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青藏高原前景难料

冰川融化给青藏高原的生物多样性、居民和生计带来重大风险。凯瑟琳•莫顿对建立一个有效的区域响应的可能性进行了探讨。

Article image

全球气候变化是二十一世纪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气候变化的发生,正值中国的经济崛起导致重大环境问题发生,对全球资源的需求迅速增长之际。面对经济崩溃的迫近、社会矛盾的上升以及大规模的公共卫生灾难,很多评论人士提出了警告。

不仅是中国的现代化运动成问题,跨越边界的溢出效应亦带来了区域性和全球性的安全担忧。从安全的角度看,对于目前出现的环境危机,通常都是用非常负面的语言来表述的。关于中国能否适应的问题,获得的关注非常有限。就气候变化而言,现在这已成为一项紧迫的任务。在青藏高原,气候影响对中国和亚洲地区构成了重大的安全风险。对于生态系统的未来可持续发展以及赖以生存的数百万人口而言,适应能力至关重要。

青藏高原是地球上面积最大的高海拔大陆,大约16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陆地面积的四分之一。除极地冰盖以外,青藏高原是最大的淡水储存库,被称为亚洲的水塔、“第三极”。就气候变化而言,青藏高原相当于煤矿里的金丝雀。青藏高原达索普冰川冰芯记录显示,一千年以来,最近50年是最热的。在过去三十年里,平均气温上升了近1摄氏度,而且中国的气候科学家预测,到2050年气温将继续上升2.0-2.6摄氏度。

作为直接的后果,除了喀喇昆仑之外,最近40年里,为亚洲各大河流(黄河、长江、湄公河、萨尔温江、印度河、恒河和雅鲁藏布江)提供水源的冰川面积缩小了196平方公里。来自国际冰雪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喜马拉雅冰川的收缩速度比其他任何地方的冰川都要快,而且可能在2035年之前完全消失。

冰川融化对生物多样性、居民和生计具有显著的负面效果,对水资源、粮食和能源安全形成长期的影响。它还会引发更大的自然灾害事件——滑坡、洪水和冰川湖溃决,并反过来导致内部位移和重要基础设施的破坏。从更长远来看,气温升高将增加雨季的洪水,减少旱季的水源,由此影响下游地区的粮食生产,以及中国、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十多亿人的生计问题。最终,水短缺将大面积发生。对于一个极易遭受洪灾和旱灾的地区而言,后果很可怕。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地区,我们面临着一场人道灾难。

总体而言,气候变化对适应能力最低的贫困社区造成的影响最大。西藏牧民以草原为生,而气候变化正造成历史空前的压力。例如,在黄河的发源地、青藏高原的中心地带,三分之一以上的草原变成了半沙漠环境。正如环境安全分析人士将预测的那样,这会导致越来越多的环境移民,这种环境移民基本上是在政府计划的主导下进行的,以促进草原的再生。最近的研究表明,移民计划正形成新的社会问题,而环境效益却无法确定。一个主要的问题是,关于气候对草原的影响,我们还知之甚少,很少进行实地调查。我们确实知道,过度放牧和环境退化之间的简单因果关系(一种“公地悲剧”式的推测)具有误导性,完全是因为未能考虑到气候变化因素。同时,把过多的责任推给西藏牧民,也大大低估了本土知识和土地原有管理人在气候适应中所能发挥的作用。

青藏高原上正在发生的事情鲜明地映衬出环境与安全之间的复杂关系。从广义上理解,这里的安全包括个人、国家的平安和福祉。环境退化、人类福祉和区域安全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只有在合作的、以人为本的基础上才能得以处理。决策者们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建立一个能激发新的战略远景的区域响应,并能在短期内产生积极的成果。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想提供四条建议。

首先,鉴于青藏高原目前出现的巨大的环境危机,制订一个安全风险综合区域规划是当前的一项紧迫任务。风险平衡预测要求进行高水平的研究协作和跨领域的分析。在风险评估上,相关科学富有很大的挑战性,并要求各个学科之间的合作,尤其是科学家、民族志学者和安全分析人士之间的合作。在这个基础上,全球环境变化领域当前的建模工作可以把局部潜在伤害的实证分析作为补充。

其次,该地区严重缺乏处理危机的相关机构。迄今为止还不存在一个考虑适应办法和确立集体响应的顾问程序。需要一个能够把众多利益攸关方集中在一起的对话机制,其中包括处于危险之中的脆弱社区、参与基础设施发展的企业以及国家和地方政府。总体而言,亚洲的区域安全集中在国家层面,企业或非政府组织的参与很少见。国家及其民众之间的传统界限,对国家应对跨国安全挑战的响应能力产生严重的束缚,通过消除这种界限,环境危机完全可以为活跃安全合作提供必要的促进因素。

第三,稍微乐观一点看,在应对一个更大威胁的问题上,气候变化具有使青藏高原各自为政的社区团结起来的可能性。长期以来,在资源管理机构的设置上,解决冲突都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而且,把冲突放在一个更大范围的区域框架内,很可能有助于缓解族群间的紧张关系。一个扩大的区域安全远景为解决资源争夺冲突提供了一个机会,并确保利益分配更加公平。

