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非洲的挑战(1)

非洲如何通过保护其环境而实现发展?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绿带运动发起人旺加里•马塔伊女士接受了陶丽萍的采访。本文为采访稿的第一部分。

Article image

陶丽萍(以下简称“陶”):在《非洲的挑战》一书中,您提出监管不力是导致非洲许多问题的根源。并且您还认为文化的缺失是导致环境恶化的罪魁祸首。您能否谈一下它们的发展过程?

旺加里·马塔伊(以下简称“马”):这些观点大部分是基于我个人的真实体验:我一直在非洲工作,一直试图为非洲社会、大众的利益以及公益做出积极的贡献。然 而,却发现,我面临着重重阻力。而且,非洲面临着太多太多的问题。人们经常会问:“非洲的问题在哪儿?我们已经给了他们这么多的钱,而且,这一地区是完全 独立的,为什么他们的发展却停滞不前?”我想说的是,问题并不简单,你不能说:“因为非洲的腐败现象严重,所以如何如何……”或者说:“非洲技术落后,所 以如何如何……”又或者说:“非洲缺乏民主,所以如何如何……”等等。 而是由于许多问题交织在一起才造成了现在这种不利于发展的环境。

所以说,目前这种状况的原因正是由于殖民主义残留所导致的非洲文化的覆灭;还有就是人为划分的国家:他们代表着不同的国家,突然之间,这些我称之为部落或者微型民族的团体需要携起手来,就像100年前法国和英国曾经携手一样!

陶: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搭错车”理论?

马: 对。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赶紧调转车头。但是,首先,最重要的是意识到你自己搭错车了。因为,如果你意识不到自己坐上了一趟错误的车,而且还朝着一个方向义 无反顾地走下去,那么你实际上不会到达目的地,因为,你根本就做错了车。这些就是在我的工作过程中,我所面对的一些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认真地思考这些 问题,并且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样,我们才能不断前进。

陶:您举了一个蚊帐的例子。如果我们把蚊帐交到人们的手中,却不让人们了解它的真正价值,那么,人们在使用蚊帐的过程中就不会精心的保护它,或者蚊帐破了也不会仔细地修补。那么,关于土地和环境,有没有什么类似的问题?

马: 土地就不同了。因为,你能够看到你的一举一动对土地的影响,但是,你还是无法理解土地正在退化的事实。如果树木被砍伐了,土地就会退化。土地退化了,土壤 就会消失。如果没有了土壤,你就没有办法种植食物。而种植食物就需要雨水。而有了森林,才会有雨水。所以,如果不理解降雨、河流、以及森林之间的关系,人 们就会肆无忌惮地砍伐森林,那么降雨就会消失。所以,需要改变的是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缺乏理解——或者说是无知。

陶:过去的人们是不是理解这点呢?因为,您说的是人们需要重新学习,而不是从基础学起。

马: 首先,过去的人们都是向他们的父辈学习。而如今,我们打破了这个循环,把孩子送到学校接受教育。但是,他们在学校里所学的东西并不是非常有用。他们是在一 种几乎是真空的条件下接受教育,并且所学的知识与以往的经验不能很好的衔接。因此,孩子们无法将所学的知识与实际联系起来。同时,他们所处的学习氛围还告 诉他们过去并不重要,他们的祖辈所掌握的知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学校所学到的知识。可是,当他们从学校出来,发现用他们所学到的知识并不能应付所有遇到的问题时,他们就会失败。他们还会感到迷茫,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而且他们会想:“我已经按着我所学到的那样去做了。”这就是存在着断层的地方。

陶:您还谈到领导力以及与领导力相关的问题。而且,您所谈论的问题都是一些像坚果种植户这样的规模较小的问题。我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目前这种状况?

马: 我不断地提到领导力,是因为我不断地意识到我们中的很多人需要指导,而且,我们需要一个体系来帮助我们。而管理这个体系的人是政府,是具有领导力的人。他 们中有政治领袖、精英人士、还有那些出过国留过洋,到英国、美国、印度等国家学习取经的人。对于他们,我要说,不要利用自己人民或其他人民的无知, 而是应该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指导,因为这些人要比他们的人民更理解我们目前所处的这个21世纪的世界。我把他们看作是能够打破这一恶性循环的人。我也把我自己放在这个位置上,所以我说:“不错,我出了国,我学成归来,我希望能够打破这个恶性循环,这就是为什么我投身到这个过程中去的原因。”但是,由于我的精英同仁们以及领导人们在明知我们搭错了车的情况下,也不准备调转车头——而且希望我们一直沿着错误的路线开下去,因此我也碰到了这样的一系列问题。当这些人掌控着车的时候,他们过得很滋润。他们吃不到苦,挨不到饿,住着漂亮的房子,拿着足够的薪水,孩子上学,自己出国。而需要帮助的是车上那些乘客。所以, 我问他们:“你我都知道我们坐的这趟车不对,那么我们能不能调转车头朝对的方向开?”

陶:你提出这些质疑后,人们有什么反应?

马: 他们读了这本书后,我就会知道他们的反应了。但是,在这30年中,我至少已经影响了一些人,我看到他们转向正确的方向。我还看到车上的乘客也意识到:“ 哦, 我们原来坐错了车,我们赶紧调头吧。”我还看到人们已经迈出勇气可嘉的一步,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今天有着比以往更加宽松的民主环境;我们能够举行选举,自由选举,而这在以前是不行的;我们过去不能提出我们的质疑,而现在可以了。

陶:对于过去的五年中事态的发展,您是不是抱有越来越高希望?


马:2003年的时候,我抱有很大的希望。因为,2002年(肯尼亚) 终于摆脱了那个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想要摆脱的政府。我们寄予新的政府很大的希望。然而,不幸的是,这些人却发生了转变,朝着与我们的希望背道而驰的方向发 展。所以,目前我们的处境相当无望。在去年的事件发生后,我们似乎又退回到原点。但是,我仍然充满希望,我们一定会向前发展。我们至少会坚持到2012年,到那时,就看我们有一个什么样的领导了。


下一篇:中国如何帮助非洲?



陶丽萍:伦敦自由撰稿人

旺加里·马塔伊:肯尼亚环境政治活动家。200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非洲女性。


首页图片由 greenbeltmovement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非洲问题的根源

在人们的眼里,专制、腐败、贫穷、落后、疾病成了非洲的代名词。尽管我们会对非洲人民报以或多或少的同情之心,但更多的是一种疏远、偏见的心理。
其实,非洲今天的落后不是非洲人民的过错,而是殖民者大肆掠夺留下的后遗症。非洲丧失了宝贵的劳动力、自然资源,得到的是无休止的纷争与混乱。在全球化浪潮中,它们被无情地甩到边缘地位。

The roots of problems in Africa

To many, autocracy, corruption, poverty, backwardness, diseases are the synonyms of Africa. We are more or less sympathetic towards the Africans. Yet more often, it is a distant and biased mindset. In fact, the Africans are not liable for the present backwardness of Africa, which is actually the result of the colonists' scramble for concessions. Africa lost its precious workforce and natural resources, but in return it faces endless disputes and chaos. Amid the trend of globalization, African countries are pushed to the edge merciless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