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探寻动物的内在灵性

乔纳森·贝肯伯认为,狒狒能够表现出悲伤的情绪,鸡能够识别美丑。而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让他痛心不已。这位动物行为学家向詹姆斯·兰德森讲述了它们的感受。

Article image

您相信吗?鸡能辨别人类的美丑,掠鸟也会有悲观的时候,大象会因为同伴的逝去而悲恸。所有这些或许就是独立动物行为科学家乔纳森·贝肯伯博士研究的惊人发现。他在新书中宣称,大量的研究让我们对其它动物对自然界的体验这个问题的理解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研究涉及包括从小鱼到猴子在内的大量物种。

“仅仅30多年前,如果用高兴、倦怠、或者欢乐这样的形容情绪的字眼来形容除了人以外的其它动物时,还会被学术界看做是异端。”在他的《第二天性:动物的灵性》(Palgrave Macmillan, 2010)一书中,他这样写道,“(然而现在,)研究人员发现,动物所具备的思维和情感远远超乎人类的想象。”

对于生于英国,居于美国东海岸的贝肯伯而言,这一新的认识让他得出了许多前所未有的结论。

詹姆斯·兰德森(以下简称兰):这么说,例如鸡也有审美观这样的观点……我们应该对此加以关注。因为,在我们对待动物的方式上,这种观点似乎具有深远的意义。

乔 纳森·贝肯伯(以下简称贝):在20世纪相当长的时间里,关于动物们有什么样的想法,有什么样的感受等这样的问题一直是一个禁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我们 对各种现象作了大量的研究。结果显示,动物们的的确确有着与人类一样的情感。它们或许有着与人类不同的生存方式。但是,它们对欢愉和痛苦的体验却同样强 烈。它们的情感体验与人类一样敏感。有研究显示,这些动物具有真正的灵性。

对于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关系而言,这意味着什么呢?自相矛盾的 是,随着我们对动物了解的加深,我们对待它们的方式却远远落后于我们对它们的了解。其原因就是我们仍然固守着强权就是公理的策略。而这种策略正是出于我们 殖民主义和奴隶主义的思维方式。不幸的是,我们还沿袭着中世纪时期对待动物的方式。

兰:您能就动物的感知这一点做一下解释吗?

贝: 感知就是感觉事物的能力,通常表现为快乐和痛苦。但是,这只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其中包括从悲伤到乐观,从积极到消极等各种感受。关键是,它是道德规范 的基础:人类是有道德观念的。哲学家们称之为能够做出符合道德规范决策的道德个体,而感知则是构建这一道德体系的基石。正是它让人类的生命如此重要,正是 它最终使谋杀成为一种令人发指的罪行,因为你剥夺了一个个体未来的生命。假定动物的感知在某些重要的方面非常敏锐,我不是说它们可以制造计算机或读书,那 么,我们就需要扩大我们的道德范畴从而将它们纳入其中。

在一项名为《鸡对漂亮的人情有独钟》 的研究中,人类的面孔被拍摄下来,并对其进行数字化处理,然后将它们呈现在一些大学生的面前,由他们根据魅力值对这些图像进行划分。男性面孔由女性学生来 进行评分,反之亦然。最终得出一个从最具吸引力到最缺乏吸引力的评价表。然后,再将这些同样的图片展示在鸡的面前。让人惊讶的是,不知为何,鸡对这些面孔 所表现出的二元化的偏好中,与人类偏好的相同率竟高达98%。

尽管作者似有此意,但是这并不一定就意味着鸡认为那些面孔更加具有吸引力。在鸡的世界里这意味着什么,我们不得而知。然而,在我看来,这意味着它们对于一些线索的感知非常强烈,而这些认知与我们对美学的认知非常相似。

兰: 在您的书中,您这样写道:“到底为什么鸡会觉得我们美丽?今天,在美国,受到我们屠宰和虐待的鸡的数量要远远超过地球上人类的数量。”当然,进行一些个体 研究,并对其结果进行过度地阐释、过多地偏信,这么做是很危险的。而就这项研究而言,样本鸡的数量只有六只:从它们表现出的偏好到得出它们具有辨别美丑的 能力,这之间的跨度是否太大了?

贝:在您提出这个问题的同时,美国有大约3500只鸡被屠宰。因此,这可以让人们明白我们屠杀这些特别的 生灵的规模究竟有多大。一些生物学家称它们是地球上最成功的动物,因为现在它们的数量如此众多。然而,在我看来,它们却是最不幸的,因为它们中的大部分都 悲惨地度过它们短暂的一生。如果你从数量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那么你得出的结论与你从每个个体的角度所得出的结论完全不同。可是,具有感知能力的是每个个 体。

然而,在这项研究中,仅仅因为鸡对人类的外貌有着与人类对自己外貌相同的评价,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它们具有与我们相同的感知能力。我当 然不会这么说。尽管我没必要说,鸡对于折断一只翅膀的痛感要低于我们人类手臂骨折的疼痛这样的话,这一点尚需探讨。当然这一点是有科学依据的。但是,这项 研究却说明—当然这只是许多研究中的一项—鸡的生命也有其存在的意义。而这正是我试图让人们明白的一些认知和情感领域研究的核心:动物们不仅仅是昏昏噩噩 地活着。他们有生命,有情感,还有倾向性。他们应该充分享受福利这个词所带来的一切。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认真地看待我们与它们之间目前存在的这种关系,并 对其进行重新审视。

兰:人们会从云彩的形状中看出人脸,或者在通风良好的建筑物中听见人说话的声音;我们非常善于使我们周围的一切具有人性化的特征。认为动物与人类一样能够体验情感,目前还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对吗?

