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绿色信贷政策(2):走出国门

中国的各家商业银行在国内绿色融资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却未能在国外做出同样的承诺。艾迪娜•马蒂索芙在其关于可持续信贷的文章的第二部分呼吁出台新的标准。

Article image

中国政府出台绿色信贷政策之后的三年里,中国国内的可持续金融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当绿色金融在国内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的时候,却没有类似的政策能够对中国的商业银行在海外的投资加以管制。当中国金融巨头们不断地扩张其海外业务,努力应对随之而来的环境风险和社会风险之时,正是制订此类政策的良机。 

时至今日,中国的商业银行对中国企业的海外业务没有充分发挥其影响力。相反,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已经通过采用中央部署的方式填补了金融领域的这一空白。例如,中国进出口银行最近为厄瓜多尔政府提供了16.8亿美元(人民币113.8亿元)的贷款,用于资助中国水电建设集团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大坝项目。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提供了300亿美元(人民币2030亿元)的信用额度以帮助该石油巨头的全球扩张。

然而,并非所有的海外投资的数额都是如此巨大,复杂程度都是如此之高。而那些中国政府没有直接参与的项目,中国的各家商业银行,如中国工商银行(ICBC)、中国建设银行、或中国银行等都逐渐开始介入,从而可以与他们的国际同行进行更好的竞争。

特别是在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融资业务领域,各商业银行的投入促成了更多像2009年中国五矿集团收购12亿美元澳大利亚资源公司股份这样的交易。2008年下半年,政府出台相关法规,允许中国的商业银行帮助中国企业收购海外公司。自此,此类业务便得到迅猛发展。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蔡鄂生介绍,在政府允许中国的各商业银行开展此类业务的头五个月里,他们就向中国企业贷款共计4亿美元(人民币27亿元)。据北京的一些金融分析师介绍,在这一政策的促使下,2009年前三季度,海外并购量占全部并购量的将近25%,而2007年这一数字仅为8.5%。然而,蔡先生表示,“完善风险管理制度依然是并购贷款业务健康发展所面临的关键挑战。”

尽管绿色信贷政策在国内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上文提到的三大银行以及其它中国商业银行还没有制订相应政策以应对其海外投资业务所带来的环境风险及社会风险。与此相反,中国进出口银行制订的《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项目环境及社会影响评估大纲》为金融机构如何将环境及社会问题纳入考量范畴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一个基本的纲要。它重点强调了以下几点:东道国的法律必须得到遵守;必须进行相关影响测评;银行有权利在借贷周期内随时对环境问题进行调查,并有权在必要时从环境的角度收回贷款。

虽然该政策中关于海外投资的内容只有八段,并不全面,但是在降低海外投资的环境及社会风险方面却显示出极大的潜力。2008年,中国进出口银行曾考虑为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在加蓬共和国的贝林加铁矿山项目提供贷款。虽然该项目为加蓬已故总统奥马尔·邦戈所看重,但是项目有一部分将会(非法)建在伊温多河国家公园里。据加蓬环境组织智慧之林的马克·欧那介绍,该国家公园有着“中亚地区最为壮观的瀑布……并且已经成为加蓬自然保护的象征。”

当获知该项目违反了加蓬法律,并且会对环境、以及依靠其自然资源为生的当地社区造成负面影响后,中国进出口银行宣布在其环境影响评估结果得到证实之前,冻结对该项目的融资。而没有了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融资,这一对环境具有不利影响的项目被迫搁置。

如果连最基本的应对海外环境及社会问题的政策都没有的话,商业银行就无力解决其它国际交易中的类似风险。秘鲁北部多山的皮乌拉地区里约布兰科矿项目就正是一个值得中国银行从环境和社会角度对其进行仔细考察的项目。在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及中国工商银行的支持下,中国铜矿企业紫金矿业集团才有可能收购该矿以及其它国际项目。该矿的管理让当地居民痛苦不堪,因此他们极力反对该计划。然而,2007年,紫金矿业力排众议从英国蒙特瑞科公司手中收购了该矿。

