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破局:中国颠覆性创新的启示(2)

在颠覆性创新报告的第二部分,戴维•泰菲尔德、金俊和泰勒•鲁克研究了中国的7个案例,并提出了供决策者参考的经验。

Article image

在中国的围棋中,一个简单的平常招式就可能大大改变形式,让局面朝着一方期望的方向变化,无论他出招时的形势如何吊诡。这一招称为“破局”,意为“打破局面”,可以大略翻译成“改变局面”。下面起个中国的低碳破局者案例可以为中国乃至更大范围的低碳系统转型带来更大的变化。

这 些中国的“破局者”们都有一项低碳创新,能够大大减少排放,推动朝向低碳社会的转型。五年内,其中的五项创新每年可以减少660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另外 两项则将成为重要的市场主体,根据我们的计算,每年减排将高达2.7亿吨。这分别相当于2500万和1亿个中国家庭的排放,占2006年中国总排放的4%和16%。

破局者简介

全球环境研究所 (GEI)是一家中国NGO,它为云南的贫困农民设立了一整套低碳农业体系。之前曾经有很多国内和国际项目鼓励中国农民建设沼气池,用畜粪生产沼气来做饭和供暖。但是,因为沼气池没能成功地融入农民的日常生活,其中许多已经失败或者只是昙花一现。因此,全球环境研究所设立了必要的制度化机制,使得沼气利用具有了社会可持续性,在此过程中也推动当地农户走向有机农业,从而实现了未来的减排。

皇明太阳能集团是中国最大的太阳能热水器厂家之一,这个市场在全球都被中国企业所主导。皇明的经营战略一直是寻找低成本的途径解决能源和供热问题,这就直接吸引了顾客,也不用依赖政府补贴。在此过程中,皇明也改变了其所在地——山东德州的地方经济。在当地,有90%的居民都使用太阳能,30%的企业都与这一产业相关。该集团的创立者和总裁黄明说,未来真正的挑战在于企业是否为未来几十年不断增长的需求做好了准备。

杭州艾硕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ISAW)的一系列产品都是建立在其总裁袁一军在“湿度”原理方面的杰出才能上的。根据蒸汽混合物不同的物理和热力性能,为空调和太阳能海水淡化等通常能源密集性极高的工作提供低成本、相对低技术和低碳的替代方式。这些创新已经吸引了中国房地产巨头万科和波斯湾Masdar生态城的注意。

绿源集团是中国电动自行车的主要厂商之一,也是第一家生产者。随着人们涌入不断增长的巨型城市,中国人的通勤距离越来越长,但是汽车太贵,很多时候还会发生日常性的阻塞,于是电动自行车就成为一种十分普及的交通工具。据估计中国目前有1.2亿辆电动自行车,绿源是主要市场占有者之一。由于每辆车每年可以减少相当于1吨二氧化碳的排放,即使在限制私家车的系统性效果显现之前,这个减排数量就达到了一个惊人的规模。

上海攀业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也生产电动自行车,但这只是它中国产品中的一种,利用其独创的、低成本而简单的燃料电池技术。 认识到可以与现有汽车形态竞争的燃料电池车辆的最大挑战,该公司总经理田丙伦及其团队一直致力于燃料电池的创新式利用,包括为需要UPS的保证电信基站提 供备用电源。通过与意大利伙伴的合作,他们正在为其燃料电池自行车开发一个全能系统,可以在用户的家中通过自来水的高压电解产生氢燃料。

北京盛昌绿能科技有限公司能够将庄稼秸秆转化为燃料球,从而最大限度的提高其燃烧效率,而不是简单在地里或者炉子和锅炉里烧掉。因此,通过对现有煤炉的替代,它可以实现双倍减排。此外,燃料球工厂可以服务方圆20公里的农民,盛昌公司正在建立一个可靠的本地化能源模式。

北京中能环科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 水净化系统可以实现水在工业生产过程中的高温循环。通过保持高温,通常在水冷却和再加热过程中浪费的能量就被节约下来,同时过滤后的水可以达到国家最高标 准。由于实现了高效的水循环利用,工业生产过程中的用水量也就减少。能源和用水减少产生的成本节约可以让设备安装的费用在一年内就得到回收。


中国和许多其它国家目前的政策都倾向于强调高技术“解决方案”的研发。我们在这里强调的创新则表明,等待“完美”的技术是一个错误。对创新进行更广泛的解读尤其符合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需要,这些创新更适合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国内市场。

加大对类似技术的关注将有助于吸引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包括世界上最穷的国家,投身低碳创新。它还推翻了在国际合作中的一个假设,即发展中国家只能唯发达国家马首是瞻。在与伙伴的合作中,颠覆性低碳创新对中国来说是掌握主动的好机会。

