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三河三湖:远见成本的代价

周雷分析了中国西南江河治理不力的局面,显现出政策制定者缺乏远见和想象力。

Article image

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最近公布了一则有关“三河三湖”治理七年之功的审计报告,其中提到,2001至2007年,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投入910亿元财政性资金及银行贷款,用于“三河三湖”( 辽河、海河、淮河、太湖、巢湖、滇池)流域城镇环保基础设施、生态建设及综合整治等7大类共8201个水污染防治项目建设,但是整体水质仍然很差。

几乎在审计署颁发报告的同时,还有另外一则新闻:美国尤金·史密斯基金会将“2009年人道主义摄影奖”首次授予一位名叫卢广的中国民间摄影师,他名为《中国的污染》的组照,揭露了中国环境治理失效、社会分化、生态危机的残酷事实。

近千亿的资金蒸发,账面上5.15亿的虚报和挪用,长期以来有关三河三湖连续不断的环保负面新闻和生态危机和民瘼,不断更新的三河三湖区域超级城市宏大计划。这些事实让人担忧中国在下一个世纪的生态前景和城市未来。

从一个调查记者研究滇池污染治理开始,我最近刚完成一篇有关滇池治理的博士论文,从生态人类学和政治人类学角度对滇池进行了重新审视,我注重研究中国对生态危机处理深层存在的悖论和理念危机,特别是所谓的“远见成本”。

厄尔里希·贝克首先提出远见风险这一概念(hazards versus providentiality),在一个风险社会,一个决定可能产生未来不可预见的风险,而进入风险社会之后,社会自然滋生各种风险使得既有的安全体系失效,一个国家可能因为失去远见而陷入危险。厄尔里希·贝克认为,进入这种风险社会之后,人类需要一种具有反思性现代化理念。

在审计署提供的报告中,认为长期治理失效的原因是:环保审批前置相关制度、生态环境补偿机制、水污染防治统计和考核指标体系不够完善,部分水污染防治工作尚不完全落实到位,水污染防治五年规划落实不力,部分地区环境执法不到位;部分入湖河流及源头地区水污染治理力度不够,部分地方农业和农村面源污染治理工作薄弱,城镇污水、污泥和垃圾处理不完全到位,部分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园区对环保工作重视不够……

其实,这些原因远非问题关键,面对前所未有的中国生态危机,真正的风险来自一种认知和制度悖论:现有的生态治理制度和资金投入体系,事实上生产了一种污染自体循环。

在云南,有关滇池治理的决策部门最终决定从三江并流区域的金沙江导入“滇池引水”方案来解决昆明水少、滇池水脏的根本问题,以加快现代新昆明建设的过程。 2010年昆明城市总人口将增加到333.5万人,2020年达到495万人;城市用地规模从目前的201.5平方公里扩大到470平方公里。与此同时, 云南正倾力打造一个超级城市,第三亚欧大陆桥的构想就是一例。

构想中的第三亚欧大陆桥东起以深圳为代表的广东沿海港口群,由昆明经缅甸、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从土耳其进入欧洲,最终抵达鹿特丹港,横贯亚欧非21个国家,全长15000公里左右,比目前经过东南沿海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要短3000公里左右……第三亚欧大陆桥将成为连接“三亚”(东亚、东南亚、南亚)的枢纽、沟通“三洋”(太平洋、 印度洋、大西洋)的纽带、横贯“三洲”(亚洲、欧洲、非洲)的桥梁。

作为一个缺水型、内陆、生态脆弱、生态资源富集的省份,在长时间的生态治理过程中,云南并没有构建出一个环境污染治理的高效制度和智力体系;有关城市治理的智囊和决策库也没有真正严肃思考一种可持 续、节制、微型、智能的城市,而是将城市的魔方越做越大。因此,上述城市远景规划和构想的实现,缺乏有说服力的证据。

在治理污染、解决城市化导致的社会问题、探索一个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时,我们往往注重研究一种生态治理的纯技术化知识体系和认知模式,来自不同领域的知识并没有使得我们有关城市未来的图景更清晰、更“科学”、更“先进”,而是不断滋生新的矛盾体。

