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的食品安全恐慌(第二部分)

在一篇有关食品行业报道的第二部分中,周勍提醒消费者对中国食品的安全性保持警惕并同时提出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改善这样的状况。

Article image

在当今这个浮躁的时代,美容院、整容院的出现迎合了男男女女重视形象、包装的心理,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人造美人不断出没在大街小巷的同时,食品“整容”也成了市井坊间的招摇品。

浙江省温岭市的石塘镇和松门镇是全国有名的虾仁生 产地,那里的虾仁大都黄里透红,很是诱人,但在诱人的背后,隐藏的却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据当地从事虾仁等海产品加工的一位老板说,虾仁加工工序并不复杂, 先将收来的鲜虾经锅里煮熟,再晒干、去壳后就成了虾米了。而煮虾是虾米加工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煮出的虾颜色好不好看都是大有门道的。

门 道就在于加入锅内的红色粉末,这种红色粉末在同一锅里还要反复添加多次。颜色加上去烘干之后,两三个月颜色都不掉。这个地区的加工户几乎家家都在使用这种 红色粉末。许多农户多年来一直从事虾仁的生产销售,已形成比较庞大的产供销一条龙网络。据检测,这种红色粉末学名叫“亮藏花精”,俗称“酸性大红73”,主要用于木材的染色,不能用作食品添加剂,有强致癌性。

山 东平邑县地方镇是当地有名的“水果之乡”,一些不法罐头厂家用低廉的价格将没有成熟的草莓、桃子、杏买来用作制作罐头的原料。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记者在 新超罐头食品厂看见为了使草莓看起来新鲜,工人往盆里加入山梨酸钾防腐,添加高锰酸钾杀菌,这样浸泡后,便被简单装瓶,为了使颜色鲜艳,工人们开始往瓶内 灌一种红色的液体,用胭脂红着色,青草莓便成了红草莓。而白桃制成黄桃罐头的过程则更令人发怵,先把发白的桃子放入大铁槽里用工业火碱去掉青皮,再在布满 密密麻麻苍蝇的浸泡池里浸泡后,倒入放入柠檬黄和日落黄等染色剂的锅里煮一下,白桃就变成黄桃了。之后添加了糖精、甜蜜素的罐头便制成了,胡乱地贴上出厂 日期后发往全国各地。

外表光鲜漂亮的年糕通 常更加受消费者的青睐,但被美丽的外表掩盖的往往是非法加工所潜藏的危险。上海黄埔区徽宁路上的一家年糕加工点,使用硫磺粉熏蒸年糕延长保质期,用工业漂 白粉漂白,甚至使用廉价的工业保险粉使年糕“光鲜诱人”。据这家小工介绍,并非他们一家使用硫磺粉熏蒸和保险粉,其它加工厂也一直在使用。

近日,因篡改过期速冻食品生产日期,改头换面重新上市出售的“海霸王甲天下”在南京销售的所有速冻食品被当地卫生质量监督所全面查封。在南京被爆出篡改生产日期的 海霸王就是用钨丝清洁球擦掉快到期或已过期的生产日期,然后打上最新的生产日期上市出售的。面对如此境况,消费者不得不质疑,可以任意涂改的生产日期和没 有生产日期有什么区别。这样标注生产日期的食品老百姓怎么能吃得放心。而且,超市在大量出售的散装水饺和汤圆以过期食品充“新鲜”食品的漏洞更大,厂家只 要将商品撤下货架再重新送到超市,冒充最新生产的食品销售。

6月1日,类似的一幕在江西南昌重演。眼看库存饮料的保质期的最后期限临近,黑心商家竟然用香蕉水等稀释剂将饮料罐罐底的生产日期抹去,并重新为饮料冠上一个新的“生日”,如此一改,江西省商业糖业公司食品仓库内的三万多“核桃露”饮料的保质期又足足“延长”了13个月。

许多消费者常常提出疑问,为什么过期的食品没有得到销毁,反而由厂家回收重新流向市场?到底由谁负责销毁过期食品?我们的政府相关部门此时又在哪里?