首先,政策应该为这些类型的创新的发展和推广创造更多机会。中国省份的多样性和相对发达的政府架构对一系列试验的酝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助力,那些成功的可以得到更高层政府的更广泛支持,这一过程非常符合三十年来经济改革开放中的实干方式。目前的财政支持和建立“低碳区”的行动也可以超越老生常谈的高技术创新和研发,向颠覆性创新开放。

第 二,决策者们应该提供正确的管理方式,要充当“促成者”而非“指导者”或“控制者”。这就要求政府、创新者和利益相关者之间有新的互动方式,无论其现有的 “关系”如何。将财政和其它支持的重点从“高技术”转向定义更加广泛的“创新型”企业,也将对被排除在目前定义之外的创新型企业有巨大的助益。

第三,决策者们还可以利用低碳创新政策的机会来改善管理。传统的管理模式在低碳社会转型所需的广泛社会参与面前遭逢严峻挑战。培养中国低成本和低碳创新的内在力量,鼓励广泛的参与,将有助于提高中期管理水平。

最后,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决策者们可以充分增加国内外知识交流的机会,方法就是让结成伙伴的中小型企业参与进来,而不仅限于学界和大型跨国公司。这就需建立机 制化的正式和非正式的新平台,反过来可以刺激大量的国际创新合作,而不仅限于研发。只要清楚地解决上述问题,发展现有的低碳创新力量,中国将在未来四十年 中引领全球的低碳转型。


第一部分:何为破局式创新?

本文为报告《破局:来自中国的颠覆性低碳创新启示》的概要。该报告由英国国家科技艺术基金会 (NESTA)发表,作者为戴维·泰菲尔德(兰开斯特大学)、金俊(浙江大学)和泰勒·鲁克(牛津大学)。本网站的概述和使用经过授权。

首页图片来自海口政府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电动车

这些破局者里面不乏真正的清洁能源。但是我觉得中外对话可以对电动车这一项着重讨论一下。

1.电动车不是在很多中国大城市被禁了吗(安全问题,没有专门的电动车车道)?

2.“每辆车每年可以减少相当于1吨二氧化碳的排放”,怎么算的?是说假如骑电动车的人如果改买私家车(还是相比坐公交车),每年就多了一吨吗?骑电动车的人(在中国)买的起私家车吗?不骑电动车,全都做公共交通工具的话,相当于减少了多少吨的二氧化碳(还是没有减少)?

Electric bikes

These game-changers are not lacking in real clean enegy. But I think that chinadialogue can focus on a discussion about ebikes.

1. Aren't electric bikes prohibited in many big Chinese cities (a safety issue - there is no specific lane for ebikes)?

2. How do you calculate "every ebike can save about one tonne of carbon dioxide equivalent per year?" Does it mean that if a person driving an ebike were to buy a private car (or to take public transport?), there would be 1 tonne more of CO2 each year? Can people using ebike (in China) afford a private car? If we didn't use ebikes and all took public transport, how many tonnes of CO2 would it would be reduced (or will it not be reduce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也说电动(单)车

1号评论的问题的确值得思考。另外,我听说生产/回收电动(单)车的电池存在很大的污染风险,有剧毒,所以外国企业都想让中国来生产,不知道是否如此?

Also about ebikes

The comments from #1 are issues that are worth thinking about. Also, I heard that there is a big pollution risk in producing/recycling the batteries of ebikes because of the severe toxicity, so foreign companies want China to produce them, is this tru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电动自行车的益处

回复评论1:根据纳斯塔报告,使用电动自行车代替汽车行驶1万公里估计可以减少1吨碳减排(粗略估算每天行驶20公里,每周行驶5天)。类似的估计依托于电源(煤电或水电)、汽车的制造和年限等变量,我们只能把它们当作粗略的标准。

当然,使用电动自行车还有另外的好处(减少颗粒物排放和交通堵塞),同时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蓄电池的铅排放)。田纳西大学的Christopher Cherry 博士作的研究似乎表明全面认识电动自行车的益处取决于一下几个方面:1、电动自行车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取代汽车,而不是骑自行车或使用公共交通;2、使用其他型号的蓄电池而不是铅酸。吕原至少提供了一个锂电池电动自行车模型。

安德鲁·斯蒂文森

On the benefits of e-bikes

Re: comment #1: according to the NESTA report, the 1 tonne figure is an estimate for the CO2 emissions that are avoided by using an e-bike instead of a car for 10,000km (roughly an annual commute of 20km each way, 5 days a week). As such estimates depend on variables such as source of electricity (coal/hydro etc), make and age of car, etc, we should probably regard them as rough guidelines only.

Of course, the use of e-bikes may also involve additional benefits (reduced particulate emissions and congestion) and costs (lead emissions from production of lead-acid batteries). Research by Dr. Christopher Cherry of the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seems to indicate that realising the full environmental benefits of e-bikes will depend on: first, the extent to which they substitute for car use rather than bikes and public transport; and second, a shift from lead-acid to other types of batteries. Lüyuan offers at least one model of e-bike with a lithium battery.

Andrew Steve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