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核尘未落:加州核泄漏的教训

现在美国正在酝酿核电复兴,这个时候,它不仅应该看看日本的福岛,还应该看看自己的历史。1959年的加州核泄露,以及接下来十年的争执纷扰,至今仍然是一个惨痛的教训。琼·比恩报道。

Article image

1959年圣苏珊娜野外实验室的核反应堆核心熔毁发生的那一夜,约翰·佩斯还是一个新来的实习生。为了防止爆炸,放射物质被从过热的反应堆里排了出去,刚刚排完,佩斯就来到了现场——距离洛杉矶三十公里山区里的一座联邦军事综合设施。“开始放气后,他们才发现风是吹向圣费尔南多谷的,我们所有人都住在那里,所有的放射物都会落在我们的家里。”佩斯说。

面对强烈的放射性污染,操作员们开始用原始的方式进行清除。“我们用水和海绵把它们擦掉,还用了拖把。”佩斯说,他是那次核泄漏最后一位仍然在世的目击者。“清洁工具很快都被污染掉了,这个成本是很高的,因此我们最后只好用卫生巾来擦。”这场危机持续了两个星期:每次反应堆(钠冷实验性反应堆)冷却下来后,操作员就将其重启,然后它会再次过热。就这样反反复复。为了防止反应堆爆炸,必须将极大的热量释放出去,因此会产生大量的放射性气体,它们每夜都被秘密地排放出去。

就这样,放射性物质被一直排放,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2006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估计,这个反应堆的泄漏量是宾夕法尼亚州三里岛核事故的260到459倍,研究人员们称这可以引发300到1800例癌症死亡。

半个世纪过去了,这次事故的尘埃并未落定。去年12月,有关方面签署了一份关于清理SSFL的协议,在过去这些年中,这里已经建立起10座核反应堆、一座钚燃料制造设施和一座用来销毁全国废核燃料的实验室,另外还有一些火箭测试和军火开发设施。但是相关各方——包括NASA、加州政府、能源部和波音公司——还在为清理的细节争吵不休,甚至已经打了两场官司。随着美国提出核能复活,许多人都认为这场事故及其后果是一个必须考虑的前车之鉴。

非营利组织“消除分歧委员会”的主席丹·希斯奇就持这一观点。他的组织是一个反核的游说团体,三十多年来一直在为清理SSFL综合设施而斗争。他说:“今天的人们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核电狂热时发生的惨剧,尽管我们花了数十亿美元,至今也无法消除当时反应炉核心熔毁和可怕事故留下的后遗症。”

甚至直到今天,美国能源部仍然不确定1959年这样反应堆核心熔毁事故的全部真相。能源部发言人比尔·泰勒告诉中外对话:“我们知道确实发生了燃料熔毁,但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泄露,或者是否发生了泄漏。我们不能确定50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开始,当局没有对公众公布任何消息。事故发生五周后,一份官方新闻稿提到了发生的事情,但说对公众没有任何威胁。直到20年后才有部分真相被披露出来,这还是因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偶然得到了相关资料。然后就是2009年,佩斯出面讲述了他所了解的事故情况,世人才知道事件被隐瞒了整整五十年。

当地人可能并不清楚事件的过程,但他们都受到了影响。今年68岁的邦妮·克里在SSFL工作了八年,在设施附近住了几十年,因此患上了膀胱癌。她一直在努力争取让联邦政府扩大其员工赔偿计划。她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说,直到最近政府对联邦能源职工赔偿的基础还是对放射证据的解读,但是,在SSFL的事件中,这些证据都是由设施方面收集的,现在已经不知去向。克里呈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对更多SSFL职工进行赔偿,并且在2009年得到批准。

放射性影响并不是唯一的关切。希斯奇领导的活动还关注危险化学物质的清除工作,它们都是SSFL在不安全的行为中经常使用的。比如致癌物质三氯乙烯 (TCE)被用来清扫火箭试验场所,然后就会渗透到周围环境中。希斯奇说:“估计有50万加仑的TCE渗入了地下水和深层土壤,地下水严重污染,但人们在很久之后才被禁止饮用当地的水。”

希斯奇还说,受污染的生产用水被周围地区用来灌溉和清洁,导致污染扩散,并且把一股股有毒蒸汽送入大气和周边的社区。

1980年代,有一个项目开始对污染地区的地下水进行抽水和治理,但希斯奇说,这样每年除去的TCE只有10加仑,“按照这个速度,要用5万年才能去除全部的TCE,况且抽取工作早在2000年就中止了”。与此同时,人们发现西米谷地区四分之一的水井都被高氯酸盐污染,这种物质会扰乱人类的甲状腺摄碘率,该地区的10多万居民受到严重威胁。

