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危在旦夕的犀牛

亚洲犀角贸易的市场需求与复杂程度都与日俱增,导致南非盗猎行径的日渐猖獗。大卫•史密斯对此进行了报道。同时,乔纳森•沃茨也撰文说,商人们正在像囤积黄金一样囤积犀角。

Article image

南非的犀牛偷猎行为正变得日益猖獗,究其原因是众多犯罪团伙正竭力满足东亚地区对犀牛角贪婪的需求。

今年,在南非被偷猎者捕杀的犀牛数量已由2007年的13头猛增到84头。

其中,损失最为惨重是世界级旅游景点——克鲁格国家公园。今年一月份以来,该公园损失的犀牛数量已达33头。而在夸祖鲁-纳塔尔省,则有19头犀牛遭到捕杀。一些私人保护区内也有7头犀牛不见了踪影。

自然保护人士称:这是十五年以来偷猎活动所达到的最猖狂的程度。他们还将这一现状归咎于与中国和越南等国家有关的走私贸易。在这些国家,犀角因其药用价值可以买到数千美元的高价。

他们指出,亚洲国家与非洲之间日益增强的贸易联系,缩短了这一非法交易的供应链。他们还表示,偷猎者所采用的方法越来越先进,有组织的犯罪团伙乘坐直升机空降到保护区去捕杀犀牛,砍下犀角,然后迅速逃走。

南非约有1490头黑犀牛,占这种濒危物种全球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南非还有约16275头南方白犀牛,占全球总数的93%。

濒危野生动植物信托基金(EWT) 首席执行官尤兰·弗里德曼指出,偷猎导致的犀牛死亡数量已从年均10头增加至年均100头。她说:“南非的偷猎情况日趋猖獗。今年偷猎的数量已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总数。今年也许是最近15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年。大笔大笔的资金投入到偷猎中去,而且其科技含量也越来越高。偷猎不再是一个人背着弓箭单枪匹马地穿梭于丛林之中,他们现在所使用的是直升机和AK-47步枪。”

她警告说,以前使用的行动计划已经无法应对目前所产生的新的威胁。她说:“尽管‘拯救犀牛’计划曾经取得过成功,但是目前犀牛的处境十分危急。南非正面临着危机。过去,我们在保护犀牛方面一直做得非常出色。但是,情况在过去18个月内发生了变化。远东地区对犀角的需求似乎永远难以满足。”

数千年来,在传统的亚洲医学中,将犀角研磨成粉并且加入到液体中,一直被用于发烧和其他疾病的治疗。

最近互联网上流传的一则传闻称,一名越南政府官员声称犀角治愈了他的癌症。而这一消息对刺激犀角的需求量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去年,照相机就曾拍摄到一名越南外交官正在比勒陀利亚的越南大使馆外签收非法走私的犀角。

犀角在也门阿曼也有着丰厚的市场利润。以犀角为柄的匕首在这些地区通常用做男孩成人仪式时的礼物。

偷猎团伙通常来自邻国。每只犀角他们可以赚上200美元。但犀角在经过运输、研磨、掺入其它材料之后,就能在黑市中卖上几千美元。比较而言,而偷猎者所获的刑期和罚款通常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

弗里德曼认为,那些貌似合法的机构也会去钻空子。 “他们的狩猎许可证只允许他们将犀角挂在墙上,但我们却发现他们在非法出售犀角副产品。价格不成问题。去年,一头猎物以100万南非兰特(合13.6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来自越南的偷猎者,这创出了白犀牛交易价格的纪录。”

在这场盗猎风潮中,豪华的私人保护区似乎也未能幸免。尽管许多私人保护区雇佣了警卫加强防守,但这些警卫往往缺乏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培训。

七月在日内瓦召开的一次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会议警告说,世界各地犀牛偷猎行为将达到十五年来的新高。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涉嫌非法收购犀角并将其偷运出非洲的人来自越南、中国及泰国等国。

由于南非政府2003年解散了警方保护濒危物种的部门,因此,南非政府一直以来倍受国际社会的批评。然而,南非环境事务部长布耶卢瓦·松吉卡最近宣布成立一个特别调查组来打击偷猎活动。

南非国家公园表示,将斥资200万兰特(折合27.2万美元),用于在克鲁格公园增加57名巡警,并同时为他们配备摩托车。克鲁格公园长达450公里的南非和莫桑比克边界上,暂停了三年之久的巡逻也将恢复。该公园有33头犀牛就在这段边界上被盗猎者杀害。

克鲁格今年抓获了至少14名偷猎者。这些偷猎者全部都是莫桑比克人。此外,还缴获了一些非法枪支。南非全国范围内共抓获了22名偷猎者。一月份,一个国际犀牛走私团伙被捣毁, 11名犯罪分子落入法网。

在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不懈努力下,全球犀牛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但是,总部设在英国的国际拯救犀牛组织负责人凯丝·迪恩却警告说:“过去十年所取得的成 绩正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其中令人担忧的是,作为津巴布韦和南非所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犀牛偷猎行为的激增不再是由个人的偶然行为造成,而是……由高度复 杂的犯罪团伙所造成的。”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偷猎者为何盯上犀牛?

中国古老的信仰加上现代的金融投机是导致犀牛数量重新面临偷猎压力的原因。

传统中医中,三大补药之一的安宫牛黄丸的配方中,犀角是不可或缺的关键成分。将犀角研磨成粉,煮沸熬制后,用于治疗发烧、风湿及痛风等病症。

中国政府1993年就勒令停止犀角贸易。与此同时,还颁布了类似的法令取缔了老虎身体器官的贸易活动。由于禁令的出台,人们只得选择水牛角作为犀角的替代品,但是其功效远逊于犀角。

然而,互联网上仍有含有犀角成分的安宫牛黄丸出售。商家解释说这些都是用禁令出台前的犀角存货生产的。

尽管亚洲犀角的价格是非洲犀角的三到六倍,但中国和越南的消费者还是对它极为青睐。但是,随着偷猎活动的日益猖獗,以及自然栖息地的减少,亚洲犀牛已经所剩无几。于是,犀角商人将目光投向了非洲。

去年五月,一名来自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官员走访了东南亚,呼吁当地执法部门对犀角走私加强防范。

“越南人正在从非洲大量走私犀角。这种事情我们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亚洲环保人士说道,“这里已经囤积了很多犀角。收藏者像囤积黄金一样囤积犀角,等待着市场价格的上涨。”

由于走私者开始将犀角混入象牙中一起贩运,因此,要想了解犀角走私问题的严重程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九月份,在肯尼亚破获的一起运往曼谷的象牙走私案中,人们便发现了犀角。

尽管中国越南是犀角制品的主要生产国,但在也门、阿曼以及其他一些中东国家,雕琢精美的犀角刀柄也备受当地人的喜爱。


——作者:乔纳森·沃茨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 Arno & Louis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