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REDD,我们准备好了吗?

哥本哈根气候谈判的各方应充分关注早期所进行的利用市场机制避免森林砍伐的实验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谭•科普塞报道。

Article image

作为哥本哈根全球气候谈判的重头戏之一,一份旨在遏制森林砍伐的协议预计将在今年出台。人们对于利用市场机制实现减缓森林砍伐有着广泛的争论,这些争论通常是从理论的角度论证这一机制在实施过程中的可行性。然而,在12月份的磋商之前,一些旨在遏制巴布亚-新几内亚、圭亚那、巴拿马及乌干达等国森林砍伐的项目所涉及的实际问题却预示着REDD(减少森林砍伐和退化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 )的前途不容乐观。

想要REDD放之四海而皆准,那么它就必须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也同样适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雨林面积为世界第三位。然而这些雨林资源的砍伐速度却非常惊人。巴布亚-新几内亚环境与气候变化特使,同时也是雨林国家联盟领导人的凯文·康拉德曾不遗余力地将森林砍伐问题作为全球气候谈判的中心议题。然而,在哥本哈根会谈之前,他却向我们描述了那些“碳牛仔们”是如何出其不意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试图利用错误的信息哄骗我们的土地所有人签下自愿协议。”

康拉德认为,巴布亚-新几内亚正在为REDD做准备,“但是,对于第三世界国家而言,这并不容易。”7月初,巴布亚-新几内亚气候变化与环境可持续性办公室主任西奥·亚萨瑟因有报道称他曾非法发放碳信用而被停职调查。尽管自愿交易由防止森林砍伐所带来的碳信用的市场确实存在,但是国家政府还是不能发放碳信用。

若干外国碳交易公司被卷入到了这起非法碳信用交易的丑闻中。碳行星是一家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运营的澳大利亚公司,该公司的创始人戴夫·萨格断然否认了关于他的公司可能收到过非法的碳信用的指责,并辩称这类信用根本不可能进行销售。萨格说:“如果到最后,最终购买者做到尽职调查的话,发现这些所谓的REDD信用并没有按照规定登记,或者在某个环节发生过黑钱交易,那么就不会有人购买。如果他们发现在过去的两年中一直被蒙骗,他们将会把每个人都告上法庭。”

萨格还谈到了他的公司在试图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REDD项目中赚钱时所面临的一系列挑战。他说:“我们已经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投资了120万元(澳元,大约相当于100万美元),但是我们并没有把钱给当地政府,而是花在了机票、打车,以及雇用翻译、顾问、讲解员等方面。现在,我们还聘请了许多骨干科学家深 入到丛林中去工作。他们不是整体坐在屋里搞研究的科学家,他们是做着实事的实实在在的人。这样做的成本很高,也很复杂。”萨格下定决心要继续从事REDD项目,他坚信,保护热带雨林所能带来的积极影响必将证明目前所面临的一切挑战都是值得的。萨格补充道:“REDD项目的复杂性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做好它们确实很难,但是将来的成果会是显著的。”

巴布亚-新几内亚并非是唯一一个急于做好准备签署REDD协议的国家。六月下旬,世界银行森 林碳伙伴基金批准了圭亚那和巴拿马的项目。根据世界银行的规定,想要获得REDD基金,一个国家必须制订出降低森林砍伐的策略,建立起一个监测、报告、确认减排成果的体系,并设计出一个参考情景用于对比说明历史森林砍伐率和未来预计的森林砍伐率。

世界银行自己的技术顾问团对圭亚那和巴拿马的计划中存在着的“重大缺陷”表示了担忧,认为“针对森林砍伐的诱因所进行的分析还不全面,并且同这两个国家所提出的战略不一致。”据银行信息中心的报告,这些计划之所以获得批准实施,部分程度上是迫于政治压力,要“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前”展示出“实质性的进步”。

土地所有人对这些项目的参与程度也被作为问题提了出来。在最近的一次关于森林、治理与气候变化的会议上,负责森林与人项目的马库斯·科尔察斯特详细讲述了拥有圭亚那土地的美洲印第安人是如何在REDD计划过程中被边缘化的。

来自南极碳资产管理公司的林学专家克里斯汀·丹耐科尔曾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及整个拉丁美洲从事避免森林砍伐的项目。他对在某些发展中国家“关于碳市场如何运作的信息少之又少”表示了担忧。他说:“许多人认为这和氧气的产生有些关系,但跟二氧化碳的收集无关,而且如果森林中有那么一片树林没有受到威胁,你就能得到些资金。所以,我收到过很多基本上没有任何作为的REDD项目申请。”

丹耐科尔说,REDD项目通常具有复杂、耗时、而且很难向当地人解释清楚的特点。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你必须确保选对好项目,尤其是当你投入的是自己的资金的时候。”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REDD项目设计漏洞百出或者匆匆上马,那么将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严重的伤害,甚至导致政局不稳。REED监测机构的克里斯·朗讲述了他亲自调查的一个志愿项目:该项目由一个名为FACE基金的荷兰组织在乌干达的埃尔贡山设立。尽管项目的良好用意显而易见,但是由于土地所有权的争端不断,导致项目不仅没能降低排放,而针对重新造林和避免森林砍伐的投资使得已有的矛盾进一步恶化,并导致暴力冲突的发生。

