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石头造纸,喧嚣的环保神话?

“石头纸”一夜之间在中国成为备受欢迎的绿色产品。但它究竟是否环保却引发了争议。《南方周末》记者吕宗恕,王清和汪晓晔对该产品的调查赢得了本年度中国环境报道之最佳调查报道奖。

Article image

石头纸因其宣扬的可降解、无污染等环保特征,在亮相2010年全国两会后,顿时集高层批示、政府支持、荣誉认证等光环于一身,更成为众多地方政府趋之若鹜的绿色产业新宠,项目遍布全国,规模数以百亿计。

然而,这究竟是一场被高调张扬的环保神话,还是被误解的新技术革命
?《南方周末》记者历时一月,试图揭开真相。

           
一夜唱响全中国

东汉蔡伦离世近两千年后,中国正被称为又迎来一场所谓的“造纸工业革命”———石头造纸。这一丝毫不亚于水变油般神奇的新技术,正被一家此前毫不知名的大连公司,推上前台,并赋予了上述宏大的历史意义。一同被其高调宣扬的话还包括,“具有划时代意义”、“终结植物纤维造纸技术”。

传统的造纸业,一直被视为深负污染原罪,而这种石头纸,据称以石灰石中的碳酸钙为主要原料,具有安全、环保、无毒、防水、耐撕等诸多优点,整个生产过程更被形容为无需用水,也不会产生“三废”。

石头纸始为公众所识,最早源于今年全国两会。当时,与会代表委员被分发诸如会议通知、日程表、便签纸等会议用品,与往常不同,这些印刷品手感较重,质感偏冷,每张纸上都鲜明标注:“环保石头纸”。

在国家力倡环境保护的大背景下,这一由厂家临时在职业学校教室里赶制出来的高科技产品,旋即引爆舆论,成为两会上绿色经济议题最好的实践范例。

声称为石头纸发明者的地球卫士(大连)石头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球卫士),也一夜之间坐收前所未有的推广实效。

两会后,正如该公司宣传的那样,“热议始终不减,为即将在全国启动的营销活动创造了良好的舆论氛围”。据了解,仅会期十天,就有云南、四川等12个省市领导确定了合作意向,厂家甚至一度为超过千次的寻求合作的电话所困扰,“现在每天到公司来参观、学习的团体和个人超过十拨,已经影响到公司生产。”还有谁会怀疑这项新技术的真伪?

而“地球卫士”跑马圈地的架势也由是一发不可收拾,5月30日上午,该公司执行总裁张崇武对南方周末记者豪言,他们已在全国9个省完成石头纸产业布局,“到2012年,将实现每年540万吨的产能,总计产值360亿元,实现净利润105亿元。”其中,吉林省汪清县石头纸项目规模最巨,投资高达106亿元。而仅仅两年前,当时的该项目才拟计划投资6.5亿元而已,如今已近17倍之巨。“有些地方政府根本不容商量,要求直接上项目,”张崇武说,“如吉林省桦甸市,从我们双方接触到该工程开工只花了27天,从动工到竣工才101天。”有心人算了一笔账,倘若这些意向中的石头纸项目均获实施,投资规模竟达300亿之巨。“多少年了,可曾有第二个具体的项目,有如此推进速度和投资力度?”一位造纸业人士惊呼。

 

新瓶装旧酒?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石头造纸潮,北京工商大学原造纸学教授刘仁庆觉得纳闷:“1972年,我们与日本公司就有过‘用无机物粉体与有机树脂制取合成纸’方面的技术交流,不久后,也生产出了钙塑材料的合成纸,主要成分就是碳酸钙。”刘仁庆甚至还保存着三十多年前的合成纸样品,南方周末记者比对发现,地球卫士的产品除颜色更新外,手感、撕裂度等并无明显两样。“这种石头纸并非新产品。”中国造纸学会秘书长曹振雷直言,至少在二三十年前就有,那时叫“撕不烂”,是一种专门用于印制名片的材质。

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院长曹春昱亦断定,石头纸根本不是高新产品,如果真要问其本质,“那就是一种高填充物的塑料薄膜。”曹说。

地球卫士的石头纸项目投产后,有人捎给刘仁庆少许样品。比对研究后,刘更坚定自己的判断,所谓的石头纸就是将碳酸钙含量超过60%或70%的石灰石研磨成纳米级粉末,加上高分子(树脂)化合物和其他辅助剂混炼而成,“与早期研制的钙塑纸差不多”。对于地球卫士公开的设备照片,刘仁庆更是一眼看穿“那就是通常的吹塑设备”。

曹振雷不久前在东京参加第三届中日造纸技术交流会,他回忆说,“日本造纸专家听说石头纸正在中国兴起后觉得很可笑,因为,这种产品在日本早有研发和应用,更重要的是,存在不可降解等缺陷。”当记者就此向科技部求证时,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听后付诸一笑,“这玩意是真是假,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如果石头纸确实技术成熟,且有广泛的市场前景,发达国家早就推开了。”

 

依据不足的高科技?