由于缺乏远见,许多有待治理的污染区域成为个体和集体的知识和权力博弈的场所,我们往往会忽视和混淆现实的污染事件以及潜在的更大风险、发展的现实策略和未 来多元可能。一些发展规划、远景规划、政府管治文本实为一种重叠包裹的“知识容器”。在某些污染治理的过程中,权力操纵愈发复杂,资源和利益的分配格局发生进一步的变化。

在滇池区域,大规模的造城运动已经展开,围绕着滇池区域已经在进行一个大型环湖建城和景观路修 建计划,大批具有历史传统的村落和半城市社区被整体夷为平地,在当地政府的一份远景规划中,2020年的昆明将容纳超过450万人口。在这种“远见”指导 下,各类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被集体“招安”,提供卷佚浩繁的可研报告和科学分析,未来城市的技术化和权力化转向不断催生垃圾焚烧、跨区域调水、变水为 油、将滇池的污染物转化为能源、城市集群这类极富争议的项目。

从彝族古文献中的“谷俄罗多海”、激发了郑和航海梦的“昆阳海”、于坚诗歌里的“滇池”,到共和国时期的“高原明珠”、三河三湖中的“危重病号”、后改革开放时期的“东方日内瓦”——在这些对滇池的多种称谓中,究竟哪个存放着滇池的未来?


周雷,云南大学人类学博士生、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志奋领学者。

首页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云南的森林可持续性不足

政策制定者对地方少数民族的利益关心不足,同时也似乎确保不了云南现存森林的可持续性管理。

相反,在一些地方,树木要么被一些公司砍伐,要么被低矮的换季植被取代。

Lack of sustainability in Yunnan's forests

Policy makers - who tend not to reflect the interests of the region's ethnic minorities - seem also not to have thought about how to ensure that Yunnan's existing forests are managed sustainably.

Instead, in several locations, they are being chopped down by or on behalf of offshore companies, sometimes to be replaced by short rotation plantation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金光集团在云南和海南

很想对金光集团用人工林替代天然林的事情有个全面的认识,看了不少文章但总觉得不得其门而入,忧郁。

Sinar Mas Group in Yunnan and Hainan

I want to have a comprehensive view on the fact that Sinar Mas Group replaced the natural forests with artificial ones. I have read quite a lot of articles but unfortunately still feel confused. :(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破除污染需要训练有素的战士

周雷的直率报道值得嘉奖。解决环境迅速退化的过程中存在一个全球性的普遍错误,即区域机构互相孤立的处理问题。土壤、水、植被,大气是国家和人民一切商品的基准资产。有21个造成水质污染的直接原因,增加“淡水”显然不是最终答案。这些年,我在中国任职外国专家顾问,一些地区水污染的状况远比肉眼看到的严重。现在关键的是,我们需要把环境恶化看成一场战争,按季度的制定策略,对抗入侵我们心腹和民心的敌人。我们需要训练有素的战士,在敌人扩展势力、扩大冲突、与其他敌人(就称他们为污染者吧)连同作战之前把他们揪住。防卫训练并不难,而且是低风险高回报的。

见Robert Vincin C4谷歌

Reversing pollution needs trained fighters

Zhou Lei is to be congratulated for forthright open reporting. The global mistake in addressing the rapid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is regional bodies look at each issue in isolation. Soil-Water-Vegetation-Atmosphere are the baseline assets of Nations and mankind all else commodities! There are 21 direct causes of water pollution adding more "fresh water" is not the answer. In my years here in PRC as Foreign Expert adviser I have viewed regions where the cause can be 300k+ away from the visible water decay! What is now critical is that if we saw environmental decay as war we would meet the enemy in each quarter with specific tools the stop the enemy reaching the heart of the nation lose of our people. We would have skilled trained fighters capable of spotting the enemy before it could expand move forward to mass with other enemies (lets call them pollutants) and inflict mass damage. The defense training is not hard in fact risks are low rewards high. See Robert Vincin C4 Googl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水污染地图

推荐“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的水污染地图http://www.ipe.org.cn/

A map of China's water pollution

I recommend the water pollution map by the 'Public and Environmental Research Centre'
http://www.ipe.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