贝:这里就有一项在严谨的科学基础上所做的情感研究的例子。这项研究的对象是南非大狒狒。 在博茨瓦纳,相同的科学家对这些特定的种群已经进行了长达30年的研究。因此,当这些动物在它们自己的生存环境中时,我们能够对它们进行一些长期实验性研 究和观察性研究。众所周知,对于母亲而言,失去襁褓中的婴儿是一件可怕、令人痛苦和悲伤的事。人们还知道她们的悲伤是来自于天性。这种悲伤随着糖皮质激素 在血液中的升高而在生理上反映出来,持续的时间能够长达一个月,甚至更长。这些狒狒表现出相似的行为模式;如果博茨瓦纳奥卡万戈三角洲的一只母狒狒失去了她的孩子,科学家们可以用一种非侵入性的方法测量她血液中的激素水平。他们不需要采血,只需要密切观察。一旦母狒狒拉屎了,他们就会大声说:“哦,露西刚刚拉了泡屎,我们采个样吧!”然后,他们就会对采到的粪便进行分析。

化 验结果表明,它们的糖皮质水平也会升高,时间同样持续一个月左右。而与母狒狒最亲近的伙伴或者与它们有亲缘关系的狒狒的糖皮质水平也会升高:悲伤的情绪似 乎有一种感染的能力。这同样与人类相似;在这种情况下,人类会聚集在一起,互相支持,这使我们的社交网络得到增强。狒狒也表现出相似的行为模式。失去宝宝 的母狒狒会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更加频繁地梳理自己的皮毛。同时,也有更多的狒狒来替她梳理毛发。人们认为这是它们进行疗伤的一种方式,这样就可以度过它们 有可能正在经历的悲伤。

这是一个情感的挑战:这些情绪是私下里表现出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科学界在很长的时间里忽略这些问题的原因。

兰:食肉动物在捕获猎物时,会使出各种不齿的手段。雄狮子会将那些加入新狮群的年轻狮子杀死。动物们是否有某种道德责任感?

贝: 当然有。科学前沿中就有一门学科研究动物的美德:人们逐渐发现动物具有道德意识,或者对自己的行为会从道德的方面进行考量。对于那些在进化过程中形成群居 生活习性的社会性动物而言,情况更是如此。群居生活充满了妥协。你给予别人,同时也从别人那里索取。你希望与其它成员保持良好的关系,否则你就会被驱逐出 去,而这种情况对你是不利的。因此,我们可以从基因的角度对美德和道德行为的演化进行解释。当然,我们会用多种方式对其加以佐证。

最近的 一项研究显示,狗在面对不公正的情况时,会表现出厌恶的情绪。这说明,它们具有公平意识。如果两只狗并排坐在你面前,你想要跟它们握手。如果两只狗都跟你 握了手,而你只奖励了其中的一只狗。如此这般试过10到12次之后,那只没有得到奖励的狗会拒绝跟你握手。而另外一种则会继续高兴地跟你握手。在对照试验 中,当只有一只狗没有得到奖励时,它持续握手的时间会长得多。因此,它这么做不仅仅是出于疲劳或挫折感,而是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它会想:“它这么做就有 奖励,而我做同样的事情却没有得到奖励。”

兰:那么植物有没有内在价值观呢?


贝:艾伯特·史怀哲所宣扬的理念就是“敬畏生命”。 他在1915年创造了这句话,而我非常喜欢。这句话也是针对植物说的,因为植物同样是具有生命的生物体。尽管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植物是没有感知能力的,但是我们仍然对此争论不休。然而,即便它们没有感知力,我们也应该尊重它们。因为这涉及到一个更加广阔的话题,那就是我们与动物之间的关系。

人 们经常问我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一名素食者—实际上,我是一名严格的素食主义者—“那么植物怎么办?如果你是素食者的话,你吃的是植物!”但是,如果你是一 名肉食主义者的话,你就间接地吃掉了更多的植物。因为你在食物链上所处的位置更高。牛需要吃草才能长肉。不管怎样,相对而言,素食者与植物间的关系更加友 好。我崇尚敬畏一切生命的理念—我不愿意看到树木被连根拔起,就像我不愿意看到牛遭到屠宰一样。但是,由于牛是有感知的,而植物没有。因此,这两者之间具有道德差异。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10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来自www.jonathanbalcombe.com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换位思考

“由于牛是有感知的,而植物没有。因此,这两者之间具有道德差异。”这句话说不定会引来争论......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想起了刚刚看过的电影《驯龙高手》。如果能站在高空重新看待与我们对抗的物种(甚至同类),和谐便能替代不必要的杀戮和残酷。

think from other's position

..."but there is a moral difference because cows are sentient and a plant is not." These words may cause some controversy ......
But anyway, this reminds me of the movie I've just watched,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If we can stand higher to take a different look at the species against us (or our own kind), harmony can replace the unnecessary killing and cruel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