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北京水荒

除非政府能同时对用水习惯加以管理,否则输水工程并不能解决北京的长期缺水问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尹明万告诉记者蒋洪涛。

Article image

“都用十几年了,怎么说没水就没水了呢?”王女士抱怨道。原来,王女士所在的回龙观天鑫家园小区自备井水位下降,引发水泵发生故障,无法供水,五千余户居民至今已经过了5个月靠水车取水的生活。由于居民们抗议再打自备井,呼吁接通市政自来水,使小区供水陷入僵局。

说话间,王女士在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不到一半就扔进了垃圾桶,记者惊讶,“还有半瓶水呢,您就不要啦?”王女士不以为然地笑道,“没事儿,到办公室就有饮水机了,搁我这手提包里,背着又沉又不好看的。我就不信首都这么个大城市还能没水用,等‘南水北调’一启动就啥都不用担心了!”

有了“南水北调”,我们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哼着小调儿继续我们满不在乎的粗放式用水方式了吗?那么,我们口中呼着“可持续发展”,手上又该如何根治大城市的“贫水”顽疾?

“有需求不一定就能有供应予以满足,尤其是水资源!”尹明万表示,“南水北调工程确实能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缓解北京用水困难,不会闹‘水荒’,但并非一劳永逸。如果不对需求方进行长期的用水规划和管理,任由需水不加限制地、无休止地增长下去,总有一天,‘水荒’还会出现,仍将成为制约城市扩张和社会经济发展的主要的障碍之一。”

地下水位不断下降

“大量拦蓄和使用地表水以及大量开采地下水,使得地下水的补给量和储水量不断减少,地下水位就会不断下降。”尹明万向记者介绍说,自备井主要就是通过汲取城市地下水来满足一些小区、企业等集体单位的需求。另外,由于环境污染使得部分地下可用水也受到影响,“地下井就像是一个漏斗一样,周围的地下水会集中流向中心最低处,如果持续超采,地下水位就会越来越下降,最后可能导致地面沉降。”

水资源开发利用率已近极限

就用水效率问题,尹明万说,这几年北京已有很大改观,从用水结构来看,2000年到2009年间有着明显的变化,曾占比最大的农业灌溉用水量从占全市总用水量的40.8%降至33.8%;工业用水从26%变成了14.6%,每万元GDP的用水量也从111立方米下降到19立方米,下降了82.7%。但城镇生活用水却反其道而行,从33.1%升至41.4%。“目前水资源开发利用率已经达到92%,如果把外调水供水量也算在内,则达到93.87%,可以说几乎用到极限了,当地再没有多大潜力可挖了。”

修建中水系统、征收阶梯式水费

“如果没有用水制度的约束,只是期待人们自觉,那么很多人还是会从自己的舒适度、方便性来考虑,浪费水的现象也就很难控制。”尹明万介绍说,由于北京很多高楼都是早期建设的,因此大多没有修建中水系统,如果是由企业现在加建,成本较高,所以很少有企业主动去建设。“如果有相应的政策,可能会有所好转。”

另外,由于北京是国家政治、文化中心,聚集了大大小小的各级机关,非居民家庭用水由于是公家缴费,因此浪费水的现象更加严重。“考虑到这类单位的用水特点,安装节水装置非常有必要,对浪费水的单位、个人给予一定的处罚措施,不能流于形式。”对于居民用水实行严格定额或许存在一定困难,但或许可以像公共汽车上阶梯式收取票价一样,向普通居民和企事业单位征收阶梯式水费。

外迁或关闭部分大型用水企业

“要想让水不成为城市发展的瓶颈,关键是要实行产业结构调整。”尹明万说,北京对企业实行定额用水有些年头了,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但从长远来看,还需要将一些大型用水企业部分外迁或关闭,首钢外迁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据了解,首钢作为国内钢铁行业的龙头,在北京每年的耗水量高达5000多万立方米,而首钢涉钢产业外迁河北之后,虽然新首钢每年耗水4000万立方米左右,但这些耗水主要通过充分利用污水处理厂每天排出的大量中水,以及在当地设计的一个海水淡化工程,每年可淡化海水3000万立方米。这样算来,首钢搬迁将为北京和河北东部地区每年节水1亿多立方米。