该项目使紫金集团问题缠身。秘鲁人对矿藏的开采表示反对。他们认为,这样做会使这片崎岖高地上本来就已经非常匮乏的农业及饮用水资源受到污染。因此,秘鲁发展与和平普世基金的贾维尔·杨柯表示,“这一带的污染会为整个地区造成环境灾难。”紫金集团已经由于违反秘鲁环境法而受到处罚。并且从未根据秘鲁法律要求获得当地对该煤矿运营的许可。杨柯及其它关注该项目的秘鲁人在2010年初曾致函紫金集团的融资方,要求对计划进行审核,但是却没有得到回答。他们不清楚,公司或银行是否已经采取措施解决那些威胁皮乌拉当地社区的环境及社会风险。

接受中国企业投资的加蓬、秘鲁、以及其它一些国家的民间组织已经就如何改善中方在他们国家的投资方式提出建议。在他们提出的一些建议中居于首要位置的就是尊重地方法规、当地土地、以及当地人民的决议。实施这些理念很有可能需要纳入环境及社会影响评估、环境规划、地区开发、及其它手段。与民间团体,特别是当地社区进行更好地沟通,以及他们更多地参与还能够使项目在决策过程中了解其对当地环境以及人民的影响,从而化解有可能产生的紧张局势。

各中国银行如果能在其海外信贷体系中采用环境及社会标准的话,他们就能够帮助紫金集团这样的企业避免或降低这些项目的风险。中国政府通过出台绿色信贷政策及其它措施帮助各家银行应对国内的环境及社会问题。他们应该尽快推出类似的政策从而对银行海外融资决策进行监督检查。各银行经常采用的诸如赤道原则这样的自愿性指导方针一直以来都是国际模式的基准,这将是对国际模式的一种新的尝试。但是,要以国内的绿色信贷政策为先例。有消息称,中国环境保护部商务部、以及银监会已经开始为中国海外投资制订相关的环境准则。然而,这样的消息已经盛传多年,却至今没有公布一份草案或时间表。

随着中国的商业银行跟随他们的企业客户走出国门,像在国内那样为海外贷款制订环境及社会标准能够在控制相关风险的同时,还能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对可持续金融的承诺。中国政府应尽快制订框架,从而塑造中国海外投资的责任意识。


第一部分:国内的进展

艾迪娜·
马蒂索芙:美国地球之友中国可持续金融分析师

首页图片为加蓬伊温多国家公园内的孔古瀑布,由Lengai101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话题讨论

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国家对本国商业银行的境外绿色信贷活动进行规范。中国应当开这个先例吗?

中外对话团队

Discussion Question

No other country in the world regulates its commercial banks' green lending abroad. Should China?

chinadialogue team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对问题1的回答

中国的商业银行难道不受中国中央或者地方政府的政策间接调控么?

如果他们不受政府控制,他们可以签署赤道原则,或者参与道琼斯可持续指数、富时社会责任指数,或类似指数来做出对社会和环境的承诺。

中国的海外政策和项目在社会和环境影响方面并没有好名声,即使作为援助的一揽子计划也不例外。中央政府为提高声誉做出的努力将不会实现,除非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效仿中央进行运作。

Response to Question 1

Are China's commercial banks not an indirect part of chinese central or local government policy?

If they are under no influence from government then they could sign up to the Equator Principles and/or participate in the Dow Jones Sustainability Index, FTSE4Good Index or similar Indices in order to convey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commitment.

