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如何认识中国“能源稀缺”

中国必须依靠发展低碳经济来保护国家的能源安全。林伯强认为,中国在这场能源结构改革中付出的努力,可能成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学习的榜样。

Article image

[本文由本网站和美国鲁特格斯大学的气候变化和社会政策行动合作刊发]

中国必须发展低碳经济,除了应对全球气候变暖,也与中国本身的能源稀缺和环境污染直接相关。中国的环境问题有目共睹,但如何认识中国的“能源稀缺”,值得讨论。

中国能源资源总量丰富,但人均能源资源拥有量低, 人均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可采储量都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十几亿规模的人口一旦开始增加能源消费,资源稀缺性逐渐显现。

中国人均能源储备情况仍比日本好,但经济发展中的能源问题可能比日本大。在日本工业化时期,资源价格很低,环境要求也不紧迫。经济后起国家在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中将受到更多的能源和环境约束,除了已经越来越高的能源价格,环境空间也越来越小。并且,治理环境也意味着增加能源成本。对于中国来说,本世纪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不是当前的金融危机,而是将来的能源与环境问题。

相对于中国需求,国际市场太小。通过主要国家一次能源需求比较,整体情况是,中国能源需求上涨快,但人均能源消费水平很低,印度则更低。从现在到2030年,中国能源需求增长将近一倍,印度的能源需求增长三倍以上。日本和美国 等完成工业化、城市化的成熟发达国家,能源需求也将保持小幅增长。即使中国和印度的能源需求大幅增长,人均能源需求仍将远低于发达国家。2030年,中国 人均能源需求略高于美国的1/3,印度只有美国的1/10。中国规模巨大的需求量无疑将对国际市场价格造成显著影响。从历史经验看,往往是中国买什么,什 么就贵。反过来,中国经济增长也将更大地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

再通过2007年世界主要国家能源消费结构比较。中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 以煤炭为主,是环境污染最关键的原因。近年来,虽然对石油、天然气、水电及可再生能源的利用逐渐增加,但煤炭消费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依然非常高。2007年,中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比重高达69.5%,石油20.1%,天然气3.3%,核电仅占0.7%。印度的能源结构同样以煤炭为主,煤炭消费占 51.5%。美国和日本的煤炭比例都不到25%。

当一个国家处于从贫穷向富裕过度,对于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选择,通常是短期比长期重要,能源资源与环境通常无法得到战略上的考虑和保护。这阶段的特点是,人们竭尽全力使用能源,主要是煤炭资源,如果有政府的帮助,就会竭尽全力使用低价能源。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能源生产及消费国,经济正处于以资源密集开采和快速消耗为特征的城市化、工业化加快进程中,能源资源的有限性与经济增长可持续性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中国本身的节能需求日益迫切。人们一般认为中国节能空间很大,据估计,中国的整体能源利用效率是33%左右,比发达国家低十个百分 点。常有人以此为证,说明中国能源利用效率很低。这不完全对。

首先,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最近对中国和国际阶段性能源需求进 行比较研究的结果说明,在达到相同人均收入水平时,中国人均能源消费远低于美国和日本。比如,美国和日本分别大约于1951年和1970年到达人均 2000美元左右,根据预测,当中国人均GDP达到2000美元时,人均能源消费可能只有美国的1/4、日本的1/2,也略低于台湾可比阶段(台湾 1979年人均GDP达到2000美元以上)的人均能源消费2.1吨标煤。从这个角度看,指责中国现阶段能源特别浪费似乎不对,只能说时代不同,对能源和环境的要求不同。

其次,对比不同国家相似发展阶段的能源利用效率,也不能得出中国目前能效低的结论。事实上,中国工业化阶段的能效不低于同阶段时的美国和日本。在美、日工业化时期,能源价格低廉,也没有环境制约问题,美、日基本可以不受制约地消耗能源消费。所以从阶段性比较看,中国能源效率不低;技术进步的影响更明显,从电力行业的煤耗可见一斑,中国整体火电的煤耗比美国低,因为中国绝大多数的火电装机是近五年发展起来的,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设备,都是国际一流,与美国整体运行年限长得多的火电老机组相比,整体燃煤效率更高。

然而,目前中国的整体能源利用效率低于发达国家,这说明中国低碳经济发展空间较大。以现在的技术水平,进一步提高能源效率是可能的,几个百分点的节能量是个大数字。以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低碳生活方式的选择也意味着巨大的节能空间。

