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引发革命?

今年阿拉伯国家发生的暴乱事件让我们意识到,极端天气是如何通过推高粮食价格并且造成饥荒来引发地区政局的动荡的。汤米·斯坦德莱为您解读个中缘由。

Article image

未来某一天,当历史学家回顾“阿拉伯之春”反政府运动的起源时,可能会找出一大堆貌似合理的理由。强权统治、敢于反抗强权的人民以及失业、数字化的通讯方式以及维基泄密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引发席卷中东及北非地区反政府浪潮的因素。然而,近期发生的这场动乱与历史上几乎每一场革命一样,都是由粮食价格的暴涨所引起的。不论是法国革命还是苏维埃帝国的倾覆,也都不外乎这个原因。导致主要粮食价格创下历史新高的正是一连串的极端天气事件,而这正印证了人们对于气候变化有可能会引发局势动荡的担忧。

尽管没有多少人能够预见到阿拉伯之春的爆发,但是之前还是有很多征兆的。上一次国际粮价攀升之时,也就是2007到2008年间,包括埃及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就爆发了骚乱。今年一月份,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公布的粮食价格指数达到了历史高位,比去年上涨了20%。一位FAO的经济学家曾不无忧虑地表示,他担心有可能会发生民众骚乱。而余下的事情正在,或快要成为现实。

饥饿要远比腐败和暴政更能激起人民的反抗。而不幸发生在突尼斯的骚乱事件其导火索正是饥饿。一位名叫默罕默德·布亚齐兹的年轻商贩在被政府官员没收了其销售的蔬菜水果后愤然自焚。据世界银行估计,贫困发展中国家城市居民的人均食品支出占其收入的66%左右。当全球粮食供应像2008年和2011年这样再次无法满足需求时,其对这些地区群众造成的影响就会被放大。粮食价格走高削弱了人民满足基本生存需要的能力。

粮食问题不仅一直是引发暴动的主要原因,同时它还能激起人们对于失业、独裁等其他相关问题的不满。阿尔及利亚发生的暴动中,示威者在洗劫面粉仓库时所打出的口号就是“给我们糖来”。而政府对此的回应恰恰应证了粮食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突尼斯流亡前总统扎因·阿比丁·本·阿里为了安抚示威群众曾许诺要降低粮食价格,但是群众却并不买账。也门政府向示威者承诺将对粮食实行限价政策。而阿尔及利亚内政部长则试图通过削减糖及食用油关税来“平息”粮食暴乱。同样,伊拉克政府也推迟了其增加进口关税的计划。

随着中国及印度等新兴大国需求的不断增长,再加上不同寻常的极端气候条件使主要粮食出口国的产量受到了严重影响,使得粮食供给严重不足,进而推高了粮食价格。而这种极端的气候模式应引起我们的重视。去年夏天,俄罗斯遭受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干旱袭击,致使这个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国不得不禁止小麦的出口。接着,加拿大和巴基斯坦又在种植季节遭受了洪水的打击。最后,一月份,旋风亚希又席卷了另一个小麦和甘蔗的主要出口国——澳大利亚。其结果就是,联合国谷物价格指数跃升至245点,并且在开罗、突尼斯、以及的黎波里等地引发了群众起义。

尽管断言这一连串极端天气事件是由气候变化所导致的还为时过早。然而,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气候变化将导致未来破坏性天气出现频率增加,从而导致粮食的短缺。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近的调查结果预测,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一些具有战略地位的主要粮食出口国,以及一些已经挣扎饥饿边缘的非洲国家将面临干旱和洪水更加频发的局面。

而生物燃料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它的出现使气候变化与粮食价格之间的关系变得更趋复杂。虽然玉米、甘蔗等第一代生物燃料的碳强度要低于化石燃料。然而,它们却挤占了粮食生产。尽管专家对其确切的影响尚有争议,但是,许多人却将其看成是粮食与燃料之间的直接冲突。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认为,2006年及2007年的粮食价格升高其中有30%的原因要归咎于生物燃料。而大力推崇生物能源的乔治·W·布什政府则认为该数字应为3%。石油价格的攀升更加剧了这一恶性循环。它在推高粮食价格的同时使生物燃料更具经济可行性。所以,如果想要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从而避免粮食价格攀升以及随之而来的地缘政治动荡的局面,我们就需要对生物燃料的使用予以审慎考虑。

事情的进展依然缓慢。然而,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机构在这一问题上却展现出少有的一致立场。这几个组织在其6月份公布的报告中共同建议取消生物燃料补助。然而,G20农业部长上周举行会晤时却没有迹象表明会采取此类措施。但是,他们宣布建立一套预警机制。该机制虽然有助于对供给危机作出预测,却无法阻止其发展。而加强对商品投机监管的呼声削弱了会谈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与影响供求的基本因素相比,这些替罪羊对粮食价格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

粮食短缺可以在任何地方引发争端。然而,现实中令人不安的却是,从安全角度讲,一些最易受全球粮食市场影响的国家同时也是最具战略意义的国家。许多中东国家和非洲国家都是粮食净进口国,并且依赖程度很高。这就意味着,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事件所引起的粮食价格波动会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影响。以世界上小麦进口量最大的埃及为例,澳大利亚欠收就会使埃及陷入混乱。因为,对于埃及人而言,其收入的近50%用于粮食支出,而澳大利亚的这一数字仅为19%。

气候变化让埃及这样的国家遭受了“双重打击”。一方面,由于气候混乱对国内粮食产量造成严重打击,这些国家粮食短缺的状况将会愈加严重。另一方面,当他们转向国际市场以期弥补其粮食缺口时,却又将更加频繁地面临粮食价格因出口国遭受气候变化的打击而导致粮食价格攀升的局面。

近期发生的民众骚乱是否会让这个世界向更好的方向发展,目前还不得而知。这些骚乱使一些国家的专制统治画上了句号,同时还使另外一些国家迈上了通往内战的道路。然而,有一件事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革命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意识到极端气候究竟是如何通过粮食价格波动导致地区政治局势动荡的。气候变化对人类造成的影响突然间变得清晰可触。


汤米·斯坦德莱,驻伦敦战略顾问,为世界各地媒体撰写政治、气候变化、以及可持续商业发展等领域的评论。请关注他的Twitter :@TommyStadlen获知他的最新动态。

© 汤米·斯坦德莱2011年版权所有。本文最初发表于《赫芬顿邮报》的头版,经更新整理后发表于中外对话。

主页图片来自Audrey Pilato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hunmixiangcao

民生才是根本

粮食价格走高只是导火索,人民满足基本生存需要的能力受到消弱才是真正原因(民生),同时它还能激起人们对于失业、独裁等其他相关问题的不满的连锁反应。

Peoples Livelihoods are Essential

The rising price of grain has been the trigger. That is the real reason as to why peoples ability to fulfil their basic and essential needs is weakening. At the same time, it is also arousing a sense of dissatisfaction towards the unemployed and the dictatorship and their interrelated problems, causing a chain reaction.

Kate Tru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