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克什米尔的城市丛林

毫无节制的城市发展正在摧毁克什米尔宝贵的湿地,政府对此漠不关心,难辞其咎。亚瑟•帕维兹从印度北部发来报道。

克什米地区的首府斯利那加城,坐落在印度北部的喜马拉雅山区,在过去若干年中见证了城市化进程的巨变。如今这里有一百四十万居民,城市面积大幅度地扩大,这让土地管理变得十分复杂。由于城市化发展没有任何规范,当地居民以及生态环境,在已经承受环境灾害、泥沙淤积以及占用资源等巨大压力的同时,将面临更大的威胁。

环境专家认为,如果仍然毫不控制过快的城市化,克什米尔宝贵的湿地将在数年间消失。这将威胁到克什米尔湿地上生活的数百万的动物与候鸟的生存。专家们警告说,在过去数年中,这里的候鸟数量已经逐步下降。在克什米尔的湿地上工作的环境学家沙希德·艾哈迈德说:“占用湿地、以及湿地淤积等问题都是导致候鸟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

艾哈迈德进一步解释说:“例如,霍克萨尔湿地,位于斯利那加城以北16公里处,其面积已经从原先的13.75平方公里缩小到4.5平方公里。再往北的海盖姆湿地,其面积已经缩小了近一半。”据上世纪90年代末邦政府环境与遥感部门的记录,斯利那加城中及周边的500个湿地都已经完全消失。

米安·贾维德是位于斯利那加的环境与遥感部门的部长。他表示,目前对保护湿地及其他自然资源(如森林和野生动物)做出的相关努力实在太少,为此他十分担忧:“纵观喜马拉雅山区的查谟与克什米尔地区,尤其是克什米尔,这儿快速却无序、无节制的发展、工业化、城市化,已经对我们的自然资源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如森林、湖泊、江河、溪流以及建立于其上的生态系统。”

贾维德曾任斯利那加污染控制委员会的主任,他称所造成的影响已经十分危急。他认为:“受影响栖息地的自然生态重建与复原的速度,远远比不上我们环境恶化的速度。要恢复我们宝贵而脆弱的生态系统,我们需要投入巨大的力量。”

环境专家说道,过去的斯利那加城拥有天然的平衡稳定的环境,这儿拥有森林、湿地,拥有丰饶的耕地,拥有高山与组合地貌,曾是各种生物的家园。“湿地在调解水文尤其是控制洪水中发挥着重要的所用。” 克什米尔大学的环境科学教师沙希德·艾哈迈德说道,“许多野生物种都依赖于这些水体生存。这些湿地却要么被飞速扩张的芦苇侵占,要么被肆意膨胀的人口威胁,人们毫无节制地排放污水,或者因为缺少耕地而侵占湿地。”

由于污水、水土流失、耕地不足与乱砍滥伐,达尔湖纳金湖的面积已经从36平方公里挤缩到12.5平方公里左右。湖边不断增多的水上花园与别墅更是雪上加霜。这一切都加速了双湖的富营养化,威胁到水体和水生物的生存。

由于缺少恰当的排水及污水处理系统,斯利那加城的污水都直接或间接地排入各种水体中。而斯利那加低洼地区未经许可建设的住宅区中,人口迅速增长,这使得废物处理问题成为空前的挑战。这对水质造成了严重影响。

环保人士说道,克什米尔水域中的几种特有的鱼类也因为污染严重而濒临灭绝。据淡水鱼类专家教授阿尔·尤素甫说,在克什米尔水域,除草剂、杀虫剂与不合格肥料的过度使用成为危及这些鱼类的主要原因。这些化学制剂在农业和园艺中的应用显著增加,这让尤素甫等专家十分担心。

然而,城市的快速扩张背后还有另一个让人担忧的后果,这就是由建设热潮所驱动的越来越猖獗的木材走私。由于没有一个连贯的林业政策,也没有足够的监管,克什米尔的森林也经惨遭大规模的砍伐。为了给发展工程让地,人们继续啃噬宝贵的森林资源。

经国家林业部门人士透露,尽管在某些情况下为了发展项目而占用林地是无法避免的,但“无论是政府还是开发商都喜欢在林地上开发项目,而不会考虑私有土地,否则就会出现赔偿问题。”

建筑业的蓬勃发展,不仅从森林抽血,还消耗了上千公顷的农业用地。克什米尔农业部的执法副主任纳齐尔·艾哈默德·卡兹说,在过去数年中,克什米尔已经有超过一万公顷的农用地被住宅和商业用地所占用。

克什米尔中部的森林管理员尼萨尔·艾哈迈德说道:“几十年来时兴于斯利那加的横向扩张概念,事实上具有极大的灾难性,不像纵向扩张,横向扩张消耗了额外的空间和建筑材料,包括木材。”

克什米尔的环境专家们将这个喜马拉雅城邦今天面临的环境困境归咎于相关的政府部门。“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敦促邦政府出台一项土地使用政策,但是至今还没见到任何动静。这就是我们如今麻烦重重的原因。” 克什米尔大学教授、在克什米尔广泛地参与环境工作的沙克尔·艾哈迈德·罗姆叙说道 。

查谟与克什米尔地区的政府无法提交其环境状况报告(SOER)——这是一项强制性执行的环境损害评估报告 ,而印度其他各邦与地区都在2002年开始的第10个五年计划内,向环境与森林管理部 提供并通过它们的环境状况报告。

“克什米尔的大部分政府部门都还没有提交相关数据。我们已经数次提醒并强调提交该报告的重要性,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复。”这句话引述自SOER项目的协理员穆塔希拉·阿比达·瓦希德·德瓦发表在当地一份报纸上的意见。

有趣的是,这些让人无奈的部门——包括旅游、住房、城市发展相关部门以及湖泊与水路发展局——都驻守在保护环境与生态的关键位置。但正如德瓦所观察到的,如果不能提交一份综合的环境状况报告,查谟与克什米尔地区将无法得到“绿色印度”的基金赞助。该项目由中央政府赞助并策划,向各邦政府拨款,用于最大程度地降低由无序开发造成的环境破坏。专家称如果没有这些基金,要重建克什米尔的水文与森林资源,将其恢复到原来的水平或者阻止进一步的破坏,都将难上加难。


亚瑟•帕维兹是驻克什米尔地区的环境记者。

 图片来自batschmidt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