China does not have a good reputation concerning the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policies, programmes and projects abroad - even when these are packaged as aid. Efforts by central government to address that reputation will fail unless local government-related and commercial banks operating follow the example of central governme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贝林加铁矿政策的明显变化是有其他原因的

贝林加铁矿山项目被搁置更多是因为市场已经垮台,加蓬当时的总统去世,而不是因为此项目有可能对伊温多河国家公园造成严重影响。

目前中国和加蓬的多部门的谈判者都不约而同地避开对方。

这也因为新总统坚持,原木在加蓬加工后才能出口。将原木于出口前切削是加蓬长期的政策目的。中国是加蓬最大的原木出口目的国,而出口商家又坚持不在加蓬加工--对可持续砍伐不感兴趣。与原油不同的是,原木是加蓬出口收入最大的来源之一(但不仅限于政府收入)。这事关重大。

Other reasons for the apparent change of policy concerning Belinga

The Belinga iron ore project is on hold more because the market crashed and Gabon’s then president died than the very serious impact of the proposed project’s impact on the Ivindo Falls National Park.

There is now a multi-sector stand-off between Chinese and Gabon's negotiators.

This relates in part to the new President's insistence that logs are processed in Gabon before being exported. The milling of logs prior to export has been the intent of Gabon’s policy for many years. China accounts for most of Gabon’s exports of logs and the enterprises which supply most of those logs to China have persistently shown no interest in milling in Gabon – or in logging sustainably. Other than crude oil, logs are one of the largest sources of export revenue (but necessarily government revenue) in Gabon. There is much at stak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仅是一些思考

在中国,公众对银行的海外市场行为的了解是少之又少,或者我们可以说这是因为他们本来也不关心:谁在乎呢?甚至没有多少民众或个人投资者有这样的意识,让那些参与污染工程的银行或投资者承担责任。福建紫金矿业的泄漏污染事件就是一个例子:尽管全部污染的照片公诸于众,其股票价格依然一路上涨!而且仍然没有人能够探听到哪家银行为其提供资金(如果有的话)以及对这些资金提供者角色和责任的质询。
因此,政府如何获得足够的激励或者说压力来进行规范?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规范银行的海外市场行为,在国内实施绿色信贷政策是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方法,这可以使违反规定的银行"望而却步"。他们只有在家里学会了规矩,到了海外才会遵守法则。

NH

Only a thought

In China, the public really know little about their banks' performance overseas, or we can say this results from their indifference: who cares? Even in China, not many people/individual investors have such awareness to hold many polluting projects' banks/investors accountable. Zijin Mine leakage disaster in Fujian is an example: the stock price goes up even after the whole picture has been in spotlight! And there is still no one probing into which bank is providing funding for it (if any) and question those funding provider's role/responsibility......
Therefore, how government receive enough incentives/pressure to regulate?
I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nts to do real regulation on Chinese banks' overseas performance, maybe it's a good idea to enforce the Green credit policy at home first to "scare off" breaching banks. Once they learn to behave at home, it would be easier for them to behave overseas under rules.

NH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动力,能力

开不开先例关乎两点:
动力:中国一直处于后发之人的位置,没有很强的主动意识,脚步基本处于挪步的阶段。一个与经济发展大局无紧密关系的规范的制定需要很大的推动力。什么会成为这一推动力呢,值得期待!
能力:制定一个规范,能力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拍脑袋的事最好少做,拍胸脯的事也要少做,多用脑用心!

Motivation and capability

Whether or not China can set a precedent here depends on two issues:

Motivation: China is always behind more developed countries. We lack a strong sense of initiative and we are always lagging. Regulations without a close link with economic development require great motivation to succeed. We are still waiting to see what this motivation will be!

Capability: When drawing up regulations, the capability to enforce them is indispensible. It's no good giving yourself a kick in the teeth or making promises that can't be fulfilled, better to use one's head and hear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1#

现在的中国,最喜欢做的,就是别人,特别是发达国家,想做而又没能力做的,比如什么绿色信贷这件事情。当然了,想做和能做、做好,完全是两回事。

In response to Comment #1

What China loves most these days is to imitate others, especially developed countries, but without the capabilitiy to do so. One example is this whole green credit thing. It's obvious that the desire to do something and the ability to carry it out are two completely different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