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未知的水资源

喜马拉雅山冰川消融具有诸多不确定性,但是当地水资源供应形势依然严峻。纳宾•辛格•卡德加报道。

Article image

最近,喜马拉雅山冰川将彻底融化的说法颇受争议,而且联合国气候变化科学组织承认, 此前宣称喜马拉雅山冰川将于2035年彻底融化的说法并不可靠。争议之后人们发现,如何有效利用水资源十分关键,但也存在更多的不确定因素。逐渐融化的喜马拉雅山冰川之所以占了各大媒体头条,是因为它们是南亚、东南亚河流的发源地,且这些地区的人数占全世界总人口的比例十分可观。如果冰川真的大面积融化甚至消失,那么依靠这些河流生活的人们生命将受到极大威胁。

那么既然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已确认冰川几十年后将消失的说法有误,这是否说明水资源问题并不值得担忧呢?很多科学家认为,在人口过多、人口增长过快的地区,气候变化的影响会带来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水资源问题更加让人担忧。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冰川自身确实在融化,只是融化速度还有待研究。但是,有些气候因素确实影响着河水流量,比如降水、降雪和区域温度变化。尼泊尔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的高级水文学家麦茨·埃里克森认为,人们给冰川的关注太多,忽略了其他因素也可能影响发源于东喜马拉雅山的河流流量,比如降水和降雪等。ICIDOD最近对印度库什喜马拉雅山冰川展开了研究

东喜马拉雅山以南有几条主要河流,如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河(中国境内称雅鲁藏布江——译者注)及其支流。对于印度、孟加拉国、尼泊尔、不丹和西藏的数百万人口来说,这些河流就是生命线。世界银行的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尼泊尔冰川融化对恒河下游水流量变化的影响不到5%.“也就是说,95%以上的河水流量来自雨水和季节性积雪融化”,来自美国博尔德科罗拉多大学的冰川学家理查德·阿姆斯特朗如是说,他也是此项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

若真如此,那么即便冰川融化甚至消失,东喜马拉雅山的河流下游水量也几乎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在发生气候变化的今天,影响水量变化的其他因素(如降水和降雪)会保持不变吗?科学家的答案是:不会。但这些因素究竟会导致水量上升还是下降?究竟会如何影响,什么时候影响?这些问题有待解答。

“我们发现季风有些变化,”说到季节性降水影响该地气候时,埃里克森说,“比如去年,季风登陆尼泊尔迟了一个月,在迟来的雨季里,有些地区河水一天内上涨了80毫米。但是该地区降水和温度没有得到持续观测,也缺少恰当的研究。”

一些科学家认为,空气中的悬浮颗粒(灰尘颗粒和碳灰)吸收太阳辐射后会加热大气温度,加速部分地区温室效应,从而影响水资源。美国航空航天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太空科学负责人刘·威廉姆,去年在印度展开了一项研究,发现悬浮颗粒导致地区温度升高得要比预期快得多。他认为,这还会影响季风系统,造成该地区水供应减少。

但是阿姆斯特朗认为,气温升高会使季风加剧,从而带来更多降水,增加河水流量。他说:“这样一来,由气候模式决定的未来降水将变化多端,实际情况可能与通过气候模式所预计的结果大相径庭。”

西喜马拉雅山河水流量与季风系统不相一致,也会导致降水多变吗?巴基斯坦的全球变化影响研究中心首席物理学家艾沙尔德·穆罕默德说:“年平均流量相差很大,因此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清楚。比如,印度河流量最大时是最小时的两倍。”与恒河不同的是,喜马拉雅山西部的河流,比如印度河,流量受冰川影响很大,因为这个地区没有季风带来的降雨。但报告显示,即使在这里,冰川的情况也不尽相同。

部分科学家认为,持续上升的气温说明冰川冬季没有足够降雪,所以夏季河水流量减少。在印度防洪灌溉部门进行实地研究的克什米尔大学教授穆罕默德·苏丹·巴特说:“我们已经观测到印度河、奇纳布河杰赫勒姆河流量减少。记录显示杰赫勒姆支流流量减少了40%,这是由科拉齐冰川消融决定的。”但是,在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进行实地研究的加拿大冰川学家肯尼斯·海威特去年十月告诉BBC新闻说,至少有一半的冰川比他五年前看到它们时向前移动了不少。

