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阻碍绿色进步的腐败现象

长期以来,打击腐败一直游离于可持续性日程之外。然而,约翰•艾尔金顿认为,向这些不齿现象宣战是完成社会目标及环境目标的基础。

Article image

多年以前,我曾经拜访过东京一家知名电器公司的总经理。跟我在一起的一位日本同事建议我在路上买一些巧克力作为小礼物送给主人。然而,当这位成功的商人郑重其事地非要给我一架微型照相机时,你可以想象我是多么地尴尬。出于对文化差异的敏感,我收下了这份礼物。但是,我一回到伦敦就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我们的团队。为此我们专门制订了一条关于收礼的政策,从而确保将来人们知道对于一定价值以上的礼物要加以拒绝。

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曾经在联合国的印度分支机构工作过。那时我就发现行贿受贿、腐败堕落是当地的一大特色。工作队的顾问中有一位是前政府部长,他的绰号是“百分之五先生”。还有一位是开罗的前市长,而他的绰号则是“百分之二先生”。而这也正是为什么在不久之后,我便换了工作,从与政府打交道转为与企业打交道。至少,以我的经验而言,与企业打交道的时候腐败的问题要少一些。

这些年来,对于我提出的将贿赂腐败作为可持续发展日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观点,很多人表示不解。他们很难看出这之间的关联。有趣的是,GlobeScan以及SustainAbility曾在去年底哥本哈根峰会召开前夕,对可持续性领域的一些专家进行了一次调查。他们提出了至少12个紧迫或者非常紧迫的问题。腐败并不在其中。

但是,在他们提出的这十二条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中,不论是清洁水源匮乏、气候变化、还是贫困、经济动荡,腐败几乎无一例外地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想想看,那些碳排放密集型行业游说政府,阻挠气候友好方面的法规出台;独裁者将数十亿元存入瑞士银行的账户,或者(进入我脑海的一个例子就是几周前我在希腊时发生的一件事)百万富翁及亿万富翁们确保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只交纳很少或者根本不纳税。

那么,为什么贿赂腐败现象如此重要?有关这一问题的证据在我们的周遭不胜枚举。想想在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爆炸事故发生之前,从当时的美国矿产资源管理局(MMS)传出的丑闻吧。这个本应对石油工业进行监管的部门却被指控成为了行业的囊中之物。灾难发生之前,MMS就已经由于政府官员与石油企业代表间的可卡因及性丑闻而臭名昭著。旋转门现象在很多行业都以另一种形式出现,政府监管人员接受其负责的被监管公司提供的免费足球票或者工作机会。 

或者想一想日本在今年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召开会议之前所采取的买票行为。据悉,日本用金钱及美色贿赂一些小国代表,从而使他们支持日本的扩大鲸鱼捕杀的计划。 最终,谈判破裂,并将延期一年。在这期间,IWC需要就一家日本公司为最近一次峰会的主席、安提瓜岛驻日本大使支付其费用的问题进行调查。

或许是我对外交手段不甚了了。但是,当我在雅典召开的一次大型会议上公开提到腐败问题时,我发现有不少人对此表示认同。我想,有这么多人表示认同的原因有一部分是由于这些听众是出于对透明、可信、及可持续的关注而自愿参加此次会议的。这一问题也以不同的形式困扰着雅典,从富可敌国的逃税者到那些将环保约束根本不放在眼里的纵火犯们。他们将希腊的森林付之一炬就是为了能够在废墟上进行新的开发项目。

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为我们最近的一份题为《透明经济》的报告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我们请求他们对一些不同的问题的重要程度加以排序。其中关于透明度在应对贩毒、军火买卖、非法倾废行为、以及腐败等影子经济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这一问题,我们特别征询了他们的看法。其中有四分之三的人认为这些挑战“紧迫”(33%)或“非常紧迫”(41%)。

贿赂和腐败行为让决策者变得短视,让他们作出倾向于个人、家庭或集团利益的决策。如果我们希望有机会实现经济、社会、以及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贿赂腐败行为就正是我们需要避免的。

全球影子经济的规模非常庞大,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大。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UNODC)计算,目前每年毒品、人口、军火、假冒商品、以及被盗自然资源交易的规模约为1300亿美元(人民币8820亿元)左右。UNODC认为,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以至于对一些地区的和平发展,甚至是一些国家的主权,特别是非洲地区国家的主权造成了日益严重的威胁。

我们的报告中重点提到的那些与不同腐败行为作斗争的组织中值得一提的是透明国际组织以及企业与人权研究中心。前者通过发布极具影响力的贪污感知指数对全世界180个国家和地区公共部门腐败的感知程度进行衡量。而后者的网站则涵盖了180个国家的4000多家企业,每月的点击率高达150万。

就像最近围绕着戴姆勒、(中国)力拓、及西门子等公司而展开的争议那样,贿赂和腐败行为会对世界顶级企业的董事会日程带来非常不幸的影响。特别是在世界上的一些动乱地区,首席法务官及首席道德监察官与首席采购官及首席安全长官一样,都脱不了干系。假以时日,影子经济就有可能摧毁一大批企业。因此,这一问题应该成为管理日程中的常设项目。

你可以去问英国石油公司。竟然有一些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将重点放在根本不存在于墨西哥湾的北极动物以及其它问题上。 如果当初美国的监管部门能够忠于职守,或许他们就不会接受这样的报告。从幕后游说到公然贿赂,那些本应保护大众利益的人却被这一系列的行业影响蒙蔽住了双眼。


约翰·艾尔金顿,
飞鱼星组织执行主席,SustainAbility组织非常务董事。

首页图片为日本反捕鲸人士铃木彻和佐藤润一抗议捕鲸业的贿赂行为,来自绿色和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腐败

“非正常”成为“正常”,我们的价值取向变异了

Corruption

When "Non-normal" becomes "normal", our value orientations have metamorphosize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纳税人的钱使用不当

很遗憾,英国政客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该文章揭露的可耻现实。到2050年减少80%的碳排放量非常有误导性。该数据是指国内生产而不是总消耗(即它排除了英国向其它国家转包的所有排放,特别是中印两国,以及国际运输)。

并且,英国政府不仅喜欢向那些被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施舍财物——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巴基斯坦洪水(人们早遭受的灾难由于人口大幅增长而大大加重),也喜欢联合国气候变化机制。英国和其它国家在收买那些反对他们继续碳排放的力量,并且不可避免地会通过REDD来做这件事(REDD管理起来相当复杂,并且被“节省”的排放量基本上不可能精确测量——因此它不仅不适当,而且应该受到谴责,正如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在报告中指出来的那样)。

很显然,纳税人的钱被不当使用。

Improper use of tax payers' money

It is a pity that UK politicians do not seem aware of the shameful reality which this article reveals. The 80% reduction in carbon emissions by 2050 is grossly misleading. It refers to national production rather than to consumption (i.e. it excludes all the emissions which UK contracts out to other countries notably China and India, and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Further, the UK government prefers not only to hand out money to those affected by climate change – a current example of which is the flooding in Pakistan (the tragic human suffering is compounded by population increases) – and UN Climate Change mechanisms. The UK and others are buying off opposition to their continued carbon emissions, and also doing so as unaccountably through REDD (which is both highly complex to administer and emissions “saved” are almost impossible robustly to measure – consequently not only inappropriate but, as Interpol is already on the record for pointing out, wide open to abuse).

This of course is an improper use of tax payers'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