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700万人受地质灾害威胁

中国至少还有1.6万个与“舟曲”类似等级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威胁着700万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吕宗恕、唐靖报道。

Article image

8月7日,中国西部甘肃省的舟曲县突发特大泥石流灾害。截至16日,舟曲泥石流灾害中遇难人数达1254人,失踪490人。

新华社报道称,这是舟曲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一起泥石流灾害,也可能是中国60年来最严重的泥石流灾害。

舟曲县是中国滑坡、泥石流强烈发育区之一。中国近年地质灾害史上多有舟曲的记录。官方资料显示,此次重灾区之一的三眼峪沟曾在1978年、1989年和1992年三次暴发泥石流,造成842间房屋毁坏,死伤196人。

8月7日22时发生泥石流前,舟曲已连降两小时大暴雨,据气象部门通报,总雨量达90毫米,突破历史纪录。或许正值夜间,这没有引起人们应有的警觉。

灾害发生后,中国国土资源部第一时间把灾难归结于地处地质灾害高发区、与汶川地震有关等五大诱因,认为这次灾难几乎无法监控。

事实上,该地区早在2002年就被纳入甘肃省地质灾害预警工程县市地质灾害调查项目,报告由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2003年3月完成。

南方周末从地质环境监测院获悉,该报告对140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位置、规模、稳定性、易发程度以及危及对象等均有明确标注,本次灾害涉及的三眼村、罗家峪村两处特大级 (受威胁人数大于1000人)泥石流区域均在其列。报告要求“有关部门绝不能放松警惕,及早落实危害点治理工程资金,预防泥石流的发生”。

汶川地震后的2008年6月,北京专家组到舟曲调查后也确定,该县有60多处滑坡点,13处滑坡严重,威胁着下游村庄的安全,必须高度关注。

然而,灾难还是在两年后降临了。

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地质灾害调查监测室主任周平根说,当地无计划地疯狂伐木持续了近半个世纪,不少地方森林资源逐年锐减,生态环境被超限度破坏。而地方政府醒悟过来,大力植树造林巩固水土时,才发现山高坡陡,土地贫瘠,想种也种不活了。

此前亦有媒体披露,国家测绘局曾在灾前公布过一份舟曲的航拍图,图中光秃秃的连绵山峰居多,点点绿色只散见于沟坡间。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2003年的报告《甘肃省舟曲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报告》还显示,当地开山修路也一定程度上激活了地质灾害。

国土资源部原部长孙文盛曾公开表示,中国广大农村地区,特别是偏远的贫困山区,一直是遭受地质灾害侵袭和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统计分析表明,中国每年因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财产损失,农村占80%以上。

记者查阅2010年上半年《全国地质灾害通报》发现,21起特大和大型地质灾害中,仅5处发生在城市,其他均在农村。

该通报还指出,全国2010年上半年共发生地质灾害19552起,造成人员伤亡的地质灾害147起,326人死亡、138人失踪,经济损失18.61亿元。地质灾害发生的数量竟是2009年同期的10倍,由此造成的死亡失踪人数和直接经济损失也大幅增加。

周平根说,极端气候是引发地质灾害频发的原因之一,而近年来遍地开花的修建水电站、高速公路、铁路,或切坡建楼,都诱发了一定程度的地质灾害。他认为,中国至少还有1.6万个与“舟曲”类似的隐患威胁着700万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这种隐患点重点分布于云南、贵州、四川、重庆、甘肃、陕西、湖南、湖北等山多坡陡的省份。

如此之多的隐患随时可能出现。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灾害研究室主任吴树仁说,依照现有技术、资金和人员配备,仅能排查全国1640个县基本的地质灾害隐患,而对于地下正在孕育的地质灾害,以及可能启动的危险体现状还没摸清楚。

自2009年开始,国土资源部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地质灾害群测群防机制,取得了一定成效,据统计,全国共成功避让地质灾害209起。

但吴树仁说,其工作的精度、深度和广度都远远不够,目前仅能对于隐患点房前屋后墙壁裂缝等这些基本表征查清,但对那些危及人员密集区的距离较远、地表变化并不明显、隐蔽性高的地质灾害隐患,仅靠卷尺、钢直尺等简单工具还无法摸查清楚。

今年6月14日,四川甘孜康定捧达乡金平电站滑坡,工地后方的泥石流沟已经被严密监控,却未料到河沟对岸山坡100米高处,发生高位滑坡,滑坡体飞过河沟压塌了工棚,导致了23人死亡。

比这起悲剧更令地质勘测界震惊的是重庆武隆滑坡。据报道,这里曾于1994年、2001年、2009年三次发生滑坡事故,共夺去了169人的生命。三次事故的爆发地鸡尾山危岩体最早发现于1994年,随之监测预警也建立起来,并将下方场镇整体避让搬迁,前后曾开展了数次排查,但惨剧还是在2009年第三度上演,夺命74条。

曾在三次事故后均抵达重庆武隆的国家地质调查局副总工程师殷跃平说,原预测的是崩塌,实际发生的是滑坡;原划定的危险区域为20多万立方米,实际发生的危岩体有700多万立方米;原预测成灾向东,而实际发生的方向是往北,偏了90度;原预测滑动距离为100米左右,而实际距离达到1500米。

周平根说,现在全国大多数的县还没有地质环境监测站,即使设立了这个技术部门,也多因地偏没人去。两年前,四川雅安好不容易招来两个专业出身的大学生,不到一年,他们纷纷考研离开。而国土部门推行的群测群防体系,通常奖励多,惩罚少,难免被基层政府所忽视。

下一个“舟曲”可能正悬在中国人头顶。 (编者按:本文在《南方周末》刊登后,云南省保山市瓦马乡再次发生泥石流灾害,目前已造成16人死亡,32人失踪。)

  

吕宗恕,《南方周末》记者:唐靖,《南方周末》实习生。原文刊登于2010812日《南方周末》。经中外对话编辑。

首页图片来自 Globovisió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预测

我宁愿看到地质专家们诉苦,说缺少经费,缺少设备,缺少人手,也不能接受他们说“泥石流是不能预测”的。至少前者的问题是我们的投入不够,可以改善。后者根本就是在说瞎话。

Forecast

I'd rather have geologists complaining about the lack of funds, the lack of equipments, the lack of manpower, but I can't accept them saying "landslides cannot be foreseen." At least the former problem would be about our insufficient inputs, and it could be changed. The latter is simply talking nons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