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紫金矿业为何铤而走险

紫金矿业造成的环境污染给公司的迅速崛起蒙上了阴影。污染企业及背后保护他们的官僚何时才能得到充分适当的监督,李泰格报道。

Article image

这段时间,紫金矿业可谓是最臭名昭著的中国上市企业之一。多家媒体披露了这家企业的种种污染行径,以及部分当地官员是如何沦为其保护伞的。

上世纪90年代,紫金矿业的前身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国有公司。而今,它是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和第二大铜矿企业,入选英国《金融时报》2009年度全球500强企业市值排行榜。紫金矿业还将其采矿版图延伸到俄罗斯、加拿大、秘鲁、南非、越南等多个国家。

紫金矿业赖以发家的本钱,是其总部所在地福建上杭县的紫金山金铜矿。这个矿山上部是金矿床,即紫金山金矿;下部为铜矿床,即紫金山铜矿。其董事长陈景河上世纪80年代在福建省闽西地质大队供职期间,主要任务就是勘探紫金山的储量。陈景河及其同事最初上报的金储量只有5.45吨,该矿山的开采权也因此被交给上杭县。

1992年,陈景河被上杭县作为特殊人才引进,负责紫金山金铜矿的开采。渐渐地,该矿山对外公开的金储量上升到数百吨,变身为中国国内黄金产量最大的单体矿山。对于紫金山金矿储量的飙升,陈景河2000年在《金属矿山》杂志撰文称,“运用经济地质理论重新评价紫金山金矿后,对该矿床的认识发生了根本变化”。不管是什么原因,紫金山金铜矿从“鸡肋”矿山演变为摇钱树。

后来,紫金矿业被改造为股份制企业,代表上杭县政府出资的闽西兴杭实业有限公司持有28.96%,表面上是第一大股东,但福建两位民营企业家陈发树和柯希平实际控制的公司,加上陈景河个人的持股总量已经超过上杭县政府。2003年和2008年,紫金矿业先后在香港和上海上市。

紫金矿业的迅猛发展,尤其是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上市后的大幅溢价,为陈发树、柯希平和陈景河等人带来了数十亿元人民币的套现回报。而当地一些官员要么持有紫金矿业股份,要么离任后受聘于紫金矿业,也是获益匪浅。

显然,紫金矿业让一部分人的腰包鼓了起来。如果这完全是合法的企业行为,本当无可厚非。不过,在紫金矿业多年的发展历程中,环保始终是一块短板。正因为此,少数人享受到紫金矿业发展带来的经济利益,但包括大多数上杭百姓在内的普罗大众,却不得不承受环境被污染的代价。

1997年,陈景河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大爆破几乎削平紫金山山头。紫金矿业自此实现露天开采,开采难度和开采成本降低,但紫金山自然环境遭到的破坏可想而知。今年8月2日,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大爆破经过了论证,有相关手续,取得了有权部门的许可”。

但明眼人都知道,与当地官员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紫金矿业,通过论证、取得许可并不是什么难事。和很多具有地方政府背景、或者与某些官员关系密切的中国企业一样,紫金矿业拥有在环保问题上铤而走险的资本。这之后,紫金矿业屡屡发生污染事故,但都能在当地政府庇护之下轻松化解。换句话说,其污染行为的经济成本相当低。

今年7月3日,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泄漏,约9100立方米酸性含铜污水排入汀江,造成下游死鱼数百万斤。但无论是紫金矿业,还是作为公众利益守护者和上市企业大股东的上杭县政府,直到9天后才对外公布此次污染事故。我所在的《新世纪》周刊今年6月还披露,因为紫金矿业尾矿库的另一起污染事件,当地一些中学收到“请勿随意吃鱼”的通知。

在紫金矿业的一系列污染事件中,人们很难指望地方环保部门发挥监督作用。据称,从今年4月11日至7月17日的三个多月时间里,上杭县环保局设在紫金山下的自动监测站竟然“设备损坏”,未能提供任何数据。毕竟,地方环保部门是地方政府的组成部分,它们仅在业务上接受来自中央的环保部或者是上一级环保部门的指导。

环保部一旦失去地方环保部门的支持,难免耳目失聪。而且,即使环保部在有限的抽查中发现企业有违法违规行为,也缺少制约办法。紫金矿业在A股上市之前和上市之后,环保部都对其进行提出过环保方面的严厉警告,但紫金矿业似乎并不太把这样的警告放在心上。毫无疑问,中国的环保法规需要修改,环保部应当被赋予更大权力,地方环保部门也需要尽可能独立于地方政府。

