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不和之水

中国的水电工程给湄公河沿岸制造了紧张局势。迈克•理查森认为,河流不分辨国界,但水坝却成了障碍。

Article image

回想1986年,当中国开始在湄公河上修建一系列水坝时,位于下游的东南亚国家并不怎么在意。但现在,在这条东南亚最大的河的上游,中国正赶着让第四座水坝完工以进行水力发电,这对该地区潜在的环境影响也愈发引起人们的忧虑。此外,由于害怕与中国对抗,加上东南亚的内部冲突,下游国家不大可能作出协调一致的行动。

中国利用湄公河的动力及改变其自然流向的工程规模浩大,让人警觉,尤其是在越南、柬埔寨、泰国和老挝。在这位于湄公河盆地低地的四国,有超过六千万人依靠该河来获得食物、水和交通。

联合国环境计划(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和亚洲理工学院(As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五月的报告警告说,中国在湄公河(中国境内河段被称为“澜沧江” )修建八座梯级水坝的计划可能对该河及其自然资源构成“相当大的威胁”。六月,泰国首相收到一份要求停止修建水坝的请愿书。请愿书上有超过11000人的签名,其中大部分是住在湄公河及其大量支流沿岸收入仅够湖口的农民和渔民。

有分析家说,如果批评意见中最让人忧心的部分成真,中国与其东南亚邻邦的关系将受到严重破坏。但是,东南亚国家政府都意识到中国日渐增长的力量和影响,对其忧虑都三缄其口。与此同时,老挝、柬埔寨和泰国都推进了在各自境内湄公河段上筑坝的计划,越南对此极力反对,同时也削弱了当地环保人士的声音。

尽管湄公河往往被认为是东南亚的河流,其源头却是在西藏高原的冰川上。这条长为4880公里的河流有近半在中国云南省,然后才到达东南亚。由于没有管制跨越国境河流使用的国际公约,中国处于主导地位,控制着湄公河的水源。它有权在合适的时候发展其境内的河段,也确实这么做了,但没有咨询邻邦的意见,更不用说征求它们的同意。

湄公河盆地上主流和支流覆盖795000平方公里。盆地低地四国在1995年成立了一个政府间组织“湄公河委员会”。该委员会估计,单是盆地低地可持续的水力潜力就有300亿瓦。但是,它也指出,要在由水坝提供的清洁能源、储水和洪水控制等好处与水坝带来的负面影响之间获得平衡,还要解决几大挑战。这挑战包括人口迁移、破坏鱼群沿河的运动、以及改变水流和沉淀物的流向。

在云南修筑中的梯形水坝将产生155亿瓦的电力,供应城市和工业,帮助取代带来污染的化石燃料,尤其是碳和石油。八座云南水坝产生的电量将等于30座烧碳的大型电厂的电量。


世界上最高的水坝,中国小湾水坝,给位于湄公河盆地上的国家带来巨大的挑战。

中国境内位于小湾的第四座水坝将于2012年完工,耗资40亿美元。该坝高达292米,将是世界上最高的水坝。其贮水量将为150亿立方米,比另外三座中国水坝贮水总量的五倍还多。自2008年年底以来,中国工程师们为小湾水力发电站而进行的河道改道工程已竣工,水库一直都储满了水,为九月第一部发电机的启动做好了准备。当水库满的时候,其占地超过190平方公里。小湾发电能力为42亿瓦,将是迄今为止湄公河上最大的水坝。

但是,到2014年,中国计划完成另一座水坝。该水坝在小湾下游,位于糯扎渡,没有小湾水坝那么高,但将留住更多的水——接近230亿立方米,输电量为50亿瓦。 

中国官员向东南亚国家保证,云南的水坝将对环境产生积极影响。他们说,水坝在雨季贮水有助于控制洪水以及下游的河岸侵蚀问题。反之,在夏季从水电站放水发电有助于缓解湄公河下游地区旱季的缺水问题。

联合国环境计划和亚洲理工学院的报告指出,柬埔寨的大湖洞里萨湖,湄公河下游渔场的鱼量、以及越南的“饭碗”湄公河三角洲都会因为该河特有的季节性洪水泛滥和干旱的改变而大受影响。柬埔寨湖通过洞里萨河与湄公河连在一起。科学家担心,湄公河自然洪水流量的减少将降低该湖因过度捕获和污染而饱受压力的水量和鱼量。

越南忧心的是,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本来已经威胁着大量耕地,在本世纪末可能导致过百万人的流离失所,而水量的减少将加剧湄公河下游地区海水入侵和盐化问题。

湄公河委员会说,它一直都跟中国专家讨论技术合作问题,以期评估由电力发展导致的下游河段的变化。但中国拒绝加入湄公河委员会,也不同意遵守该委员会的资源管理引导条例,只愿停留在“对话伙伴”的地位。如果中国成为委员会的成员,下游东南亚国家将得以严密地审查筑坝计划,让控制着21%水量的北京感到更大的压力,需要考虑其它国家的利益。

中国在湄公河上筑坝的计划如期推动,不过东南亚国家境内同样的筑坝计划却搁置了。在全球金融危机及经济放缓冲击亚洲出口主导型经济之前,老挝和泰国宣布效仿中国在湄公河上游的做法,计划在盆地低地的干流上修筑一系列水坝。如今老挝在湄公河支流的发电量超过32亿瓦。但这也受到危机的冲击,因为作为湄公河下游电力主要消费国的泰国宣布,由于全球经济低迷,预计将大幅度减少从老挝进口电力。

但是,经济放缓也给东南亚国家喘息之机,让他们可以评估湄公河干流水坝计划如何对沿河盆地居民的利益造成影响。然而,如果中国不全面参与,湄公河管理计划不可能有效。

北京有意和大湄公河次区域的邻国在贸易、投资、通讯、交通和能源方面进行合作,从而建立与东南亚大陆更加紧密的经济融合。但如果该地区认为中国的水坝对他们的发展前景产生负面效果,中国这个战略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迈克•理查森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高级访问研究员。

本文首次发表于耶鲁全球,本站获授权重新发表于此。


©版权为2009耶鲁全球化研究中心所有
 

首页图片:2009年3月14日,泰国清莱省受大坝影响的湄公河沿岸村民举行了示威。他们呼吁政府停止湄公河和萨尔温江大坝项目的建设。照片由Carl Middleton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不干涉他国事务

本文所述将中国管好自己,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表现的淋漓尽致。要保护自身利益,湄公河下游的国家应该尽最大力度的游说富裕国家削减碳排放。虽然与文章立意相悖,但水电开发相比煤炭开采还是有好处。此举有助于减少环境破环的同时,还能大幅提升中国的发电量。

China's non-interference in the affairs of other countries

The issues covered in this article exemplify the many negative aspects of China's self-centred policy of non-interference in the affairs of other countries.

To protect their own interests the Mekong countries downstream should lobby very much harder for deep cuts in CO2 emissions worldwide and particularly in wealthy countries. While this might seem counterintuitive (given that it would tend to promote hydro-electric power relative to coal), it would help eliminate the sort of environmentally damaging growth which is contributing to the huge expansion in China's electricity generating capa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