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皮革企业污染上海(二)

愤怒的居民一直争取摆脱隔壁富国集团制革过程中产生的难闻气味。徐叔大在报道的第二部分提到,好的转变已然在望。

Article image

宝山区环保局:治理无望,就彻底调整

宝山区环境保护局一位负责人和记者聊到富国皮革厂时, 很是无奈:“富国的确做过整改,从2004年至今投资了1000多万来改善环境。关掉了毛皮加工生产线后,富国皮革厂产生的污染削减了80%,但我们看到 的效果还是不理想,因为它在不断改善污染治理时,也在不断产生新的污染。”另外,这些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只限于富国本身的设施。而即便这家工厂自身的污染已 大大的削减,但该厂旗下规模较小又不挂品牌名号的子公司仍然在制造污染。

他说,制革企业的行业特征,决定了它对环境的污染不断解决又不断发生,无法得到根治,“它在居民区边上,百姓肯定受不了,所以我们对它的监测要求也很严,经常对它进行一些高压执法,时不时去挑它的毛病。”

他认为,富国污染问题的关键,是它所处的功能区不对。在建厂的时候,中国还没有建立一套区域环境影响评估的系统,工厂设址在居民区也并不触犯任何法规。“如果富国不是处于居住区,而是在工业区的话,那么它是可以生存的,毕竟它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而对于宝山区的居民来说,好的转变已有迹可循。这位负责人透露,上海市政府即将对富国进行一次较为彻底的调整。未来,上大地区会出现一个漂亮的大公园,周边会有一些现代服务业企业和后加工基地,还有一些商贸服务企业和商住楼。“上海市政府下了决心,既然治理无望,对周围的民生影响那么大,那么干脆从调整的角度入手,来一些大的改变,而不单单进行污染整治,这样可以彻底改变周围百姓的生存环境。”

他说,富国拥有厂区的土地产权,所以所在地宝山区大场镇对它的自主权不大,如果不是上升到上海市一级的整治层面,地方政府还是较难推动它。“我们环保部门也是借了上海世博会的东风,借一把力推进解决上大地区的臭气污染问题,给百姓一个交待。”

他透露,宝山环保局已开始和富国集团商讨,如何把富国的企业发展规划和宝山地区的发展规划并一,“这个地方地价高,一旦转型,对于企业来说,肯定比生产皮革制品要好很多。”

记者也从富国集团内部得知,富国集团即将聚焦的领域,将是房地产开发。

富国工业CEO鲍勃·摩尔说“我们将在辽宁阜新投资8个亿,建立一家毛皮深加工工厂,也就是那道会产生臭味污染的工序。我们在宝山的工厂,将成为世界一流的皮革加工工厂,做没有臭味没有污染的成品加工。”

需更多企业向富国施加压力

马军,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开发出中国第一个水污染公益数据库,发布“中国水污染地图”。 他认为,富国的一些品牌客户已对它的环境污染行为感到担心,“例如Timberland,已经表示他们决定逐渐减少直至不从富国进货。现在需要有更多品牌像Timberland这样,给富国施加压力,让它去改正。”

这种压力已经慢慢开始发挥效力了。马军曾向富国提出希望开展第三方审核,但没能成功说服对方。英国皮革协会(British Leather Council)是一家代表国际品牌审核产品供应商环保表现的机构。据该协会负责人称,富国现在已与一个公司达成协议,同意每月接受一次运营审核。与此同 时,马军则认为,这种“月检”的严格程度达不到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以及大众的要求。据他了解,富国正在准备一个更全面的第三方审核程序。

但是马军承认,解决这个难题是任重而道远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意识到富国不是一个独立的案例。类似污染问题在很多皮革厂中是广泛存在的。”中国的环境监管力度不强,这在马军看来是造成富国连年污染的原因之一,“我国环保部门可以采取的措施很少,一般都是些行政处罚,罚款数额又有法规限定,金额不大,因 而违法排污的违规成本很低——特别是中国遵循了‘一事不二罚’的原则,一年内一次监测到超标处罚后,再监测到超标也不能再处罚了。而在国外,处罚力度会比较大,在问题解决之前,可以按日处罚,每天罚款两万五千美元,一直罚到问题解决为止。”

进一步对比国外对污染控制的较好的原因,马军则认为由法院做出惩罚性判罚起了很大作用。在很多国家,受害人可以去法院要求企业赔偿对他的侵害,法院的惩罚力度往往比环保部门还要大,一些造成严重环境污染的企业,可能会面临数亿美元的罚款,或者直接被勒令暂停生产。这会让企业感觉到解决这个问题,比冒罚款的风险要来得合算。

