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变化前线上的小岛屿国家

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希望联合国能对全球变暖和人权之间的接点进行研究。爱德华•卡梅隆认为这个角度对岛国缓解行动中很有意义。

Article image

(本文节选自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报告《世界状况2009:进入一个变暖的世界》,经授权转载。)

面对气候变化,世界上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IDS)最为脆弱,在受危害时也首当其冲。然而它们排放的温室气体最少,对正受全世界责难的气候危机的责任也最小。岛国的国际影响远远不及主要排放国,在气候谈判中的声音最小。最终,它们的脆弱被忽视,声音被掩盖。

这些国家也最难从气候基金中获益,基金大部分都用于减缓(特别是能源项目)而不是适应。采取行动时,它们一般都会被忘在一边。

加勒比国家的情况充分体现了SIDS国家的脆弱性。据新经济基金(nef)的统计,暴风和飓风强度更大,引起的风暴潮让千百万人受害,造成数亿美元的损失。2004年,飓风“伊万”横扫格林纳达。这个岛国一直被认为是是处于飓风带以外的,在这次灾难中,该国90%的基础设施和房屋被毁,经济损失高达8亿美元,相当于其GDP的两倍。风暴频度和强度的增加有可能是气候变化的产物,给政治、社会和经济系统带来更大的压力,并且进一步限制了加勒比地区的发展。

这些岛屿依赖于珊瑚礁这样的脆弱生态系统。全世界珊瑚礁中生活着的海洋物种,每年产生着亿美元的纯经济效益。最近的研究估计在全世界构成礁盘的珊瑚品种中有三分之一濒临灭绝。气候变化、海岸开发、过度捕捞和污染是珊瑚的主要威胁。一项新的分析表明,1998年之前在全部704个珊瑚品种中被列入濒危的只有13种,如今则已高达231

加勒比海在濒危度最高的珊瑚种类中所占比例最大,但印度洋和太平洋的珊瑚礁也面临着大规模灭绝。海平面上升、洪水和风暴潮是太平洋和印度洋环礁的主要威胁。如果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预测正确的话,这些岛国将在本世纪末消失。

SIDS国家的困难很多,一方面自然资源匮乏,常常缺乏淡水供应,另一方面交通和通信设施十分落后。因此,哪怕全球气候有一点小小的变化,它们也很敏感。此外,财政、技术和制度资源方面适应能力的长期缺失,也让它们在多重威胁面前不知所措。

如今,小岛屿国家正在大步迈向长期可持续发展,努力实现千年发展目标(MDGs)。但是,气候变化的影响已经让他们的努力付诸流水。

千年发展目标首先是根除极端贫困和饥荒,然而粮食生产模式的改变和生计的逐渐丧失影响了它的实现。许多岛国的经济命脉严重依赖旅游业和自然资源,同时依靠本地的作物和野生动植物提供食品。生物多样性和珊瑚礁遭遇威胁意味着上述生存资源的减少、经济绩效的破坏,地区食品安全也受到威胁。

第二个目标是普及基础教育,极端天气事件却让它大打折扣,因为重建—毁坏—重建的怪圈减少了对长期发展的投资。热带风暴毁掉了学校、医院以及公用事业和基础设施(包括能源、供水和交通联络线),造成对教育、卫生和其他公共事业资源的减少。类似灾害给国家收入带来的损失也减少了在教育上的公共投资。

第三个目标是促进性别平等,提高女性地位,由于贫困妇女所受气候变化威胁经常最大,这一目标的实现也举步维艰。文化规范意味着妇女缺乏相应的技巧来对付层出不穷的灾害,对极端天气事件死亡情况的统计就说明了这一点。另外,随着资源的减少,妇女和女童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寻找食品和水,关注自身健康和教育的时间就更少了。

另外三个关于健康事业的千年发展目标是降低儿童死亡人数、改善母亲健康和应对艾滋病、疟疾和其他疾病。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其他主要卫生机构指出,水传疾病、媒传疾病、腹泻和营养失调的增加是气候变化的结果,这会导致儿童死亡的增加、降低母亲健康,并且破坏抵抗艾滋病所必需的营养健康。

对于南印度洋小岛国马尔代夫的30万居民来说,气候变化的活剧已经成了日常的现实。马尔代夫前总统穆蒙·阿卜杜勒·加尧姆是全世界第一个关注气候变化威胁的国家元首,1987年他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了一个里程碑式的演讲,警告说气候变化将导致马尔代夫和其他小岛国的消亡。20年过去了,气候变化的影响已经显现:风暴潮和海岸侵蚀毁坏民居,威胁到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并且和战略发展争夺有限的资源。

从中期来看,海洋温度上升以及随之而来的盐化将威胁马尔代夫珊瑚礁的生存,而这正是该国经济命脉所系。马尔代夫的两大主要产业——旅游业和渔业都完全依赖珊瑚礁,它们为该国创造了40%的经济总量和40%的就业。这两大产业共同开创了马尔代夫经济发展的辉煌,让它从70年代南亚最贫穷的国家变成今天人均财富最多的国家。