经过媒体的密集报道之后,紫金矿业的污染问题终于引起高层关注,国务院派出一个联合工作组进驻紫金矿业。也有人说,紫金矿业只是一个县级政府控股的企业,所以被媒体狠狠地监督了一次;如果是一家更有来头的企业,其污染行径恐怕很难受到媒体监督。

紫金矿业的问题不仅仅出现在上杭县。近年来,该企业在贵州、河北等地都发生过严重的污染事故。此外,紫金矿业在海外的环境表现也不佳。美国地球之友艾迪娜·马蒂索芙就在中外对话撰文指出,紫金集团在秘鲁由于违反环境法律而受到处罚。

如今,紫金矿业正为其污染行为买单。紫金山金铜矿的铜矿正在停产整顿,金矿也将因为环保方面的要求而限产。紫金矿业还要投资数亿元人民币改造污水处理设施、并为上杭县居民开辟新的饮用水源地。如果紫金矿业需要补偿受到损害的渔民和遭到破坏的生态环境,其金额估计相当可观。7月27日,紫金矿业副总裁、原紫金山金铜矿矿长陈家洪因涉嫌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是否会有更高层次的人士落马,尚未可知。

实际上,严厉的环保监管对企业并不一定是坏事。如果在有效监管之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不建在汀江的河道边上,技术和管理措施到位,污染事故或可避免,紫金矿业和股民也不会因此遭受重大损失。但愿污染企业,以及部分为虎作伥的地方政府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李泰格, 驻北京的环境与科学记者,擅长深度报道。1997年获四川大学工学硕士;20032004年,获Knight科学新闻奖学金资助,在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

首页图片来自互动百科,左为新华都集团总裁唐骏,右为紫金矿业第二大股东陈发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复杂的问题答案很简单

紫金矿业为什么铤而走险这个问题的答案超乎想象的简单:因为没有什么险要走,企业家总是有办法搞定。结局不也是这样嘛。记者就是这样,也不过是事后诸葛亮,发生前怎么不报道报道,难道这些事情都是一夜之间发生的?紫金矿业算是倒霉而已,既然他已经倒霉了,其他人就没事了,算是对矿业其它兄弟姐妹的一个社会贡献吧。

Complicated question, easy answer

It is very easy to understand why Zijin Mining took risks : because there was no risk to take, enterpreneurs always have their ways to settle things. The outcome doesn't prove this though, does it? Journalists are the same, they only get wise after accidents happen. Why are there no reports beforehand? Did all those troubles happen in one night? Zijin Mining's accident is only due to the company's bad luck. Since it has been so unlucky, other similar companies can get away with it now. It can be considered as a social contribution to the brotherhood of mining companie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环保局要独立

地方环保局何时能够独立于地方政府,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而且环保局是否有能力来真正监督和处罚污染企业呢?这种权力应该加强。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Bureau should be independent

Key questions are, when can local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bureaus be independent from local governments and ca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bureaus really monitor and penalise polluting businesses? This authority should be strengthened.

Default thumb avatar Reply arrow
gaidee

紫金矿业因污染福建汀江事件被罚款956万元:钱会用到哪儿?

http://news.hexun.com/2010-10-08/125060404.html

不知道这笔钱会用到哪儿?不知道当地政府会不会通过其它办法,给这家矿业公司买单?

Zijin Mining was fined 9.56 million for the pollution accident in Ting River, Fujian Province: where will the money go?

http://news.hexun.com/2010-10-08/125060404.html

Where will this money go? Will the local government think of some method to pay the fine for the mining company?

Default thumb avatar
gaidee

中国特色:“领导带班下井制度将扩大至所有矿山企业”

“领导带班下井”制度将由煤矿扩大到所有的矿山企业,国家安监总局昨日下发了《金属非金属地下矿山企业领导带班下井及监督检查暂行规定》,要求地下矿山企业须确保每个班次至少有1名领导带班下井。

我们不缺乏创新思维,更不缺乏中国特色。看来安监总局的领导也要下矿现场督导,结局如何不得而知。关键是,这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矿山的安全还是个问号。

Typically Chinese: "The system of managers going into mines will be expanded to all mining enterprises"

"The system of managers going into mines" will be expanded to all mining enterprises. Yesterday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for Work Safety announced the "provisional regulations for the managers of metal and non-metal underground mining enterprises going down into the mines and their supervision and inspection", stipulating that underground mining enterprises must have at least one manager per shift to lead the workers into the mine.

We don't lack creative thinking, and are even less lacking in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t seems that the leaders of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for Work Safety will also need to go into the mines to carry out on the spot checks. What the outcome will be is anybody's guess. The crux of the matter is that it is still unknown ultimately to what extent this can promote the safety of mining.

(Translated by Matthew Baile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flip diving

The information you share is very useful. It is closely related to my work and has helped me grow. Thank you!
flip di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