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巴基斯坦洪灾不仅仅是自然灾害

卡米拉·夏姆斯指出巴基斯坦已经让人民深陷困境。环境活动家们很早就警告,“木材黑手党”在势力巨大,森林遭受破坏的地区很容易发生洪水、滑坡和土壤流失。

Article image

先是塔利班,接着是政府军,现在又来了洪水。接连不断的袭击让几年前还是美丽和宁静化身的斯瓦特河谷面目全非,这里的居民完全有理由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

到2008年底,暴虐专制、穷凶极恶的塔利班势力几乎完全控制了巴基斯坦北部谷地。去年又发生了政府军的报复性进攻,在他们的军事策略里,平民根本不算什么,结果就是上斯瓦特地区64%的居民被迫逃离家园。截至今年3月,这些难民中有近90%回到了家乡,孤立无援,百废待兴,但至少那时候他们还有一点点希望,以为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然后,暴雨就来了。

许多村庄被完全冲毁,灾情之的惨烈几乎超越了人们情感接受的范围。一年前或更早一点,他们被暴力和恐怖赶出家园。现在才刚刚回来,连脚跟还没有站稳,家却完全被毁掉了,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而洪水还在继续,死亡人数已上升至1600人。暴雨还将源源不断地袭来,巴基斯坦没有一个省能够幸免。说起来也真够讽刺的,在这件事上巴基斯坦矛盾不共戴天的各政党竟然达到了破天荒的完全一致。

人们很可能认为洪水和之前的两次灾难——塔利班和政府军的行动是两码事。毕竟,洪水是“自然灾害”或“神的旨意”(请注意选择——在巴基斯坦,大多数人都会用后者)。没有谁应该为此受到谴责,没有谁能够阻止它。然而,事实却是:死亡人数本来可以少很多,救援本来可以快很多,有效很多。所以,连篇累牍的报道都在指责国家对危机的反应不力。更令人愤懑的是,发生洪水的许多地方之前已经遭受了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斯瓦特河谷本来已经应该有许多政府机构到场,帮助刚刚回来的难民们重建家园,工作重点也应该迅速转向以洪灾救援为主。毕竟,乐施会等非政府组织和斯瓦特当地的合作伙伴已经着手进行这个转换。

尽管灾难业已存在,NGO们还是来到这里,并且对洪水作出迅速的反应,这带来了哪怕是微乎其微的希望。但是,虽然去年斯瓦特河谷并非完全没有政府救援,但许多已经提出的援助项目没有落实,救援行动本身也因为政府军和民政当局在重新定居事务控制权上的拉锯战而延迟。

但这不仅仅是灾难应对的问题,也包括了事关整个巴基斯坦的灾难原因。过去几年中,环境团体、活动家和记者们反复提及木材黑手党的势力,他们在如今遭受洪灾的地区影响尤为强大。

作为巴基斯坦境内最有势力也最肆无忌惮的组织之一,木材黑手党每年都进行着价值数十亿卢比的非法采伐。这个集团与地方和中央政府的政客的密切联系已经被媒体报道了好几年,而关于木材黑手党的警告几乎都会提到森林破坏地区容易受到洪水、滑坡和土壤流失的威胁。

但是,在灾上加灾的巴基斯坦,会引发大浩劫的不仅是洪水,还有砍倒的树木,在木材黑手党活动猖獗的地区,走私前的木材都被藏在沟壑里。在洪水的裹挟下,(倒下的树木)横扫了桥梁、人身以及任何挡在它们路上的东西。

已经有人提出,河流中夹杂的大量木材是导致大坝和防洪堤弱化的因素之一,人们本来还指望它们保护土地,现在却证明根本就不能胜任。堤坝的失灵使得人们认为其“豆腐渣”的程度直追2005年地震中倒塌的公办学校。当时的原因被归结为操作的腐败和当局对工程招标的失察。

尽管有报道说在塔利班控制斯瓦特时,木材黑手党曾给予其大力支持,但这丝毫没有削减它对政府的影响。腐败是超越政治分歧的。如果说有什么抵制木材黑手党的行动,那就是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保护他们的树木。巴基斯坦的公民们越来越真切地发现,那些本应由国家负责的真空只能由他们自己来填补。

洪水受灾者已经攀升数百万;8月2日卡拉奇的政治谋杀(统一民族运动党政客拉沙•海德尔被枪杀——译者注)发生后,这个城市陷入报复性的暴力狂潮;7月28日伊斯兰堡附近空难中遇难者的亲属还在等着DNA确认……就在那样一个时候,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却忙着完成他的欧洲之旅,先是法国,再到英国。一些巴基斯坦人质问,为什么在那样一个多事之秋总统却离得那么远。但实际上,对其余的巴基斯坦人来说,最遥远的地方莫过于那个自闭自足的政府安乐窝——伊斯兰堡。毫无疑问,在扎尔达里总统访英期间,无论对大卫·卡梅隆首相关于恐怖主义“明白而直率”的评论是赞成还是批判,专家们都在不断提及巴基斯坦的危机重重,“失败国家”的名词也将四处传扬。

但是在巴基斯坦,伴随着洪水、灰烬和更多的死亡,人们会愈加认识到一个多少有些不同的构想:并非国家失败了,而是国家让人民失败了。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10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来自Muslim Community Car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再是“天灾”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时代,如此之多的诸如此类的“天灾”实际上都是由人为导致的。这就是我们数十亿的人类对我们所生存的这个相对较小、明显有限和脆弱的地球家园所作的行为。

不管我们相信与否,因为政治上的得益,经济上的短视,社会纠正,宗教容忍和文化妥协导致这些事情的发生,不管是什么样的类似事件,难道不是这样吗?请大家协助我一起来检视人类物种的种群发展态势。这项研究似乎意味深长。如果人类种群动态本质上是相同于,而不是有别于其他物种的种群动态,那么,我们这个时代的全球人口无限制的绝对增长,可能就是导致迫日益逼近的全球性挑战的根源。如果这一全球性挑战仍旧被忽视,那么人类可能在付出巨大代价后赢得这些全球挑战,但将失去为生存本身而作的斗争。

史蒂夫•萨尔莫尼
人类群体意识运动
www.panearth.org

(此评论由于良杰翻译)

Not "acts of God" any longer

We can see how many of the natural disasters that were once actually"acts of God" are human-induced in our time. That is what billions of human beings are capable of doing to the relatively small, evident finite and noticeably fragile planetary home we inhabit.

Regardless of what we believe because it is politically convenient, economically expedient, socially correct, religiously tolerated and culturally syntonic to do so, whatsoever is is, is it not? Please assist me by examining research of the population dynamics of the human species. The implications of this research appear to be potentially profound. If human population dynamics is essentially common to, not different from, the population dynamics of other species, then the unbridled growth of absolute global human population numbers in our time could be the proverbial “mother” of the human-induced global challenges looming before the family of humanity. If this global challenge continues to be ignored, the human family could end up winning some Pyrrhic victories over subordinate global challenges but losing the larger struggle for survival itself.

Steve Salmony
AWAREness Campaign on Human Population
www.paneart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