用石块和绳索修建了防洪堤坝。塔曼说道:“我们村每家每户都志愿修筑这些设施,不要一分工钱 。”

但是村民们说,从纳木那尼峰上5300米处的冰川湖中飞泻而下的洪水和泥流,一年比一年危险。该地区的一名社工、喇嘛曼加尔说:“我们守护村庄的努力,无法与洪水的威力抗衡。”

喇嘛先生与当地其他人都说,当他们登上达措湖所在的地方,发现湖就在一块悬空的冰川后面。喇嘛先生说:“我们看到冰川上有一些巨大的冰裂缝,原来这就是每年六月遭遇洪灾之前我们听到的巨大声响的来源。显而易见,冰裂处的巨大冰块可能会坠入冰川湖中,引起湖水溢出,造成了下游的洪水与泥流。”

一些科学家称气候变化加速了喜马拉雅地区的冰川融化,不但使原来的冰川湖危机四伏,同时又产生了许多新的冰川湖。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地区有大约四千座冰川与湖泊,大多数的情况都与胡姆拉地区的哈尔吉村所面临的情况相似:无法控制。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成立的尼泊尔国家适应行动项目将该地区面对冰川湖泊洪水爆发的脆弱等级定为“极低”,这件事一直有争议。

喇嘛先生说,一些村民很沮丧,甚至开始考虑越境逃难到西藏。“走到最近的尼泊尔地方政府所在地需要5天,而走到最近的西藏市集塔克拉克只需要12小时,不仅如此,所有村民都讲藏语,完全保持着藏地的习俗。”

当地人说他们不能把寺院和住宅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塔曼说:“一旦我们搬迁寺院,它的宗教与历史价值就荡然无存了。反过来这也意味着我们数百年来完整的宗教与文化体系即将瓦解,面临终结。”

纳宾•辛格•卡德加是BBC尼泊尔语频道记者,一直关注环境问题,侧重研究气候变化与喜马拉雅生态之间的关系。

该文早期版本发表于BBC网站科学与环境频道,经授权转载。

主页图片来自floodinhumla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