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社会企业的艰难抉择

约翰•艾尔金顿和乔迪•索普在本文中指出,最近对道德经营企业的收购给方兴未艾的可持续产业带来一个致命的挑战。

Article image

最近的一封信揭示了主流资本主义对收购社会和环境创新性企业的巨大兴趣。“过不了几天,你或许就能在媒体上看到可口可乐对Innocent健康饮料公司进行少数投资的消息,”信的一开头如此写道,“我们告诉客户这笔交易的消息以及为什么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这封信的作者就是Innocent公司的创立者们,这家十分成功的英国健康饮料公司到今年就建立十周年了。信上接着说:“有了这笔资金,我们就能让Innocent更多发挥该有的作用,把自然健康的产品奉献给尽可能多的人们。我们用这笔注入资金来扩展在欧洲的经营,这样Innocent饮料就能走向更多的地方。”

他们强调“这笔钱没有一分跑到股东的口袋里”,用一种典型的Innocent公司方式表明不管创立者提出什么“荒谬的想法都只能在一边凉快”。接下来,他们又强调“我们这三个创建者将继续经营掌管Innocent公司,还是同样的人用同样的方法生产同样的产品。Innocent所坚持的一切都将继续下去:生产自然、健康的产品;努力提高质量、寻求更富社会和环境效益的产品;为我们的饮料寻找更有效更环保的生产和包装方式;支持那些水果原产国的慈善事业;拥有一个世界性的视野而又不在这个过程中把自己看得过高。”

Innocent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来自与顾客的联系能力,他们提出像“纯粹”、“开放”和“乐趣”等价值来打动顾客。他们的饮料成份表很有特点,像什么“19遍压榨葡萄”、“10次萃取草莓”,“仅此而已”等等。就连包装的瓶子都是50%回收利用的塑料,而且“我们还在继续努力完善剩下的”。
但是,但是在众多企业中,Innocent为什么选择了可口可乐?“他们用3000万英镑(4540万美元)购买了我们10-20%的少量股份,我们之所以选择可口可乐作为少数投资者,是因为他们可以帮助我们的产品走向更多的地方和更多的人。另外,他们在饮料业界已经有120多年的历史,肯定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而且我们可能还能对他们产生某些小小的影响。”然而,从怀疑到愤怒的外界反应,凸现出大企业要成功收购那些拥有道德和可持续美名的较小企业,仍然存在很大困难。

已经有很多这样道德至上的企业被收购,其中有几个创办者也发出过和Innocent的一样改变收购者的乐观声音。比如,若干年前我们中的一个人曾经参与了联合利华对Ben & Jerry’s的收购,这家冰淇淋企业是最受尊敬的社会资本主义先锋之一。当时,我们甚至在收购协议的第一版中写入了要保证Ben & Jerry’s道德原则的条款,后来被美国股票交易当局删掉了。

在Ben & Jerry’s的个案中,联合利华甚至拿出五百万美元的预算帮助其联合创办者本·科恩把新观念移植到联合利华。尽管联合利华的处置要比它的竞争者都好得多,但在Ben & Jerry’s的案子中一路都磕磕绊绊。最终,深感沮丧的联合利华决定将它在Ben & Jerry’s新投入的风险投资转给旧金山的Physic Ventures公司。对于这种沮丧,Ben & Jerry’s方面也深有同感。我们在这里要强调的理念就是:投资者对健康、福祉和可持续生活方式等创新性的新行业进行投资,在卖掉之前要保持被收购企业的独立,这样一来联合利华可能会购买更大的份额,否则新企业甚至会落到竞争者手中。

还有一个吃进去又吐出来的例子,就是福特对挪威电动汽车企业TH!NK公司的收购。一度福特曾经大肆吞并各种汽车公司,从美洲豹、路虎到沃尔沃。TH!NK这家小公司只不过是福特购物单上的一项而已,只花了1亿美元就买下了。但最终福特这一步过于超前,不得不将其转让给挪威的一群风险投资者。时至今日,随着美国政府优先投资给绿色汽车,电动汽车又成了关注的焦点,我们可以等着看哪个汽车巨头会回过头来收购TH!NK,会很有趣的。

无论结果如何,其它经济领域的并购同样层出不穷。社会责任投资企业被更大公司收购的不在少数,如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的运营者——瑞士的可持续资产管理公司(SAM)成了Robeco公司的一部分。在咨询行业,亚当·维巴赫曾经帮助沃尔马“绿化”的Act Now公司被公关巨头Saatchi & Saatchi收购。

如果资本主义还会进化,那它就会有许多办法把最优的人力、理念和经营模式用到可持续产业中来。尽管收购通常都受到青睐,挑战在于如何保证被收购的小企业的锐气不被收购者的企业文化所消磨。为了保护这种弥足珍贵的锐气,更多的大企业将竭力保持创新性的收购,以保证它们的自由呼吸。可口可乐对Innocent的收购将是一个重要的实验,看大企业是否有能力与弱小无比的伙伴共舞而不把他们踩到脚下。


作者简介:约翰·艾尔金顿,SustainAbilityVolans的联合创始人。乔迪·索普, SustainAbility新兴经济体项目经理。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独立的思想VS经济利益

Innocent的案例感觉像是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与超级大亨做“朋友”,问题是,这个小朋友能够保持自己的个性么?在更大范围的商业运作中,它还能够拥有自己的声音、自己的判断么?(sunny)

Independent Thinking Versus Economic Interest

The case of Innocent company seems like a kindergartner is "making friends" with business tycoons. However, whether or not the little one could still keep his personality remains a question. Can he retain his own voice and judgment in a commercial operation with a larger scope? (Sunn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有待检验

不知道这种运作模式是否可行,不过有待实践的检验。

Waiting to be inspected

The feasibility of this type of operation mode remains to be tested by prac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