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网络游戏可以拯救世界吗?

解决地球所面临问题的办法,可能会来自一个意想不到的领域——蓬勃发展的网络游戏世界。约翰•艾尔金顿撰文。

Article image

我们生活在被科学家们称之为“人类纪”的时代。自人类纪开始,人类的影响就超过了所有其他物种。如环保主义者斯图尔德布兰德所说,“现在,人类承担着管理地球的责任。”接着,他继续用带有煽动性的口吻说:“我们已如同‘上帝’,必须学会如何管理好地球。”

那么,我们到底去哪儿去寻找那些深知“对地球负责的上帝”的含义的人们(和产业)呢?让我们先不考虑宗教,因为宗教通常对其信徒死后更感兴趣,而不是人类后代和其它物种。此外,还会有谁呢?

对一些人来说,第一时间浮现于脑海中的应该是重要的世界金融中心。但是,一段时间以来我读过的最棒的一本书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加州未来研究所的简麦戈尼格尔所著的《现实已被打破》一书认为,网络游戏设计师(以及这些游戏的玩家)“在这一使命上走在了前面。”

她认为,“游戏玩家精通地球管理的技能已有数年之久。实际上,有一类电脑游戏被称之为‘上帝模拟游戏’——模拟世界和人口管理,游戏里玩家可以用几代人或更长的时间塑造历史进程。”

比如,游戏《文明》要求玩家引导不同文明(阿兹特克人、罗马人、美国人或祖鲁人的文明)的发展, 时间自约6千年前的青铜时代起,穿越太空时代,并进入到公元2100年。按麦戈尼格尔的说法,所有这些游戏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鼓励玩家采取长远观点,运用生态系统思维(将世界视为复杂的且彼此依赖的),并通过实验来寻求解决问题之道。一个更新近的例子就是《荒野大镖客:救赎》的《世界的命运》,在该游戏中,玩家必须为未来世界找到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解决办法。

网络游戏产业的规模庞大得惊人。美国的活跃玩家超过1.8亿,平均每人一周游戏时间超过13个小时。游戏被装在电子游戏设备和移动电话中。世界各地区游戏玩家众多:中东四百多万,俄罗斯一千万,印度一亿零五百万,越南一千万,中南美洲一千三百万,欧洲一亿,中国两亿。

美国年轻人在电脑和视频游戏上花的时间超过他们读书时间的3倍多,他们也很擅长游戏,尤其在合作上。这些的关键在于,价格便宜、网络化、可编程的设备越来越普及化;一些人认为,这对于网络游戏的重要性,不亚于铸币和纸币的发明对经济的重要性。

游戏《没有石油的世界》鼓励玩家想象:假如没有石油,世界到底将会是什么样子——“在进入该时代前,先通过游戏体验。”游戏玩家们很快就开发出“攻略大全”,内容包括从“不用石油的建筑”到“不用石油的跑车”(鼓励赛车迷们考虑电力或人力赛车)等。

另一个游戏环境,EVOKE,被描述为“改变世界的速成课”。它鼓励年轻人并赋予年轻人控制局面的能力,让他们去解决诸如贫困、饥饿、可持续能源、洁净水获得、人权及应对自然灾害等一系列问题。游戏目的在于捕捉一种驱动社会创新和创业的超级英雄精神,使玩家体验到非凡的、具有突破性的创新案例。而正是这些创新,能帮他们做好加入驱动社会变革的洪流的准备。

游戏分为有限对局和无限对局两类:有限对局游戏是为了赢得比赛,而无限对局游戏是为了玩尽可能长的时间。显而易见,“可持续性”是无限对局游戏。游戏又分为单个玩家和多个玩家的游戏,从社会变革的角度来看,多个玩家的游戏最令人振奋。以实现所谓的“史诗般的胜利”为目的,玩家不仅仅感觉良好(证据显示,通常他们确实感觉良好),并且,受游戏启发,他们会选择做有益的事。

这些游戏都以千年的视野去思考问题。游戏告诉我们,“假如我们今天只投资1美元,且排除通胀和税收影响,实际年收益平均为3%,一千年后,其价值将为7万亿美元(人民币45.3万亿元)。”然而,也有人会问,其间30代人以内,这些收益能否为气候变化的后果买单?幸运的是,游戏是“21世纪的思考和领导方式”,而“21世纪是我们共同努力实现真实变革的时代。”不论它们还可能是什么,游戏都将成为一个打造美好未来的主要平台。拿《迷失的焦耳》为例,这款游戏将住户与电能表连接起来,并允许玩家在单个或多个住户成功实现降低能源消耗和碳足迹的基础上进行游戏和交易。

一些人会担心,年轻人会迷失在虚拟世界中,逃避真实世界。麦戈尼格尔认为我们不必有此顾虑。她说,“游戏不会带我们走向人类文明的衰败,而会带我们走进文明的再造。对今天的我们,以及本世纪内的幸存者来说,一个巨大的挑战是,如何将这些游戏更紧密地与日常生活相结合,并使其成为一个展开各种重要合作的平台 。”

从所有这些中涌现出来的,是麦戈尼格尔所谓的“契约经济学”,而游戏玩家们是“最容易建立这种关系的公民。”难点在于如何通过内在奖励(如积极的关系,而非单纯的金钱奖励)使之可持续化。也就是说,像赏金公司这样的企业,正利用数万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的创造力来解决一些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当主要的自然资源枯竭时,游戏玩家们的主动性和能量将成为我们最大的可再生资源之一,而且这种资源会随我们的使用不断地成长与进化。

 

约翰•艾尔金顿飞鱼星组织执行主席,SustainAbility组织非执行董事。

首页图片来自Losevsky Pave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