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全球碳交易市场面临关键时刻

从欧洲到加利福尼亚,如今碳交易机制已经遍地开花,但明显存在大量缺陷。如果能够建立一个全球碳市场,情况将截然不同。菲奥娜•哈维和埃德•克鲁克斯报道。

Article image

成排的交易员坐在电脑前面,手握鼠标,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串串闪动的数字。时不时就有一个人站起来大声问道:“我在谈EUA09号合同,有谁跟上吗?”然后屋子另外一角落就会传来应答。

尽管表面上看不出来,这些男人和女人实际上正奋战在抵御气候变化的最前线。进行类似碳交易的经纪公司和投资银行遍及全球,但最主要的交易地点还是伦敦。5年 前碳交易才刚刚发足,到去年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贸易额高达1250亿美元的产业,况且还是在衰退和碳价格上涨受阻的情况下。

如果像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所说的,马上召开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能够达成协议,明年根据此协议签署具有法律约束性的条约,那这些碳交易从业者就会挖到一个大金矿——他们手中的交易量将飞升。现在正在美国国会审议中的新能源法案的核心就是针对二氧化碳排放的“限额与交易”机制,根据 “点碳”咨询公司的预测,如果该法案得以实施,现有的美国国内碳交易市场价值将增加到数千亿美元,到2020年更将增加到3万亿美元。

但是,在似乎非常成功的表象之下,这些碳市场的情况实际要复杂得多。对支持者来说,能够拯救世界的正是碳市场,它即使不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减碳方式。然而,对于从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美国最大的石油企业)到“地球之友”(环境活动团体)等反对者来说,碳市场太不稳定了,无法作为全球运动的基础来解决气候变化的核心问题。“地球之友”把碳交易的内容斥为“新的次贷”。

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TS)是全世界最大的限额与交易碳市场。其运行机制就是向产生温室气体排放的企业(主要是电力和重工业)发放一定的二氧化碳排放权配额,如果企业想排放更多就必须在市场上购买排放权;反之,如果由于采取减排措施,排放配额用不完,就可以把多余的出售。

“碳交易的关键就是创制一个价格,而且是通过透明的方式,”Icap碳交易所的总经理保罗·纽曼说。“如果不能为每吨碳的价值制定一个切实的价格,那就没办法进行理性的资源配置。有了透明的碳价格,一切就可以实现了。”

支持者们认为碳市场对鼓励减排来说是最物美价廉的方式。那些能够很容易进行减排的企业受到利益驱动,用获得的排放权换取现钱。而且,与全球碳税收和排放法规等其他机制比起来,市场的运作也简便得多。

但是,众多问题从一开始就阻碍着碳市场的运作。批评家们抱怨说,体系监管的困难、价格的脆弱以及碳市场面临的政治风险等因素的存在说明,碳交易无法成为一种鼓励企业进行减排投资的方式。

美国的碳市场称为“清洁发展机制” (CDM),也是对产生的碳信用额进行交易。然而,这一机制的发展也受到耽搁。清洁发展机制的规则已经让一些公司用很小的投入获得巨大的回报,办法就是通过低碳改造产生大量的碳信用额,再将其出售。专家们指出,如果用其他办法为减排融资,或者干脆进行直接管制,效果可能会更好。

人们对于碳市场还有一个担心:它的存在完全是因为政治命令,而政治是不断变化的。这一点在2006年体现得最清楚。当时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刚刚建立一年就垮掉了,交易者们发现当局给予企业的排放权远远超过实际需要,这导致了一场巨大的恐慌,碳价格也一跌到底。

尽管之后通过收缩配额上限使信心有所恢复,但排放权价格依旧飘忽不定。今年的全球经济衰退使每吨二氧化碳的价格从2008年高点的约30欧元(45美元)跌到最低8欧元。如今的价格一直在每吨13欧元上下徘徊,企业表示这个价格过低,无法刺激对碳减排的投资欲望。

富裕国家的燃料智库——国际能源机构(IEA)指出,如果要鼓励企业对代价高昂的减排技术进行投资——比如电动汽车和附带碳捕获和储存设施的火力电厂,2020年的碳价格必须达到50美元/吨,2030年更必须达到110美元/吨。

欧洲的能源巨头和政策制定者们对欧盟交易机制中价格的不确定越来越关注,担心它无法为核电站等长期性设施的投资提供一个足够可靠的价格信号。“碳价格太低的话,就无法支持对碳减排投资的增加。”德国E.ON能源集团董事长沃尔夫·贝诺泰特最近警告说,“每一分钱的投资都必须有可以接受的回报(才会出手)”。