食品生产怪事可谓多多,鲜橙多饮料加工厂不见任何橙子的影子,反而在鲜橙多的配料房里找到甜蜜素、香精等近10种食品添加剂和食品染色剂。这是在2004年4月在南昌县向塘镇的南昌汇发饮料厂见到的。这些饮料都是用自来水和色素等食品添加剂勾兑而成的,大肠杆菌、菌落总数都超标。

更令人诧异而恐惧的是打着“无公害”名义的所谓“绿色茶叶”喷洒的竞是高毒农药。安徽省郎溪县盛产茶叶,十字镇茶园最集中,其中,属于宣郎广茶叶总公司的十字铺茶场就有两万亩,是全国无公害生产示范基地。央视记者在走访了十字铺的十几处茶园,都发现了茶园承包户在使用甲胺磷、甲基1605等高毒农药。在茶厂里记者发现工人往茶叶里混进糯米粉,目的使又大又厚的鲜叶卷曲,迅速使茶叶成形。在宣郎广茶叶总公司第三精制茶厂里发现,往茶叶上喷的米浆却是黑的——茶叶末子,茶叶末子也可以卖到成品茶的价钱。

“假 奶片”、“奶片奶粉造”、“奶片无鲜奶”——这些国内奶片市场接连出现的质疑声音,给这个中国乳业新的经济增长点又泼了一盆“冷水”。目前,经销商对奶片 经营信心下降,部分城市超市奶片开始下架,并要求出示相关营养证明,重庆地区要下架奶片产品,广州地区消费者拿已购买的奶片向经销者退货、索赔等等。

近日北京市技术质量监督局分别对熟肉制品、罐头食品进行检测,显示熟肉制品的合格率为75%,不合格产品的主要问题是使用国家禁止的苯甲酸或山梨酸含量超标;食用菌罐头半数不合格,合格率为54.5%,番茄罐头合格率为66.7%。抽查中发现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的质量问题较突出,占不合格产品总数的77.8%。8月6日,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布了对北京市生产的碳酸饮料进行抽查的结果,共抽查北京市29家企业生产的碳酸饮料30种,合格18种,抽样合格率为60%。抽查中发现的质量问题主要是酵母菌和菌落总数超标、二氧化碳气容量不符合标准。

江苏省近期对543个裱花蛋糕加工企业(商务、超市、专卖店)进行了专项检查,抽检的113份裱花蛋糕中,仅有65份合格,合格率为57.5%。为此,江苏省卫生监督局发布了散装直接入口食品的消费警示公告。

在湖南,老百姓大都有用坛子腌泡菜的习惯。而剁椒鱼头这道菜几乎是所有吃湘菜的人必点的用泡菜烹制的佳肴。然而湖南岳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稽查支队日前捣毁了该市湘北市场的一个腌腌制泡菜的作坊,在不足60平方米的地面上,杂乱无章地堆放着80多个黑色塑料袋,而用来腌制泡菜的盐水中,竟然还漂浮着黑色、白色的类似蛆状的死虫。

北京市海淀区质监局及时查封了设在西郊冷库内的两家销售、仓储“钱江牌”萧山萝卜干的个体批发商,并查扣了25吨1300余箱即将销往京城星级酒店的劣质“钱江牌”萧山萝卜干.这些萝卜干苯甲酸钠含量超过国家强制标准5至7倍。

4月11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布4种增白剂超标严重的产品,分别是:陕西西安秦老大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秦老大”牌特级精品面、上海美点制面有限公司生产的“美点”牌强力拉面、江苏南京创新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寿桃牌”荞麦面、“寿桃牌”家常面挂面。同时还公布了2004年第一季度白糖和红糖质量抽查结果,4种 问题比较突出的白糖产品,它们是:海南海口琼山美安糖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荔花”牌白砂糖、云南保山市隆阳区福隆糖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长宜”牌绵白糖、 云南云县幸福糖业公司生产的“幸舞”牌白砂糖、云南华宁八方糖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无商标白砂糖。主要问题是有害物质二氧化硫残留量超标、糖分含量不足、 杂质太多、标识标注不规范等。


笔者为了采访国内首批自主研发出“瘦肉精”检测试纸条的高新技术企业江西中德大地生物有限公司,曾在当地逗留几日,发现仅省会南昌市的食品安全情况就不容乐观,下面便是笔者摘录当地几家报纸的相关报导:

《南昌晚报》5月18日报道,南昌蛋糕店随意更换面包生产日期、把快霉变的面包制成小饼干,更有甚者,将中秋节没卖出去的月饼“去皮”后馅料再利用,从月饼转到面包上,制成廉价的水果面包。同时,劣质芝麻经色素加工或用工业染色剂进行“包装”制成的“优质黑芝麻”,现在已显现南昌农贸市场。

《江南都市报》报道2004年7月9日,九江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之内,就端掉4个制造假冒伪劣食品的窝点:用焦糖色素、甜蜜素等原料制成百事可乐、鲜橙多等饮料;用潲水油加工豆制品;在卤菜中添加品红甲苯酸钠等化学药品;腌菜使用硫酸和氢氧化钠,蛆虫绿毛布满腌菜。同天,抚州市一举捣毁两家生产黑窝点,查获由废旧瓶子灌装的假冒“香港天域酱油”120余箱、1440余瓶;收缴在阴暗的卫生间内灌水的假冒“北京特丽洁纯净水”60余桶。