注意节流,更好地向可持续用水靠拢

据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发布的消息称,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155项设计单元工程中,基本建成33项,占21%;在建67项,占43%。尹明万表示,南水北调工程预期能在2014年左右完工,在南水北调供水之前,北京水资源会越来越趋紧,因此短期特别需要注意节流,尤其是在城镇居民用水成主体并且不断增长的情况下。

“也要加强对过境水的上游管理,减少污染,保住这个水源地。同样的,北京也要做好本地的过境水的环境保护,让下游也能接着利用。”尹明万表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向可持续用水靠拢。
 

尹明万,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水资源优化配置、水利经济、水价及水权等研究。

本文原载2010年11月2日《科技日报》,经中外对话编辑

 图片由 Bert van Dijk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zhanshi

浪费水——城市模式

嗯,承认浪费不是不存在的。

我曾经和两个外出务工人员同住在一个公寓,他们是朝鲜族,在一家韩国汽车制造厂当翻译。

他们观察极其整洁的韩国香皂,“挣扎”着每天冲十分钟的澡,而且还做足疗和洗面。
很疯狂对不对?

Wasting water - urban style.

Hm, agreed that waste is certainly not absent.

I used to live in a flat with two migrant workers who - being Korean Ethnic Minority - worked as translators for a Korean car manufacturer.

They watched squeaky clean Korean soaps, "Struggle" and took two 10 minute long showers a day, along with foot spas and long face washes.
Crazy, no?

Default thumb avatar
rosewangyuan

盒子思维

北京目前的用水情况像极了当年的洛杉矶。洛杉矶20世纪初的时候由于城市化,人口迅速增长,1908年开始修建引水渠(Los Angeles Aqueduct),从200多英里外的Owens Valley引水。当年的水电局(LADWP)局长William Muholland以为建了引水渠,洛杉矶的供水就永无后患了。然而事实是水渠建成二三十年后,洛杉矶就发现引水渠早已无法满足爆炸式的需求增长,于是他们又开始兴建第二条引水渠,将触角伸向更远的Mono Lake Basin。即便如此,需求还是未能满足,

到了20世纪70年代,过度开发水资源导致了Owens Valley 和Mono Lake的生态环境严重破坏,Owens Lake完全干涸,留下一片盐碱地。风吹起盐沙,引起当地居民的呼吸道疾病。所以洛杉矶水电局从那时起就一直纠缠在各种环境官司当中,并被要求对那些受影响地区进行环境补偿。到了现在,洛杉矶才开始真正跳出原来要发展就必须获得更多水资源的盒子思维,大力促进节水和循环水利用

Think outside the box

Beijing's present water situation seems the very image of the Los Angeles Water Wars in last century. As a result of urbanization and a growing population Los Angeles encountered difficulties and decided to deliver water from the Owens Valley, more than 200 miles away. The superintendent of the LADWP believed that if an aqueduct was constructed, the water supply problem would be solved forever. Nevertheless, twenty or thirty years later, they found that the aqueduct couldn't meet the explosive growth of water demand, and decided to build another. This time, they extended their search to a much more remote place - Mono Lake Basin. Yet demand could still not be fully met. Due to over-exploitation, the ecological situation in Owens Valley and Mono Lake degenerated in the 1970s: Owen Lake totally dried out, leaving a saline-alkali field. When wind blows, the saline dust makes the local people liable to respiratory diseases. The LADWP were confronted with various lawsuits and were required to give environmental compensation to affected areas. Los Angeles only recently began thinking outside of the box, they are finally encouraging citizens to save and recycle w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