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银发海啸”:老龄化社会的可持续问题

老龄化社会必须利用老年人的技术和经验来缓解公共资源的压力——并坚持可持续发展。约翰•艾尔金顿写道。

Article image

这些年来,我在日本发现智能机器正以惊人的速度出现,比如说索尼的机器狗“爱宝”。不止一次有人跟我说,日本人如此热衷于开发智能机器的原因也是由于这个国家的老龄化问题导致了照顾老人的需求急速增加,对此,人们更乐于寻求机械的帮助,而不是雇佣外来劳动力。

据说,最近在日本举办的智能机器展推出了人形服务员、机械臂以及智能轮椅等,这些产品大多都能反映出这个国家的需求,在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为86岁,男性则为79岁。也许您会问,是不是我们可以预见到这样一个未来,智能机器将照顾老人,它们无所不能,可以照顾他们就寝起床,甚至能读懂老人的面部表情,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作为二战后“婴儿潮”中的一员——对这个世界影响产生了或好或坏的巨大影响的一代人——我今年已经61岁了。像我的许多同辈人一样,我从未考虑过退休,并且认为还有个十五到二十年能够在岗位上发光发热。然而我越来越意识到老龄化问题对政治的影响——这影响着经济、科技以及社会的转型的积极性,其要求全球经济转型建立在更可持续的基础上。

到本世纪中期,全世界人口将达九十亿,如果没有与之配套的科技、经济、社会与政治的转型,那这个世界将无以为继。假如我们不能为发达国家正面临的人口挑战找到出路,那问题就会非常严重,因此老龄化问题也被称为“银发海啸”。随之而生的是一批相关的机构,如飞鱼星”克兰菲尔德大学、以及埃森哲咨询公司等,为企业以及为可持续发展问题提供相关的人口学方案。

“婴儿潮”的这一代人的老龄化不仅预示着保健、住房以及养老金系统的压力将越来越大,更为严重的是,社会经济转型的意向正在减弱,而对二十一世纪的科技、商业模式、生活方式以及经济发展如何适应环境现实而言,这种转型至关重要。

然而也有好处,这正好能让现代商业模式来满足五十岁以上人群的需求,能充分调动已退休或即将退休人群的知识、技术、经验以及人脉和金融资源。

对于那些致力于企业社会责任的企业来说,关注老龄化社会是尤其重要的事情,然而实际上这个问题还没有被列入企业社会责任进一步关注的事项。这就像15到20年前的残疾人问题一样。随便检索一下主要的社会责任组织的网站,能找到的关于老龄化问题的内容微乎其微。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老龄化问题逐渐变得不那么严重,或者说变成一个“无龄社会”。然而现在的趋势是我们的社会结构将渐渐由老龄化人群占主导,这个趋势还将愈发加剧。市场调查开始研究“银发”人群的市场,以及他们对当今产品和服务的利用程度,得到这样一条结论:老人们似乎正转向一种“买了再说”的心态,尽管,我很期待看一看这样的心态在经历了全球经济衰退之后能持续多久。

转型的主要推动力是:老龄化社会就意味着大量的老龄消费者,及其带来的更大的消费力。此类产品与服务即将面临巨大的需求。那么,金融机构会不会为老人朋友们提供更体贴入微的资本释放计划为长期保健护理融资?那些制药公司会不会增加研发投入,创制出新产品,不仅延年益寿还能增强身体机能,得到身体与精神双重长寿?零售商们会不会开始依照老人们的需求提供服务?

企业需要最大限度地发挥老年员工的能量。最近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的技术管理业教授克里斯托芬·罗奇及其两位同事在《哈佛商业评论》发表了一篇文章,关注一个新变化:宝马汽车公司决定雇佣一批到2017年年龄就将会相当可观的工人组成一条生产线。虽然一开始“老龄工人生产线”的生产力并不高,但是公司做了近七十项小调整,如新式椅子、更舒适的鞋、放大眼镜以及可调节的桌子等,使这条生产线的生产力提高到与工厂里其他生产线同一水平。

无论我们是不是愿意听这个事实,要拆除这个“人口定时炸弹”,就必须要求各国政界、商界的领导人增加对这一问题的关注。我们必须立刻开发出新的商业模式,利用那些已经或即将步入后半生的人们的技术、经验、人脉以及金融资源,这样才能够应对社会、环境以及管理的压力。

无论我是不是最终沦为由智能机器人来照顾——我绝不愿意这样,我们现在就必须要找到方法来点燃、重燃或引导那些最有经验的已经或即将退休的人们的创业能力。我们必须要为一个“无龄社会”创造前提条件。一个理想的双赢结果是我们将帮助抑制老年人反对革新的天性,为主要的转型决策者提供更多的可用资源,推动可持续性方案的改进。
 

约翰·艾尔金顿,飞鱼星组织执行主席,SustainAbility组织的非常务董事。

首页图片由 dshack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老年人的生活比年轻人的更可持续

我们迫切需要采取的一个解决方法就是减少消费,尽管变革的支持者们都不愿意接受。

当今的社会年龄结构中,很多人都太年轻,所以不记得在二战后那段朴素岁月里简单的愉悦都很便宜(而且可持续)。

读到这里真是令人沮丧,老年人抵制变革的自然趋势是多么无礼的行文——这些变革对管理工作相当必要,而且充满智慧。

老年人不想被商家纠缠,敦促他们花掉催款,或者在一项浮士德式的条款中用灵魂换来更多轻浮。

The elderly live more sustainably than the youthful

The one solution which we urgently need but which proponents of change are most reluctant to accept is for us to consume less.

Many in today's aging society are now too young to remember that simple pleasures were inexpensive (and sustainable) during the years of post-World War II austerity.

It is depressing to read that the natural tendency of the elderly to resist change - essential for stewardship and often characterised by wisdom - is so disrespected.

The elderly do not want to be pestered by enteprises urging them to part with their savings or indeed exchange their soul in a Faustian pact for a bit more frivolit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老龄化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10日发布《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0/2011》指出,2011年以后的30年里,中国人口老龄化将呈现加速发展态势,到2030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将超过日本,成为全球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到2050年,社会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

China's ageing problem

On September 10, the Institute of Finance and Trade Economics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published the "Chinese Fiscal Policy Report 2010/2011", which points out that in thirty years from 2011 the ageing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will accelerate, and by 2030 the percentage of Chinese people above 65 years of age will surpass that of Japan, making China the country with the highest proportion of old people. By 2050 society will enter an advanced stage of age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市场细分分出的碎片

市场/消费者驱动经济的一个结果是识别和分析特定的社会群体,并进行销售。即使是受个人提升专业地位的欲望驱使而进行的学术研究,也遵循相似的行为模式。所有这些行为都强调差异,一些差异是值得重视的,另一些则不然。我们需要人类共同点的制衡力量,还需要特殊的人才和能力。理想化的“永恒社会”意味着什么?我们会形容,更重要的是,重视社会的人们,只因他们的自身以及他们对社会作出的贡献,而不是因一个在历史书上恰好有时间关联的“人造”区别。

Fragmentation by Market Segmentation

One outcome of the capitalist/consumerist drive is the identifying, analyzing, and selling to specific segments of society. Even academic research, which is often driven at a practical level by individual desire for professional advancement, follows similar patterns of behavior. All this activity highlights differences, some important, others not. Counterbalancing forces that focus on what all of us have in common are needed, as well as special talents and abilities. What would an ideal "ageless society" mean? We would describe, and more importantly, value people for who they are, and what they are contributing to society, not in terms of an "artificial" distinction that happens to have chronological relevance in history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