《南昌晚报》7月16日报道,南昌市福山巷菜市场的猪肉经营户熊女士,从指定屠宰点买来的,盖有公章、检疫证明齐全的猪肉竟然是“黄膘肉”。这种肉不能食用,否则,会出现腹泻、恶心等症状。

《江南都市报》7月27日报道,记者在南昌20多家菜市场均发现了垃圾肉在出售,这些猪乳房(乳腺)、带有淋巴的猪肉和带着血水的脏兮兮的“边角料”大部分由小餐馆收购,或者用来做猪油生意,或者与好肉混在一起绞成肉馅,用来做包子馅或饺子馅。

江西质量技术监督局7月分别对食用植物油、酱油、冷冻饮品等产品进行了省级产品质量监督抽查,食用植物油合格率为88.7%,花生油产品仅六成合格,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溶剂残留量超标;黄曲霉素超标;酸价超标。酱油合格率为64.0%,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氨基酸态含量偏低;蛋白质含量偏低;铵盐不合格。冷冻饮品两成不合格,其中冰棍合格率仅为63.6%。主要问题是大肠菌群超标;蛋白质、脂肪不达标;理化指标不合格;产品标签问题多。

最为严重的是以江西共青城而闻名的“煌上煌”集团公司的卤制品,连续在南昌市和丰城市引发群体性食物中毒,导致几百人住院抢救治疗,使得“煌上煌”这一闻名全国的名优产品在当地谈虎色变,相关连锁店被职能部门责令关门整顿。

在“6•22”食物中毒事件后,经过十多天的紧张调查,南昌市有关部门已向社会公布了“6•22”食物中毒的真正原因——“煌上煌”代销店由于端午节进货量过多以及没有较好的消毒设施而导致金黄色葡萄菌的繁殖产生毒素。


每周日的12:30,中央台新 闻频道准时播出的《每周质量报告》已经成为中央台的一档黄金栏目,由于其频频报导食品安全恶性个案而使得收视率日渐攀升。很多群众都准时收看,从中大开眼 界,了解了很多“闻所未闻、想也不敢想”的黑幕。诸如:用含高致癌物质的明矾为食用瓜子、水果美容;在粉丝中加入氨水、化肥等等。正如节目开头中所说: “你所看到的,是你所想不到的;你所想到的是我们要为你努力求证的”,他们揭出的每一件个案可称为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然而,在揭示了众多事实与黑幕的同时,不免让人担心:中央台在制作节目时细致到了造假的每道工序、每一个流程,可政府的法规和打击力度又很受局限,在这场良知与流氓赛跑过程中,《每周质量报告》会不会成为造假的教科书?

而另一种担心则是: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这档栏目究竟还能走多远?还将会遇到什么压力?这并非空穴来风式的猜测,仅从7月4日该节目“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式的共同打造有质量生活的节目内容判断,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这点央视老名牌节目《焦点访谈》的曝光率直线下降,便是例证。那么,《每周质量报道》到底遇到了什么?又是谁强加给他们的什么?但愿这是杞人忧天。

作 为弱势群体的民工,欠工钱已让他们欲哭无泪了,而今又爆出工地老板为节省开支,用含有最强致癌物黄曲霉素的陈化粮供他们食用,更使他们的处境雪上加霜。最 近一段时间,河北、黑龙江、辽宁、天津等十多个省市的粮油批发市场上,陆续出现了这种价格非常便宜的“民工米”。央视《时空连线》4路记者分别到河北省廊坊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以及北京、天津的粮油市场进行了调查。

记 者发现,对人体危害极大的陈化粮甚至在天津、北京等市场公开销售。在河北廊坊市最大的农贸产品批发市场朝阳市场内,有一半以上的粮油摊位都出售“民工 粮”,但这种“民工粮”大多是藏在后库房内,和其他大米相比,民工粮颜色发黄,手捧着闻闻,还有一种发霉的味道。知情者透露,这些“民工粮”一直在出售, 都是卖给工地的,只不过就是今年卖得特别凶。一袋46公斤的所谓“民工粮”仅售48元,一般的米卖出一袋,米店老板也就能挣1块多钱,而“民工粮”价格虽然便宜了三分之一,但其一袋的纯利至少在7、8块以上。

“民工粮”因大量销往工地而得名,工地食堂在加工 这些民工粮的时候还会采用特殊的办法。其关键就是浸泡加揉搓,这么一搓一泡,民工粮黄色没有了,难闻的霉味也淡了许多,而且一粒粒的米还白白胖胖的,可谓旧貌换新颜。记者暗访一个粮贩得知,一车皮捎回400袋来,很快就卖没了,另一个粮贩每天就能卖出四五千斤“民工粮”。

