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图尔希•坦提的风电帝国

在饱受断电之苦的印度,一个人的远见卓识已经把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变成一项全球性产业,中国也成为产业未来的一部分。兰蒂普•拉莫什报道。

Article image

在印度西部的一片花岗岩高原上,白色的风车森林远在数公里外就清晰可见。这里是印度最大的风力发电场,800多座风力发电机分布在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矗立于山岗村落之间,发电能力有100多万千瓦(1000多兆瓦—MW)。

不断转动的风车高达80米,长长的影子落在点缀着农夫和水牛的田野里——好一幅传统和现代印度和谐交融的风景。但是,对某个人来说,杜利亚的发电场是对批评者最好的回击。他梦想着在这个饱受断电之苦的国家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绿色能源产业,那些人却对此嗤之以鼻。

这个人就是图尔西·坦提他的苏司兰能源公司在十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就成为世界第五大风力发电机制造商,每台售价都在好几百万美元。2007年苏司兰的营业额增长了29%,达到18亿美元。该公司大约90%的订单都来自国外,大部分来自美国、南美和中国。

尽管取得了很大成功,但2008年苏司兰公司却困难重重。本来全世界对清洁能源的渴求应该给公司带来大大的收益,但它却遭受到三重致命打击:信贷紧缩令苏司兰股票大跌;卖给美国客户的风叶上出现了裂缝,加大了人们对其技术的怀疑;对大型离岸发电机制造商——德国瑞能公司16亿美元的并购也搁置了。

 这些挫折严重打击了苏司兰公司。它的股票从2008年1月以来下跌了90%,到12月收盘时仅剩56卢比(1美元多一点),坦提家族所占66%的股份缩水到约12亿美元。

然而,坦提对此毫不在意。他从别人眼里的危机中看到了机遇。这位51岁的企业家在孟买的办公室接受了采访,他承认账面财产因为竞技风暴遭受损失,但表示公司的前景仍然是好的。

坦提说,对全球变暖的关注促使各国政府大力推动更加绿色的电力,此时风力发电设备根本供不应求。“我们的终端产品是电力,电价始终是固定的。全球的用电需求每年增长5%,风力发电既能防止气候变化,又能保证能源安全。这将是唯一继续向上发展的产业。”

坦提的基本论据是供需关系。他说,美国、欧洲、中国和印度都打算到2020年把能源结构中的可再生能源比例提高到20%。问题在于如何让风力发电更具“价格竞争力”,特别是和煤电相比。目前印度有65%都依靠燃煤发电,其价格至少比风力低四分之一。

 “如今风力发电只占电力供应的1%,到2020年能增长到7%。这是能达到的最高值,因为产业必须寻找资源、材料和开发项目。随着(风电)价格进一步下降,各国政府将考虑燃煤的污染成本,到时就要收碳排放税了。”

更让人担心的或许还是对于苏司兰公司关键技术的质疑。2008年6月,该公司在美国最大的客户之一爱迪生国际公司发现风叶上有裂缝,随之取消了一个150台风力发电机的订单。许多人开始不安,当苏司兰公司发出新的用强化塑料制成的风力发电机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坦提说,这样的情况对一项发展中的技术来说“司空见惯”,美国那400台翻新的发电机在同类产品10多年的经营中还是首次遇到。他还说这次的代价不过6000万美元,竞争对手早在多年前就发生过了。

苏司兰公司最大的并购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一开始,公司在竞标中击败法国核电集团阿海珐公司,以16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生产大型风力发电机的瑞能公司。

但是,市场崩溃导致苏司兰公司最初的出价失效。2008年12月底,该公司宣布将支付2.7亿欧元(约3.608亿美元),把在瑞能公司中的股份增加91%,达到德国法律规定的控股要求。坦提有望于2009年初在瑞能上任。

收购瑞能是苏司兰全球战略中的关键。坦提说到2020年,全球性的厂商只会剩下五六家,要想生存,苏司兰必须在美国、欧洲和亚洲做大。他的逻辑就是:与土地充足的美国和亚洲不同,欧洲需要大型离岸风力发电机。瑞能公司的5000千瓦发电机是苏司兰最大产品的两倍,它有100米高,风叶直径达到126米,只能靠直升飞机安装。

有了这个技术,再加上苏司兰的成本比欧洲公司低19%,坦提说他能让瑞能的业务在短时间内增加5倍。

“要发展这项技术需要三到四年,我们必须进入欧洲的离岸发电机市场。我们能降低公司的成本,增加利润空间,打开价值。”

没有谁会怀疑坦提的眼光。1994年,当时还在经营纺织厂的坦提受够了价钱又高又总出毛病的供电,给厂里买了两台风力发电机。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机械工程师,他一下就被其中的经济和技术吸引住了。

 上世纪90年代,西方企业对印度还没什么兴趣,坦提发现了市场的空白地带。他决定放弃纺织业,开始为飞速发展的印度企业提供风力发电机的安装和服务。到90年代末,他已经建立起庞大的国内事业,其中一部分是通过说服各邦政府对绿色电力实行优惠税收来实现的。

苏司兰的传奇就此开始。印度低廉但训练有素的人力资源绝对可以从外国对手那里抢到生意,这位精明的发展中国家企业家看到了这一点。他的下一步行动就是开始制造风力发电机。

坦提在全世界搜罗人才和新技术,几乎把欧洲的技术一网打尽。到2000年,他已经在德国设立了一个研究中心,并且收购了荷兰公司AE-Rotor Techniek来设计风叶。随着外资涌入印度,他在2005年将苏司兰上市,获得3.38亿美元的资金,并且开始通过并购进行扩张。

一年后,苏司兰用5.66亿美元买下了比利时的汉森传输公司,这是一家风力发电机齿轮箱制造企业。这是一次关键的并购,苏司兰确保了一种供应短缺的部件。坦提在伦敦股市上抛售了28%的汉森股票,赚到的钱是收购价格的5倍还多。

坦提纵横世界的能力无可置疑。他与巴林雅卡银行联手,2006年收购了中国的宏腾能源公司

他还准备在内蒙古建设亚洲最大的风力电场,发电能力达到165万千瓦,比印度的项目还大。在中国的总投资将超过20亿美元。

“中国有发展风能的决心。中国政府说过打算把风力发电量提高到1亿千瓦。中国的风力发电潜力有2.5亿千瓦,所以我们才在这里开拓市场。我们也是一家中国本土企业。”

 

首页图片danielbachhuber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风能企业一定能做大

风能企业一定能做大,希望中国多出几个“坦提”。

Wind power companies can definitely make it big.

Wind power companies can definitely make it big. I hope China will provide a few more "Tanti's".
(Comment translated by Ellen Schliebitz)