马军说,重污染生产环节的外包,使企业的环境责任变得越来越模糊,“中国承担了世界工厂的角色,很多大型品牌都在中国进行采购,把耗能最高污染最重的那部分转给了中国企业,这类似于富国收购上海皮革有限公司后,把产生重污染的生产环节发包给它的下属企业。”

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马军提出,必须加强富国客户企业对供应链的管理,像Nike、Giorgio Armani这些大型品牌,都有各自对环境的承诺,所以一定要有严格的甄别管理,不然对环境的承诺只是忽悠信任你的消费者。”

英国皮革协会和皮革工作组(Leather Working Group)负责对皮革供货商进行环境审核和评估。皮革工作组由世界主要皮革厂商的客户企业组成,为皮革厂商制订环境标准,并将审核工作交给英国皮革协会,由英国皮革协会18个月轮一次做环境审核,审核日期提前通知皮革厂商。虽然这些机构并已经与供应商签订协议,但马军认为,评估环节把关不够严厉,这也是造成富国长期污染环境的另一关键原因,“如果在审核当天没有超标,那么这18个月就没问题了。而历史记录,或公众投诉,都不在他们的审核范围内。”

对于许多知名的跨国品牌来说,这样脆弱的审核程序将给他们的品牌价值造成潜在的风险。因此像Timerland和Nike这样的企业,不得不谨慎评估和对待现行的审核标准及其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马军说,2009年7月香港《南华早报》曝光了富国污染问题之后,皮革工作组成员Timberland和Nike都和皮革工作组进行了交流,“他们要求修改英国皮革协会的审核标准,推动皮革工作组重新研究他们的标准。”2009年末,Timberland中国区负责人何旭告诉马军,如果英国皮革协会短期内无法改善自己的审核标准,Timberland将对审核流程和标准做出弥补,“比如追溯供货商以前的环境记录。”

皮革工作组承认,这套审核系统的确存在缺陷,但他们坚持认为,工作组在收到Timberland和Nike的意见后已经努力改进了这些不足。皮革工作组不仅更新了协议中的部分条款,还准备在下周推出一个全新的版本。

“我们提出了一些纠正措施,设法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皮革工作组的发言人亚当·休斯回应到:“我们不是对整个背景的审查,而只是审计一个时间点的情况。但是我们坚持对方企业必须有一个资深高层签署声明,证明 我们的评估是真实而且准确的。此外,如果他们受到任何处罚或警告,都会被扣分。如果他们在口头警告前提下继续犯错,那么他们有可能就无法通过审核。”

富国皮革厂污染事件的影响已不再仅限于宝山区了。“这是皮革工作组运作以来最大的污点事件之一。”休斯称,“不过我们的反应还是足够迅速的。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希望这样的改进不会就此止步。


徐叔大,上海记者

下一篇:谁掌管富国集团?

首页图片为Timberland产品,该品牌表示将逐步减少直至不从富国进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皮革业的污染

读完这篇很好的报道,我有这么一个印象——皮革的制造过程注定要造成污染。

所以富国把厂从居民区搬到工业区也好,从上海搬到阜新也罢。只是换一枪打一炮而已。

或许这就不完全是富国集团的原因。作为世界加工厂,中国注定要在这方面牺牲太多。

Leather industry pollution

After reading this very good report, I was left with the following impression: The process of making leather is doomed to produce pollution.

As a result, whether rich countries move factories from residential areas to industrial zones, or from Shanghai to Fuxin (city in Liaoning province), it is simply firing a shot from a different gun.

Maybe this is not completely down to Richina Group. As the processing plant of the world, China is doomed to sacrifice too much in this respect.

(Translated by Matthew Baile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发展的代价

同意1号的看法。不光是皮革业,像化工业、采矿业等很多行业,很多工厂项目都在从沿海地区迁到中西部,从发达省份转移到落后地区,成为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座上宾”。这样的想象太多了,难道我们必须要为发展付出环境的代价吗?

The Price for Development

Agreed with Comment 1. In addition to the leather industy,many chemical as well as mining industry projects have moved from coastland to midwest area. They have become the local goverment's "guests" for investments. Such kind of phenomenons are not unfamiliar, do we really ought to pay the environmental price for development?

Translated by Yaqing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