 “只要提交有关请求书和权利主张等文件,并缴纳数百元不等的费用,即可注册这种专利。”“地球卫士”母公司———辽东信德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宋旭,拥有六项石头纸实用新型专利。

刘仁庆提醒记者,“这种实用新型专利不同于发明,它好比把圆形螺丝帽改成了方形,还是螺丝帽,而非爱迪生创造电灯那样的真正发明。通常,只要提交有关请求书和权利主张等文件,并缴纳数百元不等的费用,即可注册。”确实,目前中国发明专利的实审周期在25.8个月,而实用新型审查周期则为5.8个月,只及前者的四分之一,可见天壤之别。

地球卫士提供给记者的材料还显示,石头纸“现已获得2项世界性发明专利”,可据记者调查,截至目前,这所谓的发明专利申请尚未得到批复。

5月11日,由科技部高新技术研发中心牵头,中科院、吉林大学、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等组成的专家组赶赴汪清考察。据称,此举源于国家层面对石头纸技术的高度关注。

专家组最终形成了一份考察报告,认为“公司称为的石头纸产品,……与台塑、龙盟和日本小王子等公司研制数十年并销售的合成纸,本质上都是一种无机填充复合的高分子薄膜材料。”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以碳酸钙为主要原料的合成纸,日本、台湾、法国等地均有生产,多限于酒品标签、服装吊牌、扑克等耐磨领域使用,远没有全部取代或大面积取代传统用纸。 

该考察报告还对地球卫士宣称的可降解,给出初步判断,“关于生物可降解性,考察专家组认为,……缺乏相关技术数据和研究结果支撑,其科学依据不足。”上述专家组还在汪清现场抽取了四个石头纸样品,委托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作独立测评。6月4日,该中心副主任季君晖坦言,尽管检测结果还需一段时间,但可以基本判定石头纸不可降解。(关于可降解内容,详见另文《石头纸:不降解,怎环保?》)


探访神秘基地

尽管推广势头正劲,尽管市场呼声日久,但至今地球卫士公司只有吉林汪清一处石头纸项目投产。

5月底,南方周末记者获准进入该基地,但被要求不得拍摄照片,因为“涉及商业机密”。

厂区内并未有想象中的火热,跟飞机维修库相仿规模的厂房被分割成南北两个区域,南区尚未启用,不见一台设备。北区靠近过道的墙面上安有一排玻璃窗,可供人参观,里面摆设了寥寥可数的机器。从现场看,很多设备旁并没有工人操作,也不见机器开动。

直到出厂,记者也未能亲见可把石头纸主要原料碳酸钙研磨成“流体状”的设备。宋旭称,那里属于保密范围,不宜对外。不过,他也解释,因设备、天气等原因,在汪清县购下的两处石灰石矿山至今尚未开发,而基地使用的碳酸钙原料都源自外地。

基地的普通员工,对“石头纸是高科技产品”已成共识。一员工告诉记者,他们上岗第一课就是学习保密课程,签订保密协议。张崇武说,就连他们的造纸设备也是同时交由四地分别生产,然后运回厂里组装,此举主要是防止技术外泄,设备被复制。

同样秘而不宣的,还有地球卫士自称的与其有技术合作的数十家高校名单,因为“担心被挖墙角”。宋旭称,今年初,有家媒体报道了一家参与石头纸研发的高校后,几十家公司企业和地方政府蜂拥而至,争先恐后抢技术。

甚至连最基本的石头纸成分构成,也未见第三方机构检测发布,这加剧着行业专家的质疑,5月11日那次科技部专家组实地考察,亦曾希望其公开高分子聚合物的成分以受检验,但张崇武说,“就算部长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他。”


非常之道,不可道?

2010年的1月26日应是地球卫士和石头纸命运的转折点。

当天在北京一部委机构召开的石头纸发布会,场面可谓罕见盛大,包括全国人大、政协、部委的多名官员到场,见证者还包括百余家媒体。

此前,有媒体披露,2009年10月,地球卫士正是将一批办公用石头纸送往全国人大、部委等政府部门免费使用,终获认可后,才为最终走上两会庙堂打下开通道。现在,张崇武对外声称,今年的一大目标就是进入国家中直机关采购名录。

许多人感慨,一家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何至于有如此巨大的能耐?

在地方项目的运作上,地球卫士亦显不一般,5月,在汪清基地投产同一天,延边州政府竟在仪式上颁布了《全州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袋的实施意见》,要求全州禁用禁产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塑料袋,一律使用环保石头纸袋代替,对大宗长期使用石头纸环保产品者比照家电下乡政策给以补贴。

有人责备此举明显是政府为企业大开政策绿灯,涉嫌不公平竞争。但不乏羡慕者感慨,拥有自上而下的资源保驾护航,石头纸的项目怎能不火?

石头纸的推动者宋旭更愿意与记者交换董事长之外身份的名片,其上写着民革中央画院,职务执行院长。

一位与宋有过合作的人士称,宋的交际圈的拓展,正得益于这个画院的平台。宋自己亦曾告诉记者,刚刚创办的一份书画刊物,每季度发行1万册,就免费送至全国副厅级以上干部人手一份。

地球卫士总会提及多少领导批示,多少部委支持,这实际成了这家公司区别于一般企业市场竞争的“非常之道”。但当记者试图核实具体内容,宋、张均称,“天机不可泄露”。

而曾参加过石头纸新闻发布会的全国政协环资委办公室一官员明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从未公开表示支持,或发文推介石头纸。


让专家们统统闭口?

地球卫士一直在誓死反击,张崇武不止一次表达不满,“说我们的产品不是高科技产品,那是担心我们的产品冲击了传统纸业市场。”宋旭也说,不少朋友提醒他,“你现在还没有能力同时面对传统纸和石化两大行业的挑战。”

比日本稍晚起步的台湾龙盟科技,也是一家专门研发石头纸的企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龙盟科技进军大陆市场,因成本高等原因终未能打开市场。而张崇武把龙盟“失败”归结于其盈利模式靠卖设备为主的失策,而并非石头纸本身的问题。

在他看来,石头纸前景一片光明。“未来,中国将会规定所有学生统一用上石头纸做成的作业本……另外,我们还拥有新闻用纸的生产技术。”但包括刘仁庆、曹振雷、曹春昱在内的纸业专家都认为,就现有技术,石头纸根本替代不了传统纸张,也不可能用于高速印刷。

李恒远是原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曾参与石头纸项目调研,他也认为石头纸有其价值,但替代不了传统纸,所以,“我还提示石头纸的代言人濮存昕,不要说石头纸可以替代传统纸。”科技部专家组也持有相同的意见,合成纸(石头纸)具有较好的耐候性,建议可应用在一些特殊用途,如户外广告、耐候包装等。考虑到合成纸使用后的回收问题,应着力避免干扰现有的废纸回收工业系统正常运行……

而面对如此多的不同声音,张崇武难抑激愤:“我们石头纸是一种全新产品,他们根本不懂,也研究不了。国内还没有这方面专家,真正的专家在我们这里……塑料、造纸行业没有资格指责我们。”他还认为,传统纸业排斥石头纸,实际上是行业保护,担心石头纸分走了这一杯羹。“如果说有一天,科技部组织的所谓专家把我们的项目推翻了,也没用,我们还会继续走。”地球卫士称,他们将会在北京召开一个石头纸院士论坛,张崇武自信,届时,邀请百位院士担当地球卫士的顾问,让所谓的反对石头纸的专家们统统闭口。

 

吕宗恕,《南方周末》记者;王清、汪晓晔,《南方周末》实习生。

原文刊于2010
年6月10日《南方周末》

 图片为2010年两会上使用的石头纸,照片来自tobo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cdhelennh

这样的皇帝新衣还有多少?

这篇报道去年有读过,很震惊。感觉就是一件皇帝新衣的“秀”。作为读者,我更关心的是两件事:
第一、制度性的什么缺陷导致了这件“新衣”大受追捧?北京一感冒,地方跟风追。“科学发展观”如何在决策中得到体现?被称为科技进步的产品如何被认定、如何被推广?中央政府采购这些产品的原则是什么?出现这些问题哪些部门应该被问责?希望这些问题能由记者为读者们作进一步探讨。
第二、做石头纸的这家公司和在各省的一些投资项目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是仍然照常热门还是已经搁置?政府还把它纳入到采购清单中吗?能否请这些获奖作者进行追踪报道?
这样的报道让我想起“珍奥核酸”、“脑白金”,它们同样被《南方周末》揭露过,可仍然是功效敌不过轰炸式的广告。希望“石头纸”的神话最终败给科学的验证,如果它就是一件皇帝的新衣。

Emperor's new clothes,how many?

I read this article last year,and was shocked. It felt like a "show" of emperor's new clothes. As a reader, the two following things are more my concern:
First,what kind of institutional drawbacks caused the "new clothes" to be a fashion?Once the central government carry out a new regulation, the local governments would follow. Then how to implement “the scientific outlook on development”in the decision-making process?What principals di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dhere to when procuring these products?What government departments shall be responsible for the problems?I hope journalist can probe further into these questions for readers.
Secondly, how is the company going who produced stone-based paper as well as those investment projects in many provinces?Still hot or tabled?Has the government continued to incorporate it into the purchasing list?Would the award-winning authors do some follow-up reporting?
These reports remind me of “Zhenao nucleic acid”and “Melatonin”(health care products quite popular once), both of which have been exposed by Southern Weekly. However, the efficacy was finally defeated by the bombing-type ads. I wish the myth of“stone-based paper”would eventually lose to scientific confirmation, should it be a piece of new clothes of the empe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