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自有其补贴体系,尽管在经济衰退中也遭到重创,但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一直在迅速增长。唯独碳市场看来足够刺激投资的地方,实际上却严重不足。

举个例子,英国11月宣布了全欧洲最宏大的核电站建设计划,第一批新建的反应堆就多达12座。但是,分析家们警告说,核电站的经济效益仍然缺乏吸引力,因为反应堆高昂的成本和电价的低迷将让投资者们面临巨大的风险。

文森特·德·里瓦兹是法国EDF能源集团英 国分公司总裁,他们计划在英国修建至少四座新反应堆。里瓦兹说:“如今碳价格被当作低碳投资的最大问题,它必须为投资者们提供相应的动力。这个问题必须在明年就解决,而不是再拖一年。”他还说,欧洲各国政府期待依靠排放交易体系确定合理碳价格的想法完全是“尾巴摇狗”,本末倒置。

人们正在采取行动克服当今碳市场的缺陷,哥本哈根会议将讨论对联合国机制下的碳市场进行一次大修,但是不太可能得到当场解决。联合国已经明确此次会议只会就讨论的要点达成一个政治性协议。至于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完整条约,则必须等到明年,因此碳交易改革的细节也只能等到那时候才能决定。

欧盟承诺到2020年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20%,如果其他国家在哥本哈根会议上达成类似协议的话,就将减排幅度扩大到30%。与之相伴,欧盟的排放上现在2012年之后将更加紧缩。这让人们看到了希望,因为碳价格将升高到能带给企业清楚的投资信号的水平。不过英国政府的气候变化咨询委员会预测 说,2020年碳价格可能只有30美元/吨,低于国际能源机构所说的刺激投资必需水平。

与此同时,正在美国参议院审议的能源法案似乎不可能赶在哥本哈根会议前通过了。“点碳”公司的分析师艾米莉·马萨库拉提认为该法案不可能在明年1月前通过,而且最终通过的概率也只有50%。

她还说,即使法案获得通过,也会有很大水分。首先减排目标不会达到当前设想的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0%;其次碳价格还可能被套上一个“项圈”,设置一个 上限以及下限,防止发生类似欧洲的巨大波动。但马萨库拉提预测,按照目前的趋势,这个上限也可能被是定在30美元左右。

考虑到上述纷繁复杂的因素,如果经过一连串国会争吵和后哥本哈根谈判能够形成一个全球碳市场的话,它将和今天的机制截然不同。“美国的碳市场会保留下来并发展壮大,但它不一定会照抄欧盟排放交易体系,”设在伦敦的 “冰川环境基金”投资公司总裁米切尔•费尔斯坦说。“一个有效的全球碳市场将会形成,但我们目前所见的碳市场形式不一定能够引领我们迈向一个全球性的低碳经济。”

气候交易集团是一家碳交易平台,其总裁内尔·埃克特认为如果美国能源法案无法通过的话,“B计划就是地区性行动的扩散”。美国东海岸的几个州以及加利福尼亚已经建立 了地区性碳交易体系,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也准备加入这一行列。如果建立全国体系的动议失败,这些地区性行动就成为希望所在。

尽管由此产生的法规混乱已经让投资者们头痛不已,但它能够推动大家努力寻找全国性的解决方式,埃克特说。而且产业界也在游说,争取获得一个稳定的运作平台。“这会产生巨大的推动力。”

费尔斯坦说,美国可以从欧盟和联合国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找到一种恰当的方式,既可以实现环境目标,又可以避免不确定性、疑虑和波动带来的风险,这些风险让绿色活动者和产业界都对欧盟的碳交易体系大为不满。交易员们只能盼望着费尔斯坦说得是对的,对他们来说,未来几个月的工作不是盯着屏幕,而是看着那些预言是否成真。

“很显然我们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排放贸易有限公司投资顾问、碳交易专家西蒙·肖说,“我们希望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上实现一个大的跃进,未来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至关重要。”

交易还是税收?

