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美国印第安部落的可再生能源开发

尽管面临着重重困难,美洲原住民部落依然突破传统阻碍,在“印第安部落”掀起了一股可再生能源浪潮。 贾斯汀•杰兹报道。

Article image

库梅雅人早已深谙与狂风和平共处之道。他们居住在南加州圣地亚哥以东70多公里的偏远的高漠地区。从山峦和峡谷方向不断呼啸而来的狂风席卷过这里后向太平洋刮去。有时,风速甚至与飓风的速度不相上下。这股狂风裹挟着从沙漠带来的炎热空气冲击着沿岸地区,使得当地居民不得不像库梅雅人的祖先那样向内陆寻求庇护。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洲原住民或称美洲印第安人的部落首领就开始考虑在他们的土地上是否适合建设风力发电机组的问题。也正是从那时起,他们便开始在附近的棕榈泉山上进行勘探。部落女首领莫尼卡•拉贾帕表示,“当风力电厂开发商提出要在我们的土地上建设风力电厂时,我们悉心地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虽然我们意识到我们无法像非印第安开发商那样获得同样的投资回报,但是我们依然同意对库梅雅第一风力发电站的建设给予支持,将土地和资源出租给他们。

所以,2005年,部落完成了一件令世人瞩目的事,部落的领地上建成了当时、也是迄今为止美国唯一的一座商业风力电厂。该电站所生产的电力不仅能够满足部落办公大楼的电力需求,同时还能够满足凯姆普保留地之外3万多户家庭的用电需求。而部落的第二座风力电站项目,与当地公共事业企业圣地亚哥电气公司(SDGE)以及Invenergy LLC合作建设的装机容量达160兆瓦的库梅雅第二风力发电站 也预计将于2012年实现并网发电。

这些项目为美国的原住民部落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而包括华盛顿全美印第安人大会(NCAI)等在内的部落权利倡导组织对此也表示支持。该组织的政策顾问何塞•阿古托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开创一个以部落为本的能源未来。”

库梅雅风电站不应成为个案。印第安部落所拥有的土地面积虽然仅占美国土地面积的5%左右,但是却拥有全国可再生能源资源的10%。2009年12月,当奥巴马总统第一次面向部落领袖发表讲话时就提出,部落领地上拥有美国15%以上的风能资源。据美国能源部估计,部落领地所拥有的太阳能资源有可能相当于全国电力消费总量的4.5倍。

然而不幸的是,尽管美国的原住民族拥有如此丰富的资源,却依然享受不到应有的服务。美国的很多部落保留地,特别是那些位于西部及阿拉斯加地区的保留地都十分偏远,远离主要的人口聚集区和输电通道。居住在保留地内的印第安家庭中有超过14%的家庭得不到电力供应,是全国数字的十多倍。

然而,美国部落领地所具有的独特法律地位却让能源开发变得异常复杂。从1830年代至今的法庭判例来看,得到联邦政府认可的565个部落都被看作是具有独立主权的。他们与美国之间属于政府间关系。从字面意义上说,联邦印第安“保留地”是部落人民永久的家园,而联邦政府只是名义上代表部落拥有对其的所有权。326个地区共有2300多万公顷的联邦印第安保留地(其中包括印第安人村庄、村镇、教会、社团及其它组织等)。它们遍布美国各地,但是主要还是集中在西部地区。

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不需要就土地收入向联邦政府或州政府缴纳所得税,并且不需要就土地的买卖向所在的州缴纳营业税。

2010年,来自北达科他州,当时担任美国联邦参议员,同时也是参议院印第安事务委员会主席的拜伦•多尔根提出了《2010年印第安能源发展及平等法案》。这项法案的宗旨就是为了解决数十年来困扰部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许多障碍。其中指出了阻碍印第安部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三项主要障碍:法律法规的滞后和繁琐、输电网络建设不足、以及融投资困难等。

虽然任何地区的可再生能源项目都会受到这些问题的阻碍,然而,在印第安部落里,官僚程序却非常繁琐,输电线路的跨度也是长的不可思议(甚至是根本就未曾铺设),能够获得的融资更是少的可怜。

就在2010年3月多尔根提出他的印第安能源法案草案后不久,国家野生动物协会公布了一份报告,其中提到的许多阻碍印第安部落可再生能源生产的障碍与草案不谋而合。同时,NWF还发现,这些问题中尤为麻烦的就是缺乏一个能够发挥激励作用的税收体制。由于部落享受免征联邦所得税的待遇,这就使得他们也无法享受一系列税收激励措施,以投资税减免为例,这项措施可以达到项目成本的30%。此外,投资方还担心高额的税赋成本。各州对在部落领地上承包项目的非印第安企业的税收进行评估。然而,如果部落方面也这么做的话,投资方便面临着双重税赋。

多尔根所提出的印第安能源法案最终未能获得通过,而且在短期内也没有对其进行立法修正的可能。然而,各部落却不安于等待美国国会采取行动,率先启动了一批大规模可再生能源项目。

2002到2007年间,共有近100个部落能源项目获得能源部部落能源项目支持计划提供的资助,总计达1400万美元。这些资金主要用于项目的前期评估和规划。而项目的具体实施则需要更多的资金。而且有更多的部落已经做好准备,加入到坎波库梅雅部落的行列。

位于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以西120公里处高原沙漠地区的阿科玛部落打算发行价值700多万美元的部落经济发展债券用于建设一座15MW的风力发电站。

派尤特人蒙俄帕部落则与K Road Moapa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向联邦政府提出申请,在位于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东北约50公里处的日照充足的沙漠保护区建设一座350MW的太阳能电厂。幸运的是,该项目所在地离变电站和输电通道仅一公里之遥。

