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谁掌管富国集团?

2004年到2008年之间,中国环保部门每年都为富国皮革厂开出罚单,但却对其背后的管理运作知之甚少。徐叔大将一一揭开幕后的面纱。

Article image

在上大地区被富国皮革厂的污染困扰了那么多年的居民,极少有人知道这家皮革厂的母公司富国集团。甚至中文媒体上也几乎查不到有关富国集团及其创始人——金融家严慈亮的资料。

严慈亮创办了富国集团,是集团旗下所有子公司的法人代表。他出生于中国,在哈佛大学接受教育,如今入籍新西兰,并且身兼中国皮革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副理事长。

乍看之下,严慈亮的人生就像一篇经典的成功人士发家史。1981年,严慈亮获得扶轮社奖学金资助,前往新西兰首都的奥克兰文理学校学习英语,后进入奥克兰大学学习,1985年,他来到悉尼的西太平洋银行,1986年,西太平洋银行为他提供奖学金进入哈佛商学院攻读MBA。

1992年, 美国ZIFF家族作为主要出资人,成立了一支基金,募集了0.525亿美元。1993年,严慈亮与哈佛校友Susanna Foels合作创立了富国资金管理公司,成为此基金的管理者。至此,富国集团的雏形基本确立。

时至今日,富国集团旗下公司的业务分为四个领域。

一是富国的发家本行——金融业。富国的金融业务,集中在富国全资的中国控股公司富国太平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它为地区总部设在上海的多家跨国公司提供大范围的金融和商业服务。它的母公司富国太平洋有限公司于2008年末在新西兰证券交易所摘牌的时候,引起了许多前股东的不满。事实上,该公司的注册地在百慕大,而办公总部却设在马来西亚。

第二是旅游服务业,包括北京工体富国海底世界上海锦江之星宛平南路店,以及一些餐饮、零售店和酒店式公寓的运营和发展,富国在上海还拥有并经营一些停车设施和一支小型出租车队。

第三是建筑业。在新西兰,富国的全资子公司Mainzeal房地产和建筑公司是一家国家级建筑和房地产开发公司。

第四就是以皮革及相关产品构成的制造业,富国官方称其为“富国工业”,包括上海富国皮革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和收购的上海皮革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生产来料加工皮革、皮革制品及与皮革相关的原辅材料,销售皮鞋、皮衣、体育用品、箱包、室内装饰,以及车饰皮革的鞣制以及工业粘合剂等皮革化学品的生产。

2003年2月27日的新西兰第二大日报《自治领邮报》(《Dominion Post》)报道说,中国市场是富国集团扭亏为盈的最大原因。

报道中称,富国集团在新西兰的上市公司富国太平洋有限公司前一年亏损1530万新元,而当年则盈利800万新元。扭亏为盈的重要因素,正是来自上海富国皮革有限公司(Shanghai Richina Leather)的盈利。这也是富国集团首次开始从这项投资获得重大收益。上海富国皮革有限公司已成为富国集团的业务重点。

从富国集团的高层名单中的一个名字,我们可以一窥严慈亮的深厚背景。詹妮·希普利女士(Jenny Shipley),富国集团全资子公司Mainzeal 房地产和建筑公司的独立董事和董事长,富国太平洋有限公司前独立董事,及富国皮革有限公司前董事长。

这位詹妮·希普利女士,正是前新西兰总理。1999年7月,她曾应江泽民主席邀请来华进行工作访问

2007年5月,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和北京大学联合发起成立北京大学新西兰中心,新西兰外交部长Winston Peters及众多高级官员出席了新西兰中心成立仪式。而慷慨资助建成新西兰中心的,正是严慈亮。

记者从可靠信息来源处获知,富国集团正在重组其在中国的业务,拟将旗下的皮革制造厂迁移至辽宁省。集团将在上海重点关注房地产开发项目,而上海皮革厂的那些工业用地,则将被发展为商业和居住用地。富国工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鲍勃·摩尔(Bob Moore)认为,这次“战略转移”将彻底结束上海富国厂周边邻居们的噩梦,“在2010年10月前,我们将在那里建起一家专门从事毛皮深加工的工厂,也就是我们在上海关掉的那道会产生臭味污染的工序。”

严慈亮一直没有露面回应有关富国集团环境污染的质疑。在回答记者关于严慈亮对公司连年排污超标的态度时,鲍勃·摩尔的回答很谨慎:“严慈亮是投资人,我们是 他的管理人员,所有的责任都应该由我们来担。严慈亮肯定是希望富国皮革厂达到世界级的环保标准,我们会努力实现他的目标。”


徐叔大,上海记者。

首页图片为富国集团创始人严慈亮(中)。来源:清河门档案信息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最应该追究的是管理部门的责任

“中国环保部门每年都为富国皮革厂开出罚单”。除了罚款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这些罚款都成了企业污染的保护伞了。

The management Department is the most to blame.

Chines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 fines leather factories from rich countries every year. Except being fined, are there any measures? These fines have become protecting umbrella for those companies.

Translated by Anna.ch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记者徐叔大真牛啊

徐叔大真牛啊,调查到那么多内幕,配得上“无冕之王”这个称号。

Shuda Xu is Awesome

Shuda Xu is awesome with so much inside stories. You are truly a journalist, an uncrowned K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是做不好是不想做

把谷歌都能逼走不能把一个皮革厂治好?没想好好治才是真的吧?

Not willing to do rather than not doing well

How you cannot operate a tannery since you can even drive Google away? I think the truth is you do not willing to sav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