2008年,希斯奇在参议院一次关于公共设施清理行动的听证会上作证。他解释说SSFL的非法活动一直持续的1990年代中期,直到一次爆炸夺去两位工人的生命,人们在此之前一直以为危险物质的露天燃烧早已停止。设施的操作者最终被判犯有三项严重的环境罪行,受到650万美元的处罚(4290万人民币)。

在遭受长达五十多年的放射、化学和有毒重金属的污染之后,一项基础性的清理协议终于在去年12月6日达成。协议的三方包括加州政府、NASA和美国能源部,它们保证要按最严格的标准(农业用地)来对这块被高度污染的土地进行姗姗来迟的补救。这个项目预计在2017年之前完成。

这项协议的主要目的是为NASA和能源部的清理行动提供一个蓝图。由于利益相关各方长达几十年的分歧,以及政府对可以接受的最终清理标准的认识混乱,它被一再延宕。

波音公司并没有签署协议,而实际上它占有这片2800英亩土地的大部分。波音之前曾经同意在30年中每年付给加州2250万美元(1.484亿元)用于设施的维护,并且承诺之后将把土地恢复到居住用地的标准(低于上述新协议的标准)。2009年11月,波音公司把加州政府起诉到联邦法院,声称只有联邦政府才对该地区拥有管辖权,2011年这个案子的审理仍将继续。此外,波音还声称要对加州制定的清理标准保留反对的法律权利,此案将在今年夏天开审。

由于争吵还在继续,希斯奇希望人们不要忘记1959年环境灾难(以及SSFL其它行径)的教训。在这个有着50万居民的地区,被污染的土地仍然给空气、土地和水源供应带来巨大的威胁。

“在冷战最如火如荼的时候,美国仅有的那些辐射受害者竟然是由我们自己的政府造成的,这有谁会想到呢?”希斯奇问道。
 

琼·比恩,加州自由撰稿人。 

图片为1958年的圣苏珊娜野外实验室,来源:美国能源部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gaidee

核武器和核电站

“中外对话”啊,你为什么不关注关注核武器呢,全球那么多核武器,比这个什么小小的核电站威力不知道大多少倍。整天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有愧于你们的盛名。核能,我们要系统地看,不要听风就是雨,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人。

Nuclear Weapons vs. Nuclear Power Station

Chinadialogue, why don't you give more attention to the problem of nuclear weapons? The world has huge numbers of nuclear weapons, which hold far greater destructive power compared to the small danger of nuclear power plants. Splitting hairs on this relatively small issue is not living up to your reputation. The issue of nuclear power is one that we must examine systematically and carefully, not being naively lead on by hype and current trend.

Default thumb avatar
tdeanxx

多年以后仍执迷不悟

发展核武器打造超级大国的冷战思维可谓荒谬,更悲剧的是,我们到今天还没有清醒过来。那段时间,冷战的两方都以赶超另一方的核弹头为目标。如果那时候爆发战争,美国和俄罗斯都可能会立马沦为第三世界,国土变成沙漠。从核基地蒸发出来的蘑菇云夹杂着核辐射飘荡在空中,使这两个国家长达几百年都无法适合人类居住。现在,如果福岛有一个或几个反应堆崩溃,日本就会面临这样的命运。随便来一个恐怖份子动动手指,或用其他的常规手段攻击一下能源反应堆,就能造成永久性的破坏。无论是人为的事故、自然灾害或其他恶意攻击,核能都称不上安全。

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

The love affair of the Cold War superpowers with nuclear power and weapons was obviously an era of insanity that we are not recovered from. In those days both sides targeted the other's nuclear power reactors with multiple thermonuclear warheads. Had war occurred both the US and Russia would have been instantly converted to third world deserts, but the radiation wafted into the air in the mushroom clouds over the sites of the vaporized nuclear plants would have ensured that both countries would be uninhabitable for centuries. Japan could face this fate if one or more of the reactors at Fukushima goes to complete meltdown. Any terrorist who gets his/her hands on a nuclear device could unleash permanent destruction by attacking a power reactor, or by other conventional means. Nuclear power is unsafe in the face of accidents and natural disaster and even more so due to intentional attack.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夏季

世界上没有比核能更安全的能源了。

Summertime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afe nuclear 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