从长期来看,受到威胁的不仅是经济发展,还有国家本身的生存。由于马尔代夫大部分国土海拔不足1,目前生活在这里的人是最幸运的一代,但可能也是最后的一代。

目前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的影响未来几十年都不会消失,某种程度的气候变化已经不可避免。因此,马尔代夫政府制定了一个全面的国内适应计划。已经开展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加固关键基础设施上,特别是与交通通信相关的。从供水到发电再到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也得到强化,以便应对气候变化威胁。该国还修建了防洪设施,并采取措施尽力控制海岸侵蚀。

“安全岛”概念的提出可能是马尔代夫最具创新性的一个措施。这项措施目的是把对气候变化的脆弱性最小化,方法是把居民从更加脆弱的较小岛屿迁到更加安全的较大岛屿重新安置。这使得政府能够用有限的资源保护更多的岛屿,同时公众服务业得到加强,并且创造了更多的经济机会。

马尔代夫和所有其他脆弱国家的国内适应行动需要的准备工作有很多:首先是巨大的工程项目和大量的财政投入;其次需要大规模的能力建设,这样才能强化制度能力,加强知识、人力和财力资源,才能制订提高觉悟的计划,帮助人民准备应对不可避免的变化。

没有减缓的适应最终不过是暂时的延缓,只是把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往后拖了一点。我们必须立刻采取彻底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从一开始,小岛屿国家就积极参与达成气候行动全球共识的行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和《京都议定书的签订,部分动力就来自小岛屿国家联盟(AOSIS)所推动的一项道义共识,因此该组织被称为“公约的良心”。

如今,小岛屿国家联盟在巴厘岛进程中同样积极。它们提出了题为“岛国共进”的谈判立场,主要的长期战略目标有以下三条:

 
 

* 需要一个严格的温室气体长期减排目标,作为巴厘岛进程和其他所有进程的构成点。也就是说,如果要把长期温度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之上2摄氏度,必须进行大幅度而积极的减排。

* 需要更多的适应基金,由于SIDS国家特殊的脆弱性和能力的缺乏,应该在促进的基础上优先给予。

* 需要支持和技术援助,进行能力建设并获得技术,在广泛的社会经济领域应对和适应气候变化。

小岛国联盟希望对《京都议定书》进行扩充,向希望履行议定书义务的发展中国家敞开大门,认为总体结果应该把SIDS国家所受影响作为衡量效用和成功的基准。在气候变化谈判进程中,小岛国联盟发出了合理而重要的声音,但也被自身能力限制和成员意见分歧所困扰。

目前国际气候谈判的拖拖拉拉、谨小慎微让许多国家倍感失望,它们主张立刻转变思路,引入新的方法来解决气候危机。2008年3月,马尔代夫政府和许多其他岛国密切合作,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通过一项决议,该决议将气候变化和人权联系在一起,得到70多个国家的支持。决议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进行一项分析性研究,探索人权与气候变化之间的接点。这项开创性的倡议试图把国际人权法在书面、规范和操作上的力量引入气候变化的话语中。

 
小岛屿国家努力制订迅速而彻底的减缓政策,同时不断争取资金注入来支持其减缓行动。一种基于权利的气候危机应对方式对它们是非常有利的。

首先,基于权利的方式与50多种国际人权法联系在一起,如生存权、健康权和相当生活水准权,有助于促进气候变化对人类影响的分析。

其次,基于权利的方式把政策偏好变成法律义务,把易受气候变化中的脆弱社区从过去气候谈判的局外人变成权利人。这将赋予脆弱者话语权,迫使主要排放国赶在小岛屿国家沦为牺牲品之前采取行动。

作者简介:爱德华·卡梅隆,气候变化专家,主要致力于小岛屿国家的研究。

世界观察研究所2009年版权所有

(本文节选自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报告《世界状况2009 :进入一个变暖的世界》,经授权转载。)

特别优惠:“中外对话”的读者可以八折的价格从Earthscan出版社购买此书,优惠券代码为CHINA DIALOGUE。

首页图片romsrini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自救

大量制造温室气体的是发达国家,承担毁灭性打击的却是弱小的发展中国家,而后者又缺乏应对的能力,真是值得同情。不过在这个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国际体系中,指望发达国家会因为同情而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挽救这些受害国家是不实际的,这个将气候变化与人权联系在一起来争取权利的想法倒是很有意思,希望它能够成功。

Monica

Save themselves

It is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who produce large quantities of greenhouse gases, while the developing countries have to bear destructive damage that they could not handle, which is deserving of sympathy. However, it is unrealistic to expect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would sacrifice their national interests to save those countries hit by climate change out of sympathy in this mind-one’s-own-business international system. This approach studying the interface between global warming and human rights is a wise one to fight for the rights of those small-island countries. I hope it would succeed.

(Translated by Xiaoyu G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