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亚马逊的远景

维尔吉利奥·维亚纳是巴西林业的权威专家、亚马逊州前环境官员。在接受“中外对话”总编伊莎贝尔·希尔顿的采访中,他讲述了一个有关自然保护的经济案例。

Article image

维尔吉利奥·维亚纳教授是巴西林业、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领域的权威专家。他在2003年到2006年担任亚马逊州环境局局长期间,实现了采伐森林减少51%、年均经济增长9%并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重大改观、保护区面积增加135%的成绩。在接受中外对话”总编伊莎贝尔·希尔顿的采访中,他谈到了如何才能取得同样的成就。

伊莎贝尔·希尔顿(以下简称希”):有人认为亚马逊雨林正处于毁灭的边缘,你的看法是什么?

维尔吉利奥·维亚纳(以下简称“维”):亚马逊地区面积很大,各地实情不一。森林砍伐集中在该地区的东部和南部,但大体上是在亚马逊州。亚马逊州是巴西亚马逊最大的州,面积为150万平方公里,保有83%的雨林。亚马逊州98%的 地区被森林覆盖,其森林覆盖率比印度尼西亚还高,因此,在那个地区,谈论森林毁灭毫无意义。在其它地区,森林分布高度分散,森林退化程度与巴西的大西洋森 林类似。亚马逊森林的边缘地带受到的威胁更大,更具季节性,受土地集约化利用的影响更大,而且更容易发生火灾。在巴西亚马逊的西部和北部地区,森林所面临 的威胁要小得多。

希:巴西军方过去把修建贯穿亚马逊的公路视为国家安全问题,这种看法有变化吗?

维:没 有,在巴西依然有一种观念,认为在亚马逊地区存在着对巴西主权的威胁,我认为是不对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一些国际领导人把亚马逊描述为世界资产,而且是 世界遗产的一部分,而我们巴西人想要证明它是巴西的资源,在为世界提供服务,而不是相反。干涉——例如伊拉克——激起了对入侵或类似这种事情的担心。所 以,当我们讨论评估森林服务的国际项目时,就会遇到很多的阻力,因为担心如果我们不极度小心和大加限制,这种威胁会变为现实。

希:你把自然保护做成经济案例并因此得名,那是怎么办到的?

维:我在2003年 就职亚马逊州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局长,这是亚马逊州第一次有这样一个职位。我们在思维范式上作出了转变:以前的政府常常把分发链锯作为发展政策!这并不少 见。普遍的观点认为,森林不属于发展的内容,应该去除森林来发展农业。如果你看看欧洲史,情况同样如此,在英国的乡村极少有森林保留下来。那就是发展。你 可以在北美的西部和巴西这样的国家看到同样的情况。

因此,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口号:保护比砍伐森林价值更大。我们像念咒一样反复地讲。我们认为,应该从森林获得收益,而且能够同时做到保护森林和改善生计,而如果我们砍伐森林,就可能失去保护森林的机会。我们不断地重复这一口号,并提供具体的事例。例如,一公斤生的比拉鲁克鱼经过加工,从1.80雷亚尔(0.79美元)上涨到4.30雷亚尔(1.88美元)—因此我们开始为森林及其在发展中的作用规划出一个新的远景。

此外,Bolsa Floresta(“保护森林津贴”)计划使那些零砍伐的社区获得利益。结果,森林砍伐从每年1,500平方公里降至400平方公里。这确实有效果。

希:肯定来之不易。

维:不容易!我所有的白发都是因为做这件事情。我决定不干了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想,要是不存在转世,而生命只有一次,该怎么办?我可能去了天堂,而他们说因为气候变化,没有往返票。

希:你的白发主要是哪些方面造成的?

维:要做 的事情太多而且不能说不。在一个不同的职位,你可以说:“那很有趣,但是对不起,我不能做。”但是如果掘金者侵入印第安人的领地,你就必须找一架飞机,去 做点儿什么。你既没有足够的资源,也不具备一个有效率的行政管理架构,但是你不得不处理。而我就是自己跑过去面对问题的人,因为我需要亲自去看看再做决 定。

希:那相当危险。

维:是的,很危险。但是我就是这样处理的,开采金矿就是一个例子。有一次,因为这里有金子,来了2000个 掘金者,州长于是说:“你应该去处理一下。”因此,我带着一些警察上了一架飞机,然后就去了。我们在森林的中部召开会议,人很多,我就在现场,作为唯一的 政府代表。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我试图和他们协商,在他们非法开采金矿中要采取良好的环保措施。而且,我们确实谈成了一个协议:他们挖掘之后要回填,并在上 面铺上森林土壤,让森林再生。

希:他们对汞的使用造成河流污染的问题,现在情况怎样?

