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亚马逊的转机

在巴西最大的州,人们正在用一种名为REDD的方式保护森林,以换取碳信用额。维尔吉利奥·维亚纳解释了这种抵抗气候变化行动的意义。

Article image

在世界面积最大、自然资源最丰富的亚马逊雨林,森林破坏是一个既成事实,而且还在继续。但是现在,在巴西最大的州——亚马逊州开始出现明显的变化迹象。

亚马逊州有157万平方公里的雨林,相当于10个英国。JUMA可持续发展自然保护区项目就设在这里,这是亚马逊地区第一个获得独立认证的项目,当地人会因为保护森林和减少排放而得到回报。

“减少砍伐森林和森林退化导致的排放”,简称“REDD”,是为了应对亚马逊的可怕现状。那里的森林砍伐有其经济和社会根源,是不公正体制造成的后果,最终获益者有圈地者、盗伐者和农业综合企业。比如,牲畜养殖是一个利润很高的行业。从1996年到2006年,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存栏牲畜从3700万头增长到7300万头。森林砍伐并不是缺乏理性、愚昧无知造成的,人们确实能够或者期待能够从森林砍伐和不可持续的森林采集中获得切实的收益。

除了不断扩张的农业综合企业和落后的森林管理,亚马逊流域不可持续的发展也是导致严重贫困和社会不公的原因,特别突出的就是巴西奴隶制个案的密度最大。类似的社会不公行为,尤其是针对土著和传统族群的,在热带地区其它森林破坏严重的地区也很普遍。

在过去几年中,由于遏制森林砍伐的努力产生了积极的结果,出现了一种谨慎的乐观。亚马逊州的森林破坏这几年持续减少,从2003年的1582平方公里减少到2008年的479平方公里,下降了70%。这都是政治革新的结果。2003年新州长艾德瓦多·布拉加上台后,该州实施了一系列旨在减少森林砍伐、改善森林居民生计的公共政策。亚马逊州和其它地方的经验应该被推广、应用和复制。

很明显,解决办法并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至少要把发展模式中的重大改变作为出发点。森林向来被看得毫无价值,林业被当作落后产业,二者都没有被列入“发展”战略的价值,也没有被当作税收激励和适当的碳信用额之类鼓励正确投资的政策工具。

但 是,森林砍伐所体现出来的主要缺陷告诉我们,无论对个人、家庭还是政府来说,森林都是宝贵的财富。这种范式上的转变已经体现为跨部门的政策,比如在财政、 教育、健康、能源和可持续土地利用系统等领域。简而言之,无论公共、非营利还是私营部门的策略,都必须遵循下面这句简单的话:砍掉森林不如保全它们。

对亚马逊森林的某些估价也产生了非常积极的结果。一方面,旨在增加林产品(比如蜂蜜和管制下的木材)价值的公共政策卓有成效,支持了私营部门投资和社会环境企业家精神。在亚马逊州,安德罗巴果油(提取自苦油树,又名圭亚那苦油楝)的价格2008年比2003年(可持续发展政策开始实施的那年)增加了3.6倍。可持续方式收获的林产品的利润越高,森林砍伐的吸引力就越小,保护森林的经济动力也就越大。

另一方面,碳封存与储藏等环境服务也有很大潜力,而且是平衡的一个关键部分。环境服务的价值越高,能够用来投资改善当地人民生活条件和创收能力的资源也就越多。

最 大的挑战不是如何减少森林砍伐,而是如何从财力上支持这个减少。亚马逊地区的农业发展每年都需要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才能推动。如果行动的性质主要是经济上 的,就只可能在可持续财政方面取得较大的成功。然而,公共、私有和非营利计划制止破坏森林的目标有很多,包括封存碳、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水源供应以及消 除贫困。比较而言,在亚马逊地区资助一个新的发展范式的成本要比森林生态系统所产生的环境服务的成本低。

就拿水来做例子。每年亚马逊丛林蒸发到大气中的水多达80亿吨。虽然我们不能给它标上价格,但水对亚马逊的农业生产、发电和工业部门的经济效益十分清楚,这三个部门每年的产值超过10亿美元。现在,REDD使得在亚马逊进行以碳为基础的环境服务成为可能。