朗说:“当地出现了重大冲突,但是这在参与该项目的公司所给出的信息中却看不出来。当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当地村民告诉我护林员四处走动朝他们射击。其中一位村民给我看了他搜集到的一大把子弹壳。我到那里后没多久,村民们砍倒了约50万棵树,因为这些树种在了他们认为属于他们的土地上。在这里,尽职调查更大程度上是在否定发生的情况,而不是正视事实。

朗对REDD所带来的好处持怀疑态度,他认为避免这类错误最显而易见的方法是立即“阻止森林碳交易”。但是,他也指出,“如果我们要停止森林砍伐,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将就REDD项目达成协议的与会者们,如果能够从之前这些利用市场机制实现减缓森林砍伐的项目中吸取前车之鉴将会是非常明智的。如果要为利用市场机制制定出一个国际协议(看起来这是很有可能的),就必须要采用审慎并且在科学上严谨的方法,为公共信息活动提供资金,实实在在地进行全面的监测, 并且针对土地所有者的权益制定出明确的指导方针。

否则,更多的误会、欺诈、甚至暴力冲突将严重破坏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信任。 除此之外,关于REDD,还有很多其它严重问题有待回答。这些项目确实能够减缓森林砍伐吗?还是只会导致伐木工人转向那些未被计划覆盖的领域?REDD信用将充斥碳市场并导致价格下降吗?在何种程度上,大的排放国将被允许使用信用来替代国内的减排努力?

大家都很清楚,只是简单地在遏制森林砍伐方面投入资金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的。在发展中国家,显然存在着能力建设方面的需求。凯文 • 康拉德建议:“只有当我们建立起能够接受市场机制的基础设施,你才能运用市场的力量;而且当你开始运用市场力量的时候,除非你把钱用到造成森林砍伐的人身上,或者那些有能力阻止森林砍伐的人的身上,否则你注定要失败的。”

但是,他也警告说:“很快将会出现许多由REDD造成的不法行为,发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只是这其中的首例。”“每当有财富降临的时候,总会出现弱肉强食的趋势。”


谭• 科普塞:“中外对话”的发展总管


首页图片由 Greenpeace Esperanza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政府要及早进入角色

REDD的初衷,无疑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完全借助市场机制进行此项目,REDD将变成赚钱机器。商人在利益和道德之间,极有可能选择前者。在政府还没有头绪之前,个别的企业入主此项产业未尝不可,但是政府要及早的进入角色,制定相关政策,保障项目进行的同时,又为当地百姓找到出路。

Government should go into the role as soon as possible.

It is undoubted that REDD's original purpose is positive.However,if this project was running completely with the market mechanism,REDD would turn out to be a Money-making machine.Facing
with the choice between profit and morality, more often than not,businessmen may choose the former.Before the government gets clear,a few comepanies'taking hold of this project is not a bad idea.Yet,government should go into the role as soon as possible, developing relevant policies to ensure the running of project as well as finding the way out for local people.

Translated by Liu Jingy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埃尔贡山的例子

从REDD的原则出发,为了保护有限的森林资源,那些长期以来以森林为生的当地人的利益将会受损,这就要求REDD计划的收益分配要给予当地民众公平的补偿。要不然,FACE基金在埃尔贡山的失败案例还将重演。

The example of Mount Elgon

According to the REDD principle,in order to protect the limited forest resources, the profit of local people who have lived off of those forests must be greatly reduced. This requires REDD projects to distribute their profit fairly to the local people as a compensation. If not, the failed case of FACE fund in Mount Elgon will be repeated.

Translated by Liu Jingy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只是热带雨林吗?

有一个疑问:REDD项目是仅限于在热带雨林国家实施吗?可否就全球范围内REDD项目的大致现状做个介绍?

Only the tropical rain forest?

There is a question: Is REDD's projetc carried out only in countreis that have tropical rain forest?Is it possible that you can make a statement about global general situation of REDD's project?

Translated by Liu Jingy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怀疑商人在REDD中的角色

同CDM一样,REDD也是将碳排放的楔子与利益联系在了一起。然而,如同第一个评论所说,REDD最后可能沦为赚钱机器,这样并不好。我认为应该在这些参加REDD的国家的民众中多进行宣传,让他们知道碳减排的意义所在,这样才有可能会改变目前只有少数人推动减排的困境。

Suspect the role of the REDD businessmen

Like CDM, [REDD] also mixes up profits with the advantage gained from carbon emissions leveraging. However, as mentioned in the first comment, [REDD] may ultimately be reduced to a money-making machine. This is not good. I think there should be more publicity within those countries participating in [REDD], letting the people know the meaning of carbon emission reduction. This way, it might be possible to change the current situation where only a minority is pushing for carbon emissions reduction.

Translated by Somui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