碳交易作为减排方式被首次提出是在1997年《京都议定书》签署前夕。其实在那之前美国已经开始实施类似的排放限额与交易体系,只不过对象并非温室气体,而是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但是,这个把交易作为减排主要机制的提议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一些国家认为碳税收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

这场争论至今烈度不减,经济学家和一些企业认为税收的确定性更强,更容易管理。他们还指出交易容易受到冲击影响,价格发生极高(会破坏公司的竞争力)极低的巨大波动,比如在金融危机之后的情况。

那些倾向于排放交易的人则认为它能给产业界更大的自由,而且能让市场决定价格。通过设置一个绝对的碳上限,这样的碳交易体系可以满足科学的需求,确保二氧化碳浓度不会超过特定水平。

但是,对于政府来说,最有说服力的还是那些政治权宜之计。与税收不同,碳交易体系对公众来说几乎是不可见的;一旦打算改变政策,取消税收也要比拆解限额与交易体系的架构更容易。
 



“新贵”产业

尽管美国碳交易的去向依然存在众多悬而未决的问题,欧洲强制性限额与交易体系的存在已经在推动交易范围的不断扩张。

银行和交易所一直都对他们认为大有希望的新贵产业进行投资。现在,排放已经成为他们能源交易投资目录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和石油煤炭并驾齐驱。

巴克莱银行等老手加强现有排放交易经营的同时,其他企业都忙着从头做起。6月,万全金融旗下的Bache Commodities公司在伦敦建立一个碳排放交易专柜,目的是“为迅速发展的欧盟排放交易机制……和美国碳限额与交易机制的建立做好准备”。

欧洲的专业碳交易公司也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它们的经营范围从碳信用额的现款现货交易(如在由美国纽约—泛欧交易集团控股的BlueNext交易所进行的)到期货交易(这个市场要比现货交易市场大得多),无所不包。

欧洲气候交易所(ECX) 是碳交易行业的巨头之一,它是在英国注册的气候交易集团的下属,又是美国排放权交易先驱——芝加哥气候交易所的母公司。欧洲气候交易所发展非常迅速,其在欧洲的排放权日平均交易量已经超过2000万吨,比一年前增加了100%,而2005年全年它的交易量只有9500万吨。

但欧洲的市场已经过于拥挤。巴克莱银行的分析师特雷弗·斯科尔斯基把碳交易者的情绪称为一种“谨慎的乐观”。他认为各家银行都在寻求新市场的发展,主要是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而不是在欧盟交易体系内活动。

“欧洲市场已经成熟了,”斯科尔斯基说。尽管美国碳交易体系的建立的可能性能够起到平衡作用,但个别公司一笔生意也揽不到。“已经没什么让它们来交易了。”

不过,也有人发现欧洲碳交易市场的其他价值。Trayport是一家交易技术公司,为排放交易和能源市场交易的价格反馈提供电子联系支持。该公司认为欧洲市场“教育”了那些想要进入碳交易市场的企业,“让它们明白在美国机制建立的时候如何马上或的碳信用额”。

作者:杰里米·格兰特和菲奥娜·哈维。


金融时报有限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来源:www.ft.com/home/uk
 
首页图片由 Cristóbal Alvarado Minic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核能的限额与交易

你写道“举个例子,英国11月宣布了全欧洲最宏大的核电站建设计划,第一批新建的反应堆就多达12座。” 这让我想起我们课程管理系统里的一个问题:一个国家承担这样的计划而不为任何的碳信用额买单是应该的吗?当然,利用核能源来节省其他能源并不意味着核能应该包括到“限额与交易”机制中来。但是,难道我们不应该推翻这个机制,要求那些有能力利用核能发电的国家,如法国,英国和中国,在发展核能之前就购买碳信用额吗?

本评论由李异翻译

cap and trade for nuclear

You wrote "For example, Britain announced in November the most ambitious nuclear expansion in Europe". It reminds me a question rising from our courses under moodle: Is it natural that a country may undertake a such plan whithout buying any carbon credits? Of course the target of the nuclear energy being to save energy it doesn't imply nuclear should belong to the cap and trade system. But shouldn't we reverse the system and require of the countries able to produce electricity from nuke, like France, but also UK and China to pay
first carbon credit before developing their nuke energ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碳价必须反映排放成本

碳排放不仅是气候变化的始作俑者,也是损害全球公众健康的共犯之一。(如碳燃烧涉及的NOx和SOx)。但要想碳交易价格能如实反映碳排放成本恐怕还不现实。

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市场将无法实现它的支持者宣扬的好处。政客支持碳市场的部分原因是看中它可以暂缓减排的急切需求。

碳交易并不直接减少排放量,因此它不应该被涵盖有望在哥本哈根达成的协议之中。

The price of carbon must reflect the cost of emissions

It is very unlikely that carbon will be traded at a price which reflects the costs which carbon emissions cause worldwide by way not only of climate change but also of public health from other pollutants (e.g. particulates and NOx and SOx) which relate to the combustion of carbon.

Unless it does so, the market will not achieve what its proponents claim. Politicians support the carbon market partly because it helps them side-step the urgent need for reduced.

Offsets do not reduce emissions and must therefore not be included in any agreement made at Copenha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