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我要对G20说

本周末,世界各国领导人准备齐聚多伦多商议全球议题。对于本次峰会议程应当着重考虑哪些问题,专家和评论家们各抒己见。

Article image

中外对话本周将发布更多关于G20的圆桌讨论。请加入我们,留言发表把您的观点。


全球绿色新政刻不容缓

我们需要联合努力,应对金融危机、气候变化和全球性不平等的挑战。在一篇名为《2009年世界经济和社会调查:促进发展,拯救地球》的报告中,联合国经济社会事务部提出了这样一种综合方案,称作“全球绿色新政”或“新马歇尔计划”。

报告呼吁,每年用5000亿美元或全球产值的1%,投入可行的多边措施中,包括:创立全球清洁能源资金;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全球光伏上网电价制度;气候技术 项目以及更平衡的知识产权制度,以协助清洁能源的技术转移。此主张旨在活用大量社会资源来应对能源贫困,并在10到15年间,将可再生能源的价格降低到能 与化石燃料竞争且能被全球贫困人群负担的程度。

有人对某些世界领导人是否诚心应对气候变化紧急事件心存怀疑。他们认为发达国家保证的减排量微不足道,而且承诺的快速通道式气候援助多为“快速消耗”资 金,不过是在已有的官方发展援助资金上重贴标签而已。如果在20国集团峰会上能对全球绿色新政进行严肃讨论,这将是世界首脑达成言行一致的良机。


文佳筠,就职全球化国际论坛



关注地球物理变化

今日世界有三项重大变化正在发生。前两项已经广为人知,并且将在多伦多20国集团会议提上议程。即为:地缘政治变化(比方表现为,由8国集团升级为20国集团)以及地缘经济变化(表现为全球金融危机)。

第三项变化在20国集团中所受关注甚微,但若置之不理,就有可能破坏在另两个领域中所取得的任何进展。第三项全球性变化是地球物理。不仅仅是气候变化,还有淡水消耗、土壤退化、荒漠化等等。

因漠视地球物理性变化,20国集团首脑可能会建构出只会使事态随环境变化而恶化的体系。例如,各国可能会进行关于对特定作物进行农业补贴的细节性谈判,却 发现他们所保护的国内市场已因降雨模式变化而无法再种植这些作物。接着作物歉收问题就会因补贴体系而复杂化,难以转换成或者引进其他作物。

我要敦促20国集团首脑,不仅仅他们对环境决策的影响,还要评估不断变化的环境对其国内稳定与安全的影响。在可能使事态恶化的新国际协议落实之前,各国应当实施国内环境变化评估,并将应对措施纳入政策。


克里奥• 帕斯卡尔,查塔汉姆研究所副研究员,著有《全球交战——政治、经济与环境危机将导致全球板块如何重新洗牌》。



置食品安全于可持续发展之首

去年在意大利拉奎拉,8国集团首脑承诺拨款200亿美金(1366亿人民币),帮助脆弱国家应对食品安全挑战。这笔承诺是诸多倡议中的一项,源于2008年中期的全球食品价格飞涨。当时正值海地和马达加斯加两国政府因危机被推翻,世界饥饿人口超过10亿。

过去两年间涌现的食品安全倡议,虽然初衷都十分积极,但最终多以分道扬镳收场。这表明了8国集团与20国集团作为国际发展核心资助者,还有很多需要加强的地方。

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联盟,农业优先组织认为8国集团与20国集团首脑应该积极引导决策者齐心协力,避免农业中的重叠、竞争或脱节行为。我们的129个支持组织已经在8国集团与20国集团峰会之前编制了一份全面的《食品安全倡议指南》。

在紧缩时期,我们敦促世界各国首脑,为这些数十亿计的款项的落实及其后续影响争取更大的透明度。最后,我们敦促这些政府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合作,尤其是农民、科学家、工程师及业界,致力于将进步的食品安全政策转化为有效且可持续的世界农业行动。


霍华德•米利格,是农业优先组织发言人及国际作物生命协会总裁。



解决生物多样性危机

生物多样性位于世界主要国家之间商业关系的中心。研究已显示,几乎过半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依赖于鲜活产品,诸如农作物、动物蛋白与纤维。不幸的是,我们常 常意识不到生态系统产生了多么大的价值。例如在我国(巴西),亚马逊雨林所孕雨水对其他地区农产品生产的重要性引起了广泛议论。

八年前,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签署国承诺“在2010年之前显著减轻生物多样性丧失”。新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GBO 3)中所有骇人数据都在证明,自2002年以来事态持续恶化。相比之下,有人或许会认为这个承诺表述的相当模糊。因此今年将是真正改变此进程的良机。各国 将于十月在日本碰面商定新的目标,期间20个引领经济体的参与和雄心至关重要。

