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水之悖论:效率

詹姆斯•沃克曼蒙哥马利•赛蒙斯认为,对于资源,如果人们仅仅是“租用”的话,那么能效措施只会增加消费总量。节约下来的水会随着整个系统新需求的涌现而消耗殆尽。

Article image

著名经济学家威廉姆·斯坦利·杰文斯的理论瓦解了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做的努力。

杰文斯的理论先是困扰着混合动力车产业,如:人们为了获得额外的里程数,充分利用汽车的清洁能效认证,开始更频繁地驾车,而且速度更快、距离更长。之后,杰文斯理论又给安装了紧凑型荧光灯泡以及“绿色”设备的建筑物带来了困扰。人们开灯以及使用电器的频率更高、时间更长,甚至是不间断地使用。

简而言之,杰文斯理论让那些本来勤俭的人不仅没能节约能源反而消耗了更多的能源。即便你是个自律能力很强的人,有足够的能力抵制杰文斯效应,继续降低你的需求,然而你所节约下来的燃料和电力却有可能被你那些受杰文斯效应影响的邻居的行为所抵消。

经济学家们通常对“精神”力量不屑一顾。他们总是试图从理性利己主义的角度解读人类的行为。新型高能效设备大大节约了用气量和用电量。供给的增加使成本降低。而成本降低则导致需求增加,吸引了新的消费者。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反弹效应”非常显著,甚至可以抹杀能效技术最初所带来的效益。

对于中国所做的缓解气候变化、降低能耗的努力而言,这一动态连锁反应令人忧虑。然而,对于中国的气候适应及水资源安全工作而言,它不啻于是一个噩耗。不论杰文斯的理论是“自然的”还是“超自然的”,如今它在水资源保护领域都是一个不散的阴魂,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1865年,时年29岁的杰文斯对英国的蒸汽机效应进行了考察。蒸汽机提高了燃煤的效率。而在当时,煤炭是一种供给有限、且受地缘政治影响的碳排放经济资源。而杰文斯却认为,蒸汽机作为一种价格便宜的高能效设备却有可能因为其使用更加广泛而实际上加速煤炭的消耗。杰文斯在《煤炭问题》一书中提出,“认为提高燃料的使用效率就相当于降低了消耗量是对观点的完全混淆。而事实恰恰相反。”

当然,现在我们有了可以替代煤炭的能源,如核能、风能、石油、天然气、太阳能、地热能等等。然而,蒸汽机在发电的过程中还需要消耗另外一种有价值的原料。而对于这种原料,杰文斯当时并不认为其具有稀缺性。而如今,这种原料则非常稀缺,它就是水。而水是无可替代的。

当全球面临着水资源短缺的困境时,在各国政府的扶植下,如何提高水的使用效率已经发展成一个成长型行业。为了应对资源的耗竭,各国在教育、技术窍门、激励措施、以及技术转让等方面也开展了一系列活动,以推动水资源使用向高效化方向的发展。

五加仑(近20公升水)冲水量的马桶已经被双冲水模式的节水马桶所取代。淋浴喷头也通过提高出水速度减少了出水量。洗碗机以及前开门洗衣机每次的用水量也有所减少。游泳池覆盖膜防止了水量的蒸发。草坪被假山公园或人造草坪所替代。美国环保署(EPA)声称,其开展的能效运动已经帮助消费者节省了总计460亿加仑(约1750亿公升)的水,节约水费支出及污水处理费用达3.43亿美元。

也许水的问题可以让我们略微松口气了。

然而,提高农业用水效率的运动依然在中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开展着。土水渠换成了管道。漫灌法被时钟式喷灌机所取代,随后又出现了在夜间直接将水灌注于作物根部的滴灌法

这些小技术所带来的效果是毋庸置疑的。或许,通过使用节水技术,中国能够使全球水资源供求差距减少40%。。

然而,杰文斯理论却阴魂不散地咆哮道:“别妄想了。”

鲜有证据证明,节能技术会使用水总量、消费及需求出现下降。而实际上,在对城市、工业、农业、各州及联邦展开实验调查后发现,各项节能节水技术有可能会使供给增加,成本降低,进而使需求增加,甚至会使人们有更多的机会将更多的水用于他途。

双冲水模式的节水马桶就意味着你的孩子可以用更多的水来洗澡。将门前的草坪铲掉会促使你的邻居在后院修建一个游泳池。一个有着节水观念的社区会让一座城市将节约下来的水用于发展其他新的项目或者是在公园修建一座漂亮的喷泉。而对于跨国企业而言,虽然节能技术能够降低其供应链上各个环节的单位用水量,但是却有助于增加含水产品的整体销量。

同样,干旱地区的流域管理机构为了让“每滴水带来更高的粮食产量”而鼓励当地农民采用滴灌技术。然而,用水效率的提高并没有让河流和蓄水层的水量增加。相反,从北京到上海,再到长江、黄河、以及湄公河的源头地区,效率的提高让灌溉更加深入,范围更广,甚至扩大到更多干旱的边缘土地上,使农民可以在更多的土地上种植更多水资源密集型作物,而这却剥夺了其他同样需要水资源的自然群落或人类群体用水的权利。