怀疑论者们指出,REDD可能存在方法论问题,但亚马逊州具有开创性的JUMA项目克服了所有障碍,包括建立基线——计算排放减少的基准。在当地由亚马逊可持续基金会带头的REDD行动中,当地保护区中的社区所进行的管理工作都会得到回报。2008年,按照国际认证机构TUV SUD所制定的气候、社区和生物多样性联盟的标准,REDD机制通过了认证,出色地通过了方法论测试。

JUMA项目其实只是更宏大的“保护森林计划的一部分。这一计划的核心是对环境服务的支付,由亚马逊州政府和巴西的私有银行巨头Bradesco银行发起的,受到一系列参与者的资助。比如,万豪连锁酒店通过客人的自愿捐助来为JUMA项目提供资助。项目每年的总投资为810万美元,用来支持“保护森林计划”中的6000个家庭,实现零森林破坏。

这些家庭可以直接得到现金支付,钱都打进电子借计卡中,可以在任何城镇的银行和邮局使用,非常高效。计划中的社区也能从多方获得投资,包括创收活动、社会计划和当地的支持组织。消除贫困是环境保护的一项关键内容。“保护森林计划”现在已经准备扩大规模。

2008年,全球的碳交易额达到1180亿美元,但用于保护热带雨林的投资却微乎其微。同时,国际社会面临着一个有巨大战略意义的过程,即新的国际气候协议将于2009年12月在哥本哈根达成。如果能把森林碳作为一项市场工具和政府间融资机制,协议将会树立一个历史性的先例。

在新的气候协议中,我们必须把森林保护和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列为当务之急中的当务之急。REDD可以变成一个有效的变化催化剂,在全球许多地区制止森林破坏,消除贫困。就像纳尔逊·曼德拉所说的:“饥饿的人肯定焦急,”我们亟需在全世界的森林中开展一场革命。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下一步行动

*REDD融资机制必须灵活,这样才能把政府间融资(国家层面)和市场融资(项目层面)合并在一起。

*为避免其冲击市场,必须允许REDD在碳交易市场上获得一定的配额。哪怕只有10%,它所能发动的资源也比任何其它针对热带森林保护和贫困的国际融资机制高得多。REDD能够保持财政和政治平衡,这对可持续的森林管理十分有利。

*REDD的资金必须运用验证与确认等工具来保证原住民和当地社区的适当利益分享。


维尔吉利奥·维亚纳,亚马逊州可持续基金会主任,IIED访问学者。

这篇文章最初被发布在一份国际环境与发展协会的简报上。查看详情

首页图片由leoffreita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经济杠杆

的确,不管是森林保护,还是其他的环保事业,一旦引入市场力量,都将会产生巨大的改变。

Economic Levers

Indeed, whether you are talking about forest conservation or other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causes, once market forces are introduced into the equation, there will be big changes.
本评论由陈丽英翻译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解决根源

破坏环境的动机从根本上说是为了获得利益,如果能够让人们有更好的选择,他们自然不会拒绝,这样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Solving the root cause

The incentives for destroying the environment are, fundamentally, about gaining profit. If we can give the people better alternatives when making decisions on where to put their money, naturally they won't reject them. Until this is done the root cause will not be solved.

(Translated by Braden Latham-Jone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问题的关键不是要不要森林保护

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建立森林保护的激励市场,REDD是否是好的机制,的确值得商榷。yfy

The key point in the issue is whether or not to protect the forest

The key point in the issue is how to make market incentives for protecting the forest, and whether or not REDD is a good system. This is definitely worth discussing. yfy (Translated by Michelle Deet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VCM和REDD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作者的案例是一个志愿碳市场的案例,而从根本上涉及到REDD。作者说的怀疑论者的担心是完全有道理的,毕竟REDD是为减少砍伐的部分付费,就是有砍伐计划的人才能得到补偿,而真正保护的人却无法从该机制得到任何补偿。所以,目前关于REDD的讨论是十分必要的,REDD不能成为一个主观上能保护森林,但客观上鼓励森林破坏。yfy

VCM and REDD

If I've not misunderstood, the author's case is a voluntary carbon market case, but it fundamentally involves REDD. The author's skeptical worries are completely understandable: after all, REDD is trying to reduce the costs of tree-felling. Only the people planning the tree-felling are able to obtain compensation;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ists are unable to use any method to obtain compensation. So, the current discussion about REDD is essential. Redd cannot become a subjective forest protector, but must objectively encourage deforestation. yfy

Translated by Nathalie Thor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