停止海洋生命损耗与热带雨林砍伐将成为优先议题。我们急需智能的、公平的新政策。希望各国首脑不要错失良机。


古斯塔沃•法雷罗,巴西记者及O Eco网编辑。



为坎昆会议铺路

我们一直非常关注G20峰会的进展。G20的成员国不光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经济和政治大国,他们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中也起着关键的作用。这些国家与地区占世界二氧化碳排放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没有他们的积极参与,任何一个全球减排方案都难以达成。

G20 的首脑峰会为气候变化问题相关的国际合作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场所,我们非常希望近期在多伦多以及今年晚些时候在首尔的峰会上,各国首脑能进一步就应对气候变 化威胁、推动清洁能源发展和低碳经济建设等问题进行协商,为十一月份的坎昆气候大会奠定基础。比如说去年的峰会上有提到各国应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补贴,这对 加速清洁能源发展、改变对石油等高碳排放燃料的依赖、和刺激环保科技等方面是聚有很大推动性的。但是峰会还缺乏对于这个问题的详细方案,希望这能在今年的 大会上得到进一步研讨和协商。


赵玉璞,中国青年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网络国际部协调员



建构真正的共同认识

全球化正陷于‘漫长危机’之中。金融波动,石油和资源短缺,经济失衡,贸易风险和气候变化等问题彼此联系日益紧密,变得更加难以应对。

面对这些挑战,20国集团需要摒弃其过于精心编排的峰会,以及夏尔巴系统(为峰会做筹备工作的外交官们)缺乏远见的新闻发布语言的。相反,20国集团必须在领导者间建立真正的共同意识与行动。要做到这些,它应该:

• 克服将自身限于金融和经济问题的偏向,改而面对更广的挑战,建立更有弹性的全球化;

• 在基层和高层同时展开低结构性的讨论,回到7国集团1975年原初的关注重心,视对话为达成共识的铺垫;

• 从轮值主席制转变为前任、现任、继任“三驾马车”制,以确保更好的政策连续性和后续行动;

• 增加“夏尔巴向导制”的“宽度”,让夏尔巴在同一地区驻扎更长时间——并赋予国际组织更清晰的支持角色,以加强其分析能力;以及

• 从联合公报转为行动计划,详细说明已达成协议的下一步举动,指派特定高级官员执行。


亚历克斯•埃文斯,纽约大学非常驻教员以及Global Dashboard联合编辑。



重新定义贫困

日用一美元的贫困线及以此为基础设定的千年发展目标(MDG)毫无意义。贫困线是任意的,在任何标准下都无法规定收入的恰当水平。通常在这样的收入水平 下,1/12到1/6的儿童会在满五岁之前夭折。在其最近更新的贫困数据中,世界银行将贫困线降低了14%;但其预计生活在新划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更新前 还要多出 32%。即使我们达成了MDG,发展中国家生活在原定贫困线以下的人口可能几乎比最先认定的还多——28%而非24.5%。一派胡言。

我们需要重新合计我们对贫困的定义,出于与我们要削减它同样的原因——贫困对人们的健康、教育、营养及生存标准的恶劣影响。“日用一美元”的路子做不到这 一 点,并使得不同国家设定完全不同的标准。我们需要转向一种以权益为基础的贫困线,要考虑到儿童生存权、健康权、教育权等的国际通用标准,来判断各国 人民确实享用到这些权益所需的收入水平,并据此为每个国家划线。这些贫困线在美元意义上将会有差异;然而,殊为重要的是,它们能够反映统一的生活标准,符 合我们有关适宜生活的道德标准。


戴维•伍德沃德,新经济基金会员。



寻求经济管治新途径

20国集团可以为他们合作应对经济而自豪,显然他们已经这么做了。因此,世界增长表面看来的确有所恢复。集团峰会本月将在多伦多,十一月将在首尔召开,两大更艰巨的挑战随之而来。

首先,如何更好管理和规范全球经济,最小化未来非理性繁荣冲击的风险和影响? 例如,在英国,英格兰银行换了新行长,任务是控制经济过热,保持金融稳定。这种区域性应用应该提上20国集团的议程。

其次,气候变化, 水资源匮乏,能源使用,食品安全和生物多样性缺失等问题错综成网。当商人和政客们使用诸如“可持续性”或“可持续经济增长”的字眼时,他们通常指的是商业 和经济增长如常进行。这可能会使前文所举问题恶化。2012年将是 1992年里约热内卢环境与发展大会20周年,20国集团必须将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今后所有峰会和项目的政策中心。


约翰•艾尔金顿是智库“飞鱼座”和“可持续发展”的联合创始人
 



实施成熟方案补偿穷国

关于富国应为穷国提供经济补偿,以鼓励他们减少环境(尤其是热带雨林)破坏的讨论一直盛行。

这个观点的初衷是,像印尼这样的穷国,若因决议为保护环境、停止疯狂伐木而造成收益的损失,则理应得到一定的 补偿。但是,对于两个政治社会结构迥异的国家,如巴西与印尼,是否应得到相等的补偿,却长期存在争议。

巴西已证明了仅在数年内大幅改善贫困问题的自主能力。合法采伐(不幸的是也存在非法采伐)必须上税,且大部分 税收将为国家利益服务。

印尼则仍是一个封建国家,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穷人指望不上政府或私 营部门提供任何实际性帮助。采 伐林木要么是非法的,要么由相互勾结的军队、暴徒、政府关系户的特权阶层所控制。即使所有森林毁伐殆尽,该国的绝大数组群,即穷人,也丝毫得不到好处。同理,停止砍伐也不会为他们带来补偿。巴西和印尼是否真的应该获得同等的补偿 待遇?