维: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设备回收汞,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这是一个突破。花费约为100美元。把金和汞放在里面加热,就能回收95%以 上的汞,大幅减少污染。然后,我和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为了取得合法性,他们必须完成一到两天的培训计划,一个关于汞的危险性以及在河岸挖掘的危害的速成 课程。结果,他们签署了一项承诺,不去挖掘河岸以及不在没有这个回收设备的情况下提取黄金。很多事情要利用可获得的资源和条件,依靠简单的教育和切实可行 的解决方案。

希:这是一群顽固的违法分子,你是如何把他们变为环保公民的?

维:他们不是天生就是坏人,从而破坏环境。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汞是有害的。一次在教堂举行的有200人参加的会议中,我问是否有人知道汞对健康的影响,没有人吭声。接着,一位老人站起来说:“没有危险,汞对健康有好处。我边烧边吸着冒出的气体,能够强身健体。”他一点儿概念都没有。

我在处理森林砍伐上采取了同样的方法:我询问妇女们为什么砍伐森林,于是我们建立了一个有利于森林保护的新理念。在Bolsa Floresta计划中,我们为妇女们举办为期两天的讲习班,男人也来了,因为他们不想让女人单独去,而且孩子们也来了。我们利用马戏、戏剧和舞蹈来解释《斯特恩报告》或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会议结束时,他们获得一份气候变化证书并承诺零砍伐,而作为回报,他们定期获得每月约25美元的现金。这很重要,因为他们的经济状况大部分处于糊口的水平。款项来自亚马逊州可持续发展基金会,它主要利用来源于私人部门的资金。例如,万豪酒店利用它作为住店旅客的碳抵消项目,该酒店在全球有50万间客房。我们还给每个社区的参与者们约2,000美元作为创收支持,并另外给2,000美元作为社会事业投资。

希:我知道,这会对小的原住民社区有用,但是对亚马逊的伤害,很大程度上是移民造成的,是州政府把亚马逊当成其它社会问题的安全阀所造成的政策后果。

维:你指 出了不同现实情况的存在,这是对的。森林砍伐基本上有两种类型:与养牛和种植大豆等农业综合企业有关的大规模采伐森林,以及每次开发面积约一公顷的一小块 地皮转为农业种植。我们的策略是,让人们从事林业和渔业,建立可持续土地利用制度,并让他们成为森林的保护者,使森林免于非法采伐。一旦这个地区成为保护 区,他们便具有了主人翁精神。我们在这些人身上建立了一道阻力障碍,与那些毁林的人作斗争。

希:你让穷苦百姓与强大的经济利益形成对立,那是一场公平的斗争吗?

维:如果他们孤身奋战,那是不公平,但是我们在通过改善管治予以支持。我们在增加政府监控岗位的设置并使用一个无线电网络,人们可以相互沟通并寻求帮助。不是说说而已,得真刀真枪的干。

希:你是否担心REDD(即减少砍伐森林和森林退化导致的排放”)不顾原住民的权利?

维:我认为有关REDD的讨论仍在进行之中。我对于产生一个新的融资机制很有信心。当前可获得的资金不足以将保护森林与消除贫困结合起来。有一个关于原住民的问题需要解决,特别是在利益分享方面。如果我们在改善生计和减少排放之间建立联系,这将是非常正面的。

希:人们常说,穷人承受不起保护的代价。他们需要满足迫切的需求,无法作出长远和可持续发展的考虑。

维:挑战 在于将长期的远景和短期利益结合起来。不能要求人们做出不必要的巨大的牺牲,我们可以选择更佳的发展道路。例如,防止气候变化符合中国的利益,因为气候变 化构成了对黄河和其他河流的影响。效率的提高和绿色技术将创造工作机会。我们必须创造双赢的局面。如果这很容易,事情早就做完了,但这是可行的。

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碳市场,而如今碳价过低,无法有效运转。你是否认为我们把农场押注在了一个过于脆弱的制度上?