第四,在更深的层次上,巨大的环境灾难威胁再一次证实,需要坚决摒弃十九世纪扩张性开发自然资源的国家建设模式,迈向二十一世纪发展观。青藏高原可以成为一个战略性保护区,在威胁到人类五分之一人口的环境灾难面前起缓冲作用,而不仅仅是大国之间的一个战略缓冲区。

显然,没有直接的经济损失,这种转变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亚洲未来安全的保证,它应该是一个值得付出的代价。工业化国家因为过去的不良行为而欠下了大量 的孽债,而现在正寻求弥补过失。对于适应能力有限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气候变化的影响是毁灭性的,因此,观望政策不是长久之计。在某些情况下,环境破坏是不可逆的:生物多样性为人类的生存提供不可或缺的服务,如控制作物害虫和碳储存,失去之后难以恢复。生态系统严重衰退的威胁,部分是因为未能采取行动。因此,现在迫切需要着眼未来,并在区域集体责任的基础上建立合作,不仅是在国家之间,而且在不同的族群之间。如果没有合作,那么安全分析人士提出的大规模移民和资源争夺冲突的悲剧就很可能会上演。


凯瑟琳·莫顿博士: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她的研究方向包括中国的国际关系、环境管治和非传统安全及人类安全。她目前从事气候变化对青藏高原的影响及其对区域安全的影响的研究。

本文改写自《环境影响时代的中国和环境安全》(Asia Pacific Review, 15:2, 2008: 52-67)一文,作者谨此对Asia Pacific Review的许可表示感谢。

首页图片由Daniel J Mille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喜马拉雅冰川融化

"来自国际冰雪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喜马拉雅冰川的收缩速度比其他任何地方的冰川都要快,而且可能在2035年之前完全消失。"

这快的太恐怖了吧!

链接到这份数据的原文,“All the glaciers in the middle Himalayas are retreating, and they could disappear from the central and eastern Himalayas by 2035"

我想还是喜马拉雅中部和东部区域,而不是全部吧?不过不管怎么说,全球变暖还是严重威胁到这个区域乃至全世界的生存问题。

贫穷-过度放牧-环境恶化-愈加贫穷,解决这个恶性循环,还是要改变该地区的经济结构。中国西部大开发不是对草原和环境的大开发。产业结构如何调整融入该地区经济发展体制,让贫困人口摆脱过于依赖放牧捕猎生存是关键问题。

Glacial melt in Himalayas

"Data from 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Snow and Ice reveals that the Himalayan glaciers are shrinking faster than anywhere else and could totally disappear by 2035." So fast it is terrifying! "All the glaciers in the middle Himalayas are retreating, and they could disappear from the central and eastern Himalayas by 2035." With reference to this data from the original text, I wonder if the problem concerns the central and eastern Himalayas rather then the whole Himalayan region. However, no matter how you say it, global warming is posing a serious threat to the survival of humankind in this region and all over the world. Poverty - overgrazing - environmental deterioration - increasing poverty: this is a vicious cycle that needs to be broken. At the same time, the economic structure of the area has to be changed. China's Grand Western Development Program is not for grasslands and environmental development. The key issue is how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adjustment is integrated with the economic and development system of this area in order to free poor populations from livelihoods excessively relying on grazing and hunt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青藏高原的实际面积

文中提到青藏高原占地面积约为160万平方千米。事实上,青藏高原的面积达到了近250万平方千米。仅西藏自治区就占据了120万平方千米,大部分坐落于青藏高原之上的青海省,面积达721,000 平方千米。另外,云南省、甘肃省、新疆自治区以及印度的北部地区、尼泊尔和不丹,这些省市和国家的部分地域也坐落在青藏高原上。文中也提到:如果青藏高原的气候发生变化,中国、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的十亿多人民的生计将会受到影响。除此之外,因为印度洋流经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千百万人的生活也将被影响,还有不丹、缅甸(与巴基斯坦类似)也位于流经青藏高原的某些河流的下游,它们的子民也免不了受影响。就此而言,我们也可把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的千百多万人计算在内。不论怎么看,“青藏高原难料的前景”都是一个激起全世界人民提高环境意识的警钟。丹尼尔•米勒

本评论由Mingzhu Yao翻译

Area of the Tibetan Plateau

The article mentions that the Tibetan Plateau covers an area of approximately 1.6 million square kilometers. Actually, the area of the Tibetan Plateau is about 2.5 million square kilometers. The Tibetan Autonomous Region (TAR) alone makes up 1.2 million square kilometers and Qinghai Province, of which most of it is located on the Tibetan Plateau, is 721,000 square kilometers. Parts of Yunnan and Gansu Provinces and the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also lie on the Tibetan Plateau as do parts of northern India, Nepal and Bhutan.

The article also mentions that the livelihoods of over 1 billion people in China, India, Nepal and Bangladesh will be affected by changes taking place on the Tibetan Plateau. But, since the Indus River drains through Pakistan, millions of people in that country would also be affected, as would people in Bhutan and Myanmar who also live downstream from the rivers flowing off the Tibetan Plateau. For that matter, you could also probably include millions more people in Thailand, Laos, Cambodia and Vietnam that would be affecte. However you look at it, the "uncertain future on the Tibetan Plateau" should be a wake up call for the whole world.
Daniel Mi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