安德烈• 瓦切克,小说家、记者及电影制片人,常驻亚非。



将生物多样性因素纳入公共预算

生物多样性提供了世界上最大的就业来源,保障着数百万林业、渔业和 农业部门岗位与生计。它为经济发展提供产品和服务,如农作物的授粉、洁净的空气及水源、肥沃的土壤、多产的海洋和价值数万亿 美元的药品。它还保护社会免于自然灾害和环境变化的影响。

然而,各国政府依然认为 生物多样性是理所当然的。其价值并未充分纳入公共预算,由此导致生物多样性继续以惊人的速度消失,长远来看,给地方和国家经济带来了重大损失。单是毁林和 森林退化的损失就估计有每年2万亿至4.5万亿美元(13.6万亿至30.6万亿元人民币)。

生物多样性的恰当价值应当 全面融入所有20国集团的金融,经济,贸 易,商业和劳工部门。我们需要一项经济政策,可以内化决策中可能带来的环境破坏风险;可以使生物多样性、创造就业和减少贫困之间的积极联系发挥最大作用; 可以带动对生物多样性的投资,以建立应对环境变化的适应力。

绿色经济联盟呼吁20国集团:

(1)将生物多样性的价值纳入国民经济核算,并鼓励通过环境、社会和政府的报告系统公布其带来的环境和社会影响。

(2)改革所有助长生产 过剩或资源浪费的补贴。既然20国集团承诺逐步取消矿物燃料的补贴,我们要求你们报告你们的过渡策略,并宣布何时以及打算如何逐步取消这些补贴。

(3)不遗余力地推动 20国集团支持雄心勃勃的、公平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后2012全球气候政策框架。


绿色经济联盟是国 际商务、工会、 研究和环境组织的联盟,由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IED)主办。此文是其致20国集团公开信的选段。


首页图片来自唐宁街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彻底解决金融危机

如果不能达到比2004年后出现的更稳定的经济增长,那么政治家们召集起来探讨环境问题的可能性就大大减少了。G20需要探讨与金融危机相关的问题,以及与投资银行操作相应的法律和经济结构——允许有限责任机构短期借入、长期借出。现有结构的优点是能够充分的使相关机构起到金融中介的作用,闲置资金得以投资利用。然而投资机构以及私人储户紧急撤款时所产生的风险,国家无力承担其后果,尤其是经济后果。这样的结构因素是否是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是这样,是否能够开展金融重组,减少此类风险、并保持其金融中介的有效角色?如果可以的话,G20则必需在各个利益集团的反对之下,在全球范围内逐渐实行强制的重组协作。如果不是这样,那么G20必需要找到能够使传统法规继续有效运行的新办法。

MF

get to the bottom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If more stable economic growth than has occurred since 2004 cannot be achieved, the prospects of summoning the political will to address the problems of climate change will be significantly reduced. The G20 needs to address the questions surrounding the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legal/economic structure which banking operates - under which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ies borrow on a short term basis and lend on a long term basis. This structure carries the enormous benefit of achieving financial intermediation in which otherwise idle funds are allocated to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However it generates risks of panic withdrawals by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and private depositors – which states cannot afford to happen but also cannot afford to underwrite. Were these structural factors significant contributors to the financial crisis? If so, is there a way to restructure banking to reduce these risks whilst still facilitating effective financial intermediation? If the answer is yes in both cases, the G20 must face down opposition from interest groups and impose globally coordinated restructuring. If it is no in either, then the G20 must find a way to make more conventional regulation work.

MF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呼唤独立的世界性环境组织

如果不是在联合国的领导之下,那么以上这些目标是可以接受的——联合国是现代历史上最不公平的机构。联合国处理环境危机完全以失败告终,我们的世界需要一个独立的环境组织。

an independant world environmental agency

All the targets here above could be agreed if they weren't under the lead of the UN which is the most unfair institution of the modern history. The UN failed in dealing with the environment crisis and the world needs an independant environmental agency .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请关注生物多样性

生物多样性问题一再被提起。今年是生物多样性年。不过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际政策制定上,这一话题都没有给与足够的重视。文字有助于提高人们意识,但是我们需要的是行动,立即的行动。

本评论由陈丽英(Anna)翻译

Listen to the biodiversity please!

Biodiversity comes up again and again here. And it is the Year of Biodiversity at the moment. But the importance of the topic does not seem to be adequately reflected in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olicymaking agendas. Words help to build awareness - but it is action we need. And f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