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清洁技术风投热浪席卷硅谷

全世界的投资巨头们都在把眼光转向清洁技术。约翰•艾尔金顿的硅谷之行让他发现了这股热潮的源头。

Article image

每次到加利福尼亚都让人兴奋,特别是在风险投资界疯狂热衷于某个新项目的时候,比如赛格威(智能直立滑板车,在旧金山街头偶尔可以看到)、苹果公司的新iPad电脑等等。最新的宠儿则是今年二月份新出现的所谓“Bloom Box”,这是一种低碳的燃料电池系统,被誉为目前硅谷最尖的技术。

没错,情况或许如此。但KR·斯里达尔和他的Bloom能源公司是否能让其资助人们(包括KPCB风险投资公司的传奇老板约翰·杜尔)美梦成真,只有等时间来验证了。开头的确很不错,已经签约的客户里包括可口可乐、eBay、联邦快递、谷歌和沃尔玛这些大公司。从Bloom Box系统自身来说,目前版本的重量是10吨,价格约为80万美元(550万人民币),这使得它有望成为低碳经济的翘楚。

最近的硅谷之行,我再次被这一地区在世界高科技产业发展中发挥的作用所震惊。这一点表现得最明显的莫过于2月26-28日在旧金山举办的第16届清洁技术论坛了。正如清洁技术集团总裁西拉兹·哈吉所说,在穿过了“死亡之谷”后,许多清洁技术公司的经营环境明显改善。而原因不仅仅在于全世界各国政府为抵御经济危机所提供的5120亿美元(3.5万亿人民币)刺激资金。但它又警告说,中国的1.4万亿人民币(2000亿美元)清洁技术资金投入走在各国前面,去年中国加香港在这方面的资金投入占世界总投资的69%。

80年代初以来,我经常前往加州会见一些高科技先锋,有时候还和他们一起工作。在这一过程中,我亲眼目睹了生物科技和新经济产业所经历的过山车一般的大起大落。我这次硅谷之行是带领来自19个英国清洁技术企业的高管们参加“净酷团”(Clean & Cool Mission),这是一个合资企业,发起者包括英国技术战略委员会(过去三年中它在高科技上投入了10亿英镑)、英国贸易投资总署(促进英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政府机构)、市场分析企业波里卡特公司以及我们自己的飞鱼星公司。

我们所到之处,关于可持续的言论和日程铺天盖地,这实在令人震惊。无论是惠普这样的产业巨头、旧金山市政府奥雅纳工程顾问公司IDEO设计咨询公司这样引领变化潮流的企业,还是Better Place(电动汽车厂商)和Serious Materials(绿色建材厂商)这样刚起步的企业,感觉都是如此。美国公司一度把可持续性日程视为社会主义的同义词,但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投入这一潮流。

如同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所预言的,能源发展再次成为大经济的构造板块,这背后的动因包括气候变化、能源安全、水源短缺和发达国家消费者意识的增强。清洁技术集团的执行主席尼古拉斯·派克在清洁技术论坛的开幕式上说“创造性毁灭正在加速”。1960年,被列入《标准普尔指南》的企业平均能在上面待40年,2000年,这个数字减少到20年,而现在每年的流动率高达10%。

谁将成为明日的“清洁巨头”?派克问道。他强调大公司对清洁技术的兴趣越来越浓,单是谷歌自己就在去年的前三大清洁技术交易中独占两个。我们看到一个趋势:以清洁技术为焦点的风险资本主义正在转向以清洁技术为导向的合并和收购。而且经济衰退确保了“满眼拣便宜的机会唾手可得”,又加快了这一趋势的发展。

数量多到惊人的大公司都利用清洁技术论坛的机会搜索着有潜力的新企业,连波音可口可乐杜克能源都加入进来。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很多,但派克认为美国的转折点早在2005年就出现了,当时通用电气沃尔玛都开始转向可持续产业。如今,就连比尔·盖茨都开始切实关注气候,他最近在TED会议上的发言中把气候变化称为新世纪最大的挑战。

与创新项目合作的大型商业行动中,最令人惊叹的是威立雅环境集团。该公司副总裁菲利普·马丁宣布了新的创新加速器,表示他们将在2011年前与至少四家新清洁技术企业合作,并期待与合作企业的老总们共同参加明年的清洁技术论坛。

他们表示自己说的都是心里话,因此当我听到尼古拉斯·派克说可持续事务走进任何公司的老总办公室都花了很长时间,立刻竖起了耳朵。我本来就已经和《Fast Company》杂志商量好从四月初开始撰写一系列新的博客文章,主题就是可持续及社会性创新挑战如何进入老总们的视野,包括总执行官、财务总监、运营总监、技术总监、市场总监和新诞生的可持续事务总监等等。

我带领的英国清洁技术公司给所参观的地方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从帮助客户计算其碳足迹的AMEE到立志“绿化”全球洗衣业的Xeros,所有这些公司都打算和相应的大企业建立伙伴关系。它们把风险投资视为踏脚石,Xeros的老总比尔·威斯特沃特开玩笑说他甚至打算在旧金山的“沙丘路”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的大本营)上开一家洗衣店,这样就能让投资者们看到他的特的未来理念。然而,和我谈论过这个话题的几位加拿大人都有点忧虑,担心经济上 较弱的国家似乎都把自己的清洁技术知识产权“打扮得漂漂亮亮”,等着硅谷的风险投资家们前来挑选,但最终的后果是不幸的,大型项目、就业和税收红利全都跑 到了美国,而非加拿大。

从长远看,对于我们这些在创新者和主流大公司之间扮演“红娘”的人来说,一个关键挑战就是要保证以后的关系尽可能平等并富有成效,这样才能鼓励创新者、企业家和投资者们充满热情地投入这片广大的新希望空间。


约翰·艾尔金顿,
可持续性组织飞鱼星公司联合创办人,个人主页:http://www.johnelkington.com

首页图片由VSmithUK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