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上市的要求

两个研究中心正在督促香港交易所,对于中国大陆被披露污染环境的上市公司,应加强其信息公开。以下是亚洲水资源项目对该论题的概述。

Article image

香港交易及结算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HKEx)如能加强响应环保信息公开,不仅将降低投资风险、保护投资人利益,还将增进中国的环境保护,一篇名为《克服披露缺陷香港有责》的报道中这样说。

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大陆公司中15%都有环境违规的记录,许多公司还一犯再犯,这让我们注意到这篇由北京的非政府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与香港的一家智库思汇政策研究所(CE)联合推出的报告。

“我们的研究表明,这15%有环境违规记录的公司中,香资企业占绝大多数。”IPE创办人马军说道。与此同时,在香港上市、位于大陆的H股有限责任公司环境违规的次数最多,因为这些公司中许多都存在着多种违规行为。

该报告指出,港资企业建滔化工集团建滔积层板控股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都有多条环境违规记录。2009年5月,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谴责了一家建滔积层板工厂连续两年超标向珠江口排放废水。今年,建滔化工集团的工厂中有三家都登上了广东省环保局的污染黑名单。

青岛啤酒,一家H股上市公司,据报道在2004年到2009年期间已有二十余次环境违规的记录。其位于重庆的工厂在2006、2007和2008年均有环境违规的行为。

报告还披露了包括华能国际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大部分企业,无论是在年报中、可持续发展报告中,还是在官方网站中,都没有透露其子公司的各类环境记录。

亚洲水资源项目的经理艾娜·波松说,这种不透明“使公司和股东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风险。投资者在作出投资决定的时候需要考虑与水相关的风险,但是却没有资料可供比较与对照。”

马军说,投资者的风险也在增加,如果还按以往的思维做商业判断,那么会为污染企业付出更高的代价:“然而,从历史上看,违反中国的环境法只是给企业带来些微财政上的负担,因为执法不力,罚款额也不高。执法更严与加重罚款是大势所趋。”

根据IPE和CE的报告,榆林环保局于2008年对煤矿废水超标的中国神华能源有限公司处以一百万元罚款。这家公司在2009年又被罚款一百万元,因为其煤矿又没有达到环保标准。

除了增加罚款,中国环保部也大幅度加强了对不环保型企业的制裁措施。环保部在2008年的报告中透露,2007年里,621家造纸公司因违反国家产业政策、总排放标准不合格而被强制关闭。在2008年,环保部基于环境影响评估(环评)的结果而否定或暂停了一些项目。

IPE和CE的报告还指出,在2008年,位于南通的一家华润创业有限公司的下属工厂被责令停业,日损失达三十万元。在2009年,政府关闭了这家持续违规的工厂。

中国政府意识到了透明度是环境保护中的关键,马军说道,在中央支持的环境信息公开趋势中可以很清楚看到这一点。在2008年,无论是环保部还是上海证券交易所都要求公司公开违规、罚款信息,以及该公司是否被当地政府责令停止生产、搬迁或关闭。马军说:“这些规定是改善环境治理的分水岭。”

尽管从全球范围来看,随着商业的环境风险增大,投资者们对企业信息公开的兴趣也与日俱增。该报告的合著者思汇政策研究所行政总监陆恭惠说:“不可避免,企业信息公开在中国仍需一段时间。只有当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参与到政府与非政府组织中共同施压才能加速这种改变。”

香港交易所最近起草建议,以求更新矿业公司的上市规则、发展企业的社会责任标准。陆恭惠称这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了一步,然而她还提出,香港交易所可以为更大程度的信息公开做出更多,比如说要求某上市公司,一旦其任何分支机构、修正措施或最新监测数据显示出环境违规,都必须向香港交易所汇报。


亚洲水资源项目(AWP)是一个信息门户,为企业与投资者提供关于中国日益严重的水资源危机的有关信息。亚洲水资源项目由
思汇ADM资本基金会共同赞助。

全文报告《克服披露缺陷香港有责》于2010年3月刊登于AWP网。


首页图片来自互动百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想改变现状的人的花言巧语

为什么“不可避免,企业信息公开在中国仍需一段时间。”

各地方政府的高级官员和政策是由中央政府批准任命的,因此中央政府无法改变现状也就很好理解。

Rhetoric from those who do not want to threaten the status quo

Why will “corporate disclosure in China will inevitably take time”?

Surel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ve insufficient power to demand changes - particularly at local government level given that the centre approves local government senior staff an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