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美国玉米种植区面临变革

美国国会重新审视实施了长达三十年的玉米乙醇补贴。与此同时,世界粮食成本的不断攀升,以及非洲东部地区爆发的饥荒都给生物燃料的生产蒙上了阴影。苏珊娜•戈登伯格报道。

Article image

站在自己位于美国玉米种植带核心区域的家庭农场上,阿林·席佩尔有时心中不禁会感到一阵自豪。

他的这片位于爱荷华州的农场占地1619公顷,种植的几乎全部都是玉米。这些玉米哺育着一个国家——或者被制成玉米乙醇,灌进了油箱。

席佩尔对于玉米乙醇仍然痴情不减。只是他感觉美国对它已经旧情不再,或者用他的话说:“国家已经变心了。”

债务危机
,以及1.3万亿美元的开支削减计划使美国国会不得不对实施了三十余载的政府玉米乙醇补贴进行反思。

非洲之角发生的干旱和饥荒进一步暴露了生物燃料生产所引发一个负面效应:全球粮食危机。生物燃料的大规模生产占用了粮食耕地,减少了粮食供给,从而在全球范围内助长了粮食价格的上涨,也导致环保人士和慈善机构改变了对玉米乙醇生物燃料的态度。

席佩尔说:“十年之前,玉米乙醇曾是继苹果派之后最伟大的发明。很多农场主把钱投在了这上面,还有很多人投资建设乙醇厂。大家都想分一杯羹,国家也需要它。

它是可再生资源。可是现在,我们的钱都砸在这上面了,我们就像是被忽悠了 。”

很多人会觉得玉米种植户的境况还不错。乙醇工业在美国玉米种植区依然具有很强的影响力。预计今年美国中西部地区的200家精炼厂将生产140亿美国加仑(530亿公升)的玉米乙醇。

爱荷华州是美国主要的玉米产地。今年这里将有58%的玉米用于乙醇生产。席佩尔这样的农场主可能会将多达70%的玉米卖给乙醇生产厂。而席佩尔家附近方圆80公里的范围内就有五家厂子。

然而,繁荣了五年的玉米乙醇生产可能已经走到了末路,至少一些抵制者是如此期待的。忧思科学家联盟研究生物燃料的杰里米·马丁认为:“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转折时期。玉米乙醇已经让我们晕头转向了。”

初期,玉米乙醇行业必定会失去一部分的政府支持——三十多年前,时任总统的吉米·卡特为了促进国内植物燃料[当时称作酒精汽油混合燃料]行业的发展,率先开始对玉米乙醇行业进行补贴。

债务协议谈判
过程中,国会希望能够终止60亿美元的补贴。而由于石油公司将乙醇掺入他们的产品中,因此,这些补贴过去最终是落入了他们的囊中。美国大部分加油站销售的汽油中都含有10%的乙醇。

玉米乙醇行业本来希望可以将一部分补贴用于加油站的改建,从而增加乙醇的使用。不过随后达成的债务上限协议要求大幅度削减开支,这让玉米乙醇行业的希望化为了泡影。非营利组织环境工作小组(EWG)的分析师希拉·卡布芙表示:“华盛顿已经拿不出钱了。”

对席佩尔这样的农场主和乙醇加工商来说,他们根本没有理由为终止补贴而哀叹。因为,这笔钱最终都会落入石油行业的腰包。


然而,据活动组织预计,玉米价格有可能会因此出现小幅走低。援助行动组织分析师玛丽·布里尔认为:“对美国的农场主而言,这并没有多大关系,然而却会给贫困国家带来巨大的影响。”

造成今年非洲之角饥荒的原因是复杂的。严峻的政治局势不仅使问题更加恶化,而且使人们重新开始关注全球粮食价格,以及玉米乙醇等生物燃料的生产所带来的影响。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玉米生产国及出口国。因此,它对世界粮食市场有重大影响。

据世界银行及其它机构的研究显示,美国国内的玉米消费,将其用于乙醇生产,推高了全球的玉米价格

高涨的玉米价格在催生了非洲的饥荒的同时,促使更多农场主在原本种植小麦、大豆的土地、甚至是牧场上改种玉米。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美国今年玉米种植达9200万英亩(3700万公顷),比去年增加了400万英亩(160万公顷)。

布里尔说:“农场主们将他们所有的土地都种上了玉米。”

对于国际粮食危机的担忧使目前的反玉米乙醇行动更加紧迫。环保团体称,玉米乙醇的使用对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而言并无多大意义,部分原因是由于在乙醇转化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及水资源。

而作为粮食作物,玉米比大豆等其它作物对环境的影响更大,因为需要使用更多的杀虫剂和肥料。

粮食安全研究中心
的比尔·弗利兹表示:“目前研究结果已经相当明了。用玉米生产乙醇对环境毫无益处。对环境而言,这实际上是一场灾难。”

卡特试图通过为混合燃料行业提供补贴以推广乙醇的使用,从而降低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时,并没有预见到这种后果。然而,即便是在联邦政府的资助下,这个行业也从未真正腾飞起来。截止2001年,仅有6%的玉米用于乙醇的生产。

然而,乔治·W·布什制订的、通过生产配额鼓励生物燃料使用的能源政策使这个行业实现了腾飞。去年美国有近40%的玉米用于乙醇生产。

可是,对于玉米乙醇是否真的能够帮助美国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还不甚明了。据弗利兹分析,到2020年,玉米乙醇所提供的能源只能替代7%的石油。

活动人士称,政府对玉米乙醇的鼎力资助阻碍了新一代以木头或植物的非食用部分生产更加环保的生物燃料——纤维素生物燃料的发展。环境工作小组的分析师希拉·卡布芙认为:“玉米乙醇不断侵蚀着市场,甚至挤占了本来可以用于发展纤维素燃料和先进生物燃料的资金。”

然而,摒弃玉米乙醇则是另外一回事。对席佩尔这样的农场主来说,玉米乙醇给他们带来了新的稳定的收入来源。在过去几年中,乙醇精炼厂还派生出了动物养殖领域中的另一个新兴行业,收购无法使用的玉米渣滓饲养猪、牛和火鸡。哈里斯·海伍德在附近经营着一家养牛场。据他估计,通过使用乙醇加工厂的废料,他能够减少40%的玉米饲料用量。

他说:“跟玉米比起来,这些副产品非常、非常便宜。我们还可以根据玉米价格的变化改变我们的饲料成分。如果玉米价格降低的话,我们就多用玉米。”因此,要想说服农场主远离玉米乙醇行业是相当困难的。

尽管公众对玉米乙醇的看法越来越消极,席佩尔却还没有放弃它的打算。“尽管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但是乙醇对我们而言仍然是个好东西,”他说道。

http://www.guardian.co.uk/

版权所有©卫报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2011年 

主页图片来自4-6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