冰川的情况本身已经十分复杂,加上更纷繁的降水、温度模式,此地区受这些因素影响的河流系统真是再复杂不过了。专家认为,由于政治条令和地理因素的限制,若想就这一情况达成共识,真是难上加难。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的埃里克森说:“这一地区的部分国家不愿共享与水有关的数据,他们认为这是机密的。由于难以获得这些数据,有效利用水资源的研究仍然十分困难。”


纳宾·辛格·卡德加:BBC尼泊尔语频道记者,一直对环境问题感兴趣,侧重研究气候变化与喜马拉雅生态的关系。

这篇报道的早期版本曾在2010年1月27日发表于BBC。

首页图片由James C Farme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未知”或许是好事

科学研究最忌讳以偏概全,无法实事求是。这就是为什么最近一系列被媒体捅出来的关于气候变化的质疑受到广泛的讨论。基于自身条件所限,民众没有别的方法,只能选择相信科学家。如果科学家因为种种原因,信口雌黄,或者只为了某种利益有意忽视真相的另一面,被揭穿后,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就崩溃了。

因此我宁愿听到科学家说“事情很复杂,我们还在研究”,也不希望他们斩钉截铁的下定论:“是的,2035年,冰川就消失了。”

Perhaps the "Unknown" Is a Good Thing

More than anything, scientific research tries to avoid taking a part for the whole. This is why recently the questioning of climate change has received so much media attention. Because of our own limitations, people can do nothing but choose which scientists to believe. And if scientists, for whatever reason, make unfounded claims or intentionally ignore facts for some other gain, when they are exposed, this unconditional confidence in them will collapse.

This is why I would rather hear them say, "It's a very complicated issue, we still have more research to do." And by the same token, I wouldn't want them to reach an unequivocal conclusion: "Yes, in 2035, the glaciers will have disappeared."
Comment translated by Clay Baylo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喀喇昆仑—喜马拉雅的冰川变化

我认同卡加德先生对于这个复杂而且充满矛盾的讨论的平衡性评估。
我要澄清一下他所引用的我的评论。尤其涉及到喀喇昆仑中部的两个盆地和2005年到2009年期间前进的高纬度冰川。实际上它们是过去十年里我在喀喇昆仑山最高处的“穆斯塔卡”观察到的30多座冰川的一部分,包括长度从小型到中级(10-40千米)的冰川。在喀喇昆仑最大的冰川上我只观察到了冰体加厚或者冰体边缘冰碛过度堆积的广泛迹象,但这看上去似乎是还未影响到(可能会,也可能不会)遥远终点的扩散证据。
我再加一句,直到最近,我的观察依然遭到了甚至是工作在其他地区的冰川学家的挑战和质疑,但是现在看来却是被接受的。然而,证据似乎很明显,在亚洲高地和世界的大多数其他地区冰川覆盖正在减少。在两者任意一种情况下,气候变化都是关键所在,只是比之前的想法更加复杂。

Glacier change in the Karakoram Himlaya

I commend Mr Khadka on a balanced assessment of a complicated and, of late, badly conflicted discussion.

I would just clarify the comment of mine he cited. It referred specifically to observations in two basins of the central Karakoram and high altitude glaciers which had advance between 2005 and 2009. In fact they are part of more than 30 glaciers I have observed advancing in the past decade in the highest "Mustag" part of the Karakoram in involve small to intermediate glaciers (10-40km) in length. On the largest Karakoram glaciers I have only observed widespread evidence of thickening of the ice or over-riding of the ice margin moraines, but this seemed evidence of expansion which has not yet (and may or may not?) affect the distant termini.
Let me add that until quite recently, my observations were challenged or dismissed by even by glaciologists working in other regions, but now seem to be accepted. However, the evidence seems clear that the ice cover is diminishing in most other regions of High asia and the world. In either case, climate change is the key, just more complicated than fomerly thou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