维:我看 没有更好的选择。政府将处理市场失灵的想法没有意义。政府效率更低、存在落实问题、腐败。我来自一个非常社会主义的背景,但在政府任职了五年,现在我觉得 我们应该建立小政府——强硬而聪明,但不要太大。我觉得良好、强有力、透明和民主化的管理,效率会更高,然后让个人和机构发挥其创造力和效率。政府不会按 照需要的速度和一贯性来落实。

希:从你的经验中,非洲和亚洲可以得出什么样的教训?

维:政治家和地方工商界人士观念的改变,在于将可持续林业视为有利于创造就业机会的事情。我学会了与政治家们共事,并了解他们的情况。他们受选票的驱动,而票数与就业有关。如果我们可以证明保护森林能为选民创造低成本就业机会,那么我们就为政治家们创造了一条保护森林的政治理由。人们不是因为愚蠢或者不理性才支持森林砍伐的。

在每隔几年没有选举的时候,这会更加困难。你必须创造保护森林的激励措施。例如,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你会遇到腐败和非法所得问题。需要在管治上先期投资,这可能成为REDD有趣的双赢。在缅甸或刚果很难做事情,但是值得肯定的是REDD将为改善管治提供资金激励:当REDD产生效果时,你可以说,为了获得资金,你得保持透明,并且改善管治。也许胡萝卜将具有足够的吸引力,也许不会,它不会是万灵药。我知道,在民主转型期,REDD机制可能成为更加透明和更多利益分享的压力。在独裁统治的地方,可能不存在这种关联。

希:你是乐观主义者吗?

维:当然是。我认为如果你相信某些事情,它们就更有可能变为现实。


维尔吉利奥·维亚纳:圣保罗大学热带森林教授,巴西亚马逊州前环境局局长。

伊莎贝尔·希尔顿:"中外对话"总编

首页图片由 anoldent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生计问题

生计和保护同等重要,生存是第一位的,试想:如果你快要饿死了,还舍不得拿出手里的金子去换点儿食物吗?忽视生计的保护是不人道的。所以,采取保护措施的同时一定要考虑好生计问题。

On Survival

Making a living and protecting the environment are equally important, survival is always number one. Just think: If you want to starve to death, won't still hesitating to take money out of your pocket for a little bit of food do it? The kind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that neglects the need to make a living is inhumane. So, at the same time we take steps to protect the environment we must consider good solutions to our own survival.
(Translated by Braden Latham-Jone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疑问

既然都知道是非法掘金了,政府就默许了?还要谈判,真是搞笑

A query

Even thought everyone knew they were mining this gold illegally, government gives it their tacit approval? It seems strange that they negotiated with them.
(Translated by Liangjie Yu)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平等

“机会平等是一个证明才华不平等的平等机会”。同样,平等协商是一个证明权利不平等的平等机会。
(田亮翻译)

evenness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is an equal opportunity to prove unequal talents." Similarly, evenness of negotiation is an even opportunity to prove uneven pow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关于生存

当然生存是第一要务但是巴西在可持续发展方面所做的工作的意义在于显示了不要砍树是更好的一种生存方式。如果你砍掉一棵树,今天还可以说得下去但是明天你将会挨饿。这怎么会有益于生存呢?如果你学会明智地使用环境资源,那么你将会有一个长久的生计。如果全球环境协议值得你这么做,难道这对每个人不是最好的吗?我真的厌倦了这种陈旧的破坏环境的借口。这是目光短浅的,完全是错误的。这通常掩盖了更大的利益关系者,他们正藏在其他人贫困的背后。请停止这种懒惰的想法吧。

on survival

Of course survival is number one but the point of the work that Brazil is doing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s to show that not cutting down trees is a better way to survive. If you cut down a tree you are alright today but you starve tomorrow. How is that good for survival? If you learn to use the environment intelligently you have a lasting livelihood. And if the global climate deal can pay you to do that, isn't that best for everybody? I am really tired of this very old excuse for destroying the environment. It's short sighted and plain wrong and it usually disguises much bigger interests who are hiding behind the poverty of others. Please stop this lazy think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一个质疑

我认为问题所在就是他们不能控制非法采矿,但是他们认为至少他们可以使得采矿对环境的损害减轻。

本评论由陈丽英翻译

a query

I think the problem is that they can't control the illegal mining but they thought that at least they can make it less environmentally disastr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