随着相关利益群体逐渐了解这一动态关系,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社会倡导人士以及环保人士竟然开始抵制节水。

这一有悖常理的结果是我们不愿看到的。而这正是水的第二个悖论,即对于大自然赋予我们的这种液体资源—水,如果人们仅仅是“租用”的话,那么能效措施只会增加消费总量。你我节约下来的水却随着整个系统新需求的涌现以及整体需求的增加而消耗殆尽。

解决这个悖论的一种方法就是采用一套可称为“水权”的新的(然而却无时间限制的)系统。如果所有相关利益方对相等数量的水资源拥有明晰的所有权,那么,在各自份额中所节约下来水量便可以从系统中抽离出来,之后可以溢价出售、捐给慈善机构、或者直接放回自然等方式进行处理。

从喀拉哈里沙漠,到阿曼和巴厘岛,这个系统都使当地的传统系统焕发了生机,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节约资源。而数字化的系统可以确保这一良性循环得到逐步扩大,能够锁定和改善城市能效收益,从而帮助中国扭转其不断恶化的水资源短缺状况,实现 一种自然资源充裕,人民平等享有资源的和谐局面。

下一部分:垄断悖论


詹姆斯·G·沃克曼
蒙哥马利·F·赛蒙斯,合著了即将出版的《水权VS水资源的三个悖论》一书,并联合创办了SmartMarkets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一个以供水企业为基础的网上系统,他们声称这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城市掀起一场广泛的节水节能竞赛。沃克曼还著有《干涸之心:最后的丛林人将告诉我们如何存活于即将到来的干涸世纪》一书。中外对话2010年刊登了该书的节选。两位作者的联系方式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主页图片来自Jorlo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anumakonda

水——没有浪费、没有缺乏!

全球背景下,每年约有190万儿童死于因不安全的饮用水、不充足的卫生设施和恶劣的卫生条件而引起的腹泻病。这是儿童死亡率的第二大原因,而第一杀手则是呼吸道感染,约占全世界儿童死亡率的15%,而18%的儿童死亡率则发生在贫困国家。儿童早期的慢性腹泻会导致食物摄入量和营养吸收的下降、营养不良、对传染疾病的免疫力下降、对身体发育和认知发展的损害,随之而来的还有对教育程度和收益的长期影响。

我们已经开发了一种简单但创新的日光消毒法工具包,用于制作安全的饮用水,仅花费US$30(6升容量),而且仅使用太阳热能和紫外线消毒。

A.Jagadeesh 博士 (美联社),印度内洛尔
邮箱: [email protected]

Water - Waste not and want not!

Globally, almost 1.9 million children die each year from diarrheal diseases caused by unsafe drinking water, inadequate sanitation facilities and poor hygiene each year. It is the second largest cause of child mortality, after respiratory infections, accounting for 15 percent of child deaths globally, and 18 percent of child deaths in the poorest countries. Chronic diarrhea in early childhood contributes to decreased food intake and nutrient absorption, malnutrition, reduced resistance to infection, and impaired physical growth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 with long-term consequences for educational attainment and income.

We have developed a simple but innovative Solar Disinfection kit for safe drining water which just costs US$30(6 litres capacity) and only uses solar thermal and UV.

Dr.A.Jagadeesh Nellore(AP),India
E-mail: [email protected]

Default thumb avatar Reply arrow
gaidee

对于Jagadeesh博士评论之翻译

当看到“水——不浪费者不缺乏!”(Water - Waste not and want not! )这样的标题被翻译成“水——没有浪费、没有缺乏!”时,我丝毫不想再看下去,不想这样继续折磨自己了。

Jagadeesh博士,除非你在语言上直接表达,否则你很难让自己的理念在这个重要国家得到展现。那么,最后,翻译:毫无遗漏者全然吸取。

Interpretation of Dr Jagadeesh

When the title of "Water - Waste not and want not! "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something like " Water- No Waste and No Want" here in Chinese mandarin, I really don't have the slightest interest to continue to tortune myself to finish this.

And Dr Jagadeesh, until you could make it directly in the language, perhaps it will be hard to get your idea through, in this important country. So, finally, Interpretation: Miss Not and Extract All.

Thumb original 231813.53958325 Reply arrow
shanshan.jiang

至Gaidee

Gaidee你好,感谢你指出翻译存在问题。“不浪费就不会缺乏”会是一个更好的题目。

To Gaidee

Hi Gaidee, thanks for pointing out that the interpretation could be confusing. "不浪费就不会缺乏“ should be a better title.

Default thumb avatar
gaidee

杰沃斯效应:并不恐怖

关于这个效应,实际上已经有了很多的研究,也叫做“反弹效应”。Amory Lovins对此有很好的阐述。在交通运输领域,虽然随着燃油效率的提高,人们确实会多开车,但是研究表明比例也就在2%左右,不是很大。时代在进步,也许Jervons并不总是对的。

Jervons effect: don't be scared

In fact, there have been many researches concerning this effect, which is also called "bounce-back effect". Armory Lovins has a better illustration for that: In the field of traffic and transportation, though with the increase of fuel oil efficiency people will drive more than they used to, research states that the proportion increased is not very high, only about 2%. It is an era of progress, perhaps Jervons is not always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