记者暗访某工地老板,这位工地老板告诉说,他的工地上有民工300多人,自从改吃“民工粮”后,用在买米的花销明显减少,而且买“民工粮”还能拿到回扣,这样算来,靠着“民工粮”,老板每个月至少能从民工的嘴里抠出5千元来。

另 据《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社报道,不仅河北、黑龙江,就连北京、天津这些大城市的粮油批发市场上,也都有相当数量的“民工粮”在出售。在北京,从回龙观到 六里屯粮油市场再到北京市的锦绣大地、大羊坊、新发地、岳各庄、水屯等粮油批发市场都发现了大量的陈化粮。记者只在北京六里屯一个粮油市场就现场发现百吨 陈化粮,其中一个店家称其每个月就需要30吨。据保守估计,北京每年被民工吃掉的陈化粮多达万吨。

陈 化粮就是指已经陈化或变质、不宜直接作为口粮的粮食,只能通过拍卖的方式向有特定资格的饮料加工和酿造企业定向销售。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院长胡小松 说:黄曲霉素的毒性是氰化钾的十倍上下,毒性非常强,再有,黄曲霉素进入人体以后,它对肝脏的损害非常强,更可怕的是它能够引起肝的癌变。试验表明,黄曲 霉素致癌所需时间最短仅为24周,是目前发现的最强化学致癌物。也就是说,这些每天吃陈化粮的民工其实每天咽下的很可能是高致癌物。

这 些民工粮不仅流向工地,而且流向大学、食堂。此外,还有大量陈化粮主要销往制作膨化食品的企业。记者同时调查了陈化粮的来源,从在北京和天津发现的情况 看,民工大米,主要来源是东北,集中在辽宁辽东和黑龙江的五常。另外,北京有本地的民工米。这些民工米有些来自国有粮库,有些来自拍卖陈化粮的企业。这些 “民工粮”不但“咬”疼了食品安全的神经,而且使我们制度和良知的缺陷裸露并凸现于公众面前!

日 前,央视《每周质量报告》 报道,在安徽蚌埠市一些果冻厂家,竟然用食用胶充当天然果肉生产劣质的果肉果冻。他们生产的果冻除了卡拉胶以外,还随意使用国家严格限制使用剂量的一些添 加剂,如防腐剂、增白剂、糖精、色素、香精等。而且,这些厂家设备简陋,生产环境达不到起码的卫生标准。蚌埠市是安徽省果冻的主要生产基地,有大大小小的 果冻厂家100多家,这里生产的果冻以价格低廉而远近闻名。果冻品牌多达到50多 个,市场销售价每斤一块五左右,最低和每斤只有七八毛钱,而优质的果冻原料每斤的价格都在六毛钱左右。当地的老板说,果冻里放的是人造果肉,这些所谓的人 造果肉没有进行任何消毒,就直接放进果冻杯。老板告诉记者:“我们蚌埠果冻卖的就是塑料包装钱,价格都很低,一箱才挣几毛钱,主要靠量。”

 

面对这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老电影中 日本鬼子常用的口头禅:“良心大大地坏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同时我呼吁,我们不能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其淡忘!因为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用来之不易的血汗钱 甚或人一生只有一次的性命作为代价换来的经验!我们不能一直都在重复着猴子掰包米的游戏,不能凡事都以“临时抱佛脚”的被动消极心态去应对——上海1987年流行甲肝时,一盒平时仅几元钱的普通板蓝根冲剂,就可以换台在当时还颇为稀罕的电视机。而在十多年后的广州,当萨斯流行时,一瓶白醋就能卖到200多块钱!这并非天方夜谭,这确确实实是我们的生存现状。至此,兀自想起伏契克的那句名言:人们呀,你们要警惕!

 

作者简介: 周勍,作家、民俗研究与口述史学者,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65年1月生于长安,先后就读于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和西北大学作家班,曾访学于美国和俄罗斯的相关学术机构。发表过多部作品,包括长篇报告文学:民以何食为天―中国食品安全现状调查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是人还是鬼?

不知道那些生产食品的老板是人还是鬼?

Human or monster?

Are the bosses of food factories human beings or monster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除了怕,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我很好奇,别人所想的下一步会是什么?对,消费者需要留心所食之物,但他们不可能什么都懂。生产商制造不安全食品的行为必需停止,可没有人能从头至尾地监督生产商。使用价格激励怎么样?我们能否以逼使食品趋向昂贵的方式,促成食品生产采用优质原料而放弃使用不安全的原料? --美国 克里斯特尔

本评论由Ming Li翻译

So what can we do besides be afraid?

I am curious. What do other people think is the next step? Yes, consumers need to watch out what they eat, but they cannot know everything. The producers need to stop making unsafe food, but nobody can watch them all the time.

What about price incentives? Can we force food to be more expensive so that quality materials are used instead of unsafe materials?

-Crystal,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