南部的纳瓦霍部落也打算在Big Boquillas Ranch建设一座85MW的风力发电站。该项目位于亚利桑那州弗拉格斯塔夫以西130公里的高漠草原上,不仅能够解决居留地迫切需要的电力问题,还能够缓解西南部城市电力短缺的状况,满足15000到20000户家庭的电力需求。部落将拥有该项目的大部分股份,同时一部分电力也会专供部落使用。而所有缺少电力的印第安家庭中,纳瓦霍部落就占到75%

坎波库梅雅部落本身也经历着角色的转变,从土地所有者变为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拥有者。6千万美元的投资让部落拥有了其第二座风力电厂的20%的股份。而电厂投入运营25年后,部落就可以完全拥有两座电厂的所有权。

部落女首领拉贾帕表示,这一切都只是开始。目前,他们正在计划筹建坎波可再生能源开发区(CREZ)。“通过开发区项目,我们作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领跑者,能够利用我们的口碑和经验拓展一些新的、令人激动的合作关系,”她说道。由于项目洽谈尚处于初级阶段,因此拉贾帕闭口不谈细节问题。但是她却透露说,首批就CREZ项目与部落进行接洽的厂商中有一家是中国公司。

部落已经逐步克服了地理环境、经济、以及法律等方面长期以来阻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障碍。而如今,在部落及部落的支持者们看来,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一种使他们能够与州及地方各级政府部门、以及私营企业平起平坐,寻求包括清洁能源项目在内的经济发展机遇的能力。从奥巴马总统的身上,他们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一个愿意优先解决他们所面临的问题的伙伴。

在去年12月召开的第二次白宫部落会议上,奥巴马政府已经向人民发出信号,清楚地表明了他最诚挚的意愿。奥巴马向部落首领表示,“我们⋯⋯正在打破那些阻碍部落风能及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发展的官僚壁垒。这不仅对部落的繁荣至关重要,同时对整个国家的繁荣也举足轻重。”

同样是在12月16日举行的这次演讲上,奥巴马签署了《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而这一举动也正是各部落长期以来所期盼的。同一天,白宫还宣布在能源部下设立印第安能源政策及项目办公室,由来自南达科他州夏延河苏族特蕾西•阿•丽比奥负责。该部门的任务就是帮助部落政府更加有效地参与国家能源优先发展战略,并且促进部落的能源发展。

一个月后,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便宣布向部落可再生能源及能效项目提供1千万美元的资金。(根据2009年颁布的经济刺激法案——《美国复苏及再投资法案》,2010年2月政府曾向包括坎波库梅雅及纳瓦霍在内的16个部落划拨了总计达2.5亿美元的经济发展债券,其中部分用于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开发。而上文提到的款项并不包括在这笔拨款之内。)

本月初,丽比奥与朱棣文在华盛顿共同主持了一次部落首脑会议。5月5日,朱棣文在发表讲话时宣布,将组建印第安清洁能源及基础设施问题工作组,从而加强其部门与部落间的合作。具体细节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公布。拉贾帕主动提出加入这一新的组织。在她看来,该组织、以及美国唯一一个从事能源转换研究及开发的部门——高级能源研究计划署(ARPA-E)的署长阿伦•马由姆达尔 掌握着“部落通往21世纪科技未来的钥匙。他们能够为部落人民带来他们目前最迫切需要的创新型技术。 ”

在此次首脑会议召开前的两个月,丽比奥曾巡访各地,在部落民众间召开了一系列会议,以求能够就解决能源发展问题的方案与部落达成共识。丽比奥表示,“对于一些问题,人民显然有着一致的看法,其中就包括各部门在能源发展问题上出现的职能重叠问题。印第安部落希望我们能够找到办法,解决联邦组织架构中的这些困局,帮助他们更好地利用联邦资源。”

2011年1月,拜伦•多尔根从美国参议院的岗位上退休,而这让他提出印第安能源法案的前途变得更加前景黯淡。“参议员多尔根提出的法案中有很多地方能够让我们看到希望,能够帮助我们扫清部落可再生能源发展道路上的障碍,” NWF 部落领地保护项目负责人加瑞特•福格赛说道,“缺乏税收激励措施的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部落发展大规模可再生能源项目就将变得举步维艰。”

丽比奥表示,她的部门正在与其它联邦政府部门展开合作,试图找到解决这一融资困境的办法。“我们确实找到了一些新的办法,能够帮助解决部落平等参与能源项目的问题。但是,想要找到一个简单的万全之策是不可能的。”

拉贾帕则强调说,“作为拥有主权的部落,我们只不过希望在经济发展、可再生能源、以及能源效率等问题上能够与州和地方各级政府展开平等竞争。我们需要能够平等地获得资金,规划表中能够有我们的一席之地,租赁的程序能够简化,能够平等地享受所有权并获得环境评估从而抓住摆在我们面前的机遇。”

何塞•阿古托还补充道, “目前要做的工作还很多。我们正在与奥巴马政府携手,共同克服那些长期以来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障碍。”

正如朱棣文在最近的一次部落首脑会议上所说的那样,“通过在能源问题上的携手合作,我们定能够在促进经济增长,创造良好就业机会的同时,强化国家的安全,保护我们的地球。”演讲结束前,他还用一句众所周知的谚语提醒与会者。在他看来这句谚语能够充分反映未来能源挑战所具有的重要意义,那就是:“善待地球。因为地球不是父辈给予我们的,而是后辈借与我们的。地球不是我们从祖辈那里继承过来的,而是我们从子孙后代那里借来的。”
 

贾斯汀·杰兹,驻加州自由撰稿人

 图片从左至右为莫尼卡•拉贾帕,朱棣文和翠希•莱博。(摄影/Matt Ferguso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