与发达国家相同的是,中国必然经历城市化进程,这一进程具有高能源消费、高排放的特征;与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城市化进程面临着气候变化、粮食安全、能源稀缺等诸多挑战。国际金融危机会影响中国短期经济增长,然而,中国经济还将保持较高增长,城市化进程将不可阻挡地向前推进,能源需求也将保持较高增长。正确理解中国的能源稀缺和环境问题既是探索低碳经济发展的起点,也是确定低碳经济发展目标的起点。

对于全球来说,探索中国的低碳经济发展有重大深远的意义。发达国家目前为减排二氧化碳所做的种种努力,对发展中国家有借鉴意义,但不是十分相关。公众的环境支付意愿不同、支付能力有别,而且由于发展阶段和发展目标不同,政府对能源政策的选择和可以选择的空间也不同。而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其低碳经济发展模式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将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需要有效控制排放增量。在二氧化碳排放问题上,印度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印度人口很快会赶上和超越中国, 由于印度能源结构也以煤为主,今天中国二氧化碳的增量问题也将是今后印度的增量问题。因此,探索中国低碳经济发展,不仅是中国的任务,也是全球的任务。如 果中国走出一条低碳经济发展之路,就可能为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可借鉴的模式和经验。


林伯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合作刊发机构:



首页图片由 randomix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意义何在

通观本篇文章,作者似乎一直在为中国的能源现状辩解,而没有提出什么有实际意义的建议,私以为这种空谈没什么意义。

Meaningless

The entire article is in defense of China's energy problems. Nothing constructive is put forward. I think this kind of pointless talk is meaningless. (Translated by Jo)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随写

一日与朋友讨论,她似乎和楼上观点相似, 当前的环境学家都在提出问题,但始终没有提出如何解决问题. 但如果没有发现问题, 提出问题,何来如何解决问题. 中国的现象就是, 要呼吁关注的人多了, 才能引起政府注意.

casual notes

One day,I am discussing with my friend, who seems to agree with one previous comment. Nowadays, environmentalists are always raising problems ,but never come up with solutions.However,without finding out or putting forward problems,how to solve them? More Chinese people care the problem, more attention the government would pay to it.

translated by anna.ch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没太读懂

没太完全读懂林教授说的能源挑战,不过作者提出的几个问题的确很值得思考,“不能得出中国目前能效低的结论”,中国在技术上已经是国际先进,但看来技术并不能解决排放问题,中国的能源结构改革需要大智慧。

I didn’t quite understand

I didn’t fully understand what Professor Lin was saying about energy challenges, but the problems that the author mentioned are worth thinking about: “One cannot make conclusions about China’s current low energy efficiency.” China is already a leading country in terms of technology; however, technology will not resolve the emissions problem. China’s structural energy reform needs a lot of wisdom and knowledge. (Translated by Michelle Deet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从商

我认为中国不能只局限于政治上的自圆其说,毕竟时代不同了。中国政府要求西方国家转让技术和提供资金的帮助有很多操作上的困难。

既然外交走不通,为什么不走民间的方式,通过商务和贸易来引进西方的清洁能源技术,甚至通过政府鼓励投资来吸引西方的相关企业来华投资。这是我们所希望的,也是现在的一些外国企业期望的,更是西方政府所不能阻止的。

Business aspects

I think China cannot limit itself to political self-justification because ultimately, the times have chang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demand to transfer technology and provide financial assistance is difficult to put in practice. Since the foreign diplomats do not agree, why not use non-governmental methods, using commerce and trade to introduce Western clean energy technology? One could even let the government encourage investment to attract relevant Western companies to come to China to invest.
This is what we hope for, and it’s also what foreign companies expect. It is something that Western governments cannot hinder. (Translated by Tian Lia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感受一下

自我认为:
林教授的文章只是自己一些的感受,没有对什么具体问题做出充分地论证,我们只需要感受这个领域的专家对一些问题的观点即可。至于如何去做,这个问题太复杂。
yzhk

just listen to it

My own opinion is: Professor Lin's article is just his own feelings. There's nothing concrete to prove them thoroughly. We may read it and listen to his opinions. But when the question comes to how to handle it, it's too much difficult. yzhk
translated by ting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