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危机背后的危机

约翰•艾尔金顿乔迪•索普指出,要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就要消除其根源并且注意被它掩盖的环境危机。

Article image

资本主义正处于危机之中。俄罗斯总理普京和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上对当前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不当措施提出批评。温家宝总理指出“盲目追求利润”的金融机构不断扩张,认为“长期低储蓄高消费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他呼吁建立一个“公正、合理、健康、稳定的世界经济新秩序”,换句话说就是“可持续”的经济秩序。

但是中俄经济迅速下降的情况表明全世界现在同乘一条经济之船,而且这条船确实面临沉没的危险。谈到以市场为主导经济的不健康状况,信贷危机只是问题的一部分而已。就像法国铁路的告示上所说:“一列火车后会藏着另一列火车”,危机也是如此。信贷危机掩盖了不断加剧的能源和自然资源危机,这些危机又分散了对同样不断升级的气候危机的关注。

在今年达沃斯论坛峰会之前发表的最新《全球风险》报告也低估了可持续的重要性,它提出的警告范围太窄,只关注短期经济挑战,并未涉及如何消除目前危机的根源,以及如何防范新的危机。报告的风险框架罗列出许多与全球经济现状密切相关的可持续问题,包括气候变化、医疗卫生、资源安全以及对全球管理差距这一新的关切。报告谈到全球性问题需要新的领导力量,把公共权力和私有领域的创新动力集合在一起。正如金融领域的危机所体现出来的,世界如今的相互依存程度已经太深,任何问题都无法单独解决。

那么这对商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无论衰退还是繁荣,商场上总会有输有赢。现在一些公司正处于更佳的启动状态。在银行界哀鸿遍野的时候,渣打银行却如鱼得水。银行自身认为这并非偶然,它主要活跃在亚洲、非洲和中东,自信正是它在这些不成熟市场的存在促进了当地风险管理的加强,加深了对长期价值的理解。

其他人也在根据新的市场状况对其心态、战略和观点进行大幅调整。举个例子,一家大型制药企业刚刚仿照风险投资的方式对落后的研发机构进行重组,科学家们在这里竞争资助来实现自己的构想。为了保证这些构想符合社会需要,遴选委员会里也包括公共卫生服务的供求双方人士。

这种更广泛的商业创新前景能够帮助企业在艰难时期保持巅峰或者良好状态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持续资产管理公司(SAM)的一份新报告指出,如今最杰出的商业领袖都把经营的可持续性作为“竞争优势的一个主要来源”。

SAM通过两种手段为投资者创造价值。一种是选择可持续性上的胜利者,它称其为“领袖”;另一种是剔除掉在可持续性上的滞后者,它将其视为未来的“失败者”。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对结果进行交叉检查,该公司发现围绕胜利者所建立的投资组合无论经济大势好坏都能盈利。该分析还对企业规模、部门和所在地区等要素进行校正,以保证没有干扰因素。

SAM每年都邀请全世界2500家最大的公司(按照自由流通的市场资本总额计算)参与它的评估。这项评估涵盖了公司治理、风险和危机管理、诚信程度、贿赂腐败等经济要素,“企业公民”、劳动力实践指数、人力资本开发、人才吸引和保持能力等社会要素,以及生态效率和环境报告等环境要素。

SAM的报告的结论说:“总的来说,得到的发现可靠地证明了顺应可持续性的企业并未妨碍其利益分成最大化的基本功能。”此外,“投资者把资金投给可持续领袖,他们不仅得到了更高的资产回报,而且通过对负责任企业公民的投资,对某些迫在眉睫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做出直接贡献。”

SAM预测,未来十年其管理下15%到20%(超过26万亿美元)的资产将按照可持续标准来进行甄选,但不同行业的具体情况会有所差别。但是,真正让该公司兴奋的是在长达七年的研究期间可持续领袖的表现一直好于滞后者。同样有趣的是,无论熊市牛市这个优势一直都能保持。

我们将看到所有这些在持续低迷中如何作用,这必然会在市场上形成自然选择的新压力。眼前大家都忙着念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等人的教科书,当年他们曾经帮助上几代决策者成功度过了巨变的时期,然而我们却已经开始回头向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约瑟夫·熊彼特寻找答案。这两个人都主张资本主义是遵循长波周期运行的,伴随着创新和投资时期,一个周期为50到60年,中间包括投资萎缩和熊彼特称为“创造性破坏”的时期。在这一过程中,新技术与新经济、新产业模式将会出现,为新经济秩序打下基础。

当年康德拉季耶夫犯了个错误,他在大衰退开始的时候对斯大林说资本主义将恢复元气,而且会变得更强大。他被斯大林投进监狱并且最终被枪毙,但这并不意味着康德拉季耶夫是错误的。如果他的观点正确,那么我们目前正处在一个“震惊”的时期,同时也可能面临着人生最大的机遇。

作者简介:约翰·艾尔金顿,可持续组织(www.sustainability.com)和飞鱼星(www.volans.com)组织共同创建者。乔迪·索普,可持续组织新兴经济体项目负责人。

 首页图片pfala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三鹿奶粉事件

企业的身上一定要流着道德的血液。企业只有重视道德和诚信,才能建立健康,持续的品牌形象,下一个三鹿的悲剧才不会重演。

The incident of the Sanlu baby powder

A sense of ethics must be alive within enterprises. Only when enterprises value ethics and trust can they build healthy and lasting brand image, and that there will not be a repeat of another Sanlu incide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if

如若这场金融危机能减少过度消费,减少因过度消费对环境产生的破坏,那么,我宁愿希望风暴来得再猛烈一点!

if

If this financial crisis reduces excessive consumption and the destruction excessive consumption does to the environment, then I rather hope that this storm will get worse! (Translated by Jodie Gardin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环境危机

我相信,奥巴马提出的“绿色经济”战略会为世界舞台上其他行为体做出表率。对于其他国家来说,尤其是中国,环境危机已经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生活中,环保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普通民众中往往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Environmental crisis

I believe that Obama’s green plan will set an example to other actors on the world stage. To other countries, China in particular, the environmental crisis has become a problem that can no longer be ignored. Through daily living, the environmental concept has gradually filtered into people's minds, and a vast reservoir of strength is collecting within the public.
(Translated by Tian Lia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是周期循环,而是直线终点

周期论和对领导的信任都是柔软的毯子。它们使我们感觉良好,但对经济复苏所需的巧妙的主动出击形成阻碍。要想避免经济运行到历史的终点,不平等、冲突、剥削和对自然的毁灭已经到达前所未有的程度,假如我们还想活下去,那么需要一种良性的经济模式,而不是恶性循环的经济。想一想每个人突然意识到经济的“车轮”已经开始逆行。让我们开动马力向前吧!http://www.wiserearth.org/solution/view/fb62167e14809b30029768551d4135f6 James Greyson www.blindspot.org.uk
(田亮翻译)

It's not cyclical, it's the end of the line

Belief in cycles and trust in our leaders are comfort blankets. They make us feel better but they get in the way of the intellectual heavy-lifting that's needed for any kind of lasting recovery.

Try thinking instead of economics coming to a historical end point, where inequalities, conflict, exploitation and destruction of nature have taken us as far as we can go. If we want to keep going we need an economics intentionally designed to make things better, not worse.

Imagine everyone suddenly realising that the economic 'vehicle' has been stuck in reverse. Let's try forward gear!

http://www.wiserearth.org/solution/view/fb62167e14809b30029768551d4135f6

James Greyson www.blindspot.org.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