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破解“城市病”需公众觉醒 (二)

在张松与张传文对话的第二部分,他称车水马龙与高楼广厦加剧了中国的城市病症状,并认为公众参与规划是唯一的解决之道。

Article image

张传文:看来中国以前指责西方的“城市病”,现在落在自己身上了。

张松:中国的“城市病”程度在某些方面更严重。以前中国的确忌讳讲城市病,毛泽东时代不希望城市发展,希望把城市人赶到农村,直到80年代还只是在讲发展小城镇,后来才发现大城市有规模效益。

不能说中国城市已染上西方城市所有的病症,但城市环境肯定比西方问题大。城市大规模开发中,只有一些人工景观和绿化,生态系统就谈不上了。但要知道,绿化景观不是用来观赏的,而是应该改善生态环境。

另外,就业、城市文化等问题与欧洲、美国、澳洲、日本相比都有距离。中国考虑的只是经济效益,是可以用货币量化的效益。社会效益与环境效益没法量化,只能在最后考虑,甚至不考虑。想想看,大规模改造造成了多少社会网络和就业机会的丧失,这些人重建社会关系网络,又是如何艰难?城市政府将来如何应对?

除了旧城更新改造问题,中国城市规模太大、城市蔓延问题也很严峻。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每个城市都在向外扩张。如果把工业区、村镇的用地范围都算进来,再加上沿交通线的高速公路铁路桥梁,人工的东西在生态系统中所占空间很可能达到极限了。

张传文:对于城市建设出现的败笔,该怎么总结原因?

张松:首先,政府对城市的认识出现较大偏差。比如,认为城市化就是把城市规划建设得越大越好,其实城市不在于大小,而在于生活是否舒适,效率是否高,环境是否优美,是否适宜人居,尤其是是否适宜不同类型的人发展。政府领导要认识到城市的本质,不要把城市做成样本房,或者做成窗口形象工程,或者像纽约等其他城市的模本。换了一任领导又有新的想法,这样做就是折腾,胡锦涛主席说的“不折腾”并没有落实到城市规划建设上。

第二,城市规划是一种居民都能参与进来的社会活动。市委书记市长好像非常重视规划,但只是偶尔听听有话语权专家的意见,民众的意见基本没有渠道反映到规划中。这还缺少法律支撑、缺少公众参与程序,也缺少专业的思想理念。城市规划设计变成领导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规划师本身在市场经济中也迷失了方向,专业知识和理想都丢弃了,变成了画图工具。

第三,不能把城市土地仅看成带来经济效益的资源。土地还有生态环境,城市景观的英文词landscape,本身就是和土地联系在一起。如果是老城,它还有自己的历史文化;如果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生活得很好,那它还是一个社会网络良好的社区。如果把土地当成可以任意买卖的商品,就会丧失很多潜在的经济社会文化价值,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西方国家的土地是私有的,如果一块地因历史文化或自然风光或公众利益,需要保护避免开发,政府会出钱把这块地买下来,美国的国家公园以及很多西方历史建筑保护都是这么做的。城市是长期形成的,凝聚了几代人心血和智慧,还是大众利益诉求的综合结晶。谁有钱谁有权就按谁的想法进行改变,是非常片面和非常草率的行为。

张传文:如何让中国的城市觉醒,西方在城市改造建设的问题上又是如何觉醒的?

张松:我们所说的这些,相信多数领导者、开发商都知道。但为了任期政绩和局部利益,领导者仍要延续这种改造开发模式,城市也就完了。中国城市的未来,需要市民觉醒而不只是少数官员的觉醒,科学发展观,改变经济增长方式,反映在城市问题上,就是要改变错误理念和错误方式,现在到了停止粗野的开发改造模式的时候了。

在纽约现代艺术馆,我看到美国人上世纪60年代拍摄的环境污染照片,那样的情景中国每个城市恐怕都有。那时候西方就开始出现轰轰烈烈的民众环保运动,逐渐推广到老城的保护运动,成为西方社会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了问题不可怕,但首先要认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和严肃性,彻底反思认真对待。

张传文:或许是因为对城市规划的无知,才导致了城市建设的败笔,导致了城市被摧残。而我们却懵懵懂懂?

张松:老百姓缺乏相关城市规划的知识,一开始也没有那么多机会出国去看,而媒体把城市规划看成政府的行为,总是在讲中国的城市越来越漂亮,事实上城市不需要这样简单频繁的变貌,或者说是不需要表面上的变貌。

欧洲的城市一百年都没有变化,但城市内部和城市地下的设施现代化了,更节能更环保更舒适了。他们的新区建设也在追求符合人的尺度,尽可能做成步行区,减少车辆出行减少能耗减少排放,追求差异性,还有庭院绿化等。中国的口号虽然也在讲以人为本,但一做就出现偏差。

城市宜居的标准,最主要的就是人的尺度。中国城市规划最大的问题就是道路问题,马路太宽,路网密度太低。现在的上海陆家嘴地区,道路尺度过大,大体量的建筑让人感觉还是零零散散,空间非常混乱无序,生活出行又非常不便!

中国把城市规划讲得好像很深奥、很玄乎,在国外,老头、老太、小学生都可以谈,社区的人们经常在一起开会讨论规划。对高质量生活的追求,是每个人的权利。城市规划每个人都有权利和能力参与进来,中国民众的能力和意识现在也不差。如果真是缺乏能力和意识,政府和专业人士有责任开辟相关渠道,提高民众的参与程度和参与水准。

世博会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只是点了题,要破解这道题还需务实的城市规划建设。


本文2010年5月9日发表于南方都市报,经中外对话编辑修改。

第一部分:中国城市走向衰亡 

张松,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96年获日本东京大学城市设计与历史保护方向博士学位,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学术委员会委员,上海建筑学会历史建筑保护委员会委员。

张传文,南方都市报记者

首页图片由Antonis SHE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陆家嘴

据我听说,难道陆家嘴的城市规划不是一家曾赢得国际比赛的法国办事处的方案吗?
Jan Jonckheere
www.chinasquare.be

Lujiazui

Is the city planning of Lujiazui not the work of a French office that did win a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as I heard?
Jan Jonckheere
www.chinasquare.b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押韵

有条评论写的很好——当领导们都成为受贿者的时候,城市规划人员就只能变成绘图员了。

Alliteration

The excellent article comments that town planners "have become mere draftsmen" - as they would when their political bosses become graftsmen (driven by graf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城市的美好

城市的美好主要在于城市生活的便利。但现在生活在中国的城市有太多太多的不便了,出行难,买房难,就业难,看病难……纵然有再多的获奖建筑,有再高的摩天大楼,我也不知道它美好在哪里。

The beauty of a city

The main beauty of a city lies in the convenience of city living; but right now living in Chinese cities is much, much too inconvenient. Getting around is hard, going shopping is hard, making a living is hard, getting healthcare is hard...
Even if they build more prizewinning architecture and skyscrapers I still don't know how that makes a beautiful 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