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巴水源豪赌

印巴两国为了争夺印度河用水的优先权,在大坝项目上剑拔弩张。亚瑟•帕维兹克什米尔报道。

Article image

围绕印度河水源分配的问题,印巴两国再次争得不可开交。巴基斯坦强烈反对印度在尼勒姆河上(印度称为吉萨甘戈河)的一项水电项目建设,这条河是杰勒姆河的一条支流,正位于印巴争夺焦点的克什米尔地区。尽管这不过是印巴长期水源争夺的再一次重复,却是五十年来《印度河用水条约》机制下首次提交国际仲裁的案例,标志着两国对印度河控制权争夺的升级。

去年四月的双边谈判破裂后,巴基斯坦就印度33万千瓦的吉萨甘戈大坝项目向国际仲裁法院提出申诉,理由是其违反了《印度河用水条约》(简称IWT),该条约是在世行调停下达成的,作用是为印度河流域的水源争端提供一个解决机制。根据这项1960年达成的条约,印度和流域东部河流(包括萨特莱杰河、比亚斯河和拉维河)的水归印度所有,西部河流(包括印度河、杰勒姆河和杰纳布河)则归巴基斯坦。

国际仲裁法院1月份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巴基斯坦须于今年4月份前提出诉讼。但随着案情的拖沓,印度已悄然加紧推进大坝建设,人们则担心巴基斯坦政府在案件的准备工作上浪费了过多的宝贵时间。巴基斯坦媒体近日纷纷要求印度立即叫停水电工程的施工。这场吉萨甘戈河争纷的结果预计将于三月底在新德里的巴印度秘书级会谈中浮出水面。

过去,巴基斯坦已经就印度在克什米尔的多个有争议的水电项目提出抗议,包括杰纳布河上的巴格里哈尔项目和杰勒姆河上的乌拉尔大坝。但这次的吉萨甘戈大坝之所以更加引人注目,是因为巴基斯坦也争着要在尼勒姆河上的巴基斯坦一侧修建自己的水电项目(即尼勒姆-杰勒姆工程)。根据IWT的规定,先完工的国家可以获得该条河流用水的优先权。
让形势火上浇油的是,尼勒姆河恰好穿过查谟和克什米尔的印巴军事控制线,1947年的战争和此后无数次军事交火都发生在这里。

吉萨甘戈大坝项目本身的争议中心在于从一条印度河支流到另一条支流的分水问题。巴基斯坦说这一项目违背了IWT,而印度则说这个项目的分水是符合条约规定的。印度坚称只是让尼勒姆河稍微改变了流向,令其在乌拉尔湖附近的本迪布尔流入杰勒姆河,因此河水最终仍然会通过杰勒姆河流到巴基斯坦境内。

但是,巴基斯坦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它说,印度让尼勒姆河水改道,流进一条24公里长的涵洞,这将让巴境内的尼勒姆河谷变成一片荒漠。“由于吉萨甘戈大坝的建设,尼勒姆河水将改道,巴基斯坦境内90公里长的河道两侧的60万人口所依赖的农业和渔业用水将彻底枯竭。”伊斯兰堡可持续发展政策研究所(SDPI)的水利电力顾问阿沙德·阿巴希说。

巴基斯坦的其他专家们也指出,尼勒姆河流量的减小将让巴基斯坦拟建的96.9万千瓦尼勒姆-杰勒姆水电项目的发电能力降低20%以上。

巴基斯坦最近的洪水让尼勒姆-杰勒姆项目陷入停滞,本来它就因为征地和大桥未能建成等原因而一再拖延。另一方面,印度则大大加快了极具战略性的吉萨甘戈大坝的建设速度,以便在2014年能够完工,这将大大提前于原定的2016年的最后期限,而巴基斯坦则计划于2015年完成尼勒姆-杰勒姆项目。

印度最早曾在1984年就制订了装机容量30.3万千瓦的吉萨甘戈加大坝计划,但很长时间内未能付诸实施。受到巴基斯坦96.9万千瓦的尼勒姆-杰勒姆项目的刺激,心急如焚的印度在2008年对这项已经制订了18年的旧计划进行紧急修订。“这个项目对印度来说具有巨大的战略重要性……我们必须不惜任何代价确保项目的尽快完成,”当时的印度电力部长拉梅什2008年在新德里的一次记者会上说。

两年后的今天,印度完全有理由感到满意,因为吉萨甘戈大坝正在全力建设中。“我们所有方面都在一刻不停地赶工,”项目总经理奥普·塔库尔说。阿沙德·阿巴希同意这种看法,他说:“(印度)这个项目的建设速度比巴基斯坦的尼勒姆-杰勒姆水电项目快得多,从技术上来说,谁先完工谁就掌握了对河流的控制权。由于巴基斯坦水电部的疏失,看来我们要输掉这场比赛了。”

对印度这个项目感到愤愤不平的并不只有巴基斯坦人。对于印巴两国使用水源而不让当地人分享应得收益的行为,克什米尔人产生了强烈的“被剥夺”感。“除了12%的电力分成,他们不让查谟和克什米尔的人们分享河流产生的收益和资源,但实际上它们是属于这两地人民的。”一位居民阿沙德·艾哈迈德说。

克什米尔工商联合会主席沙基尔·卡兰德哈尔说,如果没有1960年的条约,克什米尔的经济将会比现在发达得多。“这三条大河的水电潜力多达3千万千瓦,但目前我们地方的发电只有50万千瓦,中央发电为160万千瓦(我们还要花钱从中央电网买电)。我们的可用电量总共加起来也不到200万千瓦,可生活与生产所需用电总量是250万千瓦。”

卡兰德哈尔说,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电力局每年要从巴基斯坦国家水电公司购买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电力。“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我们明明有超过3千万千瓦的发电潜力,25%的人口却用不上电,剩下75%的供电也是断断续续的,严冬酷寒之中常常一停就是几小时。”

在吉萨甘戈大坝的建设地点古勒兹河谷,有1300人将要搬迁。“我一直在努力提醒政府必须对移民们被淹没的土地给予合理的补偿,但政府只是扔给他们少得可怜的一点钱了事。”古勒兹地方议会的成员纳齐尔·古拉齐说。

“古勒兹河谷的土地并不值钱,穷人们拿着那点儿补偿是不可能在别的地方买到地的。还有一个事实也必须考虑,就是他们被从自己的文化里连根拔起。”古拉齐又说,他希望政府能够按理办事。


亚瑟·帕维兹,驻克什米尔的环境记者。 

图为巴基斯坦人反对在